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无序之序在线阅读第四章

2021/10/14 9:46:39 作者:流星石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无序之序
无序之序
作者:流星石来源:纵横中文网
在我的世界里,我就是至高神。为何无序,因我之所想便是秩序。

清源子的敲门声打断了唐清宇的思绪。

清源子是来送饭的,他说观中只有“粗茶淡饭”不是自谦,因为他送来的是真“粗茶淡饭”——带着糠皮的杂粮饼,还有杂粮粥,一罐咸菜。

外加一壶热水,一盏油灯。

清源子再三抱歉观中简陋,只有这些,态度极为“诚恳”,唐清宇也只是笑了笑,表示无妨。

听到这种回应,清源子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

要知道唐清宇刚才扔给他的那锭银子足有五两,即便是在终南山附近极为繁华的镇子上吃一顿最好的席面,再住一间最上等的客房,也花不到一两银子,眼见唐清宇的穿着华丽,显然家境不俗,年纪看着不过二十几许,并不算大,阅历不见得很足,许是还能从这小子手里多捞点儿?

正动着这个念头,却只听“呲朗朗”一声,原来唐清宇坐在屋中的椅子上,把腰间宝剑卸了下来,按了响簧拔剑,剑光慑人,一下子晃得清源子睁不开眼,也吓了一跳。

有些尴尬的清源子看着静静擦剑的唐清宇,讪笑着告辞了。

清源子走后,唐清宇收剑回鞘。

常年走镖,他的江湖经验异常丰富,对于很多如清源子这样的人也自有一套他的应对之道。

摸索着手中宝剑上的花纹,唐清宇再次出神,思索着刚才他并未思索出答案的疑惑,半响,眼见天色已晚也没想出个所以,轻叹一声,粗粗收拾了一下,又从这屋子里那个简陋的衣柜里翻出清源子所说的那床粗布被褥,和衣抱剑休息了去。

眼皮渐渐沉重,睡意泛起,就在快要入眠的时候,却忽听他这屋子的桌子下面,有些许响动。

桌子下面不应该是地面吗?为什么地面下面会有响动?

唐清宇睁眼,看着屋中的桌子。

那只是个普通的木制的四角桌。

持续不断的响动从桌子下面的地底下传来。

咚咚,咚咚,咚咚咚。

不一会儿响动停止了,唐清宇皱眉,又细细听去,一片寂静,好像刚才的响动只是他的错觉。

又等了片刻,依旧没什么动静,唐清宇思索下,转头吹灭了放在床头的油灯,屋中瞬时阴暗下来。

盘膝抱剑,保持了一个能够快速拔剑的姿态,唐清宇接着闭目打坐。

不一会儿,只听窗外院中的有“吱呀”声传来,一会儿又有什么东西落地的声音,此时天色昏暗,又有些阴沉欲雪,不见月色不见星斗,不说伸手不见五指,却也差相仿佛。

那重物落地的声音后,院中的响动越来越明晰,刚开始有淅淅索索好像衣服摩擦的声音,然后脚步声响起,并且由远及近,逐步靠近。

唐清宇睁眼,将随身的行李塞进被中,做出一个被褥中有人的假象,然后一个闪身翻身上房梁,这样即能完整的观察室内,在这样一片漆黑的环境里又不易被来人洞察,

唐清宇方才“上房”,便听到“吱呀”一声,门开了,一个纤细的身影进了来,快步走到床铺前,往床榻上前一歪,拍着被褥,伴随这一串动作还响起了一个巧笑女声,道:“冤家,往日猴急的德行,今日怎到羞涩起来了?”

哦。

这就是躲在房梁上看到这一幕的唐清宇此时的反应。

昔日当镖师时走南闯北,道观、寺庙之类的地方没少投宿,毕竟荒山野地,也许未见得有客栈,但是野寺野庙野道观倒是有不少,好歹是能遮风避雨落个脚。

呆得多了,也就知道,和尚、道士,也就那么一回事儿,有真修行的也就有假修行的,有真受戒的,也有吃喝嫖赌色样样都沾的,暗悄悄地结婚生子的都有。

联想起整个重阳宫的破败,貌似就清源子和他师父两个人,而除了他们两个住的房子,就只有这个院子最干净能住人,甚至还有一个铜镜,所以……也许清源子和这爬进屋里的女人偷情的地方吧。

女子在被褥上拍了一会儿,许是不见情人有反应,心中起疑,伸手入被褥摸索了一下,却发现被子底下是卷成一卷的褥子,只是看起来像个人形的轮廓,女子咒骂了一声,便起身下床,一扭一扭的地推门出去了。

听着脚步声渐远,唐清宇难得有些好奇,翻身下来,走到院中,只见方才盖在那个储存白菜萝卜用的井上的井盖掉在地上了,回想刚刚听到的怪异声音,唐清宇满是好奇地凑到井旁,井中黑黝黝的实在看不清楚什么,便又转身回屋点了油灯出来。

油灯微弱的光亮照将下去,却还是只能看见许多萝卜白菜,照不亮井底。

手执油灯的唐清宇站在井边若有所思,然后从怀中掏出一抹丝巾扔到井下,只见那丝巾缓缓下落,然后在快触底的时候,似乎被什么吹着了,又向上冲了上来,往靠一侧井壁的方向翻滚了几圈,才渐渐落下去。

井底有地道。

一般的井底因为不通风,所以人下去的时候要先往下放一根蜡烛或者油灯,如果灯火灭了,就表明里面因为长期封闭,缺少空气,人下去会和灯火一样被闷过去,所以根本就不可能像刚刚那个丝巾一样,呈现出被风吹起的状态。

丝巾被吹起,被吹得靠边掉落,便能证明井底是有地道的。

所以,这一切就好解释了。

很显然,那个女人是从地下的地道走的,地道还从唐清宇住的屋子里桌子的下方经过,所以唐清宇会听到地底有咚咚声,直通井底,女人从井里搭着的梯子爬上来,椅子发出“吱呀”的响动,从井口爬出来又有衣服摩擦的声音,推掉木板井盖,有重物落地的声音,爬出来在院中行走便有了脚步声……

唐清宇想了下,吹灭了油灯,转身走出这个院子。

清源子和他师父的住所并不难找,整个重阳宫就只有清源子和他师父的住所有亮光——屋里点油灯了。

尽量提气轻身,悄然向那亮灯的屋子走去,避开可能在窗纸上留下影子的方位,静靠在墙边,只听屋中有女子声巧笑:

“冤家,怎么让外人住了我的屋儿了。”

清源子的声音满是油滑,荡荡漾漾的,道:“宝贝,心肝儿,让我亲亲,让我亲亲……”

“你别这个时候和我犯腻歪,和你说话呢?你怎么把井盖上了,让我废了好大的劲儿才推开,手都酸疼了。”女声娇滴滴地道。

“你不是说你家郎君回来了,这段时间来不得嘛?怕里面进了风雪……心肝儿,心肝儿,你别走,你可想死我了……”清源子道。

“昂~~,你给打住,你想我?你还想我啊?你把我的屋子都给别人住了。”女声似嗔似怨。

“哎,那不是有人借宿吗?这天寒日冷的,人家借宿,我还能把人赶出去?”清源子的声音微微警觉了,似乎从刚才的沉迷之中清醒了过来,道,“怎么?你碰到那屋里住的人了?”

“哪有,我以为是你这个冤家等我呢,结果一进屋里,根本没人,就是行李扔着……”女声娇滴滴地道。

清源子声音里透着疑虑:“没人?怎会没人?……”

“管他的,你不是说是路过借宿的,早晚是要走的,还为得他耽误了我们的快活不成……”女声说到后面已经带了点儿喘息之声,春意盎然。

不知道清源子是怎么想的,可能此时已经顾不得唐清宇了,所以男声没再响起,却只余下一阵大家都懂的不可描述之音。

唐清宇挑眉,正觉无趣转身欲走,却又听一个低沉的声音“咳”了一声,瞬时止步。

随着这声“咳”声,屋内不可描述之音稍止,不一会儿又听到悉悉索索的穿衣之声,然后是有人下地的走步声,“吱呀”一声开门声,清源子略带谄媚的声音响起:“师父,您老怎么来了?”

呦,这是被抓现行了?唐清宇想。

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冷笑道:“你自是不希望为师过来,你们好独自快活!好你个小兔崽子,为师辛苦把你养大,有了好东西竟然只想着吃独食!不知道分与为师一同享受!?”

唐清宇必须要承认,他稍微有些惊讶了。

这不知道第几代的重阳宫的门风,略微有些奔放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邪冰刚走出校园的菜鸟

    啪!嘶!“舒服,饭后一支烟,快乐似神仙呀”天刚黑K市已到处灯火通明。一间出租屋内,一名身高178身材略显单薄的青年正脚踏茶桌,背靠沙发,嘴里叼着一支香烟,眼睛微眯喃喃自语!桌上一盒只剩调料残渣的方便面任然有热气冒出。显然这合泡面就是青年的晚餐。陈宇,90后大军中的一员,刚走出校园便感受到了社会深深的

  • 三生三世·彼岸花在线阅读逆天的天赋

    “星辰,你们今天是不是在一乐拉面店里打架了?”“听一乐大叔说,你们帮他赶走了一个醉酒闹事的人,不过下次要注意下轻重,毕竟那人是宇智波家族的人,把人打伤了总归是不好。”晚上波风水门吃饭的时候,对漩涡星辰告诫道。“果然如此!”一听见波风水门那话,漩涡星辰心中闪过四个字,差点忍不住笑喷了,但脸上的表情却表

  • 网游之西游轮回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这一场“公平”的比试要是换做是别人的话,可能十分的不公平,甚至是在对方没有放水的情况下,根本就没有取胜的机会,但是对于拥有陈国涛人物卡的张一帆却不算得了什么。因为作为一个兵王最基本的条件,除了个人的战斗力非凡以外,其他的各项军事素质都必须要有极高的水平才行,所以射击当然也不例外。不过张一帆虽然答

  • 泥娃娃的歌声之家人》(7)

    待饭菜一道又一道的端上桌子,疗伤的小家伙展月就有些安耐不住了,一个劲的抽动着小鼻子,还时不时偷偷瞄一眼餐厅的位置。随着饭菜的香味不断的飘来,这小家伙周身围绕的淡蓝色能量明显浓郁了几分,显然是想快点完事去吃东西!没一会,小家伙就跳下床道:“姐姐,我的伤都好了。”陆婉黎完全没有想到,展月居然这么快就能完

  • 万界逃杀之无限升级在线阅读实验开始前

    “该死的帝国狗,等我有一天出去了,一定杀光你们。”梁谌忍着剧痛撕开自己衣服上的一些布条将那条已经残废了的腿绑了起来,尽量不让那条腿也有过多的动作。而后利用那只好的手慢慢的从地上挪动,背靠着监狱的墙,让自己得到一些休息。“怎么办?我现在这个样子,哪怕有人保护我也很难活下去,更何况帝国不会管一个已经失去

  • 娱乐之金手指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二节

    他并没有回去他的组织,而是把我带到了似乎是他住所的地方。虽然我很想昏过去,但是大脑从没有那么清醒过。无措的摩挲着身下的床单,阿柒把我丢到床上后就放任着不管,自顾自的脱衣服进浴室,没多久浴室内就传来哗哗的水声。我正襟危坐着,这才想起自己身上也沾上了些许血迹,可身上又只有一件睡衣。只能难耐又局促着。浴室

  • 我变成了漩涡鸣人在线阅读第二节

    苍茫的大峡谷上,此刻因为陨石降落的原因,到处都是碎瓦颓垣。林然躺在一处石头后面,此刻终于从昏迷状态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的惨状,不禁大惊失色。更是看到自己的人物等级上,显示有581级,林然更加瞠目结舌。“这...我靠,怎么开了个新手保命技能,这就500多级了,我记得这款游戏满级只有500啊”林然站了起身

  • 重生后我成了江爷的宝贝蛋之一个茶杯的诊金(2)

    “有什么问题么?”看李慧脸色有些不正常,医生皱了皱眉,问道。“呵,这个……王风医生是吧,你这药方你确定不会有问题么?而且我怎么不知道我内分泌失调?”打定主意要狠狠的拆穿这庸医的真面目,李慧怒极反笑道。“药方肯定没问题,而且我也没说你现在是内分泌失调,而是即将内分泌失调,不过不得不说,你对于自身的营养

  • 大时代游戏在线阅读毁了丁克一生的男人

    夏力是一名比丁克整整大5岁功力比丁克强劲10倍的男人。比丁克大5岁功力强10倍的男人夏力却在5年之后败在了丁克的手中。夏力可能到死都没有明白,被自己打败的男人丁克何以如此快的增加了如此高深的功力将自己挑落马下。但丁克明白,丁克取胜的法宝就是把心中那团乱麻拦腰剪断扔给了夏力。那团乱麻就是纠缠丁克7年之

  • 血染三国异能现身

    嗯嗯,陆刚急忙几口扒完米饭,起身走到大排档的一角,这里很隐蔽,向卉和她老公看不到的地方。然后就等待曹清莹去结账之后一起走。曹清莹看到陆刚悄悄的躲着向卉两人,不由微微摇摇头:“陆刚这个小色狼,胆子还真是小,见到向卉老公就跟老鼠见到了猫一样。”说实话,曹清莹对胆小的,没担当的男人一般还真看不起。结账的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