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种田小说 > 正文

我是创作人在线阅读第一节

2021/10/14 22:53:53 作者:家务男 来源:17K小说网
我是创作人
我是创作人
作者:家务男来源:17K小说网
在是什么金手指,太鸡肋了吧,还是个长着翅膀的蝎子,你是安薇派来整我的吧。周蒙是个歌曲创作人,捧红了很多民间歌手,看你顺眼给你写歌分文不要,看你不顺眼给多少钱不写。看周蒙是如何从一个普通人走到创作人中的泰山北斗

你听说过鬼市吗?

在北京,有这样一个神秘的市集,它只在凌晨12点到4点开放,售卖各种千奇百怪甚至来路不明的东西,一到天亮就消失不见,如同城市中的幽灵一般,昼出夜伏。

老北京人说去鬼市,不能说去,亦不能说上,更不能说逛,得说“趟鬼市”。

这“趟”字有学问,水深水浅,水急水缓自己趟着试,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意思。

铜钱、青花瓷、泥塑、玉器、各式各样的罐子、已经绝版的古籍......应有尽有。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

这鬼市有些来历,早些时候,地下贸易受到官家管控,商人和小贩就形成了晚间交易的习俗。

黑灯瞎火,也看不清货品,出价都在双方袖子里,别人不知道,瞎着买瞎着卖,碰到瞎子好买卖,走眼自负。

好货趁早,去晚了,好货就没有了。

我趟过各种各样的鬼市。

有的在正街上,倚靠着红漆木门,一盏略显昏暗的古铜灯下,一位穿唐装的老人,端正严肃的坐着。他的面前,一块暗色杂花纹的大布铺开来,上面的物件依次摆开,等着有缘人来将他们带走。

也有油尖嘴利的小伙子,客人还没走到跟前,就开始招呼起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更有身段优美的旗袍姑娘,一身墨绿色,叉开到大腿上方,手里拿着摇扇,头发用一根梅花发簪盘起来,一颦一笑,摇曳生姿,顾盼生花。

这女孩子信缘,要是在鬼市上碰到一两个合胃口的男子,也是可以试着交往的。

陈木这天回家晚了些,正碰上巷道里边鬼市开张。

一条原本清清静静的巷子,突然间开始喧闹起来,吆喝声、笑声、谄媚......不断从墙壁这侧穿到那侧。

一些人扛着很大的一箱子东西,几乎大到物理不可解释的地步,但扛着的人却没感到丝毫压力,习以为常。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来,只是突然就不约而同的出现在了这条巷道里。

陈木本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生平的性格就是哪里凉快往哪里待,孤僻、敏感、自省、略有一些自卑。

趟鬼市本也不是他的主意,但要往家里走,就必须得经过那一条巷道。

就在他走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年轻小伙突然叫住了他,“先生,看看吧,不好不要钱,就看看。”

陈木平生最不会做的事情,就是拒绝,对方这么一叫,怎么说也得看一看,不然心里会膈应,觉得自己不友善啥的。

陈木走到小摊贩的铺子跟前,相比于其他人的摊位,他这里,实在不算是很起眼。

稍靠角落里,一个四四方方的位置,上面放着一些东西,和其他摊位不同的是,他这里,插着一只旗子,黑底黄字,绣着四方阁。

陈木瞥了一眼,只以为是在说他的摊位四四方方,所以取了一个雅名。

好一个四方阁,苦中作乐,陈木很佩服他的自娱自乐。

他的东西,全是一些古器,像那种古时候大户人家的陪葬品,上面还隐约可见有泥土。这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鬼市售卖的东西,本来就是一些在明面上出不去的东西,有时候,这里,也是供贩子们洗钱的地方。所以,只要上面那一层暗网自己没参与,买一些黑件,也没什么好怕的。

陈木倒还真看上一个物件,是一个古木的盒子。

男生本来对这类物件不会感兴趣,尤其这只盒子,更加像是女孩子的化妆盒。但他就是不可抑制的喜欢上了,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是上面好看的花纹,也可能是其他原因,陈木暂时说不出来,但就是想立马带它回家,不想错过这么好的东西。

“这个多少钱?”陈木给小贩指了那个木盒子。

小贩依旧笑嘻嘻,伸手比了个剪刀手,“200?”

下一刻,陈木脸上的犹豫立马被小贩捕捉到了,“100好了?”

“好。”陈木有些诧异,自己犹豫本是觉得价钱太低了。

但看小贩的神色,还是像赚到了一样,先把陈木递过来的钱收好,才将木盒包给陈木。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有钱能使鬼推磨。

陈木没有介意,在他看来,爱财不过是君子的正确秉性,不必审判。

陈木手里握着刚刚买来的木盒,继续朝巷子深处的家里走去......

在他身后,原本热闹非凡的鬼市,慢慢的开始消散,巷道重新变得安静起来,就像没有人来过一样。

一只眼神凌厉的猫,从旁边的城墙上跳下来,经过巷道的时候,像是受了惊一般,多叫了两声,然后落荒而逃了。

夜静静的,巷道的灯完全熄灭,恢复如同被墨色洗过一般的黑。

天亮了。

陈木揉着眼睛自然醒过来,昨晚睡得死沉沉的,一个闹钟都没听见。还好今天是周六,不然,肯定会耽误事情的。

已经很久没能这样放肆了,陈木是个极度自省的人,每天雷打不动的6店起床,吃早餐,跑步锻炼,然后看书,有多余的工作就先完成工作。她没有其他社交,如果生活不被这样排满的话,就会觉得很空虚。

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已经到了中午12点。

放肆就放肆一回吧!

挣扎了接近十分钟,做完了心理救赎后,陈木终于放下了心里的罪恶感。

打开冰箱准备做个午餐,空空如也,陈木决定先去个超市。一个糙汉子,他也没洗漱,拿了一件外套就准备出门。

拿车钥匙的时候,一眼瞥到了桌子上放着的一个木盒子,他惊讶了一下。

陈木觉得奇怪,自己从来就不是那种引人注目的人,但从下车开始,一路就有人不断的看着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好像看一个怪物一样......那种感觉让他心里有些发毛。

虽然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这种感觉让他觉得窒息,让他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陈木只想快点逛完超市,回家躲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王]立海奏鸣曲在线阅读第五章

    好吧,又一次被鄙视了,确切来说,是又被一只从蛋蛋中钻出来的哺育动物给鄙视了,秦授在穿山甲嫌弃的眼神下对着实验室的墙壁拳打脚踢,各种暴力都用上了,可是黑色金属墙依旧俨然不动地在那里开着嘲讽。“你行你来啊!”面对这么给力的土豪墙和身旁隐隐约约传来的耻笑甲叫声,秦授恼羞成怒,直接挑骡子不干了。穿山甲滚动着

  • 暴走吧!小浣熊之幸福来得太突然(2)

    将系统赠送的道具全部都使用后,夏惜调出自己的属性栏:姓名:夏惜系统币:0绑定金钱:10000体力值:24(上限50)储备池:(+15)精力值:14(上限30)储备池:(+10)体质:49(上限100)精神:75(上限100)拥有技能:初级书法,初级舞蹈,初级绘画。这自己哪是软妹啊,根本就是林黛玉在世

  • 都市:老子活了一亿万年圣人的故事

    月光总是那么的明媚,苏禾将夜色慢慢流入掌心,他诚意的陪着玲清:“玲清,不要怕,在我家,就像在你家一样,不要害怕,少了什么就跟我说,祖爹祖娘对你不好,你也来告诉我。”苏禾就要离开,玲清拉住了他的手说:“我本来就卑微,悟性又不好,如今姐姐也能成巫兵了,我还是仙界的一个漂流仙女,一生一世原为你相互扶持,相

  • 都市:幸福大抽取之卢蒲世家的废物(1)

    朝阳从东边缓缓的升起,亮丽的光芒点点滴滴的透进卢蒲世家庞大的祖宅,驱散着这个大家族清晨的一丝丝清凉之气,家族中的仆人都已经出来开始工作了,他们可不想因为偷懒而失去这份好差事,这个大家族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卢蒲世家是阿维莱斯大陆马坦萨斯国的一个大势力,与位于西边的嬴禾世家,南边的药圣谷,北边的苍黎拍卖

  • 我不当小师妹很多年之香克斯来到风车村

    距离上次路飞向时空宝塔申请高利贷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了,还是在之前的那个小树林当中,路飞现在正闭着眼站在一颗只有小碗粗细的小树面前,只见他突然原地下蹲扎着马步,两手一上一下平行的放于小腹位置,随后睁开眼睛双手拍出向那棵小树拍去并且还大声说道,‘行云流水’。只见那棵小树从被路飞所拍而地方响起了一道‘

  • 西游:我继承了悟空的命运在线阅读第七章

    “哼!但愿如此吧。对了,这次出来历练,你顺便学下这个《时空瞬移》身法吧,以后打不过别人可以逃跑,免得你太早死掉了,连累了我!”逍遥天尊摇了摇头,一脸的无奈啊。“身法?《时空瞬移》?哇~~~天级极品身法啊!练至入微,甚至超越了天级功法的范畴!师尊,你真好!我爱死你了!”叶清扬的眼睛盯着功法,久久不能移

  • [火影]百柱斑世界平行之蜀山剑经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三个月了,刘闲余通过仔细的观察,发现这是一个大致和平的世界,也就偶尔有关于资源的战争,但这也和自己身处的华夏没有多大的关系。几天前,感觉时间差不多了,刘闲余对着颜思思叫了声“妈妈”,让她很是开心,刘葛听说之后就一直对他说“爸爸,爸爸……。”一天叫好几十次,有点烦的刘闲余只能顺着他心意

  • 从士兵到万古帝王在线阅读惊鸿一面(一)

    “五太子!”“哎,叫嚷什么呢,不成体统。”冥界的五太子靠在殿前的树下,想着怎么将这荒芜之地弄出点不同的模样。七寸跑的气喘吁吁,扶着树干喘着气道:“五太子,神界天庭送请柬来了。”冥五太子转过身拿过请柬,看了一眼,又扔了回去,几乎看着荒芜之地想着自己的事。“五太子,这天帝之女的生辰宴,真不去?”七寸踉跄

  • 风起和安在线阅读第6章

    第七章顾志维惊讶的看着苏云卿,带着一种重新审视的态度。实际上,今天苏云卿给了他太多的意外和惊讶。苏云卿并不像个只有十六岁的人。撇去她怪异的举止和复古的说话习惯不谈,她的冷静,坚毅,忍耐和稳重都不像是十六岁少女会有的。在决定是苏云卿之前,顾志维是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力量去调查她的。来历不明。出身不明。过去

  • 华灯初上时在线阅读第6节

    6,李伽程刚脱下外套,就听见门外传来的敲门声。“李总!我可以进来吗!”他本能的想说不可以,但仔细一想,万一这娘们突然发疯,直接卸下他的房门,将他扛出去,被人看见了……岂不丢人丢大发了?于是他平复一下心情:“可以。”他暗暗想,如果朱宝气端着那盘绿了吧唧的东西进来,告诉他不吃东西对宝宝不好,他就一脚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