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蓝灵公主突击者

2021/10/14 10:32:20 作者:李少主 来源:飞卢小说网
蓝灵公主
蓝灵公主
作者:李少主来源:飞卢小说网
“夏依依,你这写的什么……”樊老师看着黑板上的题,双眼圆睁,连声怒吼。“我写的是……是……是……”夏依依有些口齿不清,最后闭上眼,终于一鼓作气说了出来,“是,是魔鬼老师坏!”这句话传进了众人的耳中,可想而知夏依依用了多大的勇气。“哈哈哈,魔鬼老师坏,她怎么还能那么搞笑啊!”“就是,就是,哎呦,我笑得肚子都疼了……”“你看她不是用英语写的,是用汉语拼音写的!”“真的耶!她还能再搞笑些吗?”传说在天外天,存在着一个强大的仙阁——仙缘阁。那里的人都有着强大的气场,有着强大的灵力,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仙缘阁

虽然眼前一片漆黑,但陈子云的耳朵却很灵敏,反应更是不慢。他感觉到倘若是有人装神弄鬼,也是冲着刚刚出土的玄鸟雕像来的!凭着感觉,一手便把右手旁的玄鸟抄在了手中!此时,一个黑影,从头顶裂开的帐篷里跌落,然后迅速朝着陈子云的位置扑了过来!

陈子云眼不能视物,但行动却还是方便,忙侧身一滚,并且大声叫了起来:“卫兵!快过来!卫兵!”陈子云的声音有些竭斯底里。倒不是怕自己受到伤害,而是担心这屋子里面的那些珍贵的出土文物被劫走。

“玄鸟,交出来!”一个不带感**彩的声音从陈子云身后响起。

随着这声音的突兀响起,帐篷里面开始弥漫着一股阴寒潮湿的气息。空气也变得有些黏糊,让陈子云感到异常的不舒服。但和突袭者比较起来,这点感官上的不适,显然不是那么重要。

陈子云毫不理会,睁开眼睛,凭着模糊的视觉,把手中握着的青铜器狠狠往那人身上砸去。

“嘭……”铜器砸在了那人身上,却好像砸在了木头之上,并没有产生很大的伤害。那人只是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便继续跨步走了过来!而这时候,帐篷上面,更多的突击者跳落下来!

“玄鸟,交出来!”那人的声音依旧冷漠,但却伸手抓向陈子云的肩膀,陈子云顿感不妙。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肩膀已经被抓住。

“啊……”陈子云喉间发出一声闷哼。抓住他肩膀的那一只手,仿佛是钢铁铸造的一般,捏得他痛彻心扉。陈子云却临危不惧,迅速施展出擒拿手,试图对身后的突击者进行反制。让陈子云悚然的是,他反手一搭那恶徒的手臂试图反击的时候,却感觉到了他所搭碰到的手臂,冰冷刚硬,如同金属一般,他根本扭转不了!

“玄鸟!交出来!”突击者阴恻沙哑的声音在陈子云的耳边响起,而从突击者身上散发出的一股若有若无的异味,更让陈子云有些悚惧。这意味有些刺鼻,除了有隐约的臭味之外,还混合了不少香料在其中。这种混淆的味道,催人作呕。然而陈子云对这种气味却不陌生,他曾经在一个以收藏古尸为主题的私人博物馆里闻到过类似的气味,那可是从埃及出土的木乃伊身上散发出来的!

惊惧之余,陈子云的力量不由陡增,暴然飞起一脚,狠狠地踹在了突击者的胯下,庞大的力量冲击之下,突击者不由松开了陈子云的肩膀,往后倒下。但受到了如此重创,那突击战却是连惨叫都没有一声,直直地倒在地上。

“赫赫……”那突击者口中发出了怪叫,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显然受伤并不严重,好像陈子云踹到的地方不是他的命根子一般。

与此同时,从帐篷上方跃下的突击者,也朝着陈子云围了上来,而这些人的动作比之前那突击者明显要灵活了许多,围过来的时候,手中还亮出了带着寒光的武器。

趁着微弱的光芒,陈子云看到突击者手上的武器之后,不禁失声道:“*****!你们是廓尔喀佣兵?!”突击者手中的武器是****,这种刀中间中凹进去而使得整把刀显得略像狗腿,是尼泊尔最出名的佣军廓尔喀雇佣兵的标志之一,而廓尔喀雇佣军,也是世界上战斗力最强大的佣兵之一,以冷静英勇著称。

来者并不答话,手中的*****却猛然挥动,朝着陈子云劈砍下来。

陈子云连忙躲避,*****的重量主要集中在刀锋处,猛力劈中身体,能把人劈成两半。陈子云本想奔向帐篷门口,但突击者显然料想到了陈子云的想法,已经占据了门口,拦住了陈子云的去路。

“丫的!”陈子云心中一怒,紧握在手上的青铜器不由往拦在去路上的突击者狂砸过去!这青铜器乃一件礼器,重量大约在五六公斤的样子,在陈子云狂暴地砸过去的时候,发出了一阵“呼呼”的劲风。陈子云并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阔步急奔,朝着那突击者撞去!

那突击者不以为意,用刀尖一拨,准备拨开砸过来的器物之后,再一刀把陈子云给劈死。但他显然是低估了这青铜器的重量和陈子云砸过来时候的力道,刀具接触到铜器的时候,被那强大的力道牵引地往一旁偏去,中路顿时大开!

这时候,陈子云已经扑到了这突击者的面前。突击者大惊,左手往腰间摸去,想拔出另外一把佩刀。但此时已经太迟了,陈子云已经到了他面前,重重一个左勾拳,拳砸向了突击者的脸上,突击者身形不由一歪,从腰间拔出了一半的*****却被陈子云按住,然后重重一拖,拖出刀鞘之后,就在这突击者的小腹上从下往上重重一划,入肉三分!

“啊……”突击者发出了一声鬼哭神嚎般的惨叫声,一腔鲜血喷了陈子云一身,软瘫了下去。

但陈子云却没能放松片刻,因为周围还有几个突击者,当他解决了面前这一个的时候,身后一缕劲风已经传到了脖颈的位置了!

陈子云低头一避,突然感觉到头皮一凉,头发已经被削去了不少。握着被鲜血染得凝腻的刀柄,他毫不犹豫地重重往后刺去!“噗……”沉闷的金属破肉声听起来并不舒服。

“呃……”后面被陈子云反手刺伤的突击者口中发出了一声不可思议的怪叫,极痛之下,却依旧彪悍无比,挥动着手中的弯刀朝着陈子云劈砍过来!

这一刺用力极大,陈子云猛然拔刀,却无法一下子从对方的身体里拔出,感觉到对方在做出反击,当即往地上一滚,朝着帐篷的位置滚了出去。

“子云,发生什么事了!”谢枫的声音在帐篷门口不远处传了过来。谢枫远远便看到了陈子云的帐篷里忽然亮起了一阵诡异的红光,然后很快便陷入了寂静之中,片刻之后听到陈子云凄厉的求援声,便奔跑过来,只是不知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听到里面不时传出凄厉的惨叫声,谢枫便已经足够警惕,看着一个人影从地上滚了出来,谢枫认出那是陈子云,便大声询问道。

“里面有杀手!”陈子云没时间解释,也不知道从何解释,情况紧急,只得张口大叫了起来。而在这一瞬间,一个突击者从帐篷里面奔出,朝着陈子云的位置扑了过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魔王扮演者在线阅读第8节

    在宁静的栖梧宫里锦觅安静地坐在流梓池畔一脸不解地看着手上的信,信里的字她都看的懂,但是意思就没看懂。就这样她一直坐在那边满头雾水地想着到底为何这封信是给她的呢。。。今日流影在军营里当值,刚好来到栖梧宫要汇报一些事务给旭凤。一进大门就看到锦觅漫不经心地把弄着手上的信,她悄悄地走到了锦觅的身后就直接抢过

  • 洪荒:重返天庭第二章在线阅读

    她觉得低头并不是认输,而是看好脚下的每一步,以此警醒自己不要再犯错误。温卉住在一楼的客房里面,但一楼住的都是下人保姆,她的地位显而易见。齐远铭环视了屋里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她的身上,五官精致的俊颜透露着莫名的冷冽,冷冷启口,“换上衣服跟我走。”这是她第二次听见他的声音,可是依然跟第一次一样没有语气冰冷

  • 豪门女配沉迷吸猫在线阅读第8章

    “老二,你去门口等一下叶长空带人过来,等下你和老幺负责安排他带过来的人。然后等会儿叶长空来了以后你跟他一起过来,我们商量一下去省城的路线”一路有惊无险的回到驻地,驻地也很幸运的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依旧是偶尔有怪兽进攻,但是都架不住龙浩等人人多势众,纷纷败逃。一番忙碌以后总算空闲了一点,龙浩和张羽凑到一

  • 红海行动之无限舔盒我要修真

    上官婉儿半信半疑地放下了手中的竹子,松了一口气:“我以为你发疯了,我爷爷说,对待发疯的人要使劲打他,把他打怕了就好了。”司徒秋天嘴角一阵抽搐,我要是发疯了,我就直接把你扑了,然后……司徒秋天邪恶地想着,嘴角不由地流出一滴晶莹剔透的哈喇子,不知不觉又露出那标志性的贱笑。上官婉儿看着司徒秋天这样,直接拿

  • 我从漫威世界归来在线阅读第八节

    睡了几个小时,周简稍微有了一点精神,和张小明小张一起吃了点晚上没吃完的掺汤丸子,周佩蘅不肯吃,她小时候就挑食,绝不肯吃剩下的。就算饿得不行,也只肯喝点水饱腹。张小明小张回去休息。周简拿着手电筒去菜园子择了一把青菜进了厨房,冷锅冷灶,不过被帮忙的婶子们清理得很干净。周佩蘅说挑也不挑,稀饭配咸菜吃上个把

  • Me决定成为英雄第十章在线阅读

    “这……这……胡说!我家少爷买这东西做什么?”那管事突然间发了慌,口中嚷着,脸色却是也有些发白了。“大人,这只袋子是昨日从这位身上掉落在酒肆中的。大人可以问上一问,他主仆仨人既是去酒肆喝酒,为何身上还带着这些黄莲粉?”卫凌月指指地上的猥琐汉子对着顾牧之道。听得这声音,堂外的众人瞬间就明白了一件事,原

  • 道生自化再借元石

    符刀到手,所有的材料都已经准备妥当。杜森一路哼着小曲儿往回走。坊市的位置就在凡玄峰的中部,所以也不算远,很快就回到自己庭院。庭院中的灵谷依旧还在,或许对于很多普通修炼者来说,这还是好东西,毕竟是花费了接近一个月的时间才捣鼓出来的灵谷,哪怕元气蕴含量太少,可也比打坐修炼来的效果好不是?对于这些灵谷,杜

  • 此后余生尽陌路在线阅读第四章

    “为、为什么……”真由的嘴巴动了动,只发出这一声疑问。“哎?什么、什么为什么……?”绿谷出久刚才那一句也只是脱口而出,并没有细想为什么会这么说。被真由这么问,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见她。在打开手机的那一瞬间,他是欢喜的,欢喜于自己在意的人给他发来简讯,但在看到简讯的内容时,欢喜的心情变得糟糕。那

  • 奥特曼之最强生物第4章在线阅读

    “给,你的牌子。”夏树将牌子递给张伟,张伟激动的抱在怀里,亲吻着。突然,他抬头闻了闻牌子上的气味,皱起眉头说道:“这布上怎么有股淡淡的水草味,以及……发酸了的蛋炒饭的味道?“水草我知道,那是因为它跟着我一起掉进了湖里……可是这股饭味是怎么回事?”“哦,那是因为曾老师不小心吐上边了。”夏树解释道:“不

  • 唇上香[豪门]在线阅读第二章

    二一痕沙——急雨打篷声,梦初惊。荒野之上,一只墨羽零鸦轻舒长翼,掠过无垠枯木石滩。此鸦是“零”族千年来豢养的信差,双目赤红,与玖宫岭训练有素的海东青一样,身形庞大,毛羽如箭,旦暮之间飞掠千山,栖于云水之外。其目经零族异邪之力锻造,可存影留形,记下所见之景,是以专为“零”侦察、传讯。“草非草”的讯息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