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侯夫人揣着辞职信在线阅读第5章

2021/10/15 4:10:01 作者:禾木雨 来源:晋江文学城
侯夫人揣着辞职信
侯夫人揣着辞职信
作者:禾木雨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场车祸,霸道女总裁变成冲喜小娘子岑永贞冷笑,不就是换个地方挣钱吗?她没在怕的!把病秧子夫君当成新上司,把其他人当成新同事手握进货系统的她,短时间内就把产业经营得风生水起——攻略侯爷是什么路线?不存在,姐又不是来谈恋爱的,姐只想工作!然而一朝不慎,面和心不和夫妻二人组双双翻车,被迫交换秘密的二人低头看,发现脚下原是万丈深渊对此,岑永贞表面笑嘻嘻心里MMP。姐要辞职!听见了没,辞职!**定国候陆韶白年幼失怙,年少丧母,自己更是体弱多病,随时可能嗝屁外人根本想不到,在他身上埋藏着怎样的秘密岑永贞:秘

吴邪森森的感觉到,淘沙不容易,下斗有风险,闷油瓶要跟牢。

张小哥这个闷油瓶,从提着那把死沉的龙脊背当没事,到下斗之前两根手指抽出结实的防盗砖墙里的土砖,来放掉那些有机酸,到下斗里对着石棺说粽子语。人比人,人就真的得死人,闷油瓶是比他这个拖油瓶顶用,只是,他现在落单了,不管拖不拖后退,他都有麻烦。

在漆黑的通道里摸索了半天后,终于遇上救星:

“潘子!是我!”

不过,潘子看见自己的第一反应却是朝自己开枪!

说实在的,当他知道潘子开枪打的是什么时,忽然想,早知道那些玩意陆续有来,就把柯潋给带来!

他跟柯潋同住了四个月,他愣是发现自己店里后院的常客,蟑螂什么的绝迹了,就是偶尔几只红壳的龙虱在他家角落窜下。那些红壳的龙虱就跟现在跟在他们后面的尸蹩有些像。

好不容易险险的跟闷油瓶汇合,从尸蹩堆里脱身,庆幸柯潋给他的那个药盒,酒精纱布还有止血药全有了。

只不过,事情还不是个头……

×××××

吴邪跟着三叔去下斗冲动了

实习土夫子不懂事闯祸了

多亏一个张小哥

斗里次次来救人没事了

吴邪想请他吃顿饭

吃得就是压缩饼干他说

小爷长沙吴家小三爷,

出了斗你跟着小爷混,

小爷记得带你回家,

以后你是小爷的人。

啦啦啦……

---调子取《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吴邪在下斗的时候,柯潋在古董店里查资料。

她无比的体会了当年看的一本经典穿越小说的名字了,《穿越不是电视剧》啊!

别说穿回古代,光是穿回十年前,她就由衷的有种想死的冲动,没有淘~吡~,JJ还没成气候,没有她喜欢的网游,度受那货也才刚刚出生。

唉,她忧郁得堪比韩夫人一样的逆流成河了。

在这个世界当然没有一个徐三石,没有男排三苏,自然也没有《盗墓笔记》这本书,她手里拿着那本《盗墓笔记》1~7部完整TXT版自己早就看完了,所以她是最外挂的存在。不过,虽然没有《盗墓笔记》可是却有盗墓小说的开山之作,《鬼吹灯》!

坑爹呢!为毛会有这个啊!不是说,是2001年吗?2006年才出版的书,怎么会现在就完结了!

不过,既然有了,她就当温故知新,随便翻起来,长沙土夫子,如果用《鬼吹灯》的分派来说,是兼了搬山和卸岭两门的各种特点。

而张起灵这个发丘中郎将,倒是对上了发丘灵官这个称号,而且如果他真的是稻米们脑补的那样,是张大佛爷的后人传人什么的,也能说得通张大佛爷为什么能是九门之首,和官家来往不断了。发丘中郎将这一辈本身就是官权相辅的。

可是,这些资料对她来说,没用啊!

劳资是想找回家的方法,没兴趣留在这里现场围观瓶邪黑花二环啊喂!

揉了揉酸涩的太阳穴,她又想起昨晚那个怪异的梦境……

她隔着一片朦胧之中,

看见那个端坐于王座上的女子,散发着张扬傲气,睥睨天下。

看着她嘴唇微动,然后漫天血雨,人头落地。

那个女子笑了,透着邪气的笑意,之后带来的是那盘踞在她脚下的巨蛇猛地扑来!

……

乍然惊醒的她,大口呼吸着,脑海里还清晰的记得巨蛇扑上来的恐怖感觉。

她这才发现,自己刚刚似乎打了个瞌睡,太阳穴又抽痛起来,自从来到了DM笔记,这种怪梦就层出不穷,真是的她又没份去倒斗,怎么都该是下斗的那几个做噩梦,偏偏那些人按书里写的一直是安枕无忧。这该死的主角光环。

不晓得天真筒子跟闷油瓶现在怎么样了?小说里的时间总共是那么几天,可是剧情就连绵起伏不断,就跟鸣人一个中忍试考一年的感觉一样。

嘛嘛!反正有闷油瓶跟在天真身边,还有什么要担心的。柯潋将自己的注意力回到古董店里面,正好看见一个客人拿着一个古旧的黑檀木盒进来。

“你们老板呢?”来人是个眼睛黄浊的中年人。

“您是来看货还是卖货的?”她问,但是心里头却猜着她是要人帮忙看那个盒子里的东西,还是想卖掉,如果是卖掉的话,她想就算不是张起灵背的那把龙脊背,也是个好货色。

“那你先看看这个。”中年人似乎也没坚持,只是将那个黑檀木盒子放到了案上,然后从身上拿出一条陈旧消蚀的银钥匙。

柯潋近看那个黑檀木盒,看见盒面的图纹雕刻得极其古朴粗陋,似乎是属于先秦时期的风格,而且上面布满了水迹,有些刮走海屎的印痕,是件海货。

那个人用钥匙打开了盒子,露出里面安静放着的一副颜色黯淡的素面手环。

柯潋见是素面手环,想着这次估计是要买椟还珠了。

虽然被放在似乎是先秦时期的檀木盒里收着,可这素面手环,哪怕是足金的,都不如那个盒子有来头。再说,女用的古董首饰最低不过万来块,高的几十万,不算什么珍罕,顶多是好脱手而已。谁让人们都很少真正留意到女人身上戴的首饰是什么来头,只是知道价值不菲或者来路神奇就好。

“你可看仔细了,这个可是个稀罕的东西。”中年人用那黄浊的眼睛,森然的看着她说。

柯潋戴上了手套,用软布轻轻的掂起那副手环,当她拿到手,仔细掂量成色后,却感觉不对。

不管是不是素面,手镯不该是这个样子,她努力回忆着自己所知道的各种首饰,然后对上号了。这不是手镯,而是臂钏。

刹那间,她感觉有些异样,但很快她就回过神来,又仔细看那臂钏:

透过手感她觉得这臂钏的分量,挺沉的,说明里面的金子足,但是也不能排除人为的往里面掺了什么增加重量。

臂钏这东西,素来是有繁复图纹样式的精贵,就像现在流行的各种首饰那样,越精美的做工就越得人稀罕,可是这个臂钏素面的,怎么看都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啊。

除非是……

脑子里闪过一个可能,但是她不太敢肯定。

“咦,在收东西吗?”

王盟的声音传来,她心里道,正好。

将臂钏放回木盒,她示意王盟过来,在他耳边絮语了几句,又回头对那个人说:

“先生,开个价吧。”

那个中年人看着她,做了个三的手势。

柯潋看了眼内堂,说:

“这位先生,这东西可是烫手货,价高了吧。”

中年人用那黄浊的眼睛看着她说:

“小姑娘要是做不得主,我就找别人,别唬你大爷。这东西什么价位,大爷门儿清,不是急着脱手,这东西不可能这个价!”

她微微一笑,说:

“这个东西,能平平安安收的,全杭州就这一家,否则你也不会来。”

正好,王盟端了两盏茶上来,给她跟那个中年人上茶。

“哼!那又如何,大爷我可以去……”

“别忘了,长沙还有三爷,你不怕死的话,可以去广西找陈四爷,还是你想去北京脱手,不过那里还有位年轻气盛,不输四爷辣手的九爷在,还是,你想跟霍仙姑打交道。”她笑眯眯的说,“一般人可收不了你这货色,他们没有那种眼力,也没那种财力。”

其实她现在就是在忽悠人而已,她也不清楚,除了老九门之外,还有多少人有这个能力。

“两百,不能再低。”

柯潋庆幸自己HOLD住了,而且是那个中年人漏气,而不是把茶给端了【注1】。

“您是习惯支票还是现在转账?”柯潋问。

“都可以。”

“那您稍等。”

一个小时后,中年人拿了张两百万的支票离开店里,柯潋捧着那个黑檀木盒子对着里面的那副臂钏继续研究。

王盟哭丧的脸说:

“你就不怕老板回来找你算账啊!居然让二爷出这笔钱。”

“那你觉得谁能在一个小时里出来这么多钱,而且就算是老板在也不见得肯这么爽快出这笔钱。”柯潋淡定的说。

“丫头,两百万,你就买了这么个盒子跟臂钏?”一个穿着唐装的矍铄中年人正好走进店里。

“二爷。”王盟对来人问好。

柯潋笑了笑,将手里捧着的东西递到他面前,

“您来得正好,看看这个东西。”

吴二白将那两样东西接过看了看,然后对她伸出手,柯潋意会的递出手套跟软布。

戴了手套,用软布拿起那副臂钏,吴二白再三掂量了下,又仔细看着拿臂钏的合口处,对柯潋说:

“丫头,还真让你收到一件大海货。”

“两百万,我能开玩笑吗?”她微笑的说。

“我说既然小柯眼力这么好,你就别去店里打工,直接去给人看东西不赚得更多。”王盟说。

吴二白看向柯潋,似乎也对王盟的话表示赞同。

“鉴定这行,养不活人,还很容易要人命。”柯潋笑了笑说。

那副臂钏算是吴二白给买了,放在吴邪的店里存着当镇店的东西。

王盟问过这么不起眼的东西,值吗?

柯潋只是笑不语,吴二白也是,如果不是后来吴邪回来看见,也是王盟不知道,那副不起眼的臂钏,是商周时期的物件,别说两万,四百万也值了。

不过,收到大海货的柯潋,很快的就得意不起来,甚至,后悔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娇宠小萌妻之早安风波(4)

    第二天,众嫔妃前来请安,:“参见皇后娘娘”而这时候,皇后坐在了正殿中间的贵妃椅上,雪贵妃坐在了下面的贵妃椅上,而中间站着的全是嫔妃。琼婧看了看,然后对身边得熙儿说“怎么少了个人?”熙儿也看了一遍,说“娘娘,萱贵人没来。”琼婧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诶声音,对熙儿说“去,去告诉贵妃”熙儿告诉雪贵妃后,

  • [综漫]樱之舞在线阅读第9节

    当秦妍离开之后,赵毅便一个人在房间里头,研究起那传承黑洞来,这传承黑洞里头的传承应该都是来自其他世界的,就像那“穴阵治疗法”,别说是见了,听都没有听说过。“既然有这么神奇的治疗法,会不会有更神奇的存在呢?”赵毅突发奇想,“比如修炼法诀什么的!”赵毅如此想着,却突然接到一个提示:“修炼法诀《初级法诀》

  • 国师绝宠纨绔妻在线阅读系统现身,特殊来客(求收藏)

    日上三竿,时间很快就到了上午10点,回到家中的叶白坐在沙发上发呆,弟弟已经去上学了,如果不出意外,叶江会从楼梯摔落,最后医生会下达抢救无效的通知。叶白可以救下弟弟,他现在有了黑暗果实,就算日后叶江拥有烧烧果实也对他没有威胁,但是他不愿意,他不愿历史有一丝重演的机会,哪怕百分之一的几率。“这是什么?好

  • (综)久作的团宠生涯之苏小姐来“访”

    苏雨欣看到逍遥上楼去,连忙跟上去,走了一半突然发现“我跟他干什么?”于是又想回去,心里又想“凭什么我要走?难道见到他我就要绕路?凭什么?他是天才,我也不弱,哼!得让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场。”于是继续迈着大步像楼上走去。“哎哎,姑娘打尖还是住店?又或者是找人?”掌柜的上来本来是想喝问的,毕竟一个陌生人进了

  • 网游之你们全是捞比第七章在线阅读

    007朕的长相如何?看着长孙皇后慢慢往前的右手,李云下意识就要朝一旁躲避,但看到对方略红的双眼和打转的泪水后,李云怎么也不忍心扭动脖子。长孙皇后看向自己的眼神像是母亲在看自己的孩子。他在长孙皇后身上感觉到了纯粹的母爱,这种母爱李云两世为人都没感受过,今天在长孙皇后身上却感觉到了……一时间,李云也感觉

  • 你是我的幸运星在线阅读第9节

    整个一下午,苗小梅都郁郁寡欢的。她面对着手机屏幕,玩着无聊的跳格子游戏,不由又想睡觉又想逛街。从前她和死党徐依灵总在同一天休息,同时出门结伴出去玩,那时她们特别单纯,觉得最好玩的就是游乐场与逛街。但只从她们互相有了各自的心事后,就没怎么缠在一起了。尤其是小龙出现的那天起。想了那么多无趣的事情,她觉得

  • 我要当主角啊第二章在线阅读

    林以山时刻注意着阮昇脸上的神情。“相国可还满意?”阮昇爽朗的大笑,道:“将军府准备的聘礼当然是最好的,怎么会不满意?”就在此时,刘吉走进前厅。随后进来的,便是阮寸心和冬之。“老爷。林大少爷。”“父亲。”接着,阮寸心朝林以山的方向微微行礼。她听到了管家刘吉对他的称呼,林大少爷,应当就是林以山了。令她感

  • 城南善良恶少在线阅读第一节

    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般的太阳,云彩受不住酷热,悄悄地躲得无影无踪。一般人遇到这么炎热的天气,肯定会躲在空调房里舒服的晒着空调,不过那对孙意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他正在工地上搬砖。“呼,呼”吃力的捧着一摞砖石慢慢走着,长时间的暴晒早就让孙意大汗淋漓,汗水滴落在地留下一滴滴水印,肺里也是火/辣辣的,

  • 回乡建设桃花源在线阅读第1章

    大唐,武德九年。六月。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夺得皇位。七月。李世民正式登基称帝,并宣告天下。同年,颉利可汗突然率军南下,入侵大唐国土。三日之内,已攻克边疆诸多城池,欲要一举夺下幽州。李世民得知后大怒,令次子李怀奉旨镇守幽州,并奉幽州王。李怀,领旨!短短几日,斩杀数万突厥铁骑于幽州城下,颉利可汗大败,

  • 宠上心头第9章在线阅读

    在七王府住了两天以后七小姐在七王爷的护送下,连聘礼带上菲萌一起回了家。“七王爷,七王妃到”小厮“这还没结婚呢,就称自己是七王妃了,这结婚了还能了得???”四小姐“微臣叩见七王爷。七王爷吉祥。”苏府的人“女儿拜见爹爹,拜见各位姨娘,拜见各位姐姐。”苏菲萌“呦,我们那儿敢承受七王妃如此大礼”四小姐“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