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荒杀在线阅读第6章

2021/10/14 10:48:02 作者:今夜康桥 来源:纵横中文网
荒杀
荒杀
作者:今夜康桥来源:纵横中文网
他想着只是活下去!

“我说,斋藤。你也太……”太宠这个小子了吧?就是优待人质也不是这么个优待法啊。这样有求必应真的大丈夫?

在斋藤第三次为伪人质.将军之子.冲田少爷端来亲手做的点心后,满腹纠结的原田终于忍不住出声。当然,他绝对不承认他是眼红了!他才没有对舒舒服服地躺着享受斋藤亲手做的各种美味的冲田各种羡慕嫉妒恨呢!他只是出于同伴之谊好心提醒一下斋藤而已!难道就没有人觉得这个人质当得太过招人恨不、是太过舒坦了吗?!这完全不符合设定啊,绝对要改!原田正直脸。

就在正直原田绑匪直面人质冲田少爷睁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似有意无意地瞥向了他手中的□□的眼神冲击下,一直默不作声静静思索的斋藤终于回过神来。只见他淡淡地看了看手中的点心,轻轻地地把它放在冲田面前的桌上,才回过身来,那双纯如初雪的眼眸笔直地看向原田:

“孩子是无辜的,大人的错误不应该由孩子来背负。

“我们正是为了守护这些孩子的未来给他们一个美好的明天才决意起事的啊,原田。”

“……是!”

是啊,我们当初不就是为了从那些贪婪残暴的天人手里夺回这个国家的明天才决意起事的吗?!不就是为了守护我们下一代的尊严、梦想和未来,才举起刀奔赴战场的吗?!哈,什么时候,我竟然忘了自己拔刀的初衷了呢。我真是、真是!回想起来,要是美芽子还在的话应该跟这个小家伙一样大了吧?记得她最喜欢吃三色丸子了,要是她也能尝到这份点心的话,一定也会笑得跟这个小家伙一样可爱吧……才怪!

这到底是肿么一回事?!原田的内心早就咆哮成一团浆糊了!他刚刚绝对是鬼上身了吧才会想了那么一大堆乱七八糟莫名其妙的真攘夷志士的东西!什么美芽子什么三色丸子什么最初的梦想什么笑得很可爱!卧槽!他刚刚绝对是神经错乱了吧。不,应该说是被斋藤带入戏一时投入角色才有的错觉错觉!斋藤,你还能不能更敬业点?!演习这么认真真的好咩?还有,什么无辜的孩子啊,冲田那个魂淡到底哪里孩子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是攘夷志士们知道自己守护的是这样的孩子他们早八辈子剖腹自杀了吧吧吧吧吧吧吧~~~~~~

待数万匹草泥马在心里几次来回呼啸而过之后,被斋藤在刚刚说话时散发出来的浓重的苍凉感震住了的原田,总算从某人深厚演技所营造出来的氛围里挣脱出来清醒了。他悄悄抹了一把冷汗,呼,好险。

‘不过,’看着停在在窗前一身黑色和服按刀直立沉默地留意着外面的动静的斋藤,原田不由地露出了一个有点好笑又有点无奈的纵容的笑容,末了,摸了摸下巴,颇有种苦中作乐的味道,‘认真一把也好。攘夷志士也是个很有挑战性的威风角色。嗯,要玩就玩大的!我们武州男儿是不会退缩的!’

于是,在超敬业的小一不自觉的带动下,光头(好吧,我不该歧视原田的发型= =)原田汉子也加入了“超逼真玩人心跳剧组”行列,就此拉开了真选组真人演习活动的轰轰烈烈的幕布。

今天,才刚刚开始呢。即将迎来被入戏命运的杯具的真选组队士们,可要好好准备哟~~ o(≧v≦)o~

~~~~~~~~~~~~我是不怀好意偷笑出来溜达的分界线~~~~~~~~~~~~~~

现在正是初夏时节,今天的阳光也如书本上所说的夏日一般的明媚。然而,正和队士们潜伏在青莲院外面的土方十四郎此时的心情却跟远在遥远天际的那片密布着滚滚乌云的天空一样的惨淡。他死死地盯着青莲院的大门,紧绷着身体,严阵以待,似乎下一秒就会有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吃人猛兽从门里跳出来!

“吃人猛兽”这个揣测其实并不夸张,事实上,离真相也相差不远了。不,更应该说,冲田总悟在土方十四郎的心里的形象比之怪兽也好不了多少,甚至更加可怕!他冲田总悟根本就是个从抖S星来的人形凶器!世间极恶!披着人皮的恶魔!这么一个杀伤力破坏力堪比核武器的恶徒竟然抽中了“人质——将军之子”这个角色?!与其相信他会乖乖地听从命令老老实实地完成任务不捣蛋倒不如相信回见组那个眼高于顶的眼睛败类会下跪认输承认真选组要比回见组更出色这种奇迹发生的可能性来的更大吧?好吧,他已经完全不敢奢望如何如何了。只是,今天,他还能完好无损地爬回去吃蛋黄酱吗?抬头四十五度仰望着身边据说是12世纪初亲鸾上人亲手所植的高大樟树,土方.苦逼.注定被S男.十四郎森森地忧桑了。

“十四啊,小总他们真的是藏在这里吗?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这是刚刚用扩音器向围观的群众声明真选组演习活动回来的近藤局长。也不怪他这么感叹,实在是斋藤他们藏得太好了,如不是山崎灵机一动刚好查探到了一点线索,估计所有队士们整整一上午的时间都白忙活了。任谁也想不到“攘夷份子”会把人质藏到这里啊。在这里说明一下,青莲院是一间颇有盛名的茶屋,就是在京都的上流阶层中也是有口皆碑的。这么一间时时都有政府官员、贵族文士进出的文雅之所,谁能想到那让人头疼不已的“绑匪”会光明正大地直接藏身于此处呢?当然,也有真选组的众人都是平民出身的工薪阶级还没有人到这种一看就是有钱有闲的人才会消费的高雅场所过,所以……一时没有人想到这点也实在怪不了他们的。【真选组众人:我们就是乡下来的又咋滴?!别用看‘完全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的充满怜悯的眼神看我们啊魂淡!】

土方点点头:“嗯。”说实话,要不是他早知道了斋藤的计划,要想找到他们的藏身之所,就是他也会费上不少功夫吧。他转过头,向身边的人问道:“山崎,布置得怎么样?”山崎在潜伏和查探资料方面很有天分,虽然武力不足,不过,如果是担任监察一职的话,这点就不成问题。

“报告副长,布置好了。青莲院的各个出口都派了人手监视,请示下。”处于工作状态中的山崎退还是相当可靠的,从他没有带上那把平时从不离手的网球拍就可以看出来。至于这当中是不是还有土方副长的缘故,旁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和冲田同为助勤的山南可以保证,要是山崎敢在工作当中打网球的话,土方副长绝对会让他亲身地确切地体会到——“鬼之副长”这个称号是怎么来的。

听了山崎的回话后,土方默然不语,只是沉默地望向青莲院的方向。半响,才回过头请示地看向近藤局长,得到示意后,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右手笔直地往下一划:“行动!”

“是!”

青莲院某间套房。

“哦~~还是土方先生带队啊?真是,来得这么慢。这种低效率的行动速度竟然还是副长呢,还真是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的期望啊。不,就是因为期望错了人,日本的经济才会堕落到这种地步啊。土方先生果然是全日本的罪人,要是本人还有一点知道廉耻的话 就该尽早切腹谢罪以免污染空气才对啊。”冲田少爷这个被土方森森地挂念着的人质,此时正摸着下巴煞有其事地点评着,手里举着不知打哪拿出来的望远镜看得起劲,全然没有在意他所说的话全被旁边斋藤一手中的通信仪一字不落地忠实地传达给了通信仪接通的另一端被当事人听得一清二楚。因此,下一秒从通信仪那头传来这样的对话也就不奇怪了。

“魂淡!你说的是什么不负责任的话啊——”

“副长,不要激动!这个时候不要刺激人质,万一事后被追究个以下犯上之罪就不好了。”

‘这个声音……是副长和山崎啊。’原田在心里默默地为又被冲田气得血压三丈高的土方哀悼了一下下。‘算了,还是装作不知道吧,反正副长也应该早就习惯了躺着没事也中枪特别是姓氏为冲田的某人所射的枪了。不就是憋屈吗,憋着憋着也就习惯了。反正听他们两人吵嘴也很热闹嘛。啊哈哈~~’

而制止了土方和山崎无意义对话的正是斋藤。只见他淡定地将话题拐回正题:“土方先生,又见面了。”清冷的声线有如夏日里的一杯冰水瞬时为土方过热的头脑降了温。卧、卧槽!现在还在演习啊。

掩饰地清了清嗓子,土方沉声发话:“投降吧,斋藤。你们已经被全面包围了,不用妄想逃跑。”

“没到最后就不可早下断言。土方先生。”冷静、沉稳,斋藤一的声音就跟他的眼神一般,坚定不移。让人觉得就算到了被人全面包围的糟糕地步,这个声音的主人也定能用手中的刀亲手开辟出一条生路。

听到这个回应,土方不由地愣了一下,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通信仪那头又传来了屡屡造就他此生的梦魇的声音,那是能让三岁小儿止啼、让蛋黄酱过期变质的噩梦般的声音——“哎呀呀,像土方先生这种深山老林来的突变役中二病患,又怎么可能会明白这个满大街都知道的道理呢。像他这么□□蛮横只知道自说自话毫不听从他人好意劝解的中二病患者是不会理解人类的语言的。所以说,竟然要靠这种大脑被黄色的【哔~物】占据了的肢体不勤大脑生锈的败类中的废物废物中的吊车尾来拯救人质吗?江户的未来还真是让人忧心啊,对于竟然选了这么个应该被马赛克掉的【哔~物】当副长的真选组,我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聊表同情了。”

“你!”土方听到了青筋爆出的声音。混、账!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要、忍、耐!

可惜,他想息事宁人不代表别人也这么想。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你想放过别人不代表别人也想放过你啊。

“土方先生语气这么凶恶难道是想恐吓我吗?真是,江户的政治到底该堕落到何种地步啊,警察不去逮捕罪犯反而来威胁我这个可怜无辜的人质呢。还是说,其实他完全不想解救我这个无辜的市民而是一心想要我去死呢。这真是没天理啊,这简直是太黑暗了。”

魂淡!面对冲田这倒打一耙的无耻行径,土方也只能咬牙忍下了,甚至只能好言好语地解释一番了。没办法,这可是现场直播啊,外面一大群人听着呢。你没看到已经有人被冲田的话误导了吗!要是不好好解决,让围观民众误会了,那可就死定了。

“……不!冲田……少爷,我们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那就拿出你们的诚意,来说服我警察还是值得信赖的!”冲田马上开口打断了土方的话,“还是说,土方先生果然只是嘴上说说的而已吗?啊,亲爱的父亲大人啊,我已经不敢相信警察了……”

那个恶魔……

“要怎么做你才会相信!”虽然心里的警铃在疯狂地鸣叫着,可是,土方已经别无选择了,他只能悲壮地接受自己可以遇见的悲惨的未来。

不过,很快的,他就会明白抖S星人的下限不是他这等蛋黄酱星人可以揣测得到的道理。

——“给我用狗撒尿的姿势原地学狗叫三十下!”

……

“斋藤,不用去制止他吗?这也太……”原田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同情土方了。他所能做的就是寄希望于他这个有着神一样的驯兽技能的同伴能大发好心救苦逼的土方于水火之中了……

只见斋藤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抬手饮下一口杯中的清茶:“不能取信于人民的警察没有存在的价值。”

好吧,他明白的。以斋藤那个认真严谨的性子,他现在早就进入攘夷份子状态了。让一个犯罪分子去解救警察岂不是个笑话嘛,啊哈哈哈~~~

……土方,不是我不想救你啊,你就自由地安息吧。ΠA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封神之我若为妖我,孙悟空,要逆天!

    (求鲜花、求收藏、求月票!)※※※李千夜沉默了。头一次。他生出了离开取经队伍的想法。取经队伍的水太深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非常无奈。如果不跟着取经队伍,他怎么升级?靠修炼?哪怕他现在身负先天道体,没有几年十几年,也别想踏入仙道。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参与到西行的队伍中,想要离开?呵呵……李千夜敢肯定,只

  • 一树琉璃花开早在线阅读第1章

    “哎,难道我真的要这样平淡的过完一生吗?难道我真的就不如那些成功者吗?不,我不要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我要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但是我可以做到吗?老天我到底应该怎么做?”龙天昊失落的走在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在那儿无奈的自语着。龙天昊是一名刚出大学的大好青年。奈何他是一个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一场

  • 妖世纪元第9章在线阅读

    月亮亮堂堂,微风轻抚夜。陈陌看着气势汹汹的将自己围住的几个健身教练,此刻心底反而没那么多担心和慌张了,心里有一种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呗的洒脱性子。“各位,这架势,要干嘛啊?”陈陌暗自撇了撇嘴,真是多此一举的废话啊。“小子,现在知道怕了?你之前不是很能耐的吗?要挑战我们几个?恩?”金在中

  • 大魏遗歌在线阅读第2章

    我站起身,刚迈出脚,便眼前一暗,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醒来后,只看到眼前一片白。在小的时候我是很不喜欢医院的,因为医院的消毒味太重,还有那长而幽静的走廊,让人从心底就产生恐慌感。而现在——我打开床边的窗户,趴在窗台上看远处飞过的候鸟。看那些走走停停的情侣,那些在阳光下散步的患者。以及,急救人员匆忙的

  • 再来一统在线阅读三煞为重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栓子终于在一扇漆黑的大门停下,准确的来说是半边门,另外半边不知去向。门是木质,坑坑洼洼许多小槽缝,缝里稀稀拉拉的几只蚂蚁上上下下的爬动。凤清儿惊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间四合院,虽破旧不堪,但地方宽敞,采光足,很明显以前住着大户人家。“姐姐,快进去。”栓子笑着推开另外剩存的半边门,朝里

  • 楚影帝想作妖之第五章(5)

    天刃峰上,女子正抱着琵琶缓缓波动琴弦,琵琶声音响起,琵琶声绵绵起伏,齐天乘出现在女子身后,开口道:“怎么,就只剩下你一人,洛行书呢?”女子放下拨弄琵琶的青葱手指,没有转头道:“洛行书已经离开了,他让我转告你,天然居已经毁了,里面也没有你要找的白元”,齐天乘满脸不可置信,他清楚记得白元被囚禁在天然居地

  • 驱魔灵异传在线阅读第一章

    “靠!大少!这可是你们家最新的研究成果!这样拿出来真的没事?”男生一巴掌拍在崔成的肩上,目光很快便移到了桌上那个机器上,眼中满是艳羡。“当然!”听了周围人的话,崔成的头都快要抬到天上去了,就差把“骄傲”二字给写到脸上去。“当然没事,我也就是拿来给你们开开眼界”家里搞电子科技的,开着一家名叫崔氏电子的

  • 红衣女魃诅咒在线阅读第1节

    2015年。江城。床头的电话铃声不知道第几次响起。被窝里终于伸出一只手,摸索了半天,接了起来。“秦宵,你搞什么,打你这么多电话不接,你在哪啊,还有三个小时婚礼就开始了!”“我……”一开口,声音沙哑,她清了清嗓子。“不会吧你,还没起床?现在几点了你不看看,下午两点了,你还睡?你还想不想来了?”对面一串

  • 倾世决之第九章(9)

    呆了半个时辰,轿子里实在烦闷。这里好大,除了无数竞相斗艳的花,没有瞧见一棵树,石狮是宫里最常见的东西。乾坤殿的大门就有一对,好不威武。晶晶在空地上找了一块小石子,用脚踢耍着玩。“郡主,郡主……下朝了!”乐儿紧张起来,拉晶晶坐回轿子。她才不要哩,刚出来透透气又进入那个狭小的空间,推开乐儿的手:“你想热

  • 一千灵异夜在线阅读第9节

    蓝彦青带着凤小云去了蓝府,见到了一个小伙在院子空场练武,此人看起来约莫十五六岁,但长得却英俊异常,双目深邃有神,脸型上宽下窄,标准瓜子脸,穿一件蓝领衣服,见师父回来,抱拳行礼:“师父,您回来了。”蓝彦青指着他对凤小云说:“此人正是我的徒儿刘复开。”说完又对刘复开说:“为师给你介绍一个人,此人叫凤小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