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南有琉璃琉璃已逝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11/25 13:18:29 作者:伍玖玖柒柒 来源:17K小说网
南有琉璃琉璃已逝
南有琉璃琉璃已逝
作者:伍玖玖柒柒来源:17K小说网
琉璃以为她这一生都会自己一人在这山中默默无闻的度过,直到那年遇见南宫稄,她以为是上天知道她有人在这山中无聊派来给她排忧解闷的,但是后来的事情她才知道他们不应该相遇,她也不该太善良;如果那天没有救他;如果那天她不山采水果;果那天她不嘴馋;如果......可是啊很多事情没有如果,很多事情发生了就没有办法挽回。如果有来世,我希望我不会遇见你,我们就当陌生人没有相遇相知相恨......(第一次写文,很多不懂的地方,请多关照)

正在自怨自艾,群里突然有人说:“我加到他好友了。”

一句话:“在山之南,你好,可以加个好友吗,以后一起玩游戏。”喻遥把这句话分析了一下,又把整个QQ头像、昵称、个性签名全倒腾看了半晌:一个雌雄莫辩的杰尼龟,一句礼貌克制的搭讪,一场平平无奇的开始,看不出任何属性、萌点,到底怎么吸引了贺晋平的眼球?

喻遥发现自己真不懂他了,群里人沉默了半晌:“他唯一突出的特点,不就是像个正常人吗?”

“……”

瞎说什么大实话。

喻遥哆嗦着给许盈打电话,满心凄楚,许盈刚哄儿子睡完觉,老母亲好不容易躺下,迷迷糊糊接起电话,听喻遥发着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吐露清楚:“怎么办啊,我感觉跟他越来越远了,他现在喜欢的东西没一种跟我相似。”

许盈盯着天花板:“你觉得他喜欢什么?”

“萌妹,帅哥。”

“够不要脸啊遥遥,往自己脸上贴金。”许盈坐起身,“我早想训你了,一直没逮着机会,今天你给我自投罗网。我问你,萌妹,帅哥,要不要吃喝拉撒,要不要穿衣吃饭?你到处去问问,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你跟你爸妈过日子还管萌不萌帅不帅吗?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时好?那么多宫斗剧你看狗肚子里去了?”

喻遥无语:“……你凭什么说我爱看宫斗剧?”

“在一起要看脾气相合,按理说你应该比我懂。”许盈之前回家相亲相上一个医生,见了三次面就天雷勾地火,义无反顾跑去开房。在这之前许盈还没谈过恋爱,这发展哪儿是快进,简直换碟,现在孩子都能满地爬了。“当今社会长江后浪推前浪,五光十色的人多了去了,你要真靠这些属性,抢得过他们吗?”

喻遥抓耳挠腮,五脏六腑发痒:“然后呢?”

“之前咱们还开玩笑,说你看大街上那些摆蜡烛送花的求爱小男生,幼稚!真正成熟的男人,会给你一千万。你说,那贺晋平还不够成熟。想想,成熟的男人是给你一千万吗?成熟的男人能管得住下半身,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贺晋平现在不为网上一些流于表面的东西所动,已经成熟了,你反倒越活越回去!”

喻遥越听越委屈,不自觉一脸泫然欲泣:“我就是怕他不要我。”

“唉,现在真不要你了。我之前用雪儿的身份跟他吵了一架,他现在看我都不太顺眼……你成天吃饱了没事缠着他闹,一而再再而三,看他烦不烦你。”许盈叹气,“都怪我,当时没好好劝,还跟你一起胡闹。”

喻遥花天酒地是贺晋平绝不让步的底线,他以前真不老实,圈子里有名的花儿,贺晋平知道他的风流史后几乎气疯,拉锯好长一段时间才看开,但从此对他看管相当严格,恨不得给他腿打断锁在家里。

喻遥那时候故意去酒吧,完全是煽风点火、火上浇油。

许盈仁至义尽了,知道分手大部分怪喻遥,事后还是尽心尽责地每日在“贺晋平今天给喻遥下跪了吗”群里发300字小论文抨击贺晋平,竭尽全力给喻遥撑场面。真是感天动地闺蜜情。

喻遥快没尊严了:“照你说,都怪我?!”

许盈静了下:“这会就咱俩,有一说一,是不是全怪你?”

喻遥气结:“好好,都怪我,全是我的错!行不行?”

“……”许盈柔声哄了半宿,直到喻遥睡着,才顶着俩熊猫眼也睡下了。

因为在大厦外无意单方面偶遇了贺晋平,这份工作喻遥也丧失了兴趣,笔试成绩不错,但放弃。周煜见他一直闲着,把他介绍到了自己工作的公司。喻遥开始正式上班,每晚上回来洗漱后才上上游戏看贺晋平,但基本上线跟贺晋平一对眼,绝对干柴勾动烈火,难逃一死。

喻遥心情有些躁郁,好在群里的小伙伴都努力地劝他看开。喻遥猜过这群人为什么闲的蛋疼天天在游戏里装妹呢?问清楚了才知道不为什么,大部分是混迹B站的死宅,完全玩梗图个乐子,即使游戏里被揍得毫无男性尊严,也付为笑谈,甚至故意发截图比比谁挨揍更惨。喻遥混迹其中,没人攀来比去,日子过的毫无压力,说不出的轻松愉快。

就是一直被贺晋平仇杀这事,让他耿耿于怀,ID也换了好几个,现在叫“只是酸菜鱼罢了”。划拉电脑屏幕,贺晋平正在丹山顶上做解“南海魔君”封印的任务,换了一身殷红如血的新皮肤,波涛般的光弧涟漪正层层往外推递,夺目炫彩。

频道上几个懵懂的小女孩道:“小南哥哥还不睡呀,现在都十二点多了,经常晚睡对身体不好哦~”

“而且皮肤也会变差,就不美啦~~哥哥我先去睡觉了,晚安~”

乔甜甜酸溜溜地在群里道:“哟呵,你看这些瞻前马后的妹子,人家也想要被这样对待~废了这么几天好厌倦,现在打算摘下眼罩玩游戏了,你们呢?”

“吃一颗糖果”,也就是当时加到贺晋平好友的伪娘道:“你摘下眼罩玩吧,我们不一样,我可是抱到大腿的人了[斜眼笑][斜眼笑]”

喻遥下意识出言讥讽:“你抱屁,加个好友算什么,说不定他列表里萌妹一大堆,压根不回你消息。”

吃一颗糖果:“……咦,被你猜到了?”

原来这几天他天天给在山之南发嗲语,但一条回复都没有。群里的人开始给他支招,推断在山之南喜欢的萌妹类型,让他调整语气、语态、用词,展现出伪娘的专业精神。

试了好多种类型,在山之南还是一个字不回复,喻遥都看不下去了,这些男人对女人的理解永远停留在最表面的画皮,说话要么绿茶要么白莲,要么统一的岛国片御姐温柔,完全没有活人的真实感。喻遥没参与这么无聊的活动,冷眼旁观,几天后,“攻略那个男人”の计划毫无进展,依然得不到回复,眼看还有被拉黑的风险。

大家挫败颓靡,连调侃的精神都没有了,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九点,群里维持着默哀般的静默。

喻遥看大家兴致恹恹,又不忍心了,想了想道:“投其所好,再试试吧。”

吃一颗糖果:“怎么试?下午我发的水手服图片全被被和谐了!再大尺度可不能了啊。”

酸菜鱼:“……别找网图了,想点正常的。你先在朋友圈发些到处旅行的照片,最好是南方的一些城市,大理洱海,昆明,丽江,桂林阳朔,苏杭,都可以。”

吃一颗糖果:“???”

酸菜鱼:“信我。”跟贺晋平四处旅行,发现他对庙塔古刹这些历史厚重的东西不感兴趣,反而非常喜欢南方石板小镇的烟雨风流、竹伞青苔。也无怪那时候赶来,口口声声要找什么南方姑娘。

群里人蜂拥到浏览器上搜索图片,发群里汇集群策群力,吃一颗糖果又发到朋友圈。

酸菜鱼:“再分享《三国演义》,英雄联盟云顶之弈,最近没球赛?那就不发了,今年苹果发布会,小丑……”

吃一颗糖果惊讶地道:“萌妹怎么可能喜欢这些东西?”

“他喜欢就行了。”

群里非常错愕,寻思这不都是男人们平平无奇的爱好?居然比绞尽脑汁想的萌妹语录更能攻略那个男人?

吃一颗糖果按照自身爱好,不费吹灰之力发了LOL胜利战绩朋友圈,随即找贺晋平询问今年苹果新出的机型,得到两个字:“可以。”

群里哇啦哇啦撒花尖叫一条龙,终于有回复了!

喻遥酸唧唧地打字:“继续贯彻,他应该会注意到你的。大家可以先想想要什么,跟他当朋友以后就好提了。”

乔甜甜:“不挨打就行!不敢有非分之想!”

啧,又是这种没尊严的活法,宿命吗?注定在游戏里要被贺晋平欺压一辈子?

群里很欢腾,喻遥冷冷清清下了线,不再参与这些事情。坚决贯彻喻遥的提议,吃一颗糖果跟在山之南关系果然融洽了许多,在游戏里看见还会互相打个招呼。吃一颗糖果每天屁颠屁颠跑来找喻遥,请教应该发什么内容的朋友圈,喻遥随口道:“红烧兔头发过了?烤南瓜鲜虾沙拉发过了?AJ发过了?宇智波鼬手办发过了?熊猫胖达和阿宝仔发过了?那今晚发丽江的鱼儿,阳朔的西街酒吧,这两个地方他很喜欢。”

吃一颗糖果:“有图吗?不好找。”

喻遥从相册找出几张图给他,回头洗漱,没想到刚一回来,群里消息突然爆炸了,吃一颗糖果甩了张截图,正满腹狐疑地问:“他问我是不是喻遥,喻遥是谁?”

喻遥猛地一惊,点开图。吃一颗糖果尬聊了一大堆风景,说自己最喜欢这两个地方,本来你一句我一句聊得好好的,甩了图片后,对方大概沉默了十分钟,突然问:“喻遥,这几天玩够了吗?”

喻遥浑身打颤,这几张风景照片是跟他一起旅游时拍的,但没公布过,贺晋平不应该记得这么清楚吧?结结巴巴在群里打字:“不不不认识喻遥,喻遥谁啊?卧草,怎么撩个汉子还撩出一段八卦!”

吃一颗糖果:“我也不知道,他前任?”

酸菜鱼:“你就说你不是!”

截图又来了。

“糖果:喻遥是哪位?不认识啊哈哈哈哈嗝。

在山之南:耍我?

糖果:没耍你……真不知道喻遥是谁,你前任?

在山之南:[发起了语音通话]

在山之南:[已拒绝]

在山之南:[发起了语音通话]”

群里人在虚拟的游戏群内面面相觑,汗流浃背,喻遥慌忙打字:“你接啊!别告诉他有人支招,咬死了说你就喜欢这两个地方,谁知道这么巧!快接电话!不接他不可能善罢甘休!”

吃一颗糖果:“……接了我还怎么装萌妹?”

酸菜鱼:“他现在生气了,装妹子要紧还是抱大腿要紧?暴露了也没关系,又不可能冲过来吃了你。你们……做不了情人做兄弟!”

吃一颗糖果:“好,我接。”

喻遥忐忑地等了几分钟,糖果在群里打字:“在山之南声音还挺好听~也没怎么着,他听我说话后便一改态度,又问了这几天聊天内容相关,确定不是替后道了歉,就挂了。”

喻遥心还在砰砰直跳,冷汗往下流,要是被贺晋平知道自己支招教人勾搭他,不是自寻死路?何况看他这个反应,肯定以为自己死缠烂打对他百般戏弄,正火冒三丈……就这么想跟我撇清关系?

群里尴尬了一会儿,乔甜甜道:“@酸菜鱼,你不会就是喻遥吧?上次你还说你是他前男友!他是gay?”

喻遥生怕人多嘴杂,反驳:“放屁!我只是恰好三次元认识他而已,有深仇大恨——没错我就是想搞臭他名声!我,不是喻遥!”

吃一颗糖果:“……感觉他情绪挺激动的。”

喻遥心中突然有一丝难掩的期待:“你刚才听他说话,语气里有遗憾,后悔,惋惜,惘然,寂寞这些情绪吗?”

吃一颗糖果:“[抠鼻]你在说什么?声音还能有这么多情绪?!没感觉啊。”

喻遥被当头泼了一瓢冷水,也对,这些男人怎么可能在意到声音里细微的情绪?

而且比起期待,可能寻仇更加合适。

一想到贺晋平可能讨厌自己,喻遥真想缩成一团,嘤嘤嘤地缩在墙角里流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麻辣女兵之为你而来在线阅读第七节

    二翌日正午前。胡敌擂鼓,喊话投降不杀,将曹珎父母押到阵前。赵谦又喊了几遍战时不杀俘虏,三思而后行,杀我衍民定不饶之等等,对方并未瞅睬。张大强在城墙上跺脚,嘴里叨叨什么爷爷奶奶的,反正不是什么好听的。两军对峙,灼阳当空,沙尘漫漫,情势胶着。此时,曹珎领着家婢着麻衣上城楼来。将士们见了都自动让其路,有那

  • 浅浅星辰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二天一早,姜砚没等到大金毛,而是刷到一条意料之外的新闻。“经《兰台早报》报道,兰台六中门口发生流浪狗恶意伤人事件。受害者为三名高一学生,据目击者透露,流浪狗此前有蹲守行为,系目的性咬伤。现流浪狗已经四下逃窜,望广大市民协同举报……”姜砚打开电视机,这是兰台当地电视台播出的。除了事情经过,后面还有流

  • 夫君,你好!在线阅读第七章

    第一局和第二局之间休息2分钟。晏真喝了口水,眼睛有点被汗水沾到,微微地刺痛。她拿起毛巾擦了下,拿下毛巾的瞬间,看到司则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对面的看台上,白衬衫牛仔裤,身形挺拔出众,这人不管身处哪里,都像个发光体。隔着一段距离,晏真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莫名的就有种直觉,他在看她。休息很快就要结束,晏真

  • 冷艳宠妃在线阅读龙云灵

    当叶凌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床上了。叶凌天走下床,听到后院传来声音,叶凌天走到后院看见小云在拿着剑挥舞着,像一个仙女一样。小云这时候也看见了叶凌天:“哥哥,你不是说陪我去玩吗,你怎么像一头猪一样啊,一直睡还睡在地上不怕着凉啊。”听着小云抱怨到我直接上前安慰道:“不是哥哥也不知道怎么就睡了过去。

  • 驰先生宠妻无上限在线阅读第9节

    苏云一挥血剑,一道剑气直接射向了那男子的头颅。“别杀我!别杀我!”突然,苏云心中传来一道惊慌的声音。苏云一愣,顿了顿手中的长剑,那剑气偏了一下,擦着那人的耳朵过去,直接将那青石板地劈出来数丈的沟壑。这仅仅是苏云使出来的随手一击,竟然这么可怕!“噗嗤……”突然,那林青青身后的几人直接嘴角溢出血迹,那手

  • [HP]亲爱的呆毛之√36 姐姐和妹妹

    “小瑶姐,婉竹小姐找我有什么事情?”白也笑着,对着小瑶问道。“这个我不知道,你跟着我来吧。”说完小瑶便是在前面带着路,白也只能跟着小瑶姐一起离开,一路上白也的心里那叫一个坎坷。花香,迎着微风,飘逸在四处。一处谷地,遍地的花朵盛开,一座古朴的楼阁,屹立在花海中央,阁楼之中,悠悠琴声,让人深深陷入其中。

  • [综]Avenger宇智波佐助在线阅读第六节

    周此寻拿起盛着葡萄酒的杯子,在手中晃动。而于诗的杯子装的不是葡萄酒,而是橙汁?!她是个从不喝酒的人,最爱喝的也就是橙汁。这家伙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喝橙汁的,难不成调查过?诶,有钱人啊,就是喜欢调查别人的背景。也好。于诗默默喝了一口果汁,表情很认真地说:“学长,刚才你说,你追我是……”“是真的哦。”周此

  • 你是我的星期八第五章在线阅读

    “念,好久不见,你还好吗?”坐在桌对面的倩影微微抬头,露出帽檐下一双宝石般的眼眸。尽管穿着沉沉的皮草,裹着厚厚的围巾,念看上去依旧是羸弱得台风来了能被刮上天的那种。她柔顺的长发就那么轻轻搭在双肩上,发尖没入皮草之中。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的女孩,我还能依稀记着我在病床上醒来时她快步离开的背影。“嗯。”就算

  • 世子风华之王的爱妃在线阅读族老来了

    飞戈大陆,南部,在一座大山山脚,矗立着一大片村落。这个村落里住着夜魔族,是蛮族最大的一个部族。村口有一个破旧的庭院。一阵风扫过院子里的那颗枯树,枯叶满天飞舞,飘飘荡荡,让这座院子显得萧瑟而又荒凉!人去楼空!曾经,这里是夜魔族首领苏霸的家,随着首领突然的失踪,他的手下也纷纷离去,偌大的宅院,再也不复往

  • 坏王子!我爱你~!之被堵

    “班长,早上好!”新的一天,罗青稚脸上的笑容灿烂得简直能闪出“BulingBuling”的光,然而对面的莫奚垂眸看着资料,只冷淡地“嗯”了一声,连个余光都没分过来。罗青稚对新同桌的友好之情瞬间消散,她垂头丧气地坐下,将书摊开放在眼前深深叹了口气。同意老师提议的是这人,冷着脸好像自己欠他钱似的也是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