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莫慌!我暂停了![综]之撬棺(6)

2021/10/15 2:46:52 作者:花笙弥 来源:晋江文学城
莫慌!我暂停了![综]
莫慌!我暂停了![综]
作者:花笙弥来源:晋江文学城
排雷:本文第一卷涉及我英,因为篇幅太多无法删除,大家直接跳过吧。阅读提示:①主角三观不等于作者三观,人物设定问题需要学习和成长②所谓“攻略”,说说而已别当真,主角都不当回事③有私设,可能会崩,ooc有浅川遥被时空之神扔进了电视机,因而误入异世界。在被丢进去之前,她机智地拿走了电视的遥控器。总之,大概就是一个表面温柔阳光实际变态病娇的冷血女主在各位可爱又迷人的正义小伙伴们教导影响下成为“好孩子”的故事。CP?如果追过作者的文,就该明白,问这个问题根本没意义_(:з」∠)_不存在的,就算存在也跟没存

我说,你丫疯了吧!

先不说这棺材是不是楠木打造的,这年头,上了岁数的物件就是国宝,打捞上岸,只能上交给国家,谁要敢私藏,那就是公然搞反、动,两颗花生米蹦得脑门子稀碎。

上个月县里菜市场还毙了两个走私的人,当时我和葛壮就在附近喝豆腐脑,看了白花花的**,恶心得小半个星期没吃得下饭。

葛壮咧着嘴跟,就差没把后槽牙露出来,我说小南瓜,你真当胖爷这么傻?这棺木全村人都看见了,不上交,我能等着人民专政的拳头砸我脑门上?我说的是棺材里的,这东西,谁都看不见!

我眉头一挑,“你想憋宝?”

葛壮说我就烦你这点,说话怪难听,啥叫憋宝?这可是咱哥俩废了九牛二虎,从龙王爷胡须下扯出来的发财树,这就叫老天爷开眼,送了咱俩一个发横财的机会,赶紧的别磨蹭,我昨晚做梦,看见杨钰莹朝我招手了。

我怪不得,你丫一大清早就起来洗花裤衩!

我和葛壮搞了一堆圆木,搁在地上,将棺材一路推回小义庄,到了地方,便扯了块裹尸布,先将棺材盖好。

棺材板在水里泡了这么些年,表面泛黑,油光水亮的,上面还刻着很多花纹,仿佛是文字,但我一个字都不认识。

而且棺材四个角上,分别挂着一个铃铛,葛壮用手把玩了一下,还能听见“叮当”的脆响。

我一手把着棺材,推开跃跃欲试的葛壮,说你小子真想撬棺?

葛壮一伸腿就像往上面骑,仿佛这棺材里睡的就是杨钰莹似的,“小南瓜,你咋就这么怂,咱做人能不能有点气概?”

我说花生米可比你那铁头硬,干这买卖,早晚是要遭报应的!

我虽然从不信什么邪,却懂得做人多少要有点敬畏之心,这棺木泡在水里,也不像是一两年的营生了,真要撬出点什么东西,也不知究竟是福还是祸。

葛壮拿胳膊肘支开我,说你起开,怕就让我来,我是穷怕了,你不晓得我在矿上那小半年是怎么装孙子熬过来的,赚了钱,谁特娘地敢装大爷,我就拿五位爷爷抽他脸上!

架不住葛壮坚持,我咬牙一跺脚,“听你的,开馆!”

真金白银谁不喜欢,村长用五千块钱打开了我和葛壮的贪欲之门,这人的欲望啊,就好比那尖刀峡里的江水,无穷无尽,永远没个头。

也正是这一锤子买卖,引导我和葛壮走上了人生最大的一个转折点,现在想想,所谓祸福难料,古人诚不欺我!

这开棺的事,一时半刻也急不来,我和葛壮都不是做这个的料,望着棺材无从下手,好在小义庄偏僻,平时也没个人过来,我和葛壮有的是时间瞎琢磨,商量怎么把棺材撬开。

盘算到最后,葛壮急了,虎着脸把我画的草图撕碎,说小南瓜,别特娘的费事了,一斧头下去的事,你这草图画得比两弹一星的草稿还麻烦。

我说胖子你急啥,之前咱俩拖着棺木在回水湾打转转,牛子沟一整村人可都全看见了,村长那脾气你不是不晓得,给牛二发完丧一准得上报,县里的人一下来,劈坏棺材你该怎么解释?捞个棺木上岸,劈了当柴烧?

葛壮跺脚说,“那你说咱办,照你这办法这么瞎捉摸,长江水都快流干了!”

我说别急,你去找把斧子,在搞两把柴刀过来。

葛壮屁颠颠地弄来了我要的东西,我让他撬棺,抓着斧头,沿着悬棺的缝隙插进去,使劲撬动最外面的那层棺材板。

他这头一使劲,内棺“咯吱咯吱”有了反应,强行咧开一条缝。

棺材一撬开,就好像撕开了鲨鱼的大嘴,那棺材缝直冒黑气,一股难闻的气味升腾,仿佛坏了两个月的臭鸡蛋,臭到极点!

“卧槽,里面的人放屁啦!”葛壮受不了,赶紧松了手往后退,捏着鼻子说不行了不行了,可他娘把我肺都呛出来了。

我围着棺材转了一圈,心中有了计较,对葛壮说,“你先在嘴里含块生姜,然后用糯米碾碎了,浇上水化开,泡一块白布在下面,在白布捂着嘴和鼻子,就不会臭了!”

葛壮问我为啥?

我说这些都是除尸臭的法子,棺材泡在水里,隔绝了氧气,再加上这棺椁被钉得这么牢实,内外空间都是隔绝掉的,等于里面的人腐烂之后,空气和霉菌全都囤积在一个密封的环境下,你这样撬棺能不臭吗?

葛壮冲我比划了一下大拇指,“没得说,你还真有料!”

我只能苦笑,从小跟着老罗捞尸,别的技能没学会,就学了一套怎么跟尸体打交道的本事,这除尸臭的法子只是入门的内容,只是这死胖子太懒,没工夫专研罢了。

按照我说的法子,葛壮去搞了两块布巾,一块给我,一块蒙在自己嘴上。

我蒙着布巾去摸棺材,总感觉有点不对劲,鼻子闯进一股尿骚臭,越闻越腥得慌,赶紧将这布巾接下来,一打量,脸就黑了,

“死胖子,你信不信我半夜生火烧了你的鸟,这尼玛是从你内裤上扯下来的吧?”

葛壮嘿嘿傻乐,“胖爷的内裤能辟邪,你多闻闻,包治百病!”

我拿着死胖子没办法,只能小心翼翼地遮着嘴,让他重新撬棺。

这一回,那棺材缝里冒出来的尸气没这么浓了,只是冷森森的,好像有抬大功率的空调在对着我们吹冷气一样,我站在距离棺材半米外的地方,都觉得扛不住这冷。

死胖子皮糙肉厚,也禁不住一哆嗦,说这天气真尼玛怪,怎么就跟入了冬一样。

我说别磨蹭了,要摸东西就赶快!

葛壮双手吃力地抓着斧头,使劲往上撬,咧开一个大口说,说你倒是赶紧的啊,别特么净会嘴上瞎咧咧!

我和葛壮商量的办法,是尽量保证棺材的完整性,这样县里的人才看不出来,可这棺材上面打着棺钉,完整撬开根本不可能,只能咧开一道缝,由我下手去摸。

我犹豫一会,硬着头皮带上蛇皮手套,把手伸进了棺材缝。

这一伸手,我还真摸到了一件冰凉冰凉的东西,触感光滑,质地很柔和。

没等我摸清楚,葛壮憋红了脸,就开始催我快点,“这棺材真特娘的牢实,我快撑不住了,你摸到没有!”

我赶紧说“摸到了”,将手腕一沉,也不管那究竟是个什么物件,五指并拢了抓牢在手里,强行一把扯出来。

“砰!”

我的手刚刚离开棺椁,葛壮就把斧头抽回,兴冲冲地跑过来看,“小南瓜,摸到什么宝贝。”

我把手摊开,手心上多出了一个木疙瘩,刚好能用手掌握住,上面沾着一团粘稠的絮状物,像是发霉的木头长出来的木菌,只是颜色发绿,要通透许多。

葛壮一脸失望,吵着要再来。

我把他拦住了,说这事可一不可二,棺材缝被你越搞越大,难免不被人看出问题,既然只摸出这么个东西,那就说明咱哥俩没有发财的命,还是见好就收吧。

“嘿嘿……”

两人正吵着,冷不丁传来一道冷笑声,又尖又细,吓了我和葛壮一跳!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市:老子活了一亿万年圣人的故事

    月光总是那么的明媚,苏禾将夜色慢慢流入掌心,他诚意的陪着玲清:“玲清,不要怕,在我家,就像在你家一样,不要害怕,少了什么就跟我说,祖爹祖娘对你不好,你也来告诉我。”苏禾就要离开,玲清拉住了他的手说:“我本来就卑微,悟性又不好,如今姐姐也能成巫兵了,我还是仙界的一个漂流仙女,一生一世原为你相互扶持,相

  • 都市:幸福大抽取之卢蒲世家的废物(1)

    朝阳从东边缓缓的升起,亮丽的光芒点点滴滴的透进卢蒲世家庞大的祖宅,驱散着这个大家族清晨的一丝丝清凉之气,家族中的仆人都已经出来开始工作了,他们可不想因为偷懒而失去这份好差事,这个大家族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卢蒲世家是阿维莱斯大陆马坦萨斯国的一个大势力,与位于西边的嬴禾世家,南边的药圣谷,北边的苍黎拍卖

  • 我不当小师妹很多年之香克斯来到风车村

    距离上次路飞向时空宝塔申请高利贷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还是在之前的那个小树林当中,路飞现在正闭着眼站在一颗只有小碗粗细的小树面前,只见他突然原地下蹲扎着马步,两手一上一下平行的放于小腹位置,随后睁开眼睛双手拍出向那棵小树拍去并且还大声说道,‘行云流水’。只见那棵小树从被路飞所拍而地方响起了一道‘

  • 西游:我继承了悟空的命运在线阅读第七章

    “哼!但愿如此吧。对了,这次出来历练,你顺便学下这个《时空瞬移》身法吧,以后打不过别人可以逃跑,免得你太早死掉了,连累了我!”逍遥天尊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啊。“身法?《时空瞬移》?哇~~~天级极品身法啊!练至入微,甚至超越了天级功法的范畴!师尊,你真好!我爱死你了!”叶清扬的眼睛盯着功法,久久不能移

  • [火影]百柱斑世界平行之蜀山剑经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个月了,刘闲余通过仔细的观察,发现这是一个大致和平的世界,也就偶尔有关于资源的战争,但这也和自己身处的华夏没有多大的关系。几天前,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刘闲余对着颜思思叫了声“妈妈”,让她很是开心,刘葛听说之后就一直对他说“爸爸,爸爸……。”一天叫好几十次,有点烦的刘闲余只能顺着他心意

  • 从士兵到万古帝王在线阅读惊鸿一面(一)

    “五太子!”“哎,叫嚷什么呢,不成体统。”冥界的五太子靠在殿前的树下,想着怎么将这荒芜之地弄出点不同的模样。七寸跑的气喘吁吁,扶着树干喘着气道:“五太子,神界天庭送请柬来了。”冥五太子转过身拿过请柬,看了一眼,又扔了回去,几乎看着荒芜之地想着自己的事。“五太子,这天帝之女的生辰宴,真不去?”七寸踉跄

  • 风起和安在线阅读第6章

    第七章顾志维惊讶的看着苏云卿,带着一种重新审视的态度。实际上,今天苏云卿给了他太多的意外和惊讶。苏云卿并不像个只有十六岁的人。撇去她怪异的举止和复古的说话习惯不谈,她的冷静,坚毅,忍耐和稳重都不像是十六岁少女会有的。在决定是苏云卿之前,顾志维是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去调查她的。来历不明。出身不明。过去

  • 华灯初上时在线阅读第6节

    6,李伽程刚脱下外套,就听见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李总!我可以进来吗!”他本能的想说不可以,但仔细一想,万一这娘们突然发疯,直接卸下他的房门,将他扛出去,被人看见了……岂不丢人丢大发了?于是他平复一下心情:“可以。”他暗暗想,如果朱宝气端着那盘绿了吧唧的东西进来,告诉他不吃东西对宝宝不好,他就一脚将她

  • 顾太太黑化日常在线阅读第6节

    “依依啊,你第一次去外面,自己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外面人多嘴杂,各种各样的人形形色色,就算是结交朋友也得多上点心,好人是不会写在脸上的。”徐罗琳一边帮女儿收拾衣服一边唠唠叨叨的说着,“还有啊,咱做人要有傲骨,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有坏心,不要……”“妈,我不小啦不要每次都说这么一大堆好不好,我就是去县城上高

  • 寒门难处状元郎在线阅读第6章

    第6章006:黑马与女人“狗东西,用刀子捅他啊。”“嘿,你这蠢货,活该你死。”“人家都冲面前了,居然还用弓箭,长矛是用来给你捅茅厕的吗?”一边欣赏激烈战况,官小败还一边掏出牛肉来啃着吃,这是马康准备的干粮。然而,好戏没看多久,忽然就听见咻的一声箭响,官小败发现往嘴里送的牛肉不见了,往旁边一看,顿时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