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仙葬长生第五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9:47:50 作者:机缘巧合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仙葬长生
仙葬长生
作者:机缘巧合来源:纵横中文网
为仙葬尽“皇”与“帝”,万古永恒只为“仙”。道尽人间无情”夜”,“寿“在前头仙为觉。天地大道无载我,有仙无仙也枉然。天地之命谁认命?捅破苍天问青天。在芸芸众生求仙者,我不过是其中一员,而我的存在只为了我心中的”光“和热,不求为仙只求长生中有我。传奇在手,天下我有。是路、是道都在我脚下……(本人作品错别字在千分之一内,自然有问题,人品绝对,请大家用心收藏。◕‿◕。)

佩玉:“……”。

她垂首看了眼倒下的尸傀。尸傀五官溃烂,枯草一样的头披在身后,十分可怕。

她却认得这具腐烂尸体。

这尸体生时名叫花娘,能绣一手好花。她是岁弄从外地掳来的老婆,来此地好些年了。

花娘总是笑眯眯的,人有些富态,以前会偷偷给佩玉和她娘带吃食过去,有时是一碗清粥,有时是几个糠馒头。对于天天跟野狗争食的小佩玉而言,这个笑眯眯的胖大娘简直就像下凡的仙女一样好。

但是花娘一个多月前死了。岁弄喝醉酒后,惯常抡起棍子打她,她的尖叫声响彻四方八里,闹得整个村子都听见。她儿子慢腾腾地走过门口,对那群竖起耳朵听热闹的好事者摆摆手,“没事没事,死不了,她命贱得很。”

那天的施暴格外长,从晌午到日暮。

花娘的哭泣与哀嚎越来越低,最后只变成有气无力的呻.吟。佩玉冲进院子想阻拦,被花娘的儿子一脚踢出去。再没人敢上前,只除了花娘喂过几次剩饭的老黄狗。老狗紧紧咬住岁弄的腿,可它年纪实在大得很,牙齿全都掉光,被岁弄一棍子砸在头上,死了。

花娘也死了。

没有做丧事。那天,岁弄家煮了一锅狗肉。

喷香喷香。

往常有人煮肉的日子,佩玉总会蹲在那户人家门口,等几根吃剩的骨头。但那些人就算是把骨头喂猪喂狗,也不肯留给她。所以大多数时候,她只是去闻闻味。

闻到香香的味,嘴跟着咀嚼两下,就好像吃到了肉般。

但那天佩玉没有去。

她跑到后山乱葬岗,想给花娘掘座坟。她没有榔头,只能徒手去挖,直挖到满手鲜血淋漓,才弄出一个小小的坑。可她力气太小,花娘也死沉死沉的,使了吃奶的劲也不能把尸体推进坑里。

天已经暗下来,乱葬岗鬼火如萤,荒坟一座连一座,不知是什么品种的虫子开始呜呜的叫,有点像许多人在哭。

花娘躺在地上,额头上碗大一个伤口,满脸都是鲜血,看上去很是骇人。

七八岁的孩子,做完这么多事已经累极,哪里顾得上害怕,倚着花娘的大腿就沉沉睡了。

次日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睡在牛棚里。受伤的手上缠着两块布,粗布四角绣有小花,那是花娘生前最爱的花样。

夜里下了一场雨,乱葬岗里泥土湿漉,花娘双手合十躺在泥坑里,面上血痕被雨水洗净,眉目安详,唇角上扬,似乎含笑。

小孩子呆呆站在坑前,不明白花娘怎么就自己睡进去了。她立了半晌,直到肚子咕咕叫好几声,才弯腰捧起泥土往花娘身上盖,顺便把那两块布,或者说是手帕,放在花娘的手里。

花娘已经死了,脚下这具尸傀,只是被血雾怨气激起的尸体罢了,没有意识,只会杀戮,再不会眯着眼睛笑,再拿不起针绣花。

人死如灯灭,好似汤泼雪。

只一瞬的功夫,前尘旧事纷纷在佩玉脑海中扬起,她既无悲伤亦无惆怅,如果非要形容,大概是麻木吧。她正想挪开目光,却被人一把捂住眼。

“别看,”怀柏的手掌温软,声音绵绵,“不要怕。”

佩玉愣了下,眼睛眨眨,突然就涌上了泪。

怀柏弯下身,半环住女孩,另一手遮住她的眼,口中轻声安慰:“不要怕,只是死人而已,没什么好怕的。简一,你怎么就不知道用身子挡挡呢,让你师妹看见这样的景象?”

赵简一撇嘴,眉下垂得更厉害,看上去更愁了,“这血雾太诡异,我没察觉到尸傀靠近。都怨我,英子第一次见尸傀都吓得好几宿没睡着觉,小师妹只怕也……唉,早知道这次出门我就把周公仪带来了。”

怀柏也跟着叹气,“算了算了,不怪你不怪你。怨我没有早些发现,怨我,都怨我。”

他们都急着往自己身上揽错,言语之间,比起师徒,更似同辈。

赵简一又叹口气,“这血雾似乎是有意识一般,也不知是什么东西。”

怀柏牵着佩玉,赵简一跟在最后,一齐沿着村道走。这回他们不用佩玉带路了,反而一前一后将她仔细护好。

突然,怀柏停下脚步,轻声道:“有人在走来。”

因为血雾感应,佩玉脑中清晰浮现出走来那三人熟悉身形——杨八、宋五脸色苍白,正警觉地东张西望,岁弄却满脸不情不愿走在中间。他们也是运气好,居然能毫发无损的到这儿。

几息后,赵简一也听到脚步声。

那三人却不知有人正静静站在血雾里等自己。眼前乍然撞见三个黑影,他们吓得大呼小叫,屁滚尿流,岁弄更是双腿一软跌坐在地。

赵简一皱眉,苦瓜脸拖得更长,“你们别叫,再叫引来尸傀就麻烦了。”

过了小半天,彦村三人冷静下来,一见面色镇定的佩玉,顿觉尴尬不已。岁弄更是张口就喊:“小杂种,你没死啊?”

看来村长以为自己死了,所以再派人出来,岁弄也跟着走进血雾,意味着他已对外姓人妥协,佩玉并没有在意那个称呼,但另两人已心生不满。

怀柏的眉头轻轻蹙起,握住女孩的手愈紧几分。

赵简一直接更大声地回道:“你喊我师妹叫什么?”

“……啊,仙长。”杨八看见赵简一胸口炽翎,马上跪倒在地,哀求道:“仙长救救我们啊!”

宋五也跟着拜倒在地,不停恳求。

赵简一指着岁弄,质问道:“你,就是你,刚才喊我小师妹叫什么?”

岁弄看了眼面无表情的佩玉,又看眼怒气腾腾的少年仙长,还没弄清楚状况,摇摇肥头大耳,腆着脸赔笑道:“仙长,不知哪位是您的师妹?”

佩玉的唇角渐渐勾起一个极轻的幅度。

方才这几人一番大叫已经引来尸傀,还有,不远处的花娘尸体。也许花娘死前执念未消,怨恨太深,在岁弄声音响起时,被符咒镇压的她竟摇摇晃晃地站起,往这边走来。

岁弄像是看到什么,眼睛睁大,眨也不眨地盯着前方,脸色苍白如纸,双腿不住打颤。

胯.下裤上深色晕开,滴滴水声响起。

“花、花娘……”

赵简一捏住鼻子,“好臭!”

怀柏将香帕放在小孩的鼻前,闻言赞同地点点头,“不止是尿,全身上下都臭得很。”

岁弄已被腐肉啪叽啪叽往下掉的花娘吓破胆,涕泗横流,大叫:“啊啊啊啊啊!”

可两个仙长看戏一般站在不远处,一点都没有要救人的意思,赵简一更是抚掌大笑:“哈哈哈哈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战创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到近前,出示了身份玉牌,经过两位老者确认之后,林浩才得以进入。“请于测灵石输入灵力!”机械般毫无感情的声音如同在耳边响起,对此林浩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实际上是作用于自己神识的。眼前就有一块泛着白光的石头,想必就是测灵石了。伸出手,默念心法,将体-内真气凝于手掌,朝着灵石打去。缺见试灵石光芒一闪,便没

  • 异度之天黑请闭眼又见“刀疤”

    风息温驯,花枝微颤,带来幽远清香。摩挲宫人粉嫩颜容,金步摇轻荡,只听得声声叹息。珍妃游步万花丛中,心思却不在赏花上,这开得正艳的花儿,就像这后宫三千佳丽,任你如何努力绽放,惹人注目的,终究只有那么几朵。珍妃俯身托起一朵嗅之,嘴角扬起月牙一般美丽的弧度,眸子里碧波荡漾,不禁赞叹:“开得好啊……”花开得

  • [海贼王]Charm and Curse在线阅读俺没老婆吗?

    “哥,末世真的要来了吗!”妙琪雪也走到了阳台,看着天空,有些颤抖。看着妹妹那慌乱的表情,莫名一把将她拉入怀中。“放心,一切有我!”霎时,妙琪雪内心逐渐镇定下来,感受着温暖的怀抱,让她无比的心安。“嗡嗡~”突兀的声音响起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无数的人承受不住这股声响而倒下了,正在飞行的飞机无端坠落,无数的

  • 大明帝国:开局从帝国亲王开始略施惩戒

    正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楚逸相信,所谓的‘鬼医’,肯定存在,不然依照古欣雅的性格,她不会谈论这些莫须有的。他现在有点期待能从李筱筱那边获取点信息,一丝丝也行。“这个我也只是听说过,要说见过得话,京都内倒是有一个人见过。”李筱筱一脸歉意的说道,“但此人生性古怪,一般人还真的很难见到他。”楚逸心中一丝

  • 鱼落圈在线阅读真是贫穷的一天啊

    “月光疾风,你不回去睡觉吗?”我打了一个哈欠,准备上楼。又跟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的青年道:“不用管那帮酒鬼,楼上有房间……看在你是第一次来的份上,今天就不收你钱了。以后来还是会收的。”月光疾风看了我一眼,良久,淡淡道:“多谢。”我没管他,一觉睡到了天亮。对于山城他们那样一喝完酒就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的行

  • 总裁大人谈感情伤钱第7章在线阅读

    我站在那里心里有一股特别复杂的情绪,宋行转过身走过来,我的脑子里就有一个字,跑!赶紧跑一溜烟跑到小区外面,蹲在路边“不对啊,我跑什么”我嘟囔着“我也想知道你跑什么”这个声音太耳熟了,我转过头宋行就站在我身后低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是鬼啊?走路不带有声儿的”我站起来抬头看着他,没办法,他太高了。宋行

  • 李元霸世录之吊打心机婊 四(4)

    “可是~”橙乐姌看着徐柔柔一脸为难。“可是什么?”徐柔柔见橙乐姌没有立刻答应有些不悦。要不是有其他计划,她怎么可能会跟这个蠢货住一起。“可是我和姌姌已经约定好了要住在一起。”莫琦抱着胳膊强势的说到。这个徐柔柔就是看姌姌好说话,一会儿看不到就来为难她。“什么?”徐柔柔一副震惊的样子,这个橙乐姌怎么敢这

  • 末世之开局有基地在线阅读第2章

    火灵国天瑞27年。春尾。5月夜色糜暗,原本皎洁的月光,被一片乌云遮掩,透出一种让人胆寒的凉气,顿时一片乌黑!在外劳作一天的商贩与游玩的人一下散去,本是热闹的大街瞬时变得霎时凄凉,不见半人。就是以往最热闹的青楼也变的冷冷清清.在火灵国国都圣灵城城郊一片荒芜人烟的地方屹立着一处让人自心底惊惧的宅院!宅院

  • 七峰之天高云淡 望断南飞雁

    由于太过期盼学习轻功,第二天上午读书时黄健英罕见的走神被刘先生批评了。用过午饭后,杨英把黄健英带到一处陡峭的山坡下。只见他负手而立,看了黄健英一眼,双腿一发力,跑了几步三两下跃上坡顶的一根树枝上,树枝轻轻摇晃,杨英却稳稳的站着,直直的站着,双手依然负在身后。看得黄健英两眼只放光。杨英身形一晃,又轻轻

  • 百变小樱之苏子矜第6章在线阅读

    背完了誓词的简安,迅速朝台下鞠了一躬。趁着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她踩着高跟鞋,强装镇定地火速下了台。在舞台边上站定之后,压抑了许久的汗水才一股脑地爆发,霎时糊了她的底妆。紧张,太紧张了,这比她考警察面试还紧张。不过,跟她的激动相比,大厅里异常安静。台下的观众都朝着简安的方向好奇的打量,台上的演员和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