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契约新娘在线阅读第八节

2021/10/15 4:34:06 作者:babimushi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契约新娘
契约新娘
作者:babimushi来源:晋江文学城
什么?契约新娘?她乐悠悠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霉运,竟然沦落到要做别人的契约新娘。做就做吧。。。只是,为什么会演变成,她爱上了这男人呢?她这么痛是自找的,只能认了。可是,男二过来凑什么热闹?狗血剧开始上演。。。灰姑娘要变公主了。

斯内普忽然出现在城堡的大门边,用他惯有的拿腔拿调的毒蛇般的嗓音说道:“希望我没有打扰两位的月下谈话。”

大黑一下来了精神正要咆哮,凡妮莎急忙牵住绳子把大黑拖到身后。

她最近见到斯内普都刻意和他保持着距离。她确实没能完全忘记他,也没有勇气和精力像年轻时一样围着他转,只为得到他的一个微笑。年少时她不懂,现在想来那些没轻没重的玩笑说不定给斯内普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更何况连活着都这么艰辛了,谁还会在意爱情呢。但他每次出现,似乎都在提醒她□□裸的青春。

“晚上好。”凡妮莎莫名地有些心虚,“我只是在想要不要先把大黑放回房间。”

“显然家养小精灵可以解决你的困惑。”斯内普无视了卢平,瞪了大黑一眼,也顺道瞪了凡妮莎一眼,“假设你应聘成功的不是麻瓜研究学教授而是家养小精灵一职的话。”

“哦,好吧。”凡妮莎怕一松手,大黑就会扑上去攻击斯内普,惴惴不安地把链子寄到楼梯扶手上,“家养小精灵会记得给它那点吃的吗,大黑今天饿坏了。”

“我猜霍格沃茨里没有人会饿死你的狗。”斯内普不耐烦地转身,“你们快要迟到了,跟上。”

凡妮莎整理了下尖头巫师帽,和卢平一起快步跟在后面。

上一次跟在斯内普身后还是五年级的事,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觉得斯内普后来又长高了一些,他腿很长步子又大,她总要小跑着才能追上。

斯内普自学生时代起就不懂得怜香惜玉,每次见到凡妮莎都像是躲康沃尔郡小精灵一样。

有段时间他勉强同意——不如说忽视了凡妮莎要一起去图书馆上自习的要求,他每次都大步走在前面,丝毫不顾及凡妮莎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跌跌撞撞也无法跟上。

“西弗勒斯,你能不能慢一点。”她用甜得发腻的声音娇嗔道。

斯内普头也不回地说:“韦斯莱小姐,没人逼你非要跟着我。”

“我就想跟你一起上自习嘛。”她终于抓到了斯内普的衣角,让他停下来,掐着腰,娇声抱怨道,“我还穿着高跟鞋呢,脚都磨疼了。”

斯内普抽出自己的衣角,退到墙边,抱臂打量着她:“你可以不穿。”

“你懂什么啊,是你走得太快了!”凡妮莎刁蛮地噘起嘴,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你非要让人骑着飞天扫帚才能追上你吗?”她欺身靠近他,暗示地挑挑眉,勾起嘴角,“那我可不太擅长。”

女孩身上的芬芳充斥着斯内普的鼻腔,他的嗅觉因为魔药的锤炼十分敏锐,荔枝的清爽里融合了甜蜜的小苍兰,浓郁而甜蜜,点点广藿香的清苦恰到好处地点缀其中,性感而不媚俗。他的耳根泛红,身体愈发僵硬,嘴上却依旧不饶人地说:“我看不出韦斯莱小姐有什么擅长的东西。”

凡妮莎低低地笑了起来,炙热的温度让她的生意带上了几分沙哑,更加悦耳动人:“我擅长追你啊。”

凡妮莎深知以退为进,在斯内普恼羞成怒前直起身,轻佻地扬了扬下巴:“我们说好,你再走得这么快我就告诉全学院我在追你,伊万斯可就住在我隔壁寝室……”

斯内普的脸都红了,不过这回是气的,他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走在离凡妮莎远远的走廊另一侧,却放慢了速度。

终于走到了礼堂的大门,凡妮莎毫不怀疑再多走上几步就要被累死,她会是第一个在上班路上累死的霍格沃茨教授。

大门被推开,小巫师正从另一边的门走进去,天花板上有万里行空,一束束蜡烛悬浮在空中。这场景如针如芒,刺中了她的心底最柔软的角落,年少时的惯性毫无防备地占领了她的大脑,和卢平窃窃私语道:“他走得真是太快了,我就说和高跟鞋无关。”

卢平一头雾水地看着她,斯内普身体一僵,没有回头。凡妮莎不知道斯内普听见了她的话,叹了口气:“看来我真应该买把飞天扫帚了。”

老师们已经落座,邓布利多坐在教师席的正中央,冲他们招了招手,凡妮莎摘下巫师帽微微鞠躬示意。

斯内普和邓布利多对视了一眼,坐在了邓布利多的左侧。卢平的位置被安排在他右侧的一个位置,而旁边正好有个空位。凡妮莎正要坐下,邓布利多制止道:“不,不,凡妮莎,那是米勒娃的位置,你愿意坐在西弗勒斯的旁边吗?”

凡妮莎吃惊地看着邓布利多,她以为至少会被安排在扎堆的格兰芬多中间。

她很快调整好表情,点了点头:“当然。”

“凡妮莎,你的守护神咒用的不错,很遗憾我们不能有两位黑魔法防御术教授。”邓布利多湛蓝色的眼睛中散发着温和的光,他抚摸着变了一束麻花辫的胡子,微笑着说,“莱姆斯不在的时候很欢迎你暂时接替他的工作。”

凡妮莎以为邓布利多担心她因为落选而灰心,开玩笑地说:“随时为您效劳,只要您记得付够加班费。”

邓布利多眨了眨眼睛:“当然,毋庸置疑。”

凡妮莎经过斯内普的身后,做到了他旁边。她第一次以这种视角俯瞰整个大厅。小巫师们穿着有各个学院代表色的制服,整齐地坐在各自学院的餐桌旁。斯莱特林的小巫师比剩下三个学院都少一些。

哈利三人进来的时候分院仪式已经结束了。

邓布利多站起来,胡子在蜡烛光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他没有用任何魔咒,声音就清晰地传递到大厅的各个角落:“欢迎在新学年来到霍格沃茨!我有几句话要对你们大家说,其中有一件事是非常严肃的……”他解释了摄魂怪会出现在霍格沃茨特快列车上的事,并警告学生们不要私自离开学校。接着他的声音轻快了很多,脸上的肃穆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喜悦:“比较令人高兴的是,今年我很高兴地欢迎三位新老师加入我们的队伍。”

他环顾四周,接着说:“第一位是卢平教授,他慨然同意不上黑魔法防御术这门课的空缺。”卢平站起身微微鞠躬,寒酸的衣着影响了学生们对他的第一印象,四周想起不太热烈的掌声,只有同他在一节车厢待过的学生才使劲鼓掌。哈利三人理所应当地热烈欢呼起来。

“看斯内普!”罗恩低声对着哈利的耳朵说。

斯内普憎恶地盯着卢平,凡妮莎知道他们之间无法化解的仇恨,甚至她看到他的眼神的一刹那,往事历历在目。她不敢想象那糟糕的过往究竟让他有多怨恨。

凡妮莎有点心疼,不希望他再拘泥于过去之中。她轻轻地拍了拍斯内普的胳膊:“我有点渴,教授有没有特权在开席之前喝点水啊?”她在斯内普的瞪视中无辜地笑笑。

斯内普掏出魔杖,轻敲了面前的玻璃杯两下,杯中蓄满了水。凡妮莎惊奇地睁大了眼睛:“这么简单啊,我只要想着自己想要什么就可以吗?”

斯内普小弧度地点点头,没好气地说:“韦斯莱小姐,难道还要我教你如何当一个教授?别忘了米勒娃才是你的院长。”

“哦,好吧。麦格教授总是比你热心些。”凡妮莎喝了一口水。

罗恩担忧地看着教师席上的这一幕,对哈利和赫敏说:“凡妮莎姑妈喝了斯内普递过去的水!她没事吧,斯内普会不会向里面下毒!”

“罗恩,教授不会做这种事。”

“谁知道呢,那可是斯内普!”

哈利凑到罗恩耳边把在对角巷的见闻讲给他听。

邓布利多继续说:“至于我们任命的第二位教师,我遗憾地告诉你们,我们的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教师凯特尔伯恩教授去年年底退休了。然而,我很高兴不是别人,而是鲁伯海格来填补他的空缺,海格已经同意在担任狩猎场看守之外,兼任教师之职。”

凡妮莎把自己的玻璃杯和斯内普的交换了一下,掌声太嘈杂,她不得不靠近了斯内普的耳朵,说:“你一下子就能适应管麦格教授叫米勒娃吗?”她打了个寒颤,接着说,“上学时候麦格教授太严肃了,跟她当同事会好一些吗?”

她忐忑不安怕自己适应不了这份新工作,而在她记忆中,斯内普永远都知道该怎么做——他知道福灵剂里该放哪材料,也知道狼人的五种特征——她习惯性地求助身边唯一熟悉过的人。

斯内普板着脸,一副不想理她的样子。凡妮莎看懂了他的意思,摊摊手;“我知道了,我还是自己体验吧。”

他还没清净几秒,凡妮莎讷讷地说:“那我们是不是也要互称教名?”

格兰芬多总是有很多课是和斯莱特林一起上的,魔药课也不例外。大部分人都挤在魔药柜前挑选魔药材料,斯内普最先那拿完了全部材料,蹲在处理好的鼻涕虫箱子前。凡妮莎一眼就看到了他,笑眯眯地凑了过去。

“西弗勒斯,你帮我拿两只鼻涕虫吧,我可不想碰那些黏糊糊的东西。”凡妮莎蹲到斯内普身边,娇声娇气地说。

“韦斯莱小姐,你和我还没熟悉到可以称呼我教名的地步。”斯内普咬牙切齿地说着,手上的力道也加重了,险些把鼻涕虫掐断。

凡妮莎看着可怜的鼻涕虫,厌恶的咂咂嘴:“我不叫你西弗勒斯的话,你能帮我挑两只吗?”

“不行!”

“那我还是叫你西弗勒斯吧。”

斯内普起身离开,凡妮莎拽住了他的袖口:“西弗勒斯别走呀。”他挣了两下竟然没挣开,恶狠狠地看着她。她洋洋得意地说:“你不想被伊万斯看到吧,快蹲下。”

他瞟了眼还在魔药柜前的莉莉,犹豫了两秒蹲了回去。凡妮莎松开了手,笑吟吟地说:“你不帮我拿也行,之后都叫我凡妮莎。”

斯内普的嘴抿成了一条线,黑色的双眸透过黑帘般的头发对她怒目而视。如果眼神能变成刀,凡妮莎已经死过千万回了。

“你为什么一直缠着我?”

她探过头凑近斯内普的耳廓:“因为我看上你了啊。”嘴里的气息喷在耳畔,他的耳尖痒痒的。斯内普皱着眉、别开头,觉得凡妮莎比波特还阴魂不散。

“西弗勒斯,快决定啊,伊万斯可快要过来了。”

斯内普无可奈何地抓了两只鼻涕虫,直接塞进凡妮莎的还没带上手套的手里。她惊恐地抓着两坨果冻般粘滑的虫子,尖叫了起来。

几个格兰芬多的男生冲到凡妮莎身边关切地询问她出了什么事。凡妮莎顾忌到在他人面前地形象,把快要脱口而出的咒骂憋了回去,撒娇似的说:“鼻涕虫可真可怕……”

斯内普挤过人群,勾起了一抹报复成功的微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诡信解围

    “我还没有看到少校。”“你这身上怎么全湿的,赶紧给我去换件衣服。”大队长听到林浪的回答,不满意的把他打发走。“大队长,我看到少校出去了。”江雪看大队长找李哲扬真的有事的样子,把李哲扬的行踪告诉了大队长。就当是给大队长替我解围的回报好了。江雪在心里想着。从白天到晚上,江雪觉得只过了几秒,有了流量的她在

  • 真香先生遇上暴躁小姐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真的不太喜欢别人碰自己的头,不过看加百列脸色红红有些尴尬的模样,贝利尔也没打算再计较这件事。不过,这一个两个都这么喜欢摸他是怎么回事?纳闷地碰了碰自己的发尖,贝利尔随手幻化出一面金色的镜子,打算看看自己现在这副天使的壳子究竟长什么样。这一看,贝利尔就愣住了——那是一张糯米团子一样又圆又软又白的小

  • 兼职魔王在线阅读第9章

    某年月日,柳算桐发现自家御用丫鬟殷樱樱有点不对劲儿。兴奋的时候如同撒了欢的二哈,坐如猢狲行似风,能多吃两碗饭;失落的时候如同打了霜的茄子,软如鼻涕脓似酱,连饭都不吃了。柳算桐很是疑惑,经过她多天来对殷樱樱的观察,觉得这小丫头要么就是大姨妈来了,要么就是恋爱了。然而人哪能一来大姨妈就来个十天半个月呢?

  • 狱魂殇第三章

    鬣成春昼自怀才,船似湖船上北山。羞面谁扶归碧落,难关记忆五音寒。似得佳致风尘旧,一马双颊上寿烟。嵩月鹭亭山路险,白发枯木懿公轩。猛弓最爱便兴周,兰秀寒梅鼓万殊。萧散高悬虽剪灭,瀑喷寂寞倒双壶。清朝春酿长娇宠,不遇凄咽亦自足。不管报秋聊问讯,万劫春晓算只图。红颊觅句赠白驴,免教春足数俊贤。浑未七十庭宇

  • 洪荒:从百万妖魂中复活开始之猫科动物

    时间过得很快,三年时间如流水般悄然流逝。今天是沢田纲吉的五岁生日。沢田家光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挖石油,奈奈妈妈带着沢田音子和沢田纲吉到游乐场玩耍,算是给沢田纲吉庆生。只是站在游乐场的门口,便能听见大人和小孩的欢笑声、尖叫声络绎不绝地从游乐场中传出。大概是周末的缘故,游乐场中的人特别多,不仅是游乐场

  • 交汇人生之神经病才会飞

    “这不是宋警官吗?”“这么巧,又见面了。”看向宋楚楚,陈少天喜笑颜开的走了上去,这才一会的功夫不见。宋楚楚竟然已经是换上了一身警服,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英姿飒爽韵味。宋楚楚脸色不太好看:“巧什么巧,还不是你留下的烂摊子,在公交车上你把人给打残了,拍拍屁股走人,我不得带他们来看医生啊。”“你不是应该带他们

  • [网王]秋雨空庭炮灰富家千金的逆袭1

    戚沐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周围白花花的一片。她深吸一口气,意识逐渐回笼,发现自己正在医院里打着点滴。她这应该是回来了吧?此时躺在病房中的这个人,不,应该说是这个身体中的灵魂,名字叫戚沐。她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毕业之际,为找工作的事四处奔波,但不幸的是她遭遇了车祸,被一辆失控的汽车撞飞,当场断

  • 誓不为人鱼之鸿钧与三清(求收藏!)

    那苍老的声音一响起,无论是范仁还是小昊天都吓了一大跳!“老头子(大老爷)回来了!”两人手忙脚乱的擦干净嘴巴收拾干净衣服,刚站起身,一个白发老叟就走了进来!“恭迎师父(大老爷)回府衙!”范仁和小昊天,直接冲着那老叟就是行了一礼!“嗯!还好,没有拆了吾的玉京山!起来吧!”鸿钧笑眯眯冲着范仁和小昊天就摆了

  • 念念不忘之螭吻(4)

    回到小屋已经是后半夜,躺在床上,云纵感受着体内的力量,咧着嘴无声的笑着。他竟然得到了那么大的机缘。在黑衣人传功之后,他从普通人一跃成为养气小成的炼气士,终于有了为父母报仇的可能了。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从黑衣人那里,他不但得到了妖气,更得到了很多的记忆片段,那些片段包罗万象,着实让他这个没什么见识

  • 阴司守灵人之被绑架了,拼死也要逃出去

    昏昏沉沉间晗月被马车的摇晃弄醒。头痛欲裂,浑身上下就像要散了架似的痛,脑子里也一片混乱。隐隐的,她听见马车外传来陌生男子的说话声。“就靠着她那张狐媚的小脸,这次包能卖个好价钱。”“嘿嘿嘿……既能得了宜昌府世子妃的满意,又能讨个好价钱,看来兄弟你以后是要发达了……”晗月耳边不时地传来男子得意的笑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