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美好纪元妖王夏翩

2021/10/14 20:59:55 作者:随风而胖 来源:纵横中文网
美好纪元
美好纪元
作者:随风而胖来源:纵横中文网
末日重建

"就是这东西,它主人把它一拿出来,我们才恢复神智逃离了那个怪物的控制。"

有着男人身形的妖物长相妖邪,正手拿自动熄火保持低调的紫金流火簪细细研究着,此妖正是那日冥轮掉落流火簪时陷入情迷中的男妖。

流火真是欲哭无泪了,作为一只毫不起眼的小小发簪,从冥轮丢下它开始,这两只得了闲空的妖怪就一直拿着她比来比去的讨论。

身为神界的先天至宝,它在修得人形之前,只有能为人所用的法力,还不能自保。也就是说,它只能等着主人冥轮来解救,别无它法。

此时男妖秀气却有些偏白的脸歪在一边,带有审视意味的碧色妖眼近在它眼前,若有所思地研究着。

被会下红雾的妖怪吸走了好多些妖气,他修为险些尽失,差点就失了人形,脸色也还没有恢复过来。

流火被他拿在手里摇来晃去,很是头晕。

"轩,可也正是因为它,我才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呀。"另一只女人身形的妖物扭动着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心满意足地靠了过去。

妖族女人表达爱意的方式显然要比喜欢征伐的妖族男人明朗很多。男妖被她这温香软玉的一抱表情略微舒展,显得较为受用。两人刚温存过不久,女妖的逦迤红衫半遮半露,一身媚态,正是最迷人的样子。男妖表情迷醉,双手扶上女妖纤腰,几乎要把持不住了。

流火泛起一阵胃酸,如果它有胃的话。

除去他们疗伤修炼吃饭睡觉和缠绵时能逃个清静,这已经是第三日被他们端在手上一边被研究一边看他们作秀了。

这时,那个说话像是含了蜜糖的女妖继续说道:"轩,既然我们彼此相爱,那不如……"

一听女妖的话题开始转移,男妖便为难地出声打断:"迷霞,我们现在就在一起本来就是于理不合,你再等等,容我想想我们的关系……。"男妖面色有些不自在地说道。

"轩,我明白的,一直以来我都懂你,我本来也只是千年前你身边的一株迷霞花,这些年来,我只盼能日日守着你。"被握在掌中的流火簪看见,面前叫迷霞的女妖两眼开始熠熠生光。

"自从你有了你的王后,我更是希望你能幸福。我也一直在想,我们的感情从未开始就错过了,这是我的命。"迷霞眼中亮光渐渐淡去,让人觉得有些心酸。

"天降奇灾,妖界堪忧,你奉妖皇之命出妖界去寻守护天神普荫,我知道等你回到妖界后就没有了再远远看着你的机会,便偷偷跟着你,这一路能守在你身边就是我最后的愿望。"迷霞的眼中又缓缓升起了希望,引人心疼。

"不曾想那怪物下那团红雾将你我迷于其中再度不能自拨。如果……我是不会勉强你的。我们还是回到之前的状态,我可以的!"说话间迷霞已是满眼泪光,眼中那丝仅存的希望正在凌乱中,流火有个冲动想把她的希望给灭了,不过修为有限,到底还是只能忍住。

此情此景,男妖纵是百炼钢,也被迷霞化作绕指柔了。他心中百转千回,有一点却是明朗的,虽然红雾作乱,但毕竟迷霞已成了自己的人,他是有必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的。事已至此……。

"也罢,经红雾一事,本王元气大伤,已无法前往星界边际寻找普荫踪迹。你且随本王回漫轩宫,安排个住处给你,待妖界解困,瘴气肃清之日,本王向妖皇禀明,便迎你为妾。"

"轩!你真的没有勉强吗?!我,我是真的没有关系的!"迷霞一双媚眼一下子就亮了。

流火从心里有点鄙视这个女人的心机,它甚至有种错觉:就算它使出绝情断欲的幽蓝流火来,这位妖女也是能自动忽略掉的。一口一个可以的、没有关系的,它听在耳里可是一点也不相信。

"我妖王洛树轩,什么时候空口白话了?既然允了你,那你放宽心就是了。"洛树轩一边说着,一边手更用力地将迷霞揽住,似乎是在下定决心。

迷霞顺势喜极欲泣地倒在妖王怀里,没多一会儿却又面露难色,她小心翼翼地看着洛树轩,柔声问道:"可是王后那边……。"

洛树轩眼光一黯,好似想起什么解不开的心结,转而从鼻子里冷哼出了一声,道:"你就不用管了,叶清瑶那边本王来处理。"

迷霞这才全身一软倒进了洛树轩的怀里,两人又是一番耳磨私语。流火簪几乎就要从洛树轩手里滑落下来,须臾却又被他重新握回了手心。

"迷霞,本王研究了三天,这东西虽然没什么特别之处,但是若真的能绝情逐欲,助妖皇除去妖界瘴气,整肃妖界,使众妖恢复清明,也不妨一试。寻找普荫之事,因本王现在法力大减需另做打算。现在最重要的是清理瘴气,待本王面见妖皇商讨一番,若可行,本王就遣药师将它碾磨成粉,制成流情散,先替妖界扫清迷雾瘴气,等找到普荫,我妖界定能渡过此天劫!"

流火一惊,差点没喷出蓝火来,这妖王是要乱了主人苦心治理的六界啊。洛树轩只觉得手里一寒,想要细看之时,迷霞已经一个粉香之吻送了上来。

幽暗之处,两只妖辗转缠绵,而落在他们手旁不远处的流火簪,一阵阵抑制不住地闪着不易被察觉的幽幽蓝光。

冥轮,你不让我看,我都被迫看了三天了,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可真是要了小命了。流火心里焦灼万千。

此时,埃惹谷中,冥轮睡梦中有感,惊醒过来,被控制着不能使用念力,她只感觉有人在很焦急地叫自己,四顾看去,只有满山的埃惹花,和面前近距离直愣愣看着自己的华华。

冥轮已经对这种具有侵略意味的直视有免疫力了,稍稍推开他一些坐了起来。

此时华华正看着她穿衣系带,冥轮也无所谓,嘴也亲过了,睡觉时还搂得那么紧,她现在已经可以在他面前毫无羞赧的着紫纱里衣了。

"你准备让我这么缺乏人身自由的跟你呆多久?"冥轮一边穿外衣一边说道。

她知道华华听不懂,只是这三日跟他相处,除他以外没有别人,不说话又觉得怪怪的,独居惯了的冥轮便开始尝试着和华华沟通,事实不过是自言自语罢了。

虽然从来也得不到想象中的回应,但昨天华华似乎已经有一些和她互动的表现了,这个趋势是不错的,冥轮认为应该持续。

毕竟华华是可以轻易领悟人心的,从而能做出判断从哪方面制服对手。

果然,冥轮此话一出,华华便歪头看着自己,貌似正在解读冥轮的内心。

"你总是这样话少,为什么?"冥轮一边四面环顾,一面问出心中的疑问。

华华将她安置在这密处,且控制她心念,既不能使出法力,也不能感应周遭,但冥轮还是一有闲暇就观察周围景象,希望能找出些破解之法来。

"喜欢话多?"冥轮闻声惊讶地看了过去,这还是华华第一次说了句比较完整的话。

"明明能说整话,为什么总是两个字儿两个字儿往外蹦?"冥轮诧异道。

等了半天,看华华嘴唇张合却好似无法表达出来的样子,冥轮才反应过来,要完整地说出一句话,对心智不全的华华来说其实是需要很费力才能完成的一件事。

冥轮感觉心中的那棵执妄根柔柔地摆动着。她的心变得无比柔软。

以前偶尔睡够了在星天上用追魂石看普天众生,看到男女之间种种,总是一跳而过,现在反而有些可惜,若是当时多看看,也许她便能更懂华华一些,也更懂自己一些了吧。

冥轮第一次主动看向华华,双手捧住他倾倒众生的一张脸,柔声一字一句说道:"没关系,以后,你慢慢学,慢慢说,我想我能明白,你所有想说的话,我来教你说。"

华华的眼神还是空洞而幽深,只是眸里印出的冥轮容貌,那样清晰,她在他的眼中,神美的容颜,一身的蓝紫色,恰如满山的埃惹花,那样轻柔,那样美。他的表情还是愣愣的,却点了点头。

妖皇洛冷的幽落宫,一座座黑金色的宫殿掩在墨翠色的雾气之下,而这些雾气之外是一株株异形缠绕的参天古树,枝节绵延往上及妖界圣山毕生山,往下及妖界七海中海域最幽深的离忘海。

洛树轩和迷霞借着流火簪的效力,竟是一路无阻,从被迷陷的毕生山上驱破红色迷雾,下到了幽落宫前。

洛树轩正欲破开笼罩在宫前的迷雾,一颗人生果跳入他的手心,嘴型翻覆,出来的竟是妖皇洛冷的声音:"树轩,幽落宫被迷雾覆盖,即将失陷,我将携众人使密道前往离忘海行宫内,待你寻得天神普荫,速往行宫。"

人生果传音结束便一动不动,迅速缩小枯死了。

洛树轩听完后表情瞬时凝重了起来。一直跟随着他的迷霞捕捉到了心上人的表情,若有所思道:"离忘海,叶……王后幼子夏翩不就被软禁在那里吗?"话毕有意无意地看了看洛树轩。

看到洛树轩神情紧绷,双手握紧成拳,心中窃喜。

果然,没过多久,洛树轩仿佛经历了一番恶心透顶的回忆后,从牙缝里蹦出了几个字:"那个贱人!"

迷霞等到想像中的结果后,赶紧上前温柔地牵住洛树轩的手,将他的拳头慢慢松开,又一边挽住他用尽全身绵软附在他身旁,劝慰道:"轩,事情已经过去多年,你一定要忍耐,不要让你努力维持的君臣关系生了间隙。那件事你毕竟没有亲眼所见,也许并不像你所想到的那么不堪。"

洛树轩显得很不耐烦,道:"她还要怎么做才算不堪?!本王娶她那日便知她不是有心嫁与我,众所周知,她昔日所恋之人是洛冷。但我万万没想到,不足孕产之日,她便诞下夏翩那个野种!王位本是我的,她叶清瑶也是我先看上的,只怪父皇无情,妖魔大战,我为我妖族拼杀落下重伤那日,他却为稳人心,指立洛冷为皇!叶家一族为妖皇姻亲,叶清瑶本应嫁给洛冷,却不知为何又突然明指要下嫁与我,否则自毙于洛冷面前,我以为她对我暗结芳心,大感欣慰,心想虽然父皇无情,我却也遇上一个深爱我的女子。她却又……生下洛冷的孩子让我蒙羞!甚至害我差点与洛冷决裂!"

"也许,也许王后只是盘位不稳,胎儿早生。"迷霞一副解语花的样子。

"早生?本王也希望如此,但是每次面圣,她叶清瑶那幅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本王都看在眼里,还有洛冷看那孩子时的眼神,让我相信她生的是我的孩子?真是万万不能消受!"

迷霞还欲劝说些什么,洛树轩不耐烦地挥挥手,说:"不必多说了!迷霞,你即说深爱本王,当知爱上一个人的滋味。本王亦能感受到你的心意,却无论如何感受不到叶清瑶的半点情义。"说到这里,洛树轩的表情又是气怒,又是无奈,又是困顿。

流火被他揣在怀里,感触到他说话时颤抖的声音,不规律的心跳,不觉很是疑惑。这次随冥轮下界,它不断驱赶那些流散的情与欲之气,从来也不以为然,但它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各界会受此气影响,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有它在手帮忙驱赶情与欲之气,这个妖王的心绪还是如此纷乱。

它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只知道倒退个几万十几万年,从记事起,它就是离四界最远的冥王星。

冥轮也好,它也好,都是在很平静安宁地过着一个个的星天,有些无聊,但更多的是无所谓。它和她都是宁愿无聊也不问世事,因为懒。

现在被冥轮搞丢,受控于妖王,周围嘈杂喧嚣想睡也没法睡得多沉,只能被迫耳闻目染这一幕幕,闹得它满脑子都是问号。该干嘛干嘛不好吗?别人关自己什么事呢?都是些愚蠢的生物。流火虽然受困于人,但仍然不忘自己先天灵宝的尊贵身份,恨铁不成钢地在心里默默摇头,就算她此时实则是一动也不能动。

迷霞见自己想要的局面已经展开,马上乖顺的不再多做煽风点火的事,岔开叶清瑶的话题,安抚洛树轩:"轩,我王,既然这些事让你这么不开心,那我们不再提了,你也不要再想了好不好?到离忘海时你好好和妖皇商讨清除瘴气与寻找普荫之事。反正现下夏翩被软禁,你也眼不见为净。毕竟这关乎妖界未来,我王深明大义,定能平衡诸事。"

迷霞说话间,洛树轩脸上渐渐浮出些欣慰与赞赏之情,继而感叹道:"本王的王后名存实亡,迷霞你无名无份跟在我身边这么久,还为我如此费心。你放心,国事和家事,本王分的清的。你如此贤淑,待诸事顺遂,本王一定给你一个你应得的名分。"

迷霞面露喜色,却又不能彰显,只能将脸埋入洛树轩怀里,道:"轩,我王,我只要你爱我,只要能一直守在你身边就好。"

看着眼前放大的笑脸,流火又是一阵胃酸:她这么装,累不累?

离忘海,墨绿幽深,沉静得连一丝微风都没有,咋看海中似乎没有一个活物。

迷霞感受到离忘海的煞气,不自觉的有些恐惧,不由得想起她的情敌,那个曾经她只能远远看着的离忘海之主叶清瑶,也想起了有关离忘海极为久远的故事。

此海原本乃妖界七海中煞气最重的妖海,是叶氏一族守护的孤海,里面的煞气很适合有帝王之质的人修炼法力,也只有这类人才能进入。

而叶家族人则拥有平稳那股煞气的灵力,也就是为什么每一代的妖皇在承袭皇位后都要去离忘海修炼,之后娶叶氏族女为皇后的原因。

远古时期一场巫妖大战,让叶族长女叶姝失去了夫君东皇太一,也使妖族经历了一场极为恶劣的浩劫。当时妖族凋落到只剩洛树轩和洛冷之祖洛焕天一人支撑局势。

也是那次浩劫之后,叶姝与太一定情时一度被作为妖界佳话所流传的离忘海,被性情大变的叶姝变成了一片禁海,后世数代妖皇都不能再进入离忘海地界。

直到妖界有难,叶氏这代长女叶清瑶修为青出于蓝,为众妖破了师祖叶姝的禁咒,这才将妖皇及妖界众人带入。

而迷霞深知,叶清瑶这种不顾祖训,似乎护洛冷心切的这种表现,很明显已经使洛树轩对她更为齿寒憎恶。

一个王妃,救妖皇这么大的事,不告知身为夫君的妖王,洛树轩必定会对她更加决绝,也许还会迁怒到夏翩,她迷霞想要入主漫轩宫,只是早晚的事罢了。

于是,流火在洛树轩怀里,一路乘风到达了离忘海,又听见他被拒于离忘海中离宫门外,不得已提升运气一番对话请出人来开门的一番对话。

不过,来人一到,一直愤恨的洛树轩就沉默了,而一直围着洛树轩殷殷切切的迷霞也噤了声,想来来人便是离忘海之主、漫轩宫的女主人叶清瑶了。

流火其实在心里很好奇,想看看这好几日被他们挂在口中恨在心间的主人公是个什么样子。无奈一直被洛树轩深藏于怀中,只好作罢。它只觉得只有叶清瑶在的这段时间是最为安静的,它才不管其中的暗流涌动,也不想知道这场三角恋戏法是怎么排下去的。迷迷糊糊的,它睡着了,甚至没能撑到听听妖皇洛冷或者是有些好奇的小妖王夏翩的声音。

当它一觉睡去又在天旋地转的感觉中醒来时,它正被一只大而火热的手掌把玩着。

清凉温润的幽蓝流火,最讨厌火热的温度,这让它难以忍受。可是身不由己,只能任人宰割。

"可绝情逐欲……么?"不同于手掌的温度,手主人的嗓音幽幽的透着股凉意,吐字又富有磁性,让人一听就被吸引了心神。

终于被转到了正对手掌的主人,流火迎面就撞进一双幽冷的碧色深目中,这双眼睛的颜色与老妖王的相像,却又比之更清澈透亮。它在这双瞳中看到自己惊吓之中有些幽蓝的簪身,立时稳了稳心神,将就要溢出的蓝火隐去。

大手的主人轻哼冷笑了一声,嗓音透出一股酥麻让流火一阵心慌。

他接着说道:"不用隐藏伪装了,你果然有灵性。洛树轩那个呆子,居然跟洛冷说要将你碾磨制成药粉。

还好我因为母亲的功劳,值此乱世之际,被洛冷特许暂解幽禁跟在他身边。

不然,我怎么能向妖皇请命让父王将你让与我,以寻找你身上更大的作用,细细观察才得以发现你的真面目。小簪子。呵呵……"

这人只要一笑,嘴角扬起弧度,却冷得叫人心里发麻,流火心中打鼓一样慌了起来。这还是跟随冥轮以来第一次这么害怕过。

按理说,它流火也是经历了十几万年,比这妖物长了不知道多少见识,但却硬是被他这样的神情和语气吓得现了片刻真身,这才露了陷儿。

流火无力地想,在洛树轩那里算是白装了。这么个小屁孩居然把自己吓到了,流火心中简直羞愤难当。可是如今没有了冥轮的庇护,它纵是先天灵宝,也难逃脱眼前小妖王的魔掌。

是的,它已经意识到了,眼前这个沉静中透着股很是幽邪的煞气、冷笑一下都让人战战兢兢的人,便是被长期幽禁的小妖王、它一直好奇想见一见真面目的——夏翩。

"说吧,你从哪里来?为什么你身上有可以绝情逐欲的能力,你是妖还是仙?"

夏翩手握簪子,一边有意无意扫过安静得就像一只普通木簪一样的灵簪,一边有些好笑,道:"小簪子,我觉得你可能还不了解我,也许我们应该加深些彼此的互动,提升一下彼此之间的沟通舒适度……"一边作势微微运功燃起周身妖火。

手上的灵簪有一瞬间好像要动了,但是很快又没有了动静,让人几乎要以为这是一种错觉了。

夏翩将极度修长完美且瞬间滚烫起来的两只大掌合在一起,状似不经意地将簪子夹在两个掌心之间,一边无所谓地慢慢对它说:"我知道你是某种灵物,既然你有燃火之灵力,当有不怕火攻的属性。

可是本小王忘了告诉你,我在解除幽禁之前除了被软禁于离忘海苦修叶氏煞气之前,曾被父王关在毕生山上以火攻术强炼灵力。

虽然我的灵力不是妖族里最强的,但是加上叶氏独有的煞气辅修,恐怕平时烧烤个灵物,让它灵魂出窍不是个难事,而且等那灵物魂魄出了窍,以我的法力,把与它天生灵肉合一的栖身物以妖火焚化,只需七七四十九日。"

感觉到手中的簪子明显的颤了一下,夏翩脸上不禁有了丝幽森的笑意:"小簪子,你是不是觉得我有点闲?你一路随父王而来,应当对我的事有所耳闻。

你知道的,不受父王器重的我,有的是时间研修烧烤之法。这七七四十九天,我爱加什么佐料加什么佐料,你可以陪我一起修习世间烧烤之大法,定是其乐无穷。

待四十九日一到,失了真身,这灵物纵然有天神之力,不得真神及时解救,也将永世飘零于我妖界,永世不得逃出升天了。你说,我练得一手烧烤绝技,又锁了那灵物的真灵陪我玩耍,这接下来的漫漫时光无尽日夜岂不是再也不会无聊了?

如果你有能力自行离去,恐怕也不会心甘情愿地被父王带回行宫不是?"

待得最后一句话幽幽地出了小妖王的口,灵簪似乎终于开了窍,仿佛憋了许久一般,刹那间已是蓝光大盛,毫无保留。

夏翩笑得有些邪魅起来,看起来心情已是大好。他停了周身的妖火,收了手里可以煮熟一头妖猪的热度,有些满意地看着灵簪曲意逢迎的火光,赞赏道:"小簪子,你的灵火还真是美。"

流火只觉得自己要再不谄媚地燃起幽蓝流火,恐怕很快就会被这邪性的小妖王煮来吃了。

作为长老级别的先天灵宝,先是被这小妖王父亲及其情妇一番折腾,又是被这小妖王威逼利诱。

这妖界太惊悚,它冷面冥王星的形象简直荡然无存,一张老脸真是要丢到上界星海里去了,怕是冥轮都给它捡不回来。简直就是时不与我啊!流火不由得一阵自我厌弃。

"这小妖怪要挟我做什么呀?跟他爹一样讨厌!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呀?从冥轮把我带下界开始就不得安生。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天天就驱除一些情与欲之火,又不能斩妖除魔,连自由都没有,能有什么大用处?

冥轮把我带下界,我还觉得她多此一举,那什么情什么欲的哪有那么可怕?"流火簪一面保持着幽燃蓝亮的光,一面在心里犯嘀咕。

哪知道夏翩的眼睛就一直没有离开过它身上,一点一滴细细捕捉着它谄媚火光里的各种隐藏"神情"。

"小簪子,你知道吗?妖界奇妖异怪有很多,而被幽禁多年的我平时真的很是闲来无事,所以,我从小就研究身边的一草一木,但凡有些灵气灵力的,总能看出个一二来,你猜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了吗?"

夏翩话音未落,流火已是一阵惊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暴君驯化记卧牛伏地

    不到一会的功夫,陈胖子就泡好了面,回到座位上呼噜噜的吃了起来。吃相好像几辈子没吃饱过一样,丝毫不在意别人的眼光,这也是徐安年欣赏胖子的地方,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自己活的坦然舒服就好,试问有几个人能达到这样。徐安年趁着喝汤的功夫,用余光偷偷看了看叫思韵的女人。只见她正慢条斯理的吃着面,吃相非常优雅,跟

  • 骨狸之幸运观众(7)

    救人?直播间的观众当她是外头的120急救吗?120急救开车出去,也要收费的。有的地方,没钱,就是等死啊。当然,林秋雅也不是要钱,而是那些观众有没有想过,在秘境里救人,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不小心就得搭上自己的性命。而林秋雅当然不可能搭上自己的性命,这时候也不能不过去,因为她准备展现实力了。林秋雅

  • 我扛起了全书的恋爱线在线阅读第五章

    残阳如血,寂寥的荒原一片肃杀。残破的旗帜在冷涩的西风中飘荡,暮色笼罩着整个荒原。天边的云像是一块被烧红的烙铁,冒着火星,要把大地烤炙成灰。然而,只有站在这里才知道,西域的风,冷的彻骨。“恭喜主人!贺喜主人!有了这几万魂灵,主人的修为必能大涨!”西夜国的紫衣国师正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嗯。这次你办的不

  • 乖乖在线阅读第四节

    女子撑着破碎的青伞,敛起了眉目,端的是温柔婉约:“妾并未想过要害人,等到他之后便会离开,希望先生不要插手我的事情。”那张白净温婉的面容瞬间化作了十足的恶鬼模样,凶神恶煞,甚是恐怖,原来发起火来的女人也是无法招惹的存在,安倍晴明下意识地看向了唐青青的方向,这位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呱呱!”唐青青似乎

  • 健身教练们第5章在线阅读

    所有人都转头看向门口那边。当见到来人是唐宇的时候,周志杰第一时间咆哮道:“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滚出去。”唐宇冷哼一声,一叠文件被他啪的一声扔到了办公桌上,道:“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严氏集团工程验收合格书?”周志杰等人第一时间将那验收书拿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的震惊

  • 爱上小男人之独自生活

    回家穿上衣服,绑好沙袋,母亲早已去食堂工作,孙宝心里打算着:“以后早上先长跑,再回来打沙袋,顺便在路过那让她既失意又感动的地方,看看能否再遇见那恬静女孩。不过要是遇见扎眼女孩几人怎么办。”他突然发现自己对眨眼女孩和其他几人产生了恐惧,有了阴影。早上的梦就是最好的证明。他不承认胆小的自己,自言道:“废

  • 才女娘子爱上我在线阅读第6节

    在那之后,赵岩决定去医疗站去看望一下凌峰,想去确认一下他是否清醒了过来。结果赵岩来到医疗站的时候,凌峰早已不在了踪影,他询问医疗站站长,站长告诉他,凌峰被抬过来的时候,他们就把他安置在这里等待进一步体检,但是他的主治大夫,因为一些事情出去处理了一下,差不多一分钟过后,凌峰就不见了,现在已经通知学院方

  • 娱乐圈之放弃爱吧第八章在线阅读

    结果他还是来了。当地最大的电影院里,安颜接过店员递来的热乎乎的奶茶。一杯塞到纪峤手里,一杯留给自己,连带的还有一大杯爆米花,他也一起拿着。纪峤抢过他的手里的爆米花,拿着票说道:“我拿着,进去吧。”刚想塞一颗到嘴里的安颜:……家里管得严,他想吃颗爆米花容易吗?手指带着微凉的温度触碰到他的唇边,奶油香味

  • [p5]你的心我收下了在线阅读第8章

    知道了真相的两个人正在失魂落魄之际,董彦麟突然一拍桌子,对月影说:“我们跑吧!不管能不能跑出去,先试试再说,正好现在比晚上亮,跑出去的几率也大一些。”董彦麟突然的举动,吓了月影一跳,不过听了他的话,月影反倒有些犹豫的说:“那云渺她们怎么办?”“首先,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如果出去了,我们再找人帮忙

  • 她要雨露均沾[娱乐圈]第六章在线阅读

    F城的一栋精致的小别墅里灯光暗了下去。“那就是罗峰的房间了吧!”同行的黑衣男子兴奋道。顾迟坐在别墅的花园里的长椅上,他看了看时间,凌晨一点钟。旁边的黑衣男子是艾北,此次被指派前来协助顾迟的一级执行员,如果此次行动成功,他将升为特级执行员。他压低了声线,“哥,我们好久行动?”四周安静得仿佛连心跳都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