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我自地狱来在线阅读第9章

2021/10/14 22:38:03 作者:我爱牛角包 来源:黑岩网
我自地狱来
我自地狱来
作者:我爱牛角包来源:黑岩网
他来自地狱,只手灭恶灵,谈笑斩修罗,却没想到碰上这种事……“校花同学,有事好商量,先把衣服穿上!”

入夜了,赤城却像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不愿休息,多彩的霓虹灯晃着过路人的眼睛。

夏妖便是其中一位,他正坐在布兰度的白色SUV中,一言不发的看着公路上的车水马龙 。

距离他从那间房间离开已经过了约摸半小时,在这段车程中,两人除了必要的交谈,没有说过一句话。

终于,布兰度忍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气氛,开口问道:“你……是在怨我为什么绑你?”

夏妖沉默不语,继续观望着车窗外的风景。

布兰度也没指望着他能及时回答,于是看向了前方,继续开车。

过了许久,夏妖才回答:“我不是怨你……我只是……”

“害怕?”布兰度知道他会回答自己的,很快的接道。

夏妖摇了摇头:“我只是迷茫……自己是什么。

“那时候,我分明感受到了自己已经濒临死亡了,身体从腰部分离,那种失血量,我怎么可能活下去。

“但是偏偏,我活下来了,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不夸张的说,我甚至是在地狱里面游荡了一圈,但我还是活下来了。

“如果这样的话,我都不怀疑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的话,我还是人吗?”

说到这里,夏妖苦笑了一下,继续说,“我自己很清楚,我应该要搞明白这些问题,但我的内心在抗拒,抗拒着我去知晓真情。

“而我就顺水推舟,准备忘了它们。

“但我错了,我不可能忘记它们,在那里的时候,我的回忆又被勾起。

“很奇怪,我当时像是变成另外一个人,你能理解吗?就像是你在看着一篇游戏的文案一般,游戏的主角是生是死都与你没有关系。我就是那个游玩的玩家,而游戏,正是那时候的经历。”

“所以你跟我bb了这么多你想说你什么?”

“我,在迷茫,对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迷茫过去?过去有什么迷茫的?不都是以前的事吗?翻旧账干吗?算钱吗?迷茫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迷茫的,你现在就在这里,呼吸着口气,感受着心跳,享受着世界,你在迷茫什么?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此时此刻坐在我身边一脸衰样的人叫夏妖,我的朋友。未来,那就更不用想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就算没路,我也会给你准备几斤炸药,把山给夷平了!”布兰度憋在心里的话被他一口气吐了出来,虽然这些话有点土气,但并不影响里面的含义——你他妈的给我老老实实活着,想那么多杂七杂八的隔哈?

夏妖沉默了一会,笑了笑,说:“行。”

“你真的不考虑加入EDZ吗?”过了一小会儿,布兰度扭头瞟了夏妖一眼。

夏妖摇摇头:“我已经亲历过地狱一次了,不想再看到第二次了。”

“你逃不掉的……你何时见到过看见杀人犯行凶的目击证人有活下来的?”布兰度此时掏出了一根烟,一只手握住方向盘,用另一只手点燃了烟,深吸一口。

“意思是请求警察的庇护就不会死吗。”

“谁知道呢?不过不请求是1%,请求了是50%。”

“请求帮助我也不能得到百分百的存活概率?”

“你知道这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百分百。你是个聪明人,不需要我多说,为了你的安全,为了顾瑶,这些东西你都得考虑。”

夏妖怔了一下,随即将头埋进了阴影中,而布兰度的脸在烟雾缭绕中明灭可现。

“到了。”布兰度帅气的一个急刹加摆尾,准确的将车镶嵌进了两辆小车的中间。

夏妖道了声谢,便走下了车。

“有能力的人却不用能力,这是最大的不幸。”望着夏妖的背影,布兰度喃喃自语。

——————————

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上,建立的一座渺无音讯的亭子,被云雾环绕着。

这座山名为九更山,但是在各大地图中却是“查无此山”,像是都市传说一般,有人知道,却无法验证它的存在。

今天这座九更山迎来了它的客人,在一座高脚亭中,来了六个人。

“说吧,把我们这群老家伙召集过来有什么事?”一个带着鹰面具的老者望着面前带着狐狸面具的年轻人,淡淡的说。

年轻人打了个响指,手上顿时出现两份文件夹:“这是我们在赤城市行动的报告。请各位查阅一下。”说完,他将其中一份文件夹推向鹰面具。

“哦?在b级侵蚀的核心点活了下来?这个人……有点东西。”鹰面具瞄了一眼,便把它传给了下一位。

“得想办法拉拢他。”带着兔子面具的老者摸了摸没被面具挡住的胡须。

其余的几位老者皆是点了点头,等到所有人都看完之后,年轻人才继续说下去:“而且,据我们检测,这个人的血统,是s级。”

“嘭!!!!”桌子在几位老者的合力之下,化为粉末,但他们没有在意,而是异口同声地喊:“s级?”

“嗯,s级。”年轻人点了点头,“而且他的异界血统纯度达到了97.326%。”

……亭子之中瞬间一片寂静。

过了许久,老者们才消化了这一爆炸信息,其中虎面具的老者看向鹰面具,“我记得……二次战争到现在,就只出现了两个s级的吧……”

年轻人微微一笑:“没错,另外一个人是“深海的猎手”,也是现如今第二王将的候选人,虽然她跟第二王将也没什么区别了。”

鹰面具赞叹地点了点头,随即沉重地说:“就连‘猎手’,她的血统纯度也仅仅只是达到了80.394%,也只是越过了s级判定的这条线上,但她的实力,毋庸置疑。”

年轻人拿起另一份文件夹,扬了扬手:“在出现b级侵蚀的时候,我预定是让A3,B2这两个行动组过去的,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我就让正好来赤城购买物资的第八王将‘天劫之火’的候选人彩泠派去镇场,然后就发现了他。”

年轻人清了清嗓子,喝口水润润喉,继续说:“但是,这不是我要说的重点,接下来是这份文件,是彩泠他们对夏妖的第二次血统测量的报告,以及本部科研部亲测的报告还有他的血样分析。”

鹰面具当仁不让的第一个打开了那份文件,就只看了一眼,他就大呼;“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但……这真实出现了……,短短的三小时内,他的血统纯度,就降到了0%。”

再度寂静,但这次与刚刚的寂静不同,不是震惊,而是脑海中消化不了这爆炸的信息。

“喂……老李头,你说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血统为零的人吗?”鹰面具颤抖着把文件传给兔子面具,并问。

“如果是在之前来说……我是不会相信的,毕竟一次战争到现在也过了这么多年了,每个地方都几乎发生过大大小小的侵蚀,而我们人类想要抵抗异界的侵蚀又是比较困难的,血统传递的方式局限性有很小,所以或多或少都会被影响。但是今天……我见识到了。”兔子面具的老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会不会是……?”羊面具的老者疑惑的开口。

“不可能,如果这边的机器出问题的话,那么总部的总机也该废了。”兔子面具打断了羊面具的话。

“我认为他有问题,一定要将他抓起来,严查。”从刚刚开始就沉默不语的牛面具老者幽幽地开口。

“是啊……”

“你们有没有想过?他或许能成为我们的一大战力啊!他的血统可是远远超过‘猎人’了啊!我们以后对付a级以上的侵蚀就更有把握了啊!”

“利大于弊,我觉得我们应该招安。”

“但如果真的有问题?谁来负责,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连‘猎人’对上他胜算也很小,那我们还不如撑着他还没反应过来,先杀了他!”

就在几位老者吵的不可开交的时候,狐狸面具的年轻人拍了拍手,高声喊道:“诸位长老,我目前有个计划,你们觉得如何?”

鹰面具大手一挥,掐断了他们的争吵,看向年轻人:“你说吧。”

“好,我的计划是,利用科研组新研发的虚拟幻象的装置,将七天十三小时后的a级侵蚀,转接到赤城市,由此来试探他的本体。”

“虚拟幻象?那是什么?”几位老者不约而同的看向兔子面具。

“那是上个月科研组才研发出来的装置,大家都知道异界侵蚀的原理吧。就是异界与真界相撞所形成地段,而那个地段便称为侵蚀,为侵蚀提供能量支持的就是侵蚀点,而侵蚀点是随机出现的。

“但经过我们研究,它出现后会优先锁定一个目标,然后移动到那里,进行撞击,产生侵蚀,如果我们将它认定的点用特殊的方法移动到其他位置,那么就可以实现转移侵蚀的目的,比如将在人口密集发生侵蚀转移到人迹罕至的沙漠或者是其他地方。将它认定的点用幻象的方法移动到其他位置,这就是虚拟幻象。”兔子面具解释了一下虚拟幻象,然后瞪着年轻人,眼中饱含怒火,“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年轻人云淡风轻地点点头,不咸不淡的说:“知道,将a级侵蚀转移到大城市,不亚于在大城市丢下十几颗破坏力超群的炸弹。”

“知道那你还这样做?!!”兔子面具怒目圆睁,一把上前拽住年轻人的衣领,怒吼着。

“为了其他的人类更好的生存下去,我不得不这样做,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们就没有机会揭穿他的真面目,我们可能错失一张王牌,也可能放走一只恶魔。”年轻人依旧面不改色,伸手拍掉兔子面具的手。

“你!”兔子面具还想说什么,却被鹰面具一把摁住,兔子面具看向鹰面具,后者只是指了指身后,摇了摇头。

他回头一看,明显流露出愤怒这一情绪的只有他自己,而其他人都在窃窃私语,有些人还默默点头,露出赞许的目光。

无奈之下,他只好走了回去。

见兔子面具回到了座位上,鹰面具看向年轻人,“你的意思是,如果在这次侵蚀他与异界有联系,就可以认定他为那边的人?”

年轻人点点头:“是的,如果他帮助我们的话,那么他的嫌疑可以暂时消除,然后可以纳入组织里面来监视他,我相信以他的血统,以及第一份报告上面的战斗力,足以抗衡这个侵蚀。”

“安排呢?”

“我已经让A1,A2,B1行动组赶往赤城了,他们负责清扫a级侵蚀所造成的影响,而失温症与青铜棺枢的候选人,天劫之火的候选人以及剪影者会组成队伍监视夏妖,如有不对劲的地方。”年轻人顿了一下,“立即斩杀!”

刹那间,周围的温度仿佛跌至冰点,那句话中充斥的凌厉杀意让老者们如坠冰窟。

下一秒,他又温和的笑了起来,周围的低气压一扫而空:“计划就是这样,各位长老还有意见吗?”

见到众人都摇了摇头,他一拍手,“好,这次召集大家过来就是这件事了,还有,李长老,请您留步。”

过了一会儿,其他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消失,然后只剩他们两个。

“说吧什么事?有屁快说有话快放。”李长老恶狠狠地说。

“我记得……科研组测量出来的数据是可以改动的,是吧?”年轻人笑了一下。

“哈?我去改数据?我是脑子有猫病才去改,又累,又让我扯上这个麻烦,现在的审核过程也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多繁琐你不知道?”

“现在是挺繁琐的,以前就说不定了。”年轻人依旧是微微的笑着。

“还有什么?没什么我就走了。”

“慢走,不送。”

睁开眼,李温茂揉了揉眼睛,靠在凳子上,无力的哀叹了一声:“你们这一家子……全都他妈的是惹事精啊……”

指尖滑落的纸上,上面写着。

0%,0%。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神的贴心兵王在线阅读重生

    在心里一千次一万次的诅咒那个肉球,居然敢踹我的脸,摸摸,还是那么的柔软。等等,怎么感觉我的手变小了啊,揉揉眼睛,再次确认。“啊啊啊啊啊啊.........”可爱的女童音响起来了。我的声音怎么也变了,还有,这里是哪里啊。四周一片白色,很熟悉的味道,好像是医院。房门突的被打开,走进来一堆人。穿白袍的医生

  • 谁的青春不忧伤在线阅读第七章

    手脚慌忙扶起小红后,丑丑一摸手上竟是一把湿汗,她才发现小红背后的衣裳几乎湿透了。“小红你的衣服?”丑丑诧异问道。像是打了个哆嗦,小红才对着丑丑犹犹豫豫道:“公主,小红没什么事,只是刚才跌了一跤。”“小红,看着我的眼睛,你从来不会骗我的对不对?”丑丑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雾,她最信任的小红竟然对她撒谎了,

  • 末世之我有八条命退婚

    “可是——”云铁生怕云若今个儿这么说了,要是明个儿反悔了怎么办?老实说,他从来就不看好凤琰那个人,他认定那个人绝非他女儿的良人。因而他一直是反对云若跟凤琰这么婚事的,后来勉强应承了,那也是实在被云若逼得没法子了,云铁这才去央求了皇帝老儿的。而这会儿听到云若主动提出要退婚,云铁那自然是赞同的,可是他又

  • 我的英雄学院之控线在线阅读第10章

    “你敢伤她!”低吼一声,南慕风随即反应过来,飞快飘到木萝儿身边,紧紧盯着飞扑过来的白虎,双掌推出,一阵掌风朝那白虎袭去!因为距离太近,那白虎竟然被掌风推的身子凭空歪了歪,硬生生从空中跃到地上,却只在地上顿了顿,又飞跃而起,直直朝两个人扑去!这白虎原本就是南慕风豢养的宠物,原本以为刚才一击,这白虎定然

  • 浓青如墨之慕容离(4)

    慕容尘美丽的眸子突然变的有些寒意,但,稍纵即逝。为慕容离填了茶,慕容尘靠在座椅上,缓缓问道:“见到她了?”“嗯!”慕容离应着,脑海里突然想起万雀桥上,蓝冰儿那抹清冷的身影,不知为何,总觉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清冷,却多了几分狡黠。慕容尘看着慕容离的神情,有丝疑惑,“发生了什么?”“我说给她一

  • 龙珠:我就是死不了在线阅读第6章

    青古镇的夜寂静沉黑,三个人靠着马振宇手中电筒发出的光在空无一人的狭窄巷道上跌跌撞撞地跑着。不知道七弯八绕地跑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座亮着暖黄灯光的木屋,马振宇扯着马浩宇一头就撞了进去。马振宇回身把门掩上,马浩宇抬眼看见马振宇身后的门上密密挤挤地贴满了黄底朱字的符咒,不由得“哇”了一声:“哥,这么大阵仗

  • 英雄联盟之战忍传奇之蜘蛛(求所有)(5)

    “感觉到什么?”吴起依然不明白,满脸疑问的表情。“胖子,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周围很诡异吗?”王富不禁眼了口口水,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更明显了,甚至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想象出车外有多少猩红的眼睛正在注视这他。“这是要看天赋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种天赋。”“天赋什么天赋?你们在说什么?”吴起依然满头雾水。“重

  • 网游之骑士2之鱼(8)

    “小胖,你等等我啊。”说话的是一泽。自从看到小胖自顾自地走出屋子,也不管天正下着雨,一泽出于不放心,便跟了上去。一泽就是这样一个人,比较照顾人,好替别人着想。前面好像失魂落魄的人,并不理睬。径自往前走着。和小胖,一泽并不是很熟。只是在群里经常会看到小胖和三水她们几个人闹着玩。一泽在群里是大哥哥形象,

  • 何以殊途归叹他风华!初见永难忘

    巧微冷静了一下,收拾收拾东西,抱着孩子,结了帐离开了这家店。身体的不适,提醒着她昨晚不是一个梦,但巧微知道如果想活着她就没有别的选择。追兵走了一波,还会有另一波,巧微带着个孩子往那里走都会很显眼的。孩子背上的东西不能见人,突然她看见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小店,想到了一个点子。她进了店里买了几样水粉和甘油,

  • 不该遗忘的角落在线阅读第一章

    ‘娘亲,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啊?’院子门外石头上,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晃荡着一双赤脚,转头向院内的娘亲问到。只见孩童虽然衣服上布满补丁,但却格外的干净整洁,圆圆的脸上小嘴噘得老高,一双乌黑的眼睛时不时的望向村口的方向。“小衍乖,你爹爹去城里卖货了,要傍晚才能回家,外面风大,去屋里等爹爹吧!”正在院里择洗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