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成男主白月光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10/15 3:19:12 作者:insomnn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成男主白月光
穿成男主白月光
作者:insomnn来源:晋江文学城
被种族天赋所累,食梦而生的盺织穿到了一本星际小说中。非常幸运的成为本书男主心中的白月光。就在她以为自己马上走向人生巅峰时,却发现反派大boss才是自己的续命良药!总是失眠的帝国元帅阴沉暴戾,直到家中被送来一个小可怜,他从此美梦不断。梦中他的身边总会出现一位美丽温柔的少女,在他最孤寂无助的时候带他走出梦魇。唯一遗憾的是,他总记不得她的脸。随着梦境深入,他对她执念愈发深刻,直到他强忍痛苦,挣脱梦境!却发现,那个小可怜竟然和他梦中女神长了同一张脸!天天梦中给反派送温暖的盺织:“!!!”完了,反派是不是

方城歌也觉得自己说的有点歧义,连忙道“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试试吹掉我身上的黑雾?”

聂颜听了皱着眉“那你把手伸过来我试试看吧。”

方城歌手上的黑雾不多,只有几缕,在聂颜眼里就像是体毛厚重了一点,她试着往方城歌手上吹了一口气,就看到方城歌抖了抖手指,看到聂颜的眼神连忙解释“你继续你继续,我就是感觉有点凉。”

旁边的翟进露出一个有点猥琐的笑“我看不是凉,是你心痒痒吧……”

方城歌直接给了他一下。

方城歌和翟进看不到黑雾,就看着小姑娘鼓着腮帮子像是在测试肺活量一样使劲的往方城歌的手上吹啊吹的,吹得脸都涨红了,过了大概十几分钟,聂颜实在是吹不动了。

“少是少了,但是这么吹下去,估计我先没气了……”聂颜好不容易把方城歌手上的黑雾吹掉了,真的就感觉自己出气多进气少了。

听到黑雾真的被吹掉了,方城歌还高兴了一下,但是紧接着就觉得这其实也并不能解决什么实质性的问题,按照这个速度,除非聂颜不睡觉白天黑夜的吹,要不然他们六个人,不等吹完一个,这黑雾就把他们害死了。

“只有一个办法了……”方城歌道“咱们上山,看看到底那里有什么东西。”

说完,方城歌殷切的看向聂颜“你能跟我们一起去吗?”

聂颜“……我?”

“你能看到我们看不到的,就算真的有问题,如果我们自己上去了也找不出来问题到底在哪里……”方城歌说的诚恳“我知道,这件事挺危险的,到时候我们会给你报酬的!”

“其实……”聂颜也很诚恳“我家那边有很多风水师还有神婆,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

聂颜真不觉得自己能帮上什么忙,她能看见莫名其妙的东西不代表她会抓鬼啊!

翟进也凑过来“帮帮我们吧,万一再找一个风水师是个骗子,浪费时间的时候我们被害死了怎么整啊!而且,”翟进指了指方城歌“这小子学习特别好,押题贼准!你不是要高考了吗,到时候让他给你突击补补课,肯定可以提高成绩!”

聂颜这下子有点心动了。

方城歌也点头“我有个亲戚的孩子今年也考试,我还真研究过今年的出题,如果你答应……”

行,不用说了,聂颜一口答应下来“行!那就明天,明天正好学校放假,咱们就去!”

方城歌有车,第二天拉着聂颜和翟进去了环山公园,把车停在路边上对聂颜道“当时我们就是从这里上去的。”

方城歌他们走的不是铺好的青石阶,而是走的小道,从树林间穿过去的,这里的山还是挺陡峭的,他们几个大男孩这么不嫌费事聂颜也是很服气了。

方城歌一边走一边对聂颜道“我们一路也没有停留,直接就到山顶上去了,后来再找露营地的时候发现帐篷坏了,我们就直接下来了。”

山很高,爬了一个多小时,聂颜累的不行,方城歌就道“那边有个小亭子,咱们去坐着歇一歇吧。”

亭子在另一面,聂颜跟着方城歌走过去,身后跟着气喘吁吁的翟进,等走到近处,方城歌刚要往亭子里走,一把就被聂颜拉住了。

聂颜脸色很奇怪“你们那天,也到这个亭子里来歇脚了?”

方城歌心里一抖“没错,我们当天在这里吃了个晚饭。”

聂颜看着眼前几乎像是黑雾构成的亭子,明白了“难怪。”

“这个亭子有问题?”

聂颜点头“你们在这里面呆了那么久,沾不上才奇怪呢。”

听到聂颜这么说,翟进和方城歌都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

“这个亭子平时也有人来歇脚啊,怎么都没听说过出事……”

“大概时间短吧,”方城歌阴沉着脸“咱们那天在这里呆了那么久……”

聂颜也觉得有点奇怪,时间长时间短的,这个亭子在这里,上山的人总会有在这里歇息很久的,为什么只有方城歌他们被黑雾纠缠呢?

聂颜忍不住靠近了亭子一点,然后伸手轻轻的触碰了一下仿佛在涌动的黑雾,就在指尖接触到黑雾的时候,黑雾就像划了一样消散了。

聂颜又看了看亭子里,还是没敢走进去,她问方城歌“你们在这里吃饭了?那些垃圾不会是你们留下来的吧?”

方城歌有点尴尬“当时我们喝了一点酒,走的时候嫌麻烦就没收拾……”

“喝酒了?”聂颜脱口而出“你们不会还在这里上厕所了吧?”

方城歌和翟进脸都涨红了。

喝完酒的人,尤其是男性,在这个荒郊野岭没有公共厕所的地方,怎么解决一点个人问题大家都心知肚明,聂颜忍不住露出嫌弃的表情“说不定就是因为你们不讲卫生,这些黑雾才不放过你们的。”

翟进一听立刻道“那我收拾!马上收拾!”说着,真的就冲进亭子里开始收拾垃圾,不仅仅是那天他们留下来的,连带着游人们随手扔掉的也一起捡起来,因为没有拿垃圾袋,翟进干脆把垃圾都装进自己随身背着的背包里,现在是一点脏都不嫌弃了。

聂颜本来还想喝止住对方的,但是没来得及,只能看着翟进冲进亭子被黑雾包围了,等翟进装满了垃圾走出来,聂颜瞪大了眼睛,没想到自己随口说的竟然是真的,翟进身上的黑雾真的变少了!

“我先去把这些扔下面的垃圾桶里,一会儿再回来捡,你说我都及时纠正自己的错误了,这玩意会不会放过我啊?”

聂颜认真的点头“会。”

翟进一愣“真的有用?”

“嗯,”聂颜看着翟进道“你身上的黑雾真的少了一点。”

一听这话,原本还站在原地没动的方城歌立刻道“我去拿几个袋子回来!”

方城歌和翟进开始给亭子进行大扫除,方城歌道“我可以去雇几个人一起过来,该可以重新修整一下这个地方……”

聂颜忍不住打断他“别人来干的话,可能没用。”

方城歌一想也对,沾上黑雾的毕竟是他们几个人,如果用别人帮忙的话,功劳算在人家身上怎么办,这么一想着,连聂颜提出来要帮忙他们两个都忙不迭的拒绝了。

等收拾的差不多了,方城歌连忙问聂颜“现在呢?”

“他的身上还有一点,你的身上的要多一点,不过比一开始要少很多了。”

方城歌这下子松了一口气,有了解决办法总比毫无头绪要好,不过就是干点活,命还是更重要的。

“太好了,明天我们就叫上那几个小子,一定把这里打扫的纤尘不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诡信解围

    “我还没有看到少校。”“你这身上怎么全湿的,赶紧给我去换件衣服。”大队长听到林浪的回答,不满意的把他打发走。“大队长,我看到少校出去了。”江雪看大队长找李哲扬真的有事的样子,把李哲扬的行踪告诉了大队长。就当是给大队长替我解围的回报好了。江雪在心里想着。从白天到晚上,江雪觉得只过了几秒,有了流量的她在

  • 真香先生遇上暴躁小姐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真的不太喜欢别人碰自己的头,不过看加百列脸色红红有些尴尬的模样,贝利尔也没打算再计较这件事。不过,这一个两个都这么喜欢摸他是怎么回事?纳闷地碰了碰自己的发尖,贝利尔随手幻化出一面金色的镜子,打算看看自己现在这副天使的壳子究竟长什么样。这一看,贝利尔就愣住了——那是一张糯米团子一样又圆又软又白的小

  • 兼职魔王在线阅读第9章

    某年月日,柳算桐发现自家御用丫鬟殷樱樱有点不对劲儿。兴奋的时候如同撒了欢的二哈,坐如猢狲行似风,能多吃两碗饭;失落的时候如同打了霜的茄子,软如鼻涕脓似酱,连饭都不吃了。柳算桐很是疑惑,经过她多天来对殷樱樱的观察,觉得这小丫头要么就是大姨妈来了,要么就是恋爱了。然而人哪能一来大姨妈就来个十天半个月呢?

  • 狱魂殇第三章

    鬣成春昼自怀才,船似湖船上北山。羞面谁扶归碧落,难关记忆五音寒。似得佳致风尘旧,一马双颊上寿烟。嵩月鹭亭山路险,白发枯木懿公轩。猛弓最爱便兴周,兰秀寒梅鼓万殊。萧散高悬虽剪灭,瀑喷寂寞倒双壶。清朝春酿长娇宠,不遇凄咽亦自足。不管报秋聊问讯,万劫春晓算只图。红颊觅句赠白驴,免教春足数俊贤。浑未七十庭宇

  • 洪荒:从百万妖魂中复活开始之猫科动物

    时间过得很快,三年时间如流水般悄然流逝。今天是沢田纲吉的五岁生日。沢田家光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挖石油,奈奈妈妈带着沢田音子和沢田纲吉到游乐场玩耍,算是给沢田纲吉庆生。只是站在游乐场的门口,便能听见大人和小孩的欢笑声、尖叫声络绎不绝地从游乐场中传出。大概是周末的缘故,游乐场中的人特别多,不仅是游乐场

  • 交汇人生之神经病才会飞

    “这不是宋警官吗?”“这么巧,又见面了。”看向宋楚楚,陈少天喜笑颜开的走了上去,这才一会的功夫不见。宋楚楚竟然已经是换上了一身警服,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英姿飒爽韵味。宋楚楚脸色不太好看:“巧什么巧,还不是你留下的烂摊子,在公交车上你把人给打残了,拍拍屁股走人,我不得带他们来看医生啊。”“你不是应该带他们

  • [网王]秋雨空庭炮灰富家千金的逆袭1

    戚沐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周围白花花的一片。她深吸一口气,意识逐渐回笼,发现自己正在医院里打着点滴。她这应该是回来了吧?此时躺在病房中的这个人,不,应该说是这个身体中的灵魂,名字叫戚沐。她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毕业之际,为找工作的事四处奔波,但不幸的是她遭遇了车祸,被一辆失控的汽车撞飞,当场断

  • 誓不为人鱼之鸿钧与三清(求收藏!)

    那苍老的声音一响起,无论是范仁还是小昊天都吓了一大跳!“老头子(大老爷)回来了!”两人手忙脚乱的擦干净嘴巴收拾干净衣服,刚站起身,一个白发老叟就走了进来!“恭迎师父(大老爷)回府衙!”范仁和小昊天,直接冲着那老叟就是行了一礼!“嗯!还好,没有拆了吾的玉京山!起来吧!”鸿钧笑眯眯冲着范仁和小昊天就摆了

  • 念念不忘之螭吻(4)

    回到小屋已经是后半夜,躺在床上,云纵感受着体内的力量,咧着嘴无声的笑着。他竟然得到了那么大的机缘。在黑衣人传功之后,他从普通人一跃成为养气小成的炼气士,终于有了为父母报仇的可能了。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从黑衣人那里,他不但得到了妖气,更得到了很多的记忆片段,那些片段包罗万象,着实让他这个没什么见识

  • 阴司守灵人之被绑架了,拼死也要逃出去

    昏昏沉沉间晗月被马车的摇晃弄醒。头痛欲裂,浑身上下就像要散了架似的痛,脑子里也一片混乱。隐隐的,她听见马车外传来陌生男子的说话声。“就靠着她那张狐媚的小脸,这次包能卖个好价钱。”“嘿嘿嘿……既能得了宜昌府世子妃的满意,又能讨个好价钱,看来兄弟你以后是要发达了……”晗月耳边不时地传来男子得意的笑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