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宿命轮回之大禹治水第5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9:53:50 作者:夜之恒 来源:飞卢小说网
宿命轮回之大禹治水
宿命轮回之大禹治水
作者:夜之恒来源:飞卢小说网
大禹治水的传说流传至今,其丰功伟绩也一直受到大家的称颂,然而,大家可曾知道,大禹在治水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艰难险阻?其在治水之后为何将如意金箍棒留在了东海?而这如意金箍棒大禹又是如何得到的?大禹又是有着怎样传奇的一生?欲知详情,请看宿命轮回之大禹治水。(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五章

大雪纷飞的时候,景琰果然被召入宫,主审滨州侵地一案,三司协理。白璧也依他先前所言一点也不管。好吧!其实是他想管也管不了,他又病了,一到冬天白璧身体越发不好,萧景琰只要是能不让他插手就不让他插手。而现在就是直接告诉白璧,最近的事你别管,你问了也没人会告诉你,那些鸟你就更别想了,一到你房间周围就给赶出去。

白璧在床上挺尸。景琰一到他病就“欺压”他。还有那一帮子的校尉,等他好了,那些帮凶,呵呵!

列战英没由来的打了个寒颤,若有所感道;“殿下,属下怕咱们这么对先生,等先生有了力气......”

靖王淡淡道:“你怕什么,等他有了力气也是我顶着。”

列战英没说话了,心里却道:先生他是会先找您的麻烦,但也不会放过我们呀。软柿子他更好捏。

冬天的雪下了两场大的后便停了,等天放了晴,白璧也能下床了。

随处走走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景琰带着人往书房走,是......苏哲?

白璧问身边的士兵:“今日苏先生来访?”

“这......”士兵这了老半天也没这出个所以然来,他也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能不能告诉先生啊。

“算了算了,不难为你,你继续扶着我走走就是。”说着仿佛对刚刚的事毫不在意,可他的目的地分明是靖王的书房。

看士兵为难的停住,白璧微笑的看着他,语气温柔的很,“怎么了?难道殿下的书房我还不能进了不成?”

“不不不。”士兵连忙摇头。

“那我进去有什么问题么?放心,景琰问起来我就说‘我只是来看看他而已。’。”他说着挥开了士兵,自己上前两步敲敲书房的门:“景琰,你在里面么?”,装的那个好啊。

里面的萧景琰与苏哲俱是一愣。

“白先生来了,殿下不请他进来么?”苏哲道。

萧景琰起身,道:“先生稍等。”

就萧景琰打开门的一会儿工夫,白璧又叫了一声:“景琰?”

门应声而开,萧景琰看着披了白色狐裘,毛茸茸的狐毛遮到下巴的白璧:“你怎么来了,病还没好外头又冷,你不怕?”

白璧牙尖嘴利:“什么叫我怎么来了?难不成我来找你都不成?知道我病还没好你就要这么堵着门不让我进,要我在外头边吹冷风边与你说话?让我进去呀,外头冷死了。”

萧景琰为难,说不出话。他本意是不想让他多思伤身,可白璧一番话让他怎么开口都不对。

白璧一挑眉,“怎么,里头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许我知道?”

“白先生说笑了,哪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过是苏某正在与殿下议事而已。”苏哲开口了。景琰哪里挡得住白璧呀。

白璧越过萧景琰的肩头一看,“哦,原来是苏先生。”然后又转头问萧景琰:“苏先生到了,殿下怎么也不让属下打声招呼呢?”,他这一开口,称呼一变,只要有人在场他便一口一个殿下属下,绝口不喊一声景琰,萧景琰也是知道,可今天怎么就觉得怪怪的。

他侧身让开一步:“你病刚好多久就又倒了,道是好意思说。”

“属□□弱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苏先生,你说是不是?”白璧笑着淡淡说道,口吻却与上回差之千里。他在外人面前一向给景琰面子,做足了下属的样子,可这今日却是不大同。

苏哲看他,白璧却已经转头对着外面:“再端盆碳火来。”

“是。”外头的人应。

白璧旁若无人的在桌边坐下,对着还站着的两个人道:“你们说你们的,在下旁听即可。”说完,自己给自己沏了杯茶,还真就不再说话了。靖王与苏哲对视了一眼,走过来面对面坐下,又接着刚刚的说。

士兵端来火盆,又拿来了新的手炉,白璧就抱着不撒手了,好像根本不关心他们在说什么的模样。

苏哲喝了口茶水,道:“对于这件案子殿下有什么想法?”

“我已看过证据清单,此案并不难审。”靖王辞气凛凛,“庆国公不仅仅是纵容,他还是主犯。”

“可他是二品军侯,有获恩赦之权。”

“犯人命案满三人者,不赦。”

“他在京都,人命案他并非亲自所为。”

“朱家村屠村之举,有他的密函为证。”

“密函不是他所写,仍是他府中师爷所书。”

“这位师爷昨晚被我请来,今天就招了供,也不是什么硬骨头。”

“哦,原来是殿下请来的。”梅长苏目露赞赏之意,一笑道:“殿下能够在悬镜使的证据链中发现少了这位师爷,下手如此之快,抢得先机,苏某佩服。”

苏哲说道:“如今朝廷最担心的局面是各地豪强联手结盟,所以殿下在处理不同的案件时,要恰到好处的有些偏差。有的轻判,有的严惩,让他们摸不着你的规律。这样一来,各豪门之间利益不均,从而相互猜疑,这盟就结不成了。”

听他这一席话,萧景琰神色震动,沉吟良久,低声说了一句:“先生所言甚有道理,如果只是一视同仁,说不定反而达不到效果。”

梅长苏一笑,顺便又道:“既然誉王现在愿意助殿下一臂之力,你也不要太不给他面子,如果偶尔遇到他手下的人犯了事,你就挑几个情有可原的从轻发落,以示给他回应。”

靖王奇怪地道:“他本应该全力维护庆国公才对,怎么会拿着手里的肥肉,向我这块硬石头示好?”

“你现在对他来说可是相当重要的。”梅长苏伸出手在炭火上烤着,眼中亮光轻闪。

“为了让我显得很重要,承蒙先生让誉王兄舍弃了庆国公,又让谢玉露出了马脚,”靖王冷淡地哼了一声,“真是多谢了。”

“怎么,殿下不愿意给记我一功吗?”

“先生的意思我明白,只是……我不想让人觉得我是站在誉王那一边的……太子和誉王,谁的身边我也不想站……”

“殿下这些年受的委屈人人皆知,纵然姿态有些放软,大家也是可以理解的。”

“其他人的看法,我并不在乎。”靖王的牙根微微咬紧,视线有些不稳,“可是逝者英灵在上,我不想让他们也以为我萧景琰,最终低了头。”

白璧握紧了手中的瓷杯,微微开口,却没有说出声。他看向苏哲,只听他轻声说:“既然是英灵,当知你心。”

萧景琰无言。

白璧放下茶,也不当隐形人了,道:“祁王殿下是什么样的人,英灵在上,你当他们就没有脑子不会想。又不是人人都同你一般,一根肠子通到底。”

萧景琰看着他,哑口无言。白璧瞪他:“怎么,还不许我说话呀。那我闭嘴好了。”他继续往火盆烤边靠了靠。

萧景琰一时不说话,直到苏哲缩了缩身子。萧景琰看了,才问:“怎么了?先生还是冷吗?”

“没什么,坐久了脚有些麻,起来走两步就好了。”苏哲站起身,弯着腰微微挪动着步伐。

萧景琰深深的吸了口气,白璧给他倒了杯茶,萧景琰刚接住就见苏哲看到书房边上挂着的弓,伸手似是想要摸一摸。

“别动!”靖王立即叫了一声,梅长苏一惊停手,略一沉吟,慢慢将手臂放下,也不回头,口中低低说了一句:“抱歉。” 靖王也觉有些失礼,讪讪解释道:“请先生不要介意,这是我朋友的遗物,他生前最不喜欢陌生人碰他的东西……”

苏哲沉默一会儿,回身一礼:“是苏某失礼了。”

白璧一向能言善辩,可这个时候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苏哲抬头时目光扫过白璧,白璧对他一笑,不加任何修饰的友好的一笑,眼中装着许多东西,有善意有无奈还有,沧桑。这让苏哲一下知道了他的来意,怪不得他方才如此作为,为的不过是想见他一面,想要告诉他,他已经知道了,他是......

苏哲不动声色的和重新坐下,伸手烤火道:“户部侍郎沈追,殿下已经与他相识了吧。”

“苏先生那日传信,让我去积云楼小坐,我怎敢不去。既然去了,又怎么会没注意到沈追呢。”

“户部掌管国库钱粮,关系国计民生。可现在却被楼之敬搅得像个大染缸,放眼望去能够扎扎实实做事的,竟只有沈追一人。”

“我与沈追相交甚是投契,只是,他既不是东宫的人也不是誉王的人,想要再进一步拿到尚书之位,只怕不容易吧。”

苏哲换了个姿势,道:“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白璧坐久了也难受,既然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也不想再打扰这两个说话,虽然,一个面目全非,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但两个人联络联络感情也好啊。他虽然已经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但他活生生的一个大活人实在是变不成空气。

恰是这个时候外头响起一个尖细的声音像是什么鸟在叫,可这些天往日里群鸟嬉戏的靖王府鸟儿都快绝迹,哪里来的鸟。

鸟儿一下下撞击着书房的窗户。白璧一下脸色大变。景琰伸手就想说赶出去,可白壁已经站了起来,还以为坐久了又一下子站起来差点又给摔回去,景琰扶住他,见他脸色一下子惨白又有些激动,失了平常的从容也觉得不对,疾声问:“怎么了?”

苏哲也是疑惑的看着,可白壁却稳不下心绪浮动,连走一步都难如登天一般,他一推景琰,“把窗子打开。”

“什么?”

“我说吧窗子打开,放它进来,快去呀!”白璧急的要命连连推萧景琰。

萧景琰一见立马快步上前一把打开窗就见一个白色的小小影子一闪而过快的像是一道闪电。萧景琰回头就见那白色的影子一头撞进白璧的怀里,只是通体雪白只在翅膀尖端有些许黑色的小鸟,巴掌大,活泼可爱的很,在白璧怀里直蹦哒。

白璧抱住小鸟,“我,我先出去。你们聊。”说着脚步匆匆的就走了,连礼数都失了。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这般失措,仪态尽失的模样。”景琰看着白璧的背影,如是说道。

苏哲不接话,只是道:“殿下坐。”又从从怀中摸出一页对折好的纸交给靖王,道;“皇上让殿下自己来选辅审的三位官员,据我所知殿下只在邢部选了一个主司是吗?”

“我......”

书房里的人依旧谈着,而白璧躲回自己的房间,看着白鸟脚下绑着的字条,连拿下来的勇气都没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有个秦始皇[古穿今]第七章在线阅读

    它越走越近,最终来停在了林玄的面前,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飘在了林玄的面前。影子显然就是林玄身上刺青的模样,她一副古装打扮,美的不食人间烟火,却只有巴掌大小,就这么浮在那里,浑身透明,随着夜风轻轻的摆动!好美!好小!这便是林玄看清了红衣女子后的最直观的想法。“主人的七鬼之法终于要大成了!”一个声音突然在

  • 帝王掌心娇在线阅读第5节

    湘乐是她写出来最喜欢的一个女主,善良而聪明,丝毫不傻白甜。她也算是湘乐正儿八经的亲妈,因此她坚信原主反被送入南院这件事是湘乐的娘亲二姨娘安排的,与湘乐无关。毕竟二姨娘可是狠原主入骨,恨不得原主立刻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在二姨娘带着她那年纪尚小的宝贝儿子湘轩入住镇国公府的第一天,原主就直接像疯狗一般向她儿

  • 家有夫君住隔壁在线阅读第二节

    元蒙翻开自己睡觉的枯草堆,用剑在墙角翻腾,半个多时辰后,墙角露出了一个黑黑的通道。元蒙背上竹筒钻进通道,又从里面堵上了洞口。这个洞穴之前可能属于一只白虎,后来它死了,这个洞穴就空了,元蒙在雪原上流浪了几天后把这里当成了家。元蒙四肢着地悄悄地往前爬。过了一段不长的时间,周围的空间宽敞了些。根据往常的经

  • 网王同人之心瞳光影在线阅读第一节

    浮萍家境并不好。她甚至连最基本的家庭教育——如何与家人相处、如何与朋友相处都没有从父母那里获得。就是这样一个在外人看来很糟糕的家庭,却没有妨碍浮萍长大,就像她依然从爸妈那里感受到了爱一样。她平安的长大了。浮萍其实有点懒。小的时候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秋天在自己家的堂屋门那,靠着门框放个马扎,倚身靠着,很

  • 火影里的道士在线阅读成为她脚下路

    诺筱颖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真的很冤!她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小组长杨阳好心过来给她践行。“筱颖,我听说,我们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的名字叫苏漫雪!你说,我们这个女老板会不会就是你的那个闺蜜呀?”临别前,小组长杨阳覆在她耳边,小声地八卦着。诺筱颖怔了怔,淡然地笑了笑:“是不是,都已经与我无关了。”“那

  • 拥抱星星第二章在线阅读

    况且,大公主这话说的十分巧妙,她只说向皇上提,皇上封不封还不一定呢。她根本没有为大公主试毒,可大公主先是说她是为了她试毒而死,又说以郡君之礼下葬,她醒了又说封郡君,怕这话只是为了让底下的人看看忠心为她做事的好处,好更忠心。如果沐昀月连这种文字游戏与拉拢人心的手段都看不出来的话,真是枉为沐氏集团的继承

  • 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第3章在线阅读

    诚带着他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家面包坊,停下了。“跟我学。”诚说。诚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包,一刻也不移开。剩饭学他。可又突然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顿时羞得他满脸通红。他偷瞄一下诚,那货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佩服!“哎!”当剩饭将要放弃的时候,听见了一声悦耳的叹息。女主人蒙着面纱,看不清

  • 甄嬛传同人之熙妃传在线阅读第三章

    鼓着腮帮小潭里的金鱼,憨奈可掬,水波粼粼的潭中印出竹子,清雅的君子竹节节上盘,投下零碎的残影。解荻戴着木槿对饰,配着青绿色的碧袖对襟长裙,不够美貌,胜在清雅婉人。侍女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礼仪竟然比不上自己的主子。“我不太习惯,有人伺候。”解荻转过身来,看着一张张小家碧玉的扉脸

  • 娱乐:全能影帝第9章在线阅读

    奇妙的造物体验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知游荡了多久,前方的景色终有些不同。“这就是梦心岛?”陆之恒看着前方一座直插云霄的巨大青铜门,和心中所期待之物如出一辙。没有人可以说清楚梦心岛是什么,因为它只会呈现出你内心期待的模样!也就是说筑梦者经历都不一样,没有丝毫借鉴的价值!“进入青铜门内,想必便可以出去了!

  • 重生后孽徒也跟过来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来到山门,两个守门的弟子将盖着眼睛的树叶微微掀起,瞥了一眼发现是白胡子老道,然后有气无力地打招呼道:“师叔好。”怂大高兴地回道:“好,你俩辛苦了。”然后那两名弟子弱弱地回答道:“为山门服务。”怂二见三人这么有礼,也赶紧向两个弟子突然行礼道:“山外青山楼外楼,两位师兄好!”登时把两名弟子吓得一激灵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