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娱乐圈][BTS]Euphoria由你在线阅读第4节

2021/10/15 3:43:49 作者:Seren 来源:晋江文学城
[娱乐圈][BTS]Euphoria由你
[娱乐圈][BTS]Euphoria由你
作者:Seren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在老安同志与自家夫人的精心保护、有求必应下,安乔同学前十八年的人生一直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毫无挫折可言,准确的来说,伤都没受过几次。可是自从看了几场演唱会,老安发现自家女儿有了心事,经常黯然神伤、泪流满面,把老安心疼的不行。后来小公主又拼命的想往国外跑,什么情况这是?!二、胖蛋的哥哥们听说忙内有了女朋友,都起哄非要见一见,太好奇是何方神圣让铁壁男田正国动了凡心!?后来看着自己忙内一副大型犬的样子来来回回绕着人家小姑娘转,好嘛,哥哥们宠了这么多年的忙内终于学会宠小姑娘了。田某表示,没有学着

向莫虽然站得远,可他实力早已今非昔比,不可同日而论,他马上注意到了远处人群里议论的内容,似乎与向志武有关。

真气运转至耳边,将刚才青衣女所说的一切清晰的引入耳内,一种不祥的预感如重锤砸在了心头上。

他连想都没想,身形一闪霎时消失在原地,大步流星,往这边奔来。

几个女弟子也看到了向莫的举动,想要呼喊,却没想向莫已经今非昔比,仅仅几个跨步,就来到了她们身边

其速之快,堪比瞬移,让她们想呼喊的话都咽进了肚里,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以为这是在做梦。

“你刚才说小武,哦,是向武行怎么了?”

向莫抓住青衣女的双肩,焦急的问道,

“啊啊!你要干什么?”

青衣女明显给吓倒了,双肩被牢牢的扣住,小脸都被吓白了,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

“哦!”

向莫这才明白自己有些冲动了,马上松开了双手,倒退了一步,恭谨的弯下腰,诚恳的抱歉道:

“对不起,我实在太激动了,向武行是我的好友,我实在很想知道他的情况,只要肯告诉我他到底怎么了,让我做什么都行!”

青衣女被松开后连连后退,想要喊人,可当她听到向莫的话后马上又改变了主意,脸上露出了不怀疑好意的表情,笑道:

“真的啊,让你做什么都可以么?”

周围女弟子一听,也纷纷起哄。

“哟,向犁,你这个小妮子也春心荡漾了,难不成看人家长得俊俏,就想让他过来陪你共度春宵啦?”

“是不是昨晚做了春梦,像男人想疯了……”

“去去去!你们都别瞎说!”

向犁推开了这一群闹事的丫头,正色道:

“我也不为难你,知道你凌当剑练的好,只是希望你每天过来指点我一下就好,武形哥在闭关修炼的时候突然被人偷袭,来人不知是谁,身手很厉害,直接将他打成了重伤,现在好像还昏迷不醒!”

她话音还未落,向莫早已失去了踪影,空留下两个字:

“等我!”

啥时候这个莫黑子身手这么好了,这速度,根本就不想一个废柴能施展出来的。

众女一阵恍惚,疑惑的看向远方,想确定刚才那个是不是每天都能见到的黝黑小子,可远方早已没了向莫的身形,才不得不收回自己留恋的眼眸,回味起刚才那两个字来。

只有青衣女向犁嘴角轻翘,眉间仰起一抹得意,像是在思忖着如何与这个俊小子共度美好时光。

来到向武行房中的时候,只看到自己好友正躺在床上,边上坐着一个妇人,还有一个来回踱步的中年人。

踏步进门,站到近前细细一看,向莫怔住了,他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还是向武行么!

那个天才绝顶的灼灼少年,那个意气风发的武道高手,向家这一辈最杰出的弟子,无数女弟子心中的最爱。

英俊的容貌,高挑的身材,高挺的鼻梁,一对修长的双眸,统统不见了。

如果不是上面盖着被子演示住了下头伤痕累累的身躯,他都以为向武行被人用对待死刑犯一般的手段折磨过。

惨,实在是惨。

虽然伤口被包裹的很严实,可当他亲自动手抚摸那一道道深达骨髓的伤口时,还是落下了眼泪。

向武行的身体多处被撕裂,脚跟与手腕的经脉全都被跳段,两根胫骨成了碎末,琵琶骨更是不知被扯到了哪里,两个眼珠被齐根剜掉,舌头虽然还在,可明显也被人搅成了烂肉。

愤怒,真是很愤怒。

向莫的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两只手握的紧紧的,上头暴起一根又一根的青筋。

“谁,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为什么?”

他已经出离愤怒了,狂暴的怒火像是要将一切给焚烧殆尽。

“小莫,冷静一点,不要激动啊!”

妇人觉察到向莫暴怒的表情,连忙安慰道,

她是向武行的母亲柳茹慧,刚才还是床边擦着眼泪,如今却被向莫的怒火所震慑,这才关注起这个小时候照顾多年的孩子。

“我知道你跟小武从小一直长大,关系不错,但这件事你还是不要插手,里头牵扯太多,对你不好!”

中年男人显然不为所动,冷冷道。

作为向武行的父亲向刑录,他又何尝不难过,但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他还是知道分寸的。

“是向坦途的父亲向至兵?还是他爷爷向天齐?”

向莫转过身,凝视着这个男人,吼道,

他说话的时候像是含着一团火,每说一个字,就仿佛在往外喷一次火。

“我都说了,他的事与你无关,再说,就算是他们,你又能拿他们如何?就你这点实力,连向坦途都打不过,还想找他们报仇么?真是笑话!”

向刑录不以为意,一个半大小子还想着帮别人报仇,真是不知所谓。

“我……问……你,凶手……到底……是谁?”

向莫这句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的,全身的血液宛如凝结住不流了,就为了这几个字。

他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的朋友,自己一起长大的朋友,而对他的父亲怒吼。

他们两个人从小在一起打打闹闹,比武较技,长大后更是一起修行道诀,并一同立誓要一起成为传说中的仙人。

虽然是两个人,但吃在一起吃,睡在一起睡,连裤子都穿同一条的,好的快成一个人了。

如今,自己的好兄弟,好朋友,却生死不知,而凶手却在逍遥法外,得意的看着这一切并沾沾自喜,他怎么能容忍,又如何能容忍。

哪怕是拼上这条性命,也要为他讨一个公道。

向刑录望着向莫,这个自小就遭受磨难,废掉根骨,却又不甘于平庸,一直默默拼搏的少年,看着他那双燃烧着炙热火焰的眸子,为了自己的儿子在朝自己发货,他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是啊,连一个废掉的小子都肯为他的朋友去拼命,自己这个做父亲的又为自己的儿子做了什么呢!

遇到实力高强的人就畏惧,遇到势力庞大的团伙就躲闪,连儿子被人废了都只能在这里和一个半大小子生气,而不敢去找真正的主谋报仇。

懦弱,真的很懦弱啊。

与其说自己实力不够,还不如说自己不是孩子的好父亲,妻子的好丈夫。

他终于放缓了语调,叹了一口气,终于妥协了,开口道:

“我也不知道,检查结果武行身上的伤痕,似乎与向天齐的一门独门绝学有关系,还不能确定,不过估计是他们那一脉没有错。”

“向天齐啊!”

向莫沉默了。

向天齐是谁?

向坦途的爷爷,向至兵的爹,向家的长老,与宗族向一行并列为家族第一高手,是山门镇排行第五的大高手。

修为达到凝元巅峰,只差一步就可以进入聚旋,与自己相差一个大境界,十多个小境界,是自己可望而不可即的大人物。

看来,报仇是无望了。

向莫有些泄气,不过一想到这几天修为大进,运转碎云功如臂指使,轻松就进入到武徒第四阶,他又重新拾回了信心。

现在打不过不代表以后打不过。

向天齐已老,自己还年轻。

更何况他作为长老,怎么可能会和自己一样勤练武技功法,而自己从不停歇的修炼,早晚有一天会追上他。

对,就是这样,修炼,不停的修炼,只有修炼才能报仇,只有修炼才能主宰命运,只有修炼才能有未来。

向莫已经离开了向武行的家,走向了习武场。

看着他的背景,柳茹慧扯了一下自己丈夫的衣袖,意思再明显不过。

她怕啊,怕再失去了向莫,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

向刑录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

“你放心,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莽撞行事的,再说,如果真做出什么来,我会亲自助他离开,不会看着他去送死。”

到了习武场,已经见不到一个人,大家都去吃饭,吃完饭晚上回去休息,只有极少人肯回来继续修炼。

没办法,修炼是一件苦差事,不是什么人都能吃的了苦。

向家现在习武场里已经极少有男弟子了,大多男弟子已经被派出去,从事一些家族事物,只有少部分具有修道天赋的,被安排进另一处修炼地强化修炼。

只剩下一下女孩子在这里修习,不过她们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好让她们未来的夫家满意。

向莫这次回来,没想到居然看到了向犁,那个要他指点武技的青衣小姑娘。

向犁其实长得不丑,相反,还算比较清秀。

一袭青色的武裙,微带着小麦色的皮肤,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

悄悄然站立在习武场中央,宛如一朵青色的野花,将光秃秃的场地点缀的有了那么一丝生机。

她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向莫,眼波流传,嘴角边弥散着最后那个微笑,两个酒窝荡漾其中。

猛地见到如此佳人,向莫深情一顿,原本怒气冲天,五官扭曲在一起的狰狞面容也变得柔和了起来。

他记起答应要帮助对方的,索性就走了过去。

“知道么,你生气的样子很可怕,我都以为你会过来把我吃掉呢!”

向犁俏皮的说道,虽然脸色依旧透着红润,可两条修长笔直的腿却还在微微的颤抖。

向莫带给她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让她觉得这个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孩子里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力量,比一些大人都可怕好多倍。

“我们开始吧,你需要我给你演示哪一招!”

看着这个女孩,他有一种看向铃儿的那种亲切感,似乎这些的女孩总能抚平他内心的浮躁,让他重新面对生活,面对这个世界。

他小的时候,曾经淘气的与小武对赌,看谁先爬上一个座陡峭的小山,结果自己性子太急,一脚落空,从山坡上滚了下来,被山坡上尖锐的石头滑的到处都是伤口,疼的他哇哇大哭,是向铃儿过来帮他上药,抚慰他,让他重新恢复了笑容。

“那……就从撇剁式开始吧!”

向犁挽了一个剑花,将长剑递给了向莫。

她知道,向莫的剑已经碎掉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生三世·彼岸花在线阅读逆天的天赋

    “星辰,你们今天是不是在一乐拉面店里打架了?”“听一乐大叔说,你们帮他赶走了一个醉酒闹事的人,不过下次要注意下轻重,毕竟那人是宇智波家族的人,把人打伤了总归是不好。”晚上波风水门吃饭的时候,对漩涡星辰告诫道。“果然如此!”一听见波风水门那话,漩涡星辰心中闪过四个字,差点忍不住笑喷了,但脸上的表情却表

  • 网游之西游轮回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这一场“公平”的比试要是换做是别人的话,可能十分的不公平,甚至是在对方没有放水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取胜的机会,但是对于拥有陈国涛人物卡的张一帆却不算得了什么。因为作为一个兵王最基本的条件,除了个人的战斗力非凡以外,其他的各项军事素质都必须要有极高的水平才行,所以射击当然也不例外。不过张一帆虽然答

  • 泥娃娃的歌声之家人》(7)

    待饭菜一道又一道的端上桌子,疗伤的小家伙展月就有些安耐不住了,一个劲的抽动着小鼻子,还时不时偷偷瞄一眼餐厅的位置。随着饭菜的香味不断的飘来,这小家伙周身围绕的淡蓝色能量明显浓郁了几分,显然是想快点完事去吃东西!没一会,小家伙就跳下床道:“姐姐,我的伤都好了。”陆婉黎完全没有想到,展月居然这么快就能完

  • 万界逃杀之无限升级在线阅读实验开始前

    “该死的帝国狗,等我有一天出去了,一定杀光你们。”梁谌忍着剧痛撕开自己衣服上的一些布条将那条已经残废了的腿绑了起来,尽量不让那条腿也有过多的动作。而后利用那只好的手慢慢的从地上挪动,背靠着监狱的墙,让自己得到一些休息。“怎么办?我现在这个样子,哪怕有人保护我也很难活下去,更何况帝国不会管一个已经失去

  • 娱乐之金手指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二节

    他并没有回去他的组织,而是把我带到了似乎是他住所的地方。虽然我很想昏过去,但是大脑从没有那么清醒过。无措的摩挲着身下的床单,阿柒把我丢到床上后就放任着不管,自顾自的脱衣服进浴室,没多久浴室内就传来哗哗的水声。我正襟危坐着,这才想起自己身上也沾上了些许血迹,可身上又只有一件睡衣。只能难耐又局促着。浴室

  • 我变成了漩涡鸣人在线阅读第二节

    苍茫的大峡谷上,此刻因为陨石降落的原因,到处都是碎瓦颓垣。林然躺在一处石头后面,此刻终于从昏迷状态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的惨状,不禁大惊失色。更是看到自己的人物等级上,显示有581级,林然更加瞠目结舌。“这...我靠,怎么开了个新手保命技能,这就500多级了,我记得这款游戏满级只有500啊”林然站了起身

  • 重生后我成了江爷的宝贝蛋之一个茶杯的诊金(2)

    “有什么问题么?”看李慧脸色有些不正常,医生皱了皱眉,问道。“呵,这个……王风医生是吧,你这药方你确定不会有问题么?而且我怎么不知道我内分泌失调?”打定主意要狠狠的拆穿这庸医的真面目,李慧怒极反笑道。“药方肯定没问题,而且我也没说你现在是内分泌失调,而是即将内分泌失调,不过不得不说,你对于自身的营养

  • 大时代游戏在线阅读毁了丁克一生的男人

    夏力是一名比丁克整整大5岁功力比丁克强劲10倍的男人。比丁克大5岁功力强10倍的男人夏力却在5年之后败在了丁克的手中。夏力可能到死都没有明白,被自己打败的男人丁克何以如此快的增加了如此高深的功力将自己挑落马下。但丁克明白,丁克取胜的法宝就是把心中那团乱麻拦腰剪断扔给了夏力。那团乱麻就是纠缠丁克7年之

  • 血染三国异能现身

    嗯嗯,陆刚急忙几口扒完米饭,起身走到大排档的一角,这里很隐蔽,向卉和她老公看不到的地方。然后就等待曹清莹去结账之后一起走。曹清莹看到陆刚悄悄的躲着向卉两人,不由微微摇摇头:“陆刚这个小色狼,胆子还真是小,见到向卉老公就跟老鼠见到了猫一样。”说实话,曹清莹对胆小的,没担当的男人一般还真看不起。结账的时

  • 我妈成了霸总白月光第一章在线阅读

    星光熠熠,明月高挂,昏暗的月光从天空倾泻而下,深幽的银纱悄悄披上,为这无边无际的黑暗更增添一种神秘之感。深夜,此时的天明国宁阳城外附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密林内,一个瘦小单薄身影飞快在里面穿梭。借着月光看去,单薄身影主人,是一名年龄仿佛是十三四稚嫩少年,他五官平常,不算难看也不算俊朗,放在普通人群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