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重生不死者第十章

2021/10/14 8:30:51 作者:有梦想的咸鱼 来源:纵横中文网
重生不死者
重生不死者
作者:有梦想的咸鱼来源:纵横中文网
平平无奇的大学生罗云,阴差阳错之下穿越到异世(事实为躲扫黄失足堕楼),为寻找回去之路(事实为龙抬头之路)他开展了自己的旅程。

最终到达埃尔贡山大岩洞是在黄昏时分。

教授大人每次在对路线存有疑问的时候就戳在原地不动,用冰冷的眼刀一刀一刀唰唰飞向领路的缪勒,于是队长大叔从气急败坏到渐渐麻木开始本能地顺着蛇王的意改道。

虽说斯内普精准的方向感让后半段路途节省了很多时间,但到达的时候无论是卢平还是缪勒大叔都显得非常憔悴,由于过大的心理压力导致精神恍惚。

“就快要完成任务了,”达希试图给两位倍受冷暴力摧残的队友打起精神,“只要坚持过这最后的危险!”

斯内普在旁边意有所指地冷冷盯了卢平一眼,“我想你们要面对的不止火龙一个危险。”

卢平脸色白了白,很坚强地挺过了这波言语攻击。

达希和缪勒一个假一个真地满脸茫然,心里暗叹教授大人真是有随时随地噎死人的本事,今天明明是新月,没什么可担心。

龙的魔力在满月夜堪称刀枪不入,在那时接近它们就是找死,虽说一般能避开和母龙面对面,但也要以防万一不是。

大概在距离大岩洞几百米的地方就听见火龙隆隆的吐息,好像浓云中的滚滚闷雷。

母龙这个时候会不吃不喝地在洞中守着直到孵化期结束,但也有意外的情况可以将它们引出来,比如说同类的威胁。

文斯加路的任务发布人给队长提供了一个装着黑龙吼叫声的巨贝螺。

“那么……你去放这个,我们去拿龙蛋。”缪勒恬着脸把巨贝螺塞到卢平手上。

和吸引火龙相比,到洞里取龙蛋要安全的多。

“发布人把这个交给队长的意思你不知道吗?”达希并不是多想为卢平说话,但是看缪勒的样子很不顺眼,枉费他吹牛那么厉害,竟然胆小到连惯例都打破了,“一般的队伍里,这种危险又关键的事情都是队长做的。”

缪勒很凶地瞪了她一眼,目光中饱含“没让你这个拖后腿的女人去已经很好了”的意味。他转了转眼睛,不多的脑细胞这种时候分外好用,比如可以看出旁边那个抱着胳膊穿黑袍子的男人对每个人的态度。

“斯内普先生,依你看呢?这个时候每个人都有发言权。”

斯内普本来没打算搀和这种听起来就让人很不耐烦的事情,但他显然看卢平更加不顺眼,以至于能忽视缪勒利用推诿的意图。

蛇王用眼角斜了一眼让他厌恶的狼人,充满快意地慢慢开口,“卢平先生。”

“西弗勒斯?!”

达希瞪着他喊了一声。

斯内普对她过激的反应也有些惊讶,但保持着面无表情没有理会。他拎着披风抱起手臂,一副“我已经表达完意见了别再耽误我的时间”的样子沉默下去。

达希错愕地看着他,心头纷乱无绪。

她知道自己得冷静地思考,他们的关系太复杂,任性只会让一切不可挽回。

很显然,她以为了解斯内普,然而事实证明这了解还不够多。对方更是如此。

西弗勒斯•斯内普阴沉,固执,不宽容,从来就不是什么白马王子。他可以戳着别人的伤口冷嘲热讽,也可以对自己不在意的人漠不关心。

就像那个时候,他除了莉莉•伊万斯以外,不曾想保全任何人,哪怕是她珍爱的丈夫和孩子。

达希自问没有格兰芬多的正义感,她对斯内普的感情并不会改变他们两个任何一人的价值观。

他有可敬可爱之处,也有需要容忍的缺点。

也许这是应该庆幸的地方,因为能够长久的爱人,都是在对彼此的感情中慢慢原宥和磨合,才能共有更好的未来。

只是她一个人坚持这情感,未免有些孤单。

达希果然在思考之中平静下来,对自己的良好韧性有些无奈,一丝沮丧还停留在她脸上。

卢平一直沉默地看着他们互动,这两人的相处方式让他领悟到些什么。由于没有询问的立场,他只是举起了手里的巨贝螺晃了晃,语气轻松地说,“看来我们得抓紧时间,嗯?”

他选定了远处的一个山坳走去,打算把火龙引到那里。

剩下的三人找地方藏匿身形。

缪勒明智地保持着沉默,自己找地方藏起来了。

达希四下看看,像电视里的特种部队一样往地上一趴。

斯内普一把拎她起来,“希望你能多动动脑子而不是在这里徒劳地装杂草。”

“我有我自己的方法,我不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达希伸手够了够自己被拎住的后领,低着眼睛淡淡地顶了一句。

斯内普没料到这从未有过的顶撞,立刻皱着眉把她往地上一掼,打算置之不理。

被教授大人抛弃的女人仍是不抬头看一眼,慢慢地卷着自己的衣服边儿,顿了一会儿,好像又要往地上趴。

“够了!这见鬼的一天!”

斯内普突然烦躁起来,二话不说地拽过她的胳膊蹬蹬几步走到树后,把她按到树根附近的灌木丛里,又甩上一个一个的忽略咒。

“你再施咒卢平和缪勒都找不到我了。”

达希抱着膝盖低低地说。

斯内普一僵,慢慢放下手,同样在旁边蹲下来。

他目视前方,观察岩洞的情况。

一段沉默过后,他突然开口,“对我失望了,嗯?”

然后像想不到自己问出这种话一样,好似中了石化咒,维持着吃惊的表情继续目视前方。

身旁的女人没有嘲笑他。

她仍旧低着头,声音闷闷地传出来。

“没有。我很爱你,只是在闹别扭罢了。”

这本可以算作甜蜜的话语没有撒娇和委屈的语气,只在轻柔之中充满了惆怅,好像在向难以改变的现实投降。

斯内普告诉自己不要转头去看她,要警惕充满危险的岩洞。

然而心里有个声音在说:你已经越来越想要相信她。

他紧紧地握住手里的魔杖。

随着山坳里的龙吼声一阵大过一阵,岩洞里的火龙呆不住了。

它长长地尖啸一声,扑打着坚硬的翅膀冲出来,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飞过去,气流和沙尘像鞭子一样扫过地面。

躲过火龙视线的三人迅速窜进岩洞里。

赤铜色的龙蛋埋在松软的沙子里,周围是一圈土堆。

达希和斯内普站在洞口,缪勒蹑手蹑脚地走近去,像土拨鼠一样在蛋壳四周挖起沙子来。

好不容易缪勒大叔抱着龙蛋带着“终于完成任务了”的表情走出来,斯内普却一瞬间绷紧了身体,一手紧紧捉住达希,一手举起了魔杖,眼睛盯着天空。

达希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发现不远的天空中出现一个小点。几秒的功夫就飞速到了近前,竟然是刚刚被引出洞口的火龙!

地上一个远远的小黑点是卢平,他一边跑过来一边焦急地喊着什么。

而火龙似乎着了魔一样异常暴躁,竟然看也不看地上奔跑的人,直接飞越过卢平,直冲岩洞而来。

“它,怎么回,回……”

缪勒险些把龙蛋丢在地上,结结巴巴地看向发狂的火龙。

龙是很强大但容易被蛊惑的生物,除非是拥有无穷智慧的远古巨龙,不然有很多弱点可供利用。

这只火龙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显得理智全失,它接近岩洞的过程中不时尖啸,又用头颈和尾巴撞着两边的山壁。它深深地存满气息,立刻就要俯冲下来喷出火焰。

卢平用了一记声音洪亮咒,远远地吼过来,“别让它——看到——龙蛋——”

火龙接近洞口的时候斯内普一回手把旁边两人都推进岩洞里去,跳出去的瞬间又在洞口设下障碍重重,然后更加灵敏地用连续咒语向暴怒的火龙施放了三四个攻击咒,把它引到远处。

达希胆颤心惊地看着他一个屏障挡住火焰,又一矮身躲开龙的翅膀,又在间隙施了咒语,又闪身跳起让开龙的尾巴……

他在火龙的攻击中切换着咒语,战斗的同时思考着合适的对付敌人的咒语属性。

达希相信没人愿意在决斗中对上斯内普。

他似乎天生适于战斗,敏捷的攻击和随时能够防御的姿势堪称完美。

可达希宁愿他不是为此而生。

“你怎么倒跑出来了!”已经跑到洞前的卢平一把将呆呆地走出来的达希扯进去,急急地说,“有什么扰乱了我们的计划,火龙还没到山坳的时候就被引回来了!”

见达希没反应,他回头冲缪勒说道,“我们不能用魔法杀死一条龙!快把龙蛋带离开它的视线!”

安德鲁缪勒此时连说话都慌慌张张,“这,这是被龙威保护的龙蛋,没办法带着幻影移形……”

而他又不敢带着它从火龙眼皮底下安全逃生。

“你——”卢平火大地怒视着他,这时刻就听达希尖叫了一声,他赶快看向斯内普。

火龙扬起脖颈愤怒地发出怒吼,他看到斯内普抽出手上了个闭耳塞听,但显然防御还是不够,他被震得顿了一下,随之而来的火焰让他低身滚倒在地,用来抵挡的左臂流下血来。

卢平皱眉握紧魔杖,但不知道怎么解决缪勒的问题,如果他们不能把龙蛋转移,就算和火龙都上三天三夜又有什么用。

旁边的达希突然像打开了开关。

她“呼啦”一下回身揪住缪勒的领子,带着凶狠的表情在口袋里掏出一块金属片举到他面前,差点戳进缪勒的眼睛里,吓得他哆哆嗦嗦。

“不是问我是什么人吗!我不是麻瓜!我是文斯加路的当家人!不想领你的报酬了吗缪勒先生!我命令你现在!立刻!给我拿着它带着龙蛋消失!”

她手中的金质徽章上是一棵挺拔的狐尾松,四圈燃烧着火焰的纹路。

文斯加路一家之主的徽章。

缪勒呆住了。

达希顿时火冒三丈,拼命摇晃着他,“你这蠢货在发什么呆!我丈夫还在跟一条龙战斗!”

卢平回过神来,赶紧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轻声说,“你把他送走,我去帮……斯内普。”

他冲出岩洞加入了战斗,蛇王对狼人的加入显得焦躁不已,脸色比对着火龙还难看。

达希缓过一口气来,把魔力注入徽章里,狠狠地拍在仍旧傻站着的缪勒抱着龙蛋的手背上。

那层魔力刚一接触到皮肤就迅速覆盖了他全身,傻大叔在刚刚惊醒的半截“啊!”之中原地消失。

龙蛋的气息一失踪,火龙好像找回了部分理智,略有迟疑地看向岩洞。

斯内普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时机,几步窜到达希跟前捉住她的手腕,高高挥动魔杖,“幻影移形”!

达希觉得自己像一块抹布被甩来甩去,等她能顶住头晕目眩看清四周的时候,发现两人已经回到霍格沃茨的地窖,斯内普还死死地钳着她的手腕。

她赶紧扒住教授大人的衣服,“我们把卢平扔在火龙那儿了——!!”

斯内普不为所动地放开她,“除了你之外我还想不到哪个巫师不懂得幻影移形,龙蛋已经由那个蠢货缪勒交给克莱了,我们还呆在那里做什么。还是你觉得我应该把你扔在那儿?”

达希黑线地看着他,决定还是好好问问克莱卢平的情况比较好,按理他们完成任务应该去回应文斯加路的发布人才对,但看来教授大人是无视掉了。

“你……手臂……”

她磕磕巴巴地问着,哆嗦着手想掀开斯内普的袖口。

教授大人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他往后躲开,板着脸上下看了她已经灰扑扑的袍子两眼,然后抽出魔杖。

一段片状的白光从他的魔杖尖端出现,柔和地将达希笼罩其中从头顶扫到脚底。

达希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你该回去了。”

斯内普好似什么也没发生般收回魔杖,自顾自转身去翻抽屉。

达希当做没听到,仍旧跟着他一起走到桌边,看到他翻出一瓶药水。

教授大人皱着眉看了她一眼,似乎有些犹豫,但还是没说什么,径自掀开已经破成条状的衣袖。

被火龙的吐息灼伤的手臂鲜血淋漓,破碎的衣料混着血黏在绽开的皮肤上。

达希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屏息看着他处理伤口。

剪掉衣料,用水冲洗,打开药瓶,淋在肌肤上,用绷带一圈圈系好。

他单手娴熟地操作着,脸上没有一丝表示疼痛的表情。

“这么熟练,你失业了可以去圣芒戈。”

达希开着玩笑,眼泪却慢慢流下来。

“你在哭些什么。”斯内普瞪她一眼,又低下眼睛收拾药瓶,“魔药学是很奇妙的,伤口很快就会完全好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流年浅唱在线阅读第5章

    也许是因为他们过于激愤,所以放松了对旁边的警惕,就在这时,一头强壮的三角大野牛出现在了他们的不远处,等他们发现时,逃跑已经为时已晚。因为这个时候,就在两米开外的野牛分明是红着眼望着他们,鼻子里冒着热腾腾的白气,它的一只后蹄在地上轻轻的蹬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大野牛发动攻击的前奏。众人见状,立马转身

  • 超时空领域作者花千芳之清晨赶集

    顾然想起了前世的一个小说人物,古龙笔下的花满楼。眼前的云杰,没有花满楼那般完美,但却更真实。他的处境可以说比花满楼还要恶劣,毕竟花满楼出生富贵,衣食无忧。而他...听见顾浩的声音,云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青涩的脸上露出笑容。“顾兄,你来了。”说完,云杰便摸向了身边的一根竹杖。顾浩上前去将水桶放下井中打

  • [主黑篮兄战]恍如白日一梦第五章在线阅读

    打发干净了人,鱼鳞舞对着愁眉不展的爹娘安静地跪下了。“你这是做什么?今儿这事又不怪你,快起来!”大哥鱼渊急忙要拉妹妹起来,却被鱼鳞舞轻轻挣开了。“爹娘哥嫂,以后就别再为我操心了,我想好了,一辈子不嫁。”“胡说什么呀!你一个闺女家,不嫁人以后要依靠谁?老了靠谁养?你哥嫂将来都有自己的孩子要养活,还要侍

  • 赛尔号之寻音竹舞在线阅读第9节

    秦枫一直保持着清醒,直到天明,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发生。“得想办法把那个人找出来,否则总提心吊胆的不是个事。”秦枫双手枕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暗自沉思。当时太过混乱,秦枫也没有来得及多想。但经过一晚上的思量,他发觉那人出手时似乎有所顾忌,并不像是真正进行生死搏杀,要不然自己也未必可以那么轻易将其打伤。

  • 顾命大臣自顾不暇在线阅读第9节

    和江城即将结束的梅雨季不同,坐落于北方的宁城已快立秋,中午虽然仍旧很热,但早上和夜晚已经凉快许多。易灵回宁城时心情还是不错的,奈何身体跟不上心情,刚下飞机第二天就不幸的因为感冒病毒倒下了。“生病了就好好休息,别想着到处去玩,我待会儿去曲老师家拜访,至于你的好意,我会帮忙带到的。”蒋菡训小孩子一样压下

  • 吾乃西凉锦马超在线阅读第二节

    王安石于治平四年秋被任为翰林学士,也不忙着上任,从南京出发一路走走停停,随便仿亲拜友,到达汴京已经是熙宁元年晚春了。他是在翰林院的槐厅接到传召的。槐厅是翰林院的第三厅,因厅前有一棵大槐树而得名。相传学士凡能进槐厅的,均能位至宰相,入内省副都知李宪传旨时,司马光、吕公著也在槐厅,司马光意味深长的看了王

  • 万界怪物学院第九章在线阅读

    新书求鲜花求收藏,,,,,~~~~~~~~~~~~~~~~~~~~~~~~~~~~~~~~~~~~~~~~~~~~~~~~~~~~~~~~~~~~~~~~~~~~~~~~~~~~~~~~~~~~~随着大壮的一声令下,众多孩子“嗖”的一声都出现在了十米之外,这正是龙钰之前抽到的《缩地成寸》。虽然众多孩

  • 穿越之青青子衿在线阅读第一章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希望我的死能够偿还这些年所带来的罪恶。”伴随着左侧嘴角半上扬的冷笑,这个三十二岁的中年男人与世长辞.......十年前.......呜呜~~~~火车的汽笛声响起,吴良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靠在火车吸烟处冰冷的铁板上,二十二岁的吴良辰口中吐出了一丝白烟,边看向窗外飞过的白雪边回想当兵

  • [福尔摩斯]玫瑰与刺在线阅读第六节

    周末的清晨校园格外的安静,就连平时来来往往的各交错的校园道路上也只有稀稀疏疏几个早起的同学。何毕载着牧启安一路穿过男生公寓楼后面的小路,再经过一片绿草如茵的教学楼区,而后如一道轻盈的风刮进了K大最负盛名的长达几百米的银杏大道。即便银杏叶还不是最美的金黄色,两人骑车而过的身影也如一道靓丽的风景,充满了

  • 开局十万新手礼包在线阅读第10节

    界外星辰银光照耀在闫府之中,稍显宁静,数里城主府此刻灯火通明,全族之人皆在碎念明日长老会议,因为,那关乎到族中传奇人物闫灵儿的结论。万年之后,居然有人打破族中万年成规,再次取名闫灵儿,那受族人千夫所指的后生晚辈,倔强少年,是否真的可以续写万年之前,先祖辉煌,还是玷污闫灵儿这传奇的名字,沦落为族中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