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樱花泡沫(黑篮赤司)之开张喽

2021/10/14 21:09:01 作者:森川Mk 来源:晋江文学城
樱花泡沫(黑篮赤司)
樱花泡沫(黑篮赤司)
作者:森川Mk来源:晋江文学城
原本以为此生再也无法面对的合奏,他替她解决了;原本以为此生再也难以解开的心结,他帮她解开了。于是,一点一点,在她不曾察觉的时候,喜欢就开始蔓延。但她一直觉得,好像也没有多喜欢吧。喜欢这东西,和爱情一样,都太易消逝。就像四月的樱花,和几秒的泡沫。“我好像有点喜欢你,赤司君。”“既然你都找到能与你伴奏契合的人了,那离开做什么?”这是一个被逗逼影响成逗逼二号的奇怪爱情故事。【饶了我吧,文案我实在是写不出来了TAT】【慎:极为有可能会OOC】

温雅夫妻俩得了父母全部遗产的事不是秘密,因此郑浚也略有耳闻。按理说,房子归了大女儿,大女儿就有权不让小女儿住。

可是华国是讲究人情的国家,片警在遇到民事矛盾时也多以调节为主,不会一刀切地抬出律法云云。

郑浚此时和稀泥般地劝说温雅:“你妹妹才出院,收留她住几天也是应该的。父母不在了,姐妹俩才更应该和和气气的。你说是吧?”

温雅嘀咕道:“住几天没什么,就怕她一住就赖着不走了。”

郑浚扬声:“什么叫赖着不走了?温大姐,这我就要批评你了!你一走十八年,没给家一点音讯,让爸妈伤透了心。回来后,你爸妈是怎么对你的?现在他们二老都不在了,就你们姐妹俩了,还不知道和气?妹妹在医院住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恢复了健康,你不知道心疼心疼她啊?收留她住几天不是人之常情吗?你还担心她赖着不走?有你这么当姐姐的吗?”

郭强想说明一下,郑浚不等他开口就强势地道:“再怎么也是至亲,做人不能太绝情喽!让人家小姑娘住几天怎么了?这儿毕竟是人家住了那么多年的家,就不能体谅体谅?”

这个时候,左邻右舍的人都纷纷围观。不同于普通小区邻里关系的冷淡,温家村村民都是几十年的老邻居了,彼此间知根知底。大家听了几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于是议论声、指责声纷纷响起:

“当年说跑就跑,现在看条件好了就回来了,把人家财产全占了不说,连妹妹回来住两天都不行。怎么好那么绝情的?”

“财产全占了?”

“你还没听说呢?据说是有遗嘱,财产全给了大女儿,小的一分没得!”

“也不太可能吧?为什么全给大的?”

“谁知道呢?万一是动了什么手脚?”

……

一则心虚,二则是碍于邻居间的闲话议论,郭强不好硬来,便退让了一步:“警察同志,当着你的面,你让她自己说说要住到什么时候为止?”

温暖道:“住到我找到自己的房子为止。”

郭强道:“那要到什么时候?总得有个期限吧?”

温暖想了想,道:“一个月左右吧。”

郭强咬了咬牙,“那家里的锁呢?”

郑浚眉头微拧:“什么锁?”

郭强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理,噼里啪啦地把自己如何好心收留无家可归的小姨子,而小姨子又怎么狼心狗肺在他的家里装门换锁,让他们没办法正常进出等等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大通。

而温暖呢,她起初是垂着头一声不响,等对方说完了,才抹了抹眼的泪,小声地辩解了一句:“我,我害怕我姐夫……”

单单这一句话,却引人遐想。尤其是对比强势的郭家人,她就像个小绵羊可怜巴巴的。本来是自己的家,现在成了寄人篱下,还要受这个外姓人的欺负。旁边一位看着温家姐妹长大的阿婆拉着温暖的手颇为热心地道:“孩子别怕,你要是觉得受委屈,就先住到阿婆家!”

温暖道:“谢谢阿婆,但我还是想住这里。毕竟这里或多或少还有我爸妈的影子……”

想到父母,温暖的鼻子一酸,不由自主地落下了泪。她本就生得清秀可人,现在又是这种欲哭还忍的模样,就更惹人心疼。周围的邻居们原本就和温暖关系更好一些,对于她的遭遇就更加同情,纷纷出言相帮。

至于换锁装门的事反倒被大家给淡化了。本来嘛,你说人家一小姑娘换个门就能把你的路给挡了,你还怎么都踹不开谁信呢?又不是真的铜墙铁壁。

一时间弄得郭家的人尴尬、心虚,外加辩解不清。最后在郑警官的调解下,郭家人同意让温暖在一楼住一个月,也算是尽最后一点姐妹的情份。至于楼梯的事,郭强倒是提了,郑浚大手一挥:“人家一个小姑娘有点防范意识也是正常的,你理解一下。至于出入问题嘛,你们三楼的露台上不是有一个楼梯下来吗?”

郑浚口中的楼梯是紧挨着楼房侧墙搭的一个铁梯,原本是温父想将三楼出租,又怕和租户合用一个楼梯不方便才改建的。后来温母不愿意出租房子,那楼梯就废弃没用了。

“那个铁梯子太简陋了,而且我们住二楼,还得从三楼绕,多不方便。”

“绕点有什么?多运动运动还有利于身体健康。”以往郑浚调结邻里矛盾的时候都是比较公正的,而这次却是明显偏帮了。

郭家无奈,毕竟对于整个温家村来说,他们郭家就是外人不占优势,只好忍气吞声、嘀嘀咕咕地走了。只想着,就忍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就算是警察调解,肯定也没话说了。

见他们走了,郑警官又挥散了围观的群众,然后关心了下温暖的情况后,道:“我看你那姐夫不像好人,你住在家里得小心些,不要和他们正面起冲突。”

温暖点了点头,对郑浚颇为感激:“谢谢你郑警官,我会小心的。”

郑警官看了看她,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还是忍不住道:“温暖呀,虽说现实有点残酷,但房子既然真的归了你姐姐,你就不能长住,还是要尽早打算才对。说起来也是奇怪,怎么就会把遗产全给你姐了呢?”

温暖苦涩地笑了笑,没有解释太多。

谢别了郑浚,温暖便按了指纹锁,顺利地进门。虽然从外观上看,这个锁没怎么变,但是如今只能识别温暖的指纹,并且没经过她允许,别人不能再随便更改、换锁。

锁好了门,温暖便专心地投入到煮茶叶蛋的工作中。

拉雅红茶和西灵雪鸡蛋到底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自己的卤煮技术又到了什么程度?一切都得靠实践出真知。

比起其他的卤煮来,茶叶蛋的做法相对简单,不易失败,很适合她现在的起步阶段来售卖。

雪白雪白的西灵雪鸡蛋放到清水里稍加冲洗后,便放到煮锅里用冷水煮熟,而后用勺子小心地将每个蛋都敲碎以方便入味。再加入盐、酱油、糖、八角、桂皮等各种调料浸泡着。

她动作极为娴熟,什么调料放多少量,手随心起,拿捏得恰到好处。如果是懂行的人,估计还以为她是从三岁起就开始做卤蛋了。

看看时间还早,温暖就去了趟学校。出事之前她在读大二,现在都过去一年了,之前同级的同学跑到前面去了。

马上就要放暑假了,这个学期肯定是赶不上了。递交了相关资料后,下个学期开始,她就能恢复上学。不过学费得自己赚了。以前有父母在,什么费用都不用愁,就算是利用假期打工,赚的钱也是自己随手就花了。

往日无忧无虑的好日子一去不返,以后她要努力地自给自足。

办完了手续,又顺便去路上买了点小塑料袋,准备晚上卖茶叶蛋时好用。

想到很快就要开张营业了,温暖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

回来后,她第一时间查看了锅里的蛋,浸泡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可以开始煮了。

当然,煮的时候,拉雅红茶是绝对不能少的。

半两拉雅红茶,温暖只取了一半,用干净的纱布包好然后丢进锅里和蛋同煮。

很快,锅里的蛋就咕噜咕噜冒着腾腾的热气,一股清新的茶香味混和着各种调味的香气扑鼻而来。

虽然知道火侯未到,但温暖还是忍不住捞出一个尝尝味道。

茶叶蛋滚烫滚烫的,温暖在手里来回翻腾了几下还是烫,又放在桌上晾了晾方才可以入手。轻轻一撕,红褐色的蛋壳剥了下来,露出浅黄色的蛋白。看这颜色,果然还是火侯不够呀。

放在嘴里一尝,蛋香浓郁,口感滑嫩,就连蛋黄都透着甜香,一点不噎嗓。起比普通的鸡蛋的,西灵雪鸡蛋口感更细,蛋香味更加浓郁。两三口之后,一个蛋便已下肚了。

好吃,太好吃了!

就这还是没完全入味的,如果再煮一阵子,味道肯定绝了。

干等着也无聊,要不先把店开起来,边煮边等待售卖吧。

由于就一种食物,开店比较简单。把店门打开,将电锅挪到前面的柜台上路人能看到地方,然后任其继续煮。

由于不知道销量如何,她没敢多煮,第一锅只煮了20个蛋试试水。刚才被温暖吃了一颗,现在就只剩下19颗蛋。这么好的蛋,肯定有人喜欢,只是价格……不知道大众能不能接受。

温家的店面地理位置还不错,位于城中村主道的最后一家,沿着她家再往右边一拐便是市民路,这是新区最大的一道主干道。一路之隔就是大学城,和学林路美食街相隔不远。

温暖点心店已经关了一年多了,今天突然又开张,无论是周围邻居还是往来路人都有些好奇,不免张望几眼。只是从前各类中式点心不见了,取而代之是的一口简单的家中电饭锅,锅里正咕噜咕噜地煮着什么东西,香气很快四溢出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神的贴心兵王在线阅读重生

    在心里一千次一万次的诅咒那个肉球,居然敢踹我的脸,摸摸,还是那么的柔软。等等,怎么感觉我的手变小了啊,揉揉眼睛,再次确认。“啊啊啊啊啊啊.........”可爱的女童音响起来了。我的声音怎么也变了,还有,这里是哪里啊。四周一片白色,很熟悉的味道,好像是医院。房门突的被打开,走进来一堆人。穿白袍的医生

  • 谁的青春不忧伤在线阅读第七章

    手脚慌忙扶起小红后,丑丑一摸手上竟是一把湿汗,她才发现小红背后的衣裳几乎湿透了。“小红你的衣服?”丑丑诧异问道。像是打了个哆嗦,小红才对着丑丑犹犹豫豫道:“公主,小红没什么事,只是刚才跌了一跤。”“小红,看着我的眼睛,你从来不会骗我的对不对?”丑丑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雾,她最信任的小红竟然对她撒谎了,

  • 末世之我有八条命退婚

    “可是——”云铁生怕云若今个儿这么说了,要是明个儿反悔了怎么办?老实说,他从来就不看好凤琰那个人,他认定那个人绝非他女儿的良人。因而他一直是反对云若跟凤琰这么婚事的,后来勉强应承了,那也是实在被云若逼得没法子了,云铁这才去央求了皇帝老儿的。而这会儿听到云若主动提出要退婚,云铁那自然是赞同的,可是他又

  • 我的英雄学院之控线在线阅读第10章

    “你敢伤她!”低吼一声,南慕风随即反应过来,飞快飘到木萝儿身边,紧紧盯着飞扑过来的白虎,双掌推出,一阵掌风朝那白虎袭去!因为距离太近,那白虎竟然被掌风推的身子凭空歪了歪,硬生生从空中跃到地上,却只在地上顿了顿,又飞跃而起,直直朝两个人扑去!这白虎原本就是南慕风豢养的宠物,原本以为刚才一击,这白虎定然

  • 浓青如墨之慕容离(4)

    慕容尘美丽的眸子突然变的有些寒意,但,稍纵即逝。为慕容离填了茶,慕容尘靠在座椅上,缓缓问道:“见到她了?”“嗯!”慕容离应着,脑海里突然想起万雀桥上,蓝冰儿那抹清冷的身影,不知为何,总觉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清冷,却多了几分狡黠。慕容尘看着慕容离的神情,有丝疑惑,“发生了什么?”“我说给她一

  • 龙珠:我就是死不了在线阅读第6章

    青古镇的夜寂静沉黑,三个人靠着马振宇手中电筒发出的光在空无一人的狭窄巷道上跌跌撞撞地跑着。不知道七弯八绕地跑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座亮着暖黄灯光的木屋,马振宇扯着马浩宇一头就撞了进去。马振宇回身把门掩上,马浩宇抬眼看见马振宇身后的门上密密挤挤地贴满了黄底朱字的符咒,不由得“哇”了一声:“哥,这么大阵仗

  • 英雄联盟之战忍传奇之蜘蛛(求所有)(5)

    “感觉到什么?”吴起依然不明白,满脸疑问的表情。“胖子,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周围很诡异吗?”王富不禁眼了口口水,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更明显了,甚至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想象出车外有多少猩红的眼睛正在注视这他。“这是要看天赋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种天赋。”“天赋什么天赋?你们在说什么?”吴起依然满头雾水。“重

  • 网游之骑士2之鱼(8)

    “小胖,你等等我啊。”说话的是一泽。自从看到小胖自顾自地走出屋子,也不管天正下着雨,一泽出于不放心,便跟了上去。一泽就是这样一个人,比较照顾人,好替别人着想。前面好像失魂落魄的人,并不理睬。径自往前走着。和小胖,一泽并不是很熟。只是在群里经常会看到小胖和三水她们几个人闹着玩。一泽在群里是大哥哥形象,

  • 何以殊途归叹他风华!初见永难忘

    巧微冷静了一下,收拾收拾东西,抱着孩子,结了帐离开了这家店。身体的不适,提醒着她昨晚不是一个梦,但巧微知道如果想活着她就没有别的选择。追兵走了一波,还会有另一波,巧微带着个孩子往那里走都会很显眼的。孩子背上的东西不能见人,突然她看见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小店,想到了一个点子。她进了店里买了几样水粉和甘油,

  • 不该遗忘的角落在线阅读第一章

    ‘娘亲,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啊?’院子门外石头上,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晃荡着一双赤脚,转头向院内的娘亲问到。只见孩童虽然衣服上布满补丁,但却格外的干净整洁,圆圆的脸上小嘴噘得老高,一双乌黑的眼睛时不时的望向村口的方向。“小衍乖,你爹爹去城里卖货了,要傍晚才能回家,外面风大,去屋里等爹爹吧!”正在院里择洗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