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许你一世长情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11/25 13:19:52 作者:X富贵 来源:掌阅小说网
许你一世长情
许你一世长情
作者:X富贵来源:掌阅小说网
尤长情有权有势有钱,但是很惨。惨烈事件一:头顶一片青青草原,情敌蹬鼻子上脸。惨烈事件二:网传她私生活混乱,老少通吃,跟尤家老先生霍家大少爷温家小哥哥都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惨烈事件三:她可能是唯一一个,上过无数次热搜,却糊到地心,不得不回家继承家产的女明星。尤长情有权有势有钱,也很幸运。幸运事件一:强行把自己嫁给了霍愠庭。幸运事件二:情敌太弱,自己优势好得跟有金手指。幸运事件三:不懈努力,霍愠庭终于爱上了她。

夜色凉如水,明月皎洁如明镜,庭院里的樱花飘落在空中打着转落入池水中,泛起一圈涟漪,如梦似幻......

我在走廊抱着山姥切国广走向近侍房,鞋子在走廊上有节奏的不断摩擦发出声响,好似一曲悠长的古曲,最后戛然而止......

我猛地停下脚步,眼神淡然的抬头望向那轮明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全然不复刚才慷慨激昂的神情,眼里平静的仿佛一汪古潭。

月亮啊,真是纯白的不像话,一点也不会讨人喜欢......

湛蓝的瞳孔犹如碧蓝的湖水倒映着皎洁的明月,只是这潭湖水一片死寂,没有任何的涟漪,平静的可怕,连带里面的明月也变得冷漠起来,反射出冷冷的光......

为什么会是白色呢,为什么不是黑色或者其他的颜色,偏偏是白色呢?

我偏头看了看垂在肩上的浓墨一样的一缕发丝,眨了眨眼睛......

果然,还是买个蓝月亮的景趣放在本丸里比较好.....

我赞同的点了点头,继续抱着山姥切国广踏上天守阁的楼梯。

我低下头瞄了一眼怀里的刃,兜帽因为刚才的拉扯已经从头上滑下,露出与黑夜截然相反的令人耀眼的金发,在月光温和的照耀下好似有细碎的星光集中在他的身上,越来越像一位不染红尘的神明大人。

明明是个超级大美人,却偏偏要隐藏在破破烂烂的被单下面,自卑吗,可是明明自己是这么的优秀,所谓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么......

忽然,美人的眉头轻皱,性感的嘴唇紧紧的抿着,头上的金色呆毛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不停的左右晃动,手不老实的动弹,仿佛在摸索着什么,直到抓住我垂在他胸口上的黑发才停止,嘴里念念有词:“不许说我漂亮!我才不是......心机......审.....病......”

我忽然好奇心大发,低但头侧耳听了好一会也没听清他说什么,只得做罢,继续前进。

不过呆毛好可爱,想摸!!

我晃了晃自己头上的呆毛,唔,刚才帽子落饭桌上了,有点不习惯啊,不过算了,反正现在都是小短刀,哼哼。

黑色的呆毛蔫蔫的晃了晃,一副糊弄的样子,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 啊,和我一样很咸鱼呢.....

所谓物似主人形么?

唔,感觉没有小被单的灵活呢,不知道可不可以交换呆毛啊......

嘶!怎么感觉头皮一阵痛,难不成我真的要秃头了!!

我心情忐忑的按下炸毛飞奔跑去买生发剂的冲动,继续心绪复杂的向前走......

#莫名被嫌弃的本体呆毛#

#呆毛大爷表示不想理你,但还是要教训你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审神者日常忧伤头秃#

终于到了近侍房间门口,我抬起左脚抵住木门,往左拉,才勉强打开。

我将金发付丧神小心翼翼的放在榻榻米上面的床铺上,正想起身,忽然脑袋一阵剧痛,我低头看去金发付丧神的手上,一阵无语......

我靠,你这么久还没有放开我头发么,去抓你小被单去啊!

啧,还握的挺紧哦,给我放开!

把手里的东西放开,给我,你个心机小刀精,你想干什么,你家主人我快头秃了,你还抢我头发!

最后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宝贵的所剩无几的头发从山姥切国广手里拽出来,为了防止他乱动,我还特地把他那个脏兮兮的被单塞到他手里。

我惨兮兮的看着我那惨遭□□的长发,转过头满脸怨气的看着床铺上还不老实乱动的山姥切国广。

你激动个什么,我头差点秃还没说什么呢!

我靠!别往里靠,你个熊孩子,里面是茶几啊啊啊!

我一把拉住山姥切国广,猛地一拽,避免了他撞上去彻底晕过去的命运,正松了口气......

“呲啦!”一声撕裂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噫!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我咽了咽口水,一脸懵逼的朝手下看。

刚才拉住小被单哪里来着,不会是裤子吧,哈哈...... 怎么可能呢.....

我迅速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东西......

哦呼,很好,不是裤子!

是他的腰带啊啊啊啊啊!!

不,白夜,冷静下来,至少比撕破裤子好多了不是吗!

我咽了咽口水,擦了擦并不存在的冷汗,开始思考怎么样才能从这座本丸里逃出去。

夜里翻墙怎么样,直接突破大门也可以,反正质量那么差,唔,直接做宇宙飞船也不错哦(-ω-`),总之先把小正太们带上,然后再去另一个世界继续咸鱼吧!

停下!!

我差点想仰头长啸。

这不是笃定了我会被山姥切国广暴打的命运么!而且连后路都想好了!

不,不能坐以待毙啊,白夜!

拿出对付那个黑泥精的十八般武艺啊!

不行啊!小被单这么单纯可爱貌美如花心思纯净楚楚可怜大家闺秀怎么能是那个满肚子坏水脑子一团黑泥绷带浪费装置坑人爆炸殉情狂魔比得上的呢!!

不,冷静下来......

我,白夜,一个坚持社会主义建设的三好公民,虽然现在人不在种花国,但我自认为还是积极向上乐于助人具有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虽然我不像我的前同事一样在马路上还会抽空发善心扶老奶奶过马路(虽然事实证明那是黑泥精扮的),但是我还是会和他一起为人民除害,为横滨空气的净化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为前上司的发际线苟延残喘,而暴打整天坑人的绷带浪费装置,打包送给横滨各大下水道以增加垫脚物,避免粗心的人们不小心踩空而摔进下水道直接强制购买去三途川的单程票。

看,无论三百六十五度我都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

所以如此优秀的我怎么可能会干故意扯掉自己下属腰带的事情呢?我是那种人么!

不,我不是,我很理直气壮的在内心否认。

做完一番心理建设,我决定接受现实,嘛,先看看损坏程度吧,说不定这是一条坚强的小腰带呢,哈哈.....

于是我趴下来仔细看着山姥切国广的腰带损坏程度。

棕色的皮质腰带在我手上瑟瑟发抖,它的金属扣已经被我刚刚的力度捏的变形了,旁边的带子的一端也受到牵扯而断掉一半多,要死不活的苟延残喘,好似稍微一点外力都能让它粉身碎骨登入极乐。

我看了看,昧着良心想着,这只是个小意思,把金属夹口先捏回去,然后再找针线把皮质腰带缝上。

于是我左手握住腰带的另一端来使其更稳定以保证掰金属扣的时候更加保险,另一只手握住金属扣凹陷下去的部分,试图使它再度恢复以前的形状,以掩盖我把它无情掰坏的事实。

唔,这个怎么弄来着,先往上,再向前抽一下!

哎,这个带子有点碍事 先扯掉吧!

...... 半小时后......

哦呼......

我看着已经完全变成一个金属团子的扣子,还有乱成一团的皮革带,陷入的沉思......

再,再试试,这只是个小事,哈哈......

我打着哈哈,努力忽视奄奄一息的腰带,又向它这个遍体鳞伤的小可怜伸出了罪恶之手,打算拼死一搏。

一定是离太远了,所以看不清,我离得近点一定可以看清的!

这么想着的我,立刻行动,俯下身,眼离腰带差不多一厘米足够我看清腰带的全部样貌。

好,继续!专心的......

“嘭!”

“嘶啦!!”

“主人,你没事吧!不要怕!你的小可爱乱来.......你们在干什么!?”

刚进来觉得审神者脑袋不保需要可靠成熟的刀子救然后陷入一见钟情桥段,结果看见审神者趴在金发付丧神某个不可言说位置疑似要进行某动作大片的伪萝莉真司机乱:“.....”

我:“!”药丸......

我看着一脸刚刚发现自己好像走错片场的乱 ,他表情有点僵硬,蓝色的大眼睛不停的乱飘,看天花板看榻榻米都快戳出洞来了,然后一会歉意的看着我,眼神很明显的和我透露出“不好意思坏你们的事啦!”“哇哦,主人没想到你是这样的!”

乱尴尬的扶着门框,飞速看了我一眼,又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过头去,朝我深意的笑了笑。

“主人对不起打扰了,我先走了!”

我眼睛眯起来,一晃身,已出现在乱的左侧,在乱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将他一把扯到房间的墙上,紧紧压住,关上门,然后右手朝乱袭去,左手飞速投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一气呵成。

“嗯?我刚才没听清,你说什么!”我将匕首狠狠钉在乱的右耳一毫米处,左手撑在乱的另一侧,将他困住,然后趴在他身上,像一条腹蛇笑着吐露出危险的话语。

开玩笑,怎么可能会让他跑出去!

想到乱刚刚很有深意的表情,再加上现在我微妙的姿势,我就算是个傻子也在一瞬间立马明白了现状。

如果这件事被歪曲添油加醋的传出去,我的形象就彻底变成骚扰下属无所事事脑回路清奇的变态上司了!

那么我和我的前上司有什么区别,我辞职的用意又有什么用呢!我原本要塑造的冷酷无情狂拽酷炫成熟优雅的标准好上司的形象不就离我越来越远了吗!

所以,绝对不可以让这个唯一的“见证者”跑出去!

想到这里,我在乱冷汗直冒瑟瑟发抖的注视下笑得更灿烂了。

“唔!”

一道声音打断了我们无声的对话。

原本躺在榻榻米的金发付丧神浓密的睫毛轻颤了几下,好看的眉毛紧皱,嘴微微张开,好像快要醒来。

不行,给我躺回去!

说时迟那时快,我飞速掏出衣服口袋里的冷却材,朝山姥切国广丢过去。

冷却材在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弧度,然后狠狠的砸在想要清醒过来付丧神的脑袋上。

“咚!”金属与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

几道迸发而出的血泉争先恐后的喷发,金发付丧神的睫毛立马不动了,眉毛猛地一动,随后神情安详的睡着了,如果忽略从他头上潺潺流下的红色小溪流的话。

乱:“!!!”

看到这一幕凶杀案现场版的乱双腿马上抖得像筛子一样,表情惊恐不定,一会蓝一会黑,他咽了咽口水,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不断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脆弱的内心。

我朝乱的左耳根吹了一口热气,满意的看着乱的身体一瞬间僵硬,耳根渐渐染上绯红,轻轻的说:“刚刚你看到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看到!什么也没有说!”乱充满求生欲的斩钉截铁的回答到。

我点了点头,又伸手拍了拍他蓬松柔软的头发,在他恐惧的眼神下从他耳旁拔掉差点送他去三途川的冷冰冰的匕首。

我丢下陷入混乱缩在墙角神神叨叨瑟瑟发抖的乱,从衣服口袋里拿出手帕慢慢擦拭着刚刚弄上灰尘的匕首。

这可是可爱的前同事送的匕首,要是弄坏了,搞不好要受到重力使的制裁呢!

把匕首擦完收好,我才淡淡撇了一眼在旁边种蘑菇碎碎念的乱。

“主人怎么可能会这样!”

“这一定是搞错了,主人可能刚刚被时间溯行军附体了。”

“唔,主人刚刚好阔怕!”

“山姥切大人这是被主人玩弄后抛弃了吗?”

“明明乱也很可爱,为什么不是乱呢?”

“难道我不如山姥切大人可爱吗,明明我也是金发。”

不,你没有本体呆毛,我在一旁看着话题越跑越偏的乱,冷漠的发出灵魂吐槽。

唉,我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转身朝乱走去,然后蹲下来,和他平视。

“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我像个事后被女朋友发现爬墙的渣男,做着渣男千篇一律的辩解 ,不同的是......

我真的什么也没做啊!!!

我是被强制误解的好吧!

我慢慢说出事情的原委,看着乱的表情五颜六色的不断变换,从一脸无语,变成忍俊不禁,直到后来的直接毫不留情的哈哈大笑。

呵,你就笑吧,以后有你好过的!

我在心里默默给他记下来一笔。

看着乱捂着肚子笑完后,我默默冲他露出真挚的笑容。乱看见我的抱歉厚立马不笑了,当即后退几步,离我几米远。

“因为这样,所以需要乱的帮忙呢!”

我如影随形的靠近乱,直至将他逼近墙角,无路可退。

“什,什么忙!?”

乱看了一眼躺在血泊里安详的山姥切国广,一脸遇见未来的惨状,生无可恋的问。

我笑而不语,在乱惊恐不定的眼神下把魔爪伸向他的下面......

“不!!!!”

———————

据某小天狗透露,他们在那一天听到了从天守阁发出的凄厉的惨叫,绕梁三天不绝。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生当复归来,尊上大人别着急在线阅读第十节

    杨笑云好笑地看着眼前坐的腰板笔直笔直的唐珊珊,如果不是他记性还好,他还以为这人是过来面试的。的确,唐珊珊今天穿着白衬衣黑裤子,头发都绑起来,梳的一丝不苟,连耳边的发丝都喷上定型水,深怕那几根凌乱发丝,让自己看起来态度不端正。至于张天宇也是穿了一件白衬衫搭配休闲牛仔裤,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清爽。唐珊珊看到

  • 三国之赵云传奇第一章在线阅读

    九万年前,三界第一魔头,魔青龙被众神合力缉拿送上诛魔台,一道震耳雷鸣响过,三界自此安宁。只是……众仙的安稳日子也才仅仅维系九万年,忽有一日,人间饿殍遍地、尸骨成山,枉死冤魂堵在冥界阎王殿门前,日日鬼哭狼嚎。莫说冥神被弄得烦躁不堪,枉死冤魂的哭泣甚至震动上天,搅的天帝更不能睡一个安稳觉。天帝召来冥神询

  • 802的最后一班列车随侯珠

    历史上的琴清是个美女,嫁人的当晚,未进入洞房夫君就被招致前线作战,英勇战死沙场,她也就成了一名寡妇,人称寡妇清,国君册封其为“贞女”。据说琴清死后,秦始皇专门修了一座“怀清台”来纪念她。而且,她也是秦国乃至后来的秦朝最大的商业帝国的掌舵者,万里长城由她出资建造,秦始皇陵中的水银、丹砂也全部出自她手。

  • 火焰蓝在线阅读第五章

    “看着了吗?林知青昨天带着苏曦那丫头回门了!”村中心的大柳树下,一群妇女正坐着拉鞋样子,家中的播种多半已经完成,与秋收比,倒是闲的发慌。“那能没看见,看他手中提的,看着有四五斤肥肉呢!”另一个人接话道。“可不是?林知青可是城里来的文化人。到底是咱村长厉害,找了这么一个侄女婿。”言语中带着讽刺,谁不知

  • 三国志x牛奶可以洗脸吗 纯牛奶洗

    穆娜在客厅里十分惬意的边吃水果边看电视。她知道,钱升工作时从来不希望她打扰,她也知道钱升做的不是什么正当生意,所以也懒得管他的闲事。钱升坐在书房内的写字台前,整理和抄写着一些资料。书房不大,是卧室中最小的一间改成的,是他专门用来办公的地方。写字台旁边的碎纸机因长时间不停地运转,机器内散发出塑料被加热

  • 喵主子第10章在线阅读

    伊然找到青姿和晴儿时,她们俩还在水里。“王妃,奴婢们没用”伊然摇摇头,抓螃蟹这种事情还得要靠她。“青姿把风,晴儿帮我拿笼子”安排好后,她赶紧下水,她刚刚可是和萧湛说要方便才能偷跑过来的,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抓最多的螃蟹。抓完螃蟹,藏好后,伊然又抽了个空到马车里换了身衣服,整理了头发。“王爷,臣妾回来

  • 惊蛰在线阅读第6节

    (求收藏,前几章交代主要人物,看过霹雳的道友应该明白,这是争霸流玄幻。)凉城外,一对少年男女徒步而行,少年敲了敲额头,暗叹一声,自己带她出行的决定是否太草率了,但事已至此,也别无他法。茉莉在城门口,眼角挂着泪滴,眼神之中带着向往。她突然大声喊道:“阿呆....你要照顾好小姐啊,受伤了就回来,我...

  • 韶华满不自量力(求收藏)

    粉红色的低xiong连衣裙,柔顺的长发,精致的五官,虽然没有刘艺菲漂亮,但却比刘艺菲要成熟一些,更加的有女人味。看着那女人xiong前的两片雪白,冷皓天顿时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脸上露出一抹感兴趣的神色。刘艺菲看到冷皓天的表情,脸上顿时露出一抹黯然的神色,她一向对自己的长相还是很有自信的,还未出道的时

  • 绯红霁月第五章在线阅读

    “既然你是一个超级强者,那为什么不出手帮助一些人呢,比如抓坏人之类的,帮他们做一些无法完成或难以做到的事情呢。”“他们无法修行,得要依靠科学的发展,才能更好的生活,我若是出手了,岂不是让他们形成了一种依赖,一旦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就来找我,不自己去想办法解决问题的话,科学又怎会得到发展呢?”“哦,

  • 洪荒:开局伯邑考第三章

    阮啾啾起得很早。天色蒙蒙亮,清冷的天际挂着寥寥几颗星辰,下了一夜雨的每一口空气都吸足了潮湿味儿。阮啾啾推开窗户,感受着新鲜的清凉空气。这个点起来的人不多,安静却又舒适。睡在陌生的床上,阮啾啾原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没想到一睁眼天就亮了,还好有闹铃叫醒她。今天需要做的事情很多,不是睡懒觉的时候。阮啾啾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