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下堂凰妃:陌上花落迟仪式

2021/11/25 20:09:06 作者:半分姿态 来源:3G小说网
下堂凰妃:陌上花落迟
下堂凰妃:陌上花落迟
作者:半分姿态来源:3G小说网
她说,她这一生,只爱过两个男人。一个予她痛苦,一个予她欢乐。一个是她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一个是她此生无法失去之轻。一个风华绝代举世无双,一个俊美无铸让她情断心肠。她说,她这一生最后悔的,一个是遇见了你,一个是遇见了他。遇见你承受此生至苦,遇见他得到平生极乐。她说她爱他爱到无以复加,恨你却恨到骨髓深处。她说,你和他,一个愿今生来世地狱天堂永不复见,一个想时时刻刻生死之间如影随形。她说,她平生最幸,便是遇见了他。她说,她和你纠缠这十几年,唯一所愿,不过是今生,来世,生生世世,她都莫要将你遇见了罢。

会议解散了,参加会议的两国都各自回国备战,会议厅只剩下了战争学院的召唤师们,气氛明显没有已经之前剑拔弩张的感觉了,所有的召唤师都望向海伍德,等待着他是否还有什么事要讲。

而海伍德显然没有注意到学员们期待散会的迫切目光,他躺坐在椅子上,心不在焉地想着什么。

“海伍德先生。”扶着新的召唤师动了动已经酸麻的腿,代表群众问了一句。

“啊!”海伍德一下悸动,似乎如梦初醒。看着眼前这群眼放绿光的家伙,他才明白自己好像把他们遗忘了。

“没事了,把会议记录呈上来,你们就可以走了。”

听到这句话,召唤师们都松了一口气,默契而快速地走出了会议厅,仿佛海伍德下一刻就会说“等等,下面我再说两句。”然后再次长篇大论。(血的教训)

果然海伍德借过会议记录后,想了想,觉得不对味。

“等等!”

全场召唤师精神瞬间绷紧,特么还有几个人笑容僵在脸上。召唤师们的脚步似乎都被冰封住,一动不动。

全场寂静。

“新和勇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海伍德简洁的说着。

听到这句话的其他召唤师纷纷加快脚步离去,有些人还不忘回首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着新和勇(即扶着新的召唤师)。

随着召唤师们的离去,会议厅逐渐变得平静,但新和勇放下的心又七上八下起来。

“议长,有何指示吗?”新看着面前这个年龄大不了自己多少,但身份比自己高贵得多的人,明知故问道。

“战争学院是绝对中立的领域,像你刚才那种主观的发言我不希望再次出现。”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如果诚实也是错的话,那我改掉好了?”新想到海伍德刚刚的表现,戏谑地说道。

海伍德听得出新语言里的讽刺,眉头微皱,严肃地说道:“诚实没错,但你不知道你刚才的话,足以让两个使者团在这大打出手,这只会加重两国之间的矛盾。”

“我知道,但我也知道,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人都应该坚持正义。”新也摆出脸色,底气十足地说。

“你!...这样做是违反院规的。”海伍德像是被人戳到痛处般,一反常态地警告着新。

勇慌乱地起来,为好友而担心,“议长,对不...。”

“勇,不用道歉,反正这种地方...我早就不在乎了!议长,告辞。”新打断勇的话,头也不回地走出门去。

勇看着离去的好友,又看向海伍德,不知如何是好的说了句“不好意思。”便紧追上好友。

会议厅只剩下海伍德,他紧咬着牙根,一拳狠狠地砸在坚硬的大理石上,鲜血顺着手流向光滑的桌面,但他却没有在意,脸上似狰狞又似痛苦。但明显不是因为疼痛,。

战争学院主学院的天台上,红黄相接的霞光均匀地洒落在广阔的天台上,夕阳西下却别有一种残破的美。

新呆在天台的一角,两眼迷茫地望着即将西沉的太阳。烈风伴随妖艳的光照耀在他脸上,触动他往日的回忆,一幕幕回现在他眼前。

“新,你怎么搞的,这种问题都不会!”

“新,你不配当我朋友,我要和你绝交。”

“千万不要和这家伙在一起,他有符文传染病的。”

“离他远点!!小心被传染了。”

......

长久以来,因为自己出生的时候被扭曲的符文能量所感染,从而患上了一种致死的病,虽然该病极难传染,但他仍躲不过别人的指指点点,别人的歧视和白眼,长期被孤独折磨的新以为考上召唤师就能赢得别人的理解和尊重,没想到,他始终要遭人非议,即使是这个号称学生素质最高的学府。

新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束火焰从他手里投出,可还没接触到太阳就已燃烧殆尽。

“新,你没事吗?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就说出来吧。”

新触电似地回身,勇怯怯地站着,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他踌躇着,一向词穷的他不知道如何安慰好友,两眼满是担忧。

“没什么,只是对战争学院失望了而已。”新摇摇头,郁闷地说道。

“失望?”新的话让勇云里雾里的,“为什么?”

新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转身面对残阳,带着些许忧伤的口气,淡淡地说:“我自己长期活在不平中,自然不想让别人遭受不平,我天真的以为进了战争学院,我就可以摆脱别人的白眼,去公正地帮助别人,让那些践踏别人的人受到应有的惩罚,可是,可是...”新握紧了拳头,“一切都是我可笑的幻想,我心中那些志同道合、品德兼优的召唤师同伴们在干什么!在堕落,在放纵,在本该拼搏的时光中挥霍生命。一个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还自以为高人一等,为权利为金钱去衡量自己该做的事。刚才斯维因明明在睁眼说瞎话,居然没有一个人去反驳。这种沉默,让我感到很恐怖,这群混蛋个个都有受到良好的教育,满嘴仁义,可是他们所做的事情却是...”

勇实在没想到新会有如此激动的反应,新的话像剑一样一句一下地刺激着他,他低着头,又猛然抬起,“新,别说了,我知道。

“知道,咱们又能怎么样?”新也意识到自己的言行过激了。叹了口气,语气渐渐平静下来。

“新,难道你甘心这样吗?为什么不去拼一次呢?”勇脸上挂着担忧的表情,不知所措地跟新说着。

“别逗了,拼,我们拿什么拼?在这种毫无活力的地方里”

“这?我?…………”一向词穷的勇顿时无话可说了。

"我倒是有个办法,你要不要试一试?^o^"在天台的另一个角落,一个满脸胡茬但一双眼睛里却充满着沧桑的男人坐在那里,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而且至始至终都没被新他们发现。

“钦,怎么是你?”勇像一个撒谎被人发现的孩子一样,尴尬地说着。但钦却没有回答他,仍是微笑着。

“你,,,就是那个学院里出了名的怪人,身为图书馆管理员却老是因为画画而忘了管书的钦。”新瞧了瞧钦,假做没事地问着。

钦双眼和嘴巴变成了一条直线,不知是喜是怒“没想到我这么出名,别说这个,有没有兴趣,去拯救世界,我可以帮你。”

新真心想给钦一记黯然销魂掌,让他醒醒“拯救世界!哈哈,你还是整理好图书馆吧”

“听说过救世主仪式吗?只要些许力量就可以召唤救世主的,我在图书馆的一本书里看过,听说还有前辈成功过哦。”

“这东西,可信度不高吧,而且私自开设会议会被学院开除的。”勇难得理智了一回,劝告着头发热的新。

“不管如何,总要试一试嘛,反正我也不打算在这里当什么好学生。”新拍拍勇的肩膀,一脸轻松

“那!我帮你。”勇坚决地说,不让新有反驳的机会“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哈哈哈,谢了,勇!”新转过身去。

自己...终究不是一个人...

(钦:喂,还有我呢?魂淡,你不用说谢谢的吗?)

夜,黑夜,星光暗淡,月黑风高,很适合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而在战争学院美轮美奂的图书馆中,就有那么两个家伙不知道在干什么,他们神情紧张而又害怕,却又满是期待地快速翻找

书架上的书。而另一个人站在两人中间,手上漂浮着或明或暗的火焰,把两人的脸照得异常诡异。综上所述,可以看出三人的确在干见不得人的事。(觉得三人是在看金瓶梅的同学,请去一边好好反省)

“钦,你的手不要抖啊,我都看不清了。”勇着急地说着,视线停在手中的书上。

“喂,咱们是在违反院规啊,这种刺激的事手能不抖吗?魂淡。”钦眯起眼睛,摆出一个鄙视的表情→_→。

“谁让你偷听我们的话,而且还要掺一脚的。”新看着眼前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_-钦又变了一个木然的表情说道,“我不帮你们,你们还能开的了仪式吗?”

新以一种怪异的眼神看了眼前这个人,他实在想不出来眼前这个精瘦、满脸胡渣、长脸小眼,据说与自己同龄,但怎么看都像是怪蜀黍的家伙有什

么理由来帮助自己,要么是一个烂好人,要么就是别有用心,最要命的是,同是小眼睛,可是钦的眼神让人感觉怪怪的,特别是在这种环境下,他都感觉头皮发麻了。

而勇这个单细胞动物仍旧翻找着书籍,明显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令新不得不感叹勇的神经大条。“你到底把书放在哪里了?钦。”

钦单手摩擦着下巴,一副冥思苦想状。“我记得放在这边,那本书挺特别的...等等!”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握着的右手锤在左手的手心上。“马萨卡...”(日语:该不会是)

马萨卡!!!萨卡!!!卡!!!卡!!!

(这是回音,你懂吗?)

勇顿时傻了过去“钦,你没事吧?”

“嗯,我觉得那本书插画不错,所以被我拿去临摹了。”

新忽然有一巴掌拍死这位怪蜀黍的冲动,但心里默念几遍“心如止水”后。还是没事的说“那走吧。”(还马萨卡个头啊!)

三人话不多说,连地上的书都不整理,就匆匆忙忙地跑向钦的休息室,错乱无序的脚步声回荡在本该宁静的走廊里,引起了不少超级士兵的注意,但作为炼金生物的超级士兵本身智慧不

高,他们也没有认为在月光下进行爱的长跑的三个大男人有什么错,所以没有做出反应。但在战争学院学舍中仍有几双眼睛在注意着他们,毕竟这三人,还是太嫩了。

______少年奔跑中______

钦猛的推开休息室的大门,门掀起的风将里面的画稿吹得飞了起来,他喘着气,指着一个地方,“在那,书就在那里。”

在钦所指的地方,一本书横放在满是杂物的桌子上,借着或明或暗的灯光,新看向了那本书,一种奇异的感觉直上心头,那本书似乎是活的,在不安分地跳动着。

“没错,就是它了,开始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尊男卑的世界在线阅读第八节

    “感受到什么了吗?”女孩问“恩~~说不出来,好像心里有一条小溪,溪中的涓涓细流在流淌。”夏冰答道“然后呢?”女孩问“然后~~然后这条小溪的水流了一段就没了”夏冰答道“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这条小溪的水,流的更远呢?”女孩问“没有,我控制不住”夏冰回答“那你先让溪水留到这”女孩说完,将手向夏冰胸口的

  • 天书符阵在线阅读第1节

    涂山山脚,一名穿着破烂的小男孩气喘吁吁的躺在涂山地界后面,而在他前面的,是两个想上去又不敢的妖。“臭小子,你再不出来,信不信我分分钟把你两条腿卸了!”长得比较强壮的虎妖见小男孩跑入涂山地界,由于不敢跨入涂山,不由大骂道。“那就请便吧,反正他们已经没力气带我跑了。”小孩仰面朝天,带着无所谓的语气,不过

  • 我,创造了鬼神!在线阅读第十章

    全体偶像练习生们:“老师好!”张PD:“刚刚那一轮主题曲表演,让全民制作人充分了解了你们的个人学习能力,以及高强度的训练当中,你们表现出来的态度。接下来,需要释放你们真正的能量。第二个任务是——小组对决!这一次,你们将以男团的形式接受现场全民制作人的考验。这既是一次全民制作人记住大家的机会,又是一次

  • 无漏圣典在线阅读第六节

    寒泰梓躲在家教赵子巍识字的那几天,自己手头上的工作也没闲着,一来想让赵子巍出演这部电影,二来也是因为不想跟陆凡合作,他早早就向投资商以及电影相关的参与者提过要换人的消息。早前传出想让陆凡参演的投资商是一家电子公司,其负责人郑铂看中的是陆凡在年轻人中的号召力,打算在此后推出的线上游戏用陆凡做代言人,因

  • 心尖上的小妖精协议

    傍晚18时待到凌语琴回到听雨轩时,莫寒韵已经回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着笔记本上的数据。凌语琴走到他对面坐下:“莫先生,谢谢你。”“不用。”莫寒韵冷冷的道。随即秦浩便递给凌语琴一份协议。“签上字,两年后我还你自由。”莫寒韵盯着电脑,声音依旧没有一丝温度。协议上写的大概内容就是,这两年凌语琴归莫寒韵,两年后

  • 彼岸天冥之主动领罚

    舒云汐装作什么都没看见,在尚书大夫人关氏的脸上微微停留了两秒,视线便不着痕迹地离开了,微笑着向居坐在主位的老夫人走去,动作优雅地福了福身,“汐儿给祖母请安。”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舒云汐做得大气优雅,有又几分尊贵来,着实让一直不待见她的舒老夫人有些意外。“听说你昨儿掉进湖里了?”舒老夫人仔细打量了

  • 重生五零讨生活在线阅读第八节

    还好等井路路出来了之后,对方已经老实的上床睡觉了。她擦了擦被水汽溅湿的头发,一边靠着微弱的床头灯辨识方向,当她靠近的时候,才发现沙发上有一床柔软的棉被,一愣。不自觉的回头看了一眼在床上侧躺着的青年。黑夜沉沉,她只能隐约的看见被棉被遮掩的身形,有些失笑。轻手轻脚的走到床的附近,先检查了他床周边的盐圈是

  • 鬼情缘,姻缘线在线阅读第4节

    军营里一片肃穆,士兵们早已都已列出整齐的方阵,整装待发,站在远处的高台上俯看军营,就像一堆堆的蚂蚁一样,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心生敬畏。在讲武台上,有一人影在不停的来回走动,看似非常焦灼。苏离骑着稚追来到了军营,看到皇帝披着黄袍,在讲武台来回走动,已然在这等候多时。“苏将军,你可算来了,此次我将姜国能调

  • 生灵之狱呛行

    李锐一语惊雷,买家和王蕊等人全都傻了眼。一秒、两秒后……“噗!哈哈——”王蕊捧腹大笑:“李锐,你就别在我面前演戏了好吗,你的演技真的超烂啊,这买家也是你找来的托吧?就为了让我后悔甩了你?别逗了!”买家很无语的瞥了眼王蕊,清清嗓子,正色道:“先生,做生意可不是开玩笑……笑……笑……”说着话,亲眼看着李

  • 绝世唐门之祸妖降世第九章在线阅读

    时间像漏斗里的沙子一样,过的飞快,不知多久,“痛,好痛哇……”银殇坐在床上,摸着自己的脑袋,不犹的叹了一口气,“你醒了?”问口有一个人问道,缓缓地走了进来,这头发这眼睛……“啊,原来是羽澈啊,怎么了,”银殇揉着自己的脑袋不时的看着外面……“你想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羽澈走了过来,放下了手中的食物,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