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御本草令祸行

2021/10/14 22:50:22 作者:陋之堂主 来源:17K小说网
御本草令
御本草令
作者:陋之堂主来源:17K小说网
更新至今我已经预知了本书的失败,新人属实无法驾驭这样的架构。全书四十多万字,必须要到三十多万的时候才能理解我埋伏了多少东西。下一部,我会挑一个简单的写法,码上数百万字献给大家。本书讲述的是主角穿越到异世大陆带领本草伙伴,共同修正世界的错误。没有屌丝开挂的剧情,只有作者对文化的理解。个人认为,2018年是中国传统文化复兴的元年,这部小说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构思,花了半年的时间整理思路,用了一年半的时间进行创作,经历多次删改,希望能在某些地方引起读者的共鸣。

闲言少叙,书接前文。

话说赵魁宿肖遥二人回江浦县城,可那城门却已经关了。

二人瘫坐在紧闭的城门口,将两匹马随意放在官道旁的树林中吃草。

赵魁宿却是笑了,“今日倒好,老天知道我今日破费了,找法子给我省钱,省了住店的钱,不错。”

肖遥无奈笑着摇摇头。他自是能施轻功飞过城墙,可守城的那些官兵,岂是能无缘无故解决掉的吗?自己又不想谋反。

赵魁宿望着不远处自顾自吃草的马儿,“我家也有匹红马,他们都说那是赤兔,这匹也叫这名字吗?”

肖遥怀疑地看着她,进不得城门,自然有些郁闷,故也不曾答话。今日这匹黑驹都是绝无仅有的,更别说赤兔了,似乎十多年前有外邦进献过一匹赤兔小马驹,那时候她怕是还没出生吧。

见得不到答话,赵魁宿只能自顾自说下去,“我去扬州城本就是想拜访一位故人。”

“他是我的教书先生,性子极好,从来不见他生气的。无论我们兄弟姐妹怎么打闹,他从来不罚我们,该怎么讲课还是怎么讲。他一举一动,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风雅,我……”

“长得一定很好看吧。”肖遥自嘲一笑。

“这……说实话,这一点就算是我,都不敢瞎说。但人不可貌相啊。先生虽然长得不尽如人意,但是他的学问,能让所有人都叹服。他讲的课,我至今都记忆犹新!”赵魁宿一脸回味无穷。

“哟,我说怎么把家里侍卫都甩了呢,是千金大小姐想背着家里去幽会情郎啊。”肖遥调笑道,却暗暗目光复杂地看了看插在赵魁宿腰间的玉杖。

“说什么呢!”赵魁宿收回思绪,照他身上就是一拳,“先生年岁比我爹都大!”

肖遥愕然失笑,“那也值得你惦记这么久?”

“哼。”似乎觉得和他没什么好说的,赵魁宿不再说话了,靠着一边的城墙闭目养神。

夜半子时。

“王大人。”

“老太爷。”

眼见赵魁宿睫毛抖了抖怕是要睁眼,肖遥一把捂住赵魁宿的嘴,凑到她耳边,“千万别发出声音。”

赵魁宿一惊,登时眼睛睁得比枣儿大。

“今儿怎么老太爷亲自来了?”这是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十分浑厚,可以听出此人中气十足,怕是个发福的。

“今日是最后一批了,他们也该走了。我不得亲自盯着点儿吗?来来来,这点儿小钱你收着。”是一个老迈的声音,有些嘶哑,像是风箱。

“走了?”

“可不?再不走,上面查下来,你担责任啊?我这脑袋,还想多留几年呢。”

“那这次,几时出城?”

“老时间。”

“这点儿银子……”掂银子的声音。

“等日后城南庙里那批得了银子给我送来,自然也少不了你的……”

“叮当……”震惊下一个不留神,赵魁宿稍稍动了下,腰间的玉杖一下子击打在城墙上,发出一声脆响。

“谁!”

二人眼看就要暴露,肖遥皱着眉,搂着赵魁宿暗暗贴近角落,不再发出任何声响。

“去,去安排,把城门打开看看。”老迈的声音此刻也透出些许哆嗦。

听脚步声,那城门领事怕是去找人来开城门了,又或许,他自己去城楼上看看城下有没有人影。

这二人既躲在这城门洞内,去城墙上必然是看不着的,但门一打开,可就露馅了。

肖遥打架是不怕的,脱身肯定也没问题,可官府一干人等不同于江湖诸人,打死打伤必得给个说法,这件事不能这样解决。

打眼看这城门附近,是一大片空地,稍远些就是官道和树林,林中还有他们的两匹马呢。

对了,马!

肖遥悄悄从右手边摸了块小石子抓在手里,待林中休息的马儿打了个响鼻,肖遥登时听出它所在的位置,翻手将石子一弹。

就听黑驹长啸一声,撒开蹄子就往林子深处跑,一呼吸之后,响起了另一只马的长啸,继而也跟上了。

这边二人只听见城墙上一阵骚动,众多守城兵卫交头接耳,“怎么回事?”“怎么城下有骚乱?”“敌人的探子吗?”

“都别吵!都别吵!”是刚刚城下和老太爷交谈的城门领事的声音,“把弓给我!”

一盏茶之后,竟听见稍远处一声长长的悲鸣,然后是重物倒地的声音。

是那匹红鬃马。

赵魁宿肖遥二人都听出来了。

赵魁宿心一紧,咬住正捂着自己嘴的手,眼眶渐渐湿润了。

“嘶……”肖遥倒吸一口凉气。属狗的啊?

“哼!竟教两人逃了。”领事的咬牙道。

此时老太爷的声音也在城楼上响起,说起话来还有些喘气,或许是刚爬上去。“怎么?没射中?”

“太黑了,看不清楚,射中一匹马。还有一匹跑了。定有两人就是了。”领事的暗暗恨道。

“那赶紧追呀!”老太爷急了,“这让他们逃了还不得摊上事!”

“你们都回自己该在的地方去吧。”领事支开众兵卫。

领事和那老太爷又回到内城墙下暗自商议。

“反正今日他们不是就要走了吗?”

“话虽如此,但是……”

“欸,他们就算去应天府报官,那何府尹什么样您还不知道?他们又不知道您是县太爷,这事儿到时候肯定派到您手里,您不仅能给它压下来,还能找法子治那报官的两人的罪。您看这事儿,难吗?”

“有理有理。”县太爷言语中竟微微带了些笑意。

二人相谈甚欢渐渐就走远了,怕是找个地方喝酒去了。

留下赵魁宿肖遥二人,竟同时生出些悲天悯人的情怀。这江浦县的百姓摊上这么个县令真的是欲哭无泪,不做好事就罢了,竟还勾结江湖匪徒残害富户。

“这事儿得严办!”赵魁宿挣开被捂住的嘴唇。

“看他们不爽,杀了那些匪人不就好了。”肖遥甩甩手。

“那这县令呢?也可以杀吗?”赵魁宿有些疑惑。这么些年来,还从来没听说过有朝廷命官被杀的事儿,难道被地方江湖势力压下去了?

肖遥没说话,过一会儿竟咧嘴笑了,“大不了蹲几年牢呗。不过我并不想去蹲。这事儿和我无关啊。”

赵魁宿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无关?要是扬州出了这事儿,有知道内情的也不去报官,被绑的可能就是你!”

“绑谁也不可能绑我,我一看就是家里没钱的。”肖遥觉得自己才无语。

“我们先去报官,不行你再带我脱身。”

“凭什么我带你脱身?”

“凭我花银子给你买了马。”

说到此处,两人都静默了。红鬃马的生命刚到他们手里就被了结了……

过了一会儿,肖遥暗暗嘱咐道,“噤声。”

说完,抱着赵魁宿几个飞跃扑进不远处的森林,身形之快,地面上竟是没扬起一分尘土。

“听见城楼上脚步乱了,应当是换班了。”肖遥解释道。

赵魁宿倒是啥也没听见,不由想起秦诗语老是说武学之中,内力越深厚,目力耳力范围越广,不由问道,“你武功很好?”

“一般。”

“哦。”

肖遥眼神复杂地看了眼旁边晚上了还带着蓑笠的小姑娘,她怕是真的一点武功都不会,也不了解吧……刚施展的轻功,还多负着一人,怕是稍有点眼力见的都知道这是内力极为深厚的表现。

林子里一片漆黑,这树林过于阴翳,透过的月光少到可怜,赵魁宿没有内力,在这种环境下自是无法视物,只得死死捏着肖遥的衣角,手心还直冒冷汗。

肖遥侧目瞥见已经皱巴巴且湿了一块的衣角,有些心疼……自己的衣服,一把扯开赵小兔子的爪子,“撒开。”

赵魁宿脚步一顿,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手里有了温热的触感,“要抓就抓人,衣服抓坏了你赔啊。”

赵魁宿又一次被牵手,这回却没什么甩开的想法,毕竟靠它引路呢。

但不知怎么的,这刚刚还冒冷汗的手心不一会儿就发烫了,甚至从手心一直烫到脸上。

树林里的路坑坑洼洼很是不好走,渐渐地,两人的脚步不自觉就慢了。

“你也太弱了,这就累了?”肖遥调笑道。

“你要是真不怕累,为什么要买马?现在好了,马全没了!”赵魁宿心疼那十两银子。

肖遥轻笑,提着赵魁宿脚尖一点,跃上走就看好的一根树杈。

“啊……”

“嘘……”

这声凑在赵魁宿耳边说的,惹得她耳根一阵酥痒,羞得是满脸通红,心里还不住告诉自己,没事没事,脸红也不怕,天黑他看不清楚。

肖遥见着她这副自欺欺人的模样,勾着唇又是一声轻笑,习武之人,这点眼力见没有?

赵魁宿感受到他胸腔的震动,差点想挖个洞钻进去。

肖遥就这么明目张胆抱着赵魁宿坐在树杈上,赵魁宿怕掉下去,只得由他抱着。软香玉在怀,肖遥舒服地勾着唇眯起了眼睛。

感受到环住自己的人渐渐平缓,赵魁宿叹了口气,这人也算是护了自己一下午了,全然不感激是不可能的,可这人,遇人处事的态度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睡了好,也累了一天了。赵魁宿却是毫无睡意,毕竟在一个陌生的怀里,并且还有官府勾结匪徒这码事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实在不行就等回京告诉大哥吧,自己的话别人不信,大哥总会信几分。

许是没料到她这么乖不曾再闹腾,肖遥真就渐渐放松了,连环住赵魁宿的手臂都渐渐垂下了。

他倚在树干上没什么,可赵魁宿全靠他扶着稳住平衡呢。

这下把赵魁宿真吓了一跳,从这么高摔下去,怕是腿得摔断。赶紧得一把齐腰死死抱住肖遥。

肖遥倒是波澜不惊,悄悄把眼睛睁开看了看,嘴角还未来得及上扬,面色就猛地一凛。抱着赵魁宿又是一个飞身。

“啊”突然被肖遥腾出一只手捂住,但已经稍许放出些声去。

“什么人?”一声低喝。

却说二人在这树林中又会遇上什么凶险?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女神的贴心兵王在线阅读重生

    在心里一千次一万次的诅咒那个肉球,居然敢踹我的脸,摸摸,还是那么的柔软。等等,怎么感觉我的手变小了啊,揉揉眼睛,再次确认。“啊啊啊啊啊啊.........”可爱的女童音响起来了。我的声音怎么也变了,还有,这里是哪里啊。四周一片白色,很熟悉的味道,好像是医院。房门突的被打开,走进来一堆人。穿白袍的医生

  • 谁的青春不忧伤在线阅读第七章

    手脚慌忙扶起小红后,丑丑一摸手上竟是一把湿汗,她才发现小红背后的衣裳几乎湿透了。“小红你的衣服?”丑丑诧异问道。像是打了个哆嗦,小红才对着丑丑犹犹豫豫道:“公主,小红没什么事,只是刚才跌了一跤。”“小红,看着我的眼睛,你从来不会骗我的对不对?”丑丑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雾,她最信任的小红竟然对她撒谎了,

  • 末世之我有八条命退婚

    “可是——”云铁生怕云若今个儿这么说了,要是明个儿反悔了怎么办?老实说,他从来就不看好凤琰那个人,他认定那个人绝非他女儿的良人。因而他一直是反对云若跟凤琰这么婚事的,后来勉强应承了,那也是实在被云若逼得没法子了,云铁这才去央求了皇帝老儿的。而这会儿听到云若主动提出要退婚,云铁那自然是赞同的,可是他又

  • 我的英雄学院之控线在线阅读第10章

    “你敢伤她!”低吼一声,南慕风随即反应过来,飞快飘到木萝儿身边,紧紧盯着飞扑过来的白虎,双掌推出,一阵掌风朝那白虎袭去!因为距离太近,那白虎竟然被掌风推的身子凭空歪了歪,硬生生从空中跃到地上,却只在地上顿了顿,又飞跃而起,直直朝两个人扑去!这白虎原本就是南慕风豢养的宠物,原本以为刚才一击,这白虎定然

  • 浓青如墨之慕容离(4)

    慕容尘美丽的眸子突然变的有些寒意,但,稍纵即逝。为慕容离填了茶,慕容尘靠在座椅上,缓缓问道:“见到她了?”“嗯!”慕容离应着,脑海里突然想起万雀桥上,蓝冰儿那抹清冷的身影,不知为何,总觉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清冷,却多了几分狡黠。慕容尘看着慕容离的神情,有丝疑惑,“发生了什么?”“我说给她一

  • 龙珠:我就是死不了在线阅读第6章

    青古镇的夜寂静沉黑,三个人靠着马振宇手中电筒发出的光在空无一人的狭窄巷道上跌跌撞撞地跑着。不知道七弯八绕地跑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座亮着暖黄灯光的木屋,马振宇扯着马浩宇一头就撞了进去。马振宇回身把门掩上,马浩宇抬眼看见马振宇身后的门上密密挤挤地贴满了黄底朱字的符咒,不由得“哇”了一声:“哥,这么大阵仗

  • 英雄联盟之战忍传奇之蜘蛛(求所有)(5)

    “感觉到什么?”吴起依然不明白,满脸疑问的表情。“胖子,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周围很诡异吗?”王富不禁眼了口口水,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更明显了,甚至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想象出车外有多少猩红的眼睛正在注视这他。“这是要看天赋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种天赋。”“天赋什么天赋?你们在说什么?”吴起依然满头雾水。“重

  • 网游之骑士2之鱼(8)

    “小胖,你等等我啊。”说话的是一泽。自从看到小胖自顾自地走出屋子,也不管天正下着雨,一泽出于不放心,便跟了上去。一泽就是这样一个人,比较照顾人,好替别人着想。前面好像失魂落魄的人,并不理睬。径自往前走着。和小胖,一泽并不是很熟。只是在群里经常会看到小胖和三水她们几个人闹着玩。一泽在群里是大哥哥形象,

  • 何以殊途归叹他风华!初见永难忘

    巧微冷静了一下,收拾收拾东西,抱着孩子,结了帐离开了这家店。身体的不适,提醒着她昨晚不是一个梦,但巧微知道如果想活着她就没有别的选择。追兵走了一波,还会有另一波,巧微带着个孩子往那里走都会很显眼的。孩子背上的东西不能见人,突然她看见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小店,想到了一个点子。她进了店里买了几样水粉和甘油,

  • 不该遗忘的角落在线阅读第一章

    ‘娘亲,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啊?’院子门外石头上,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晃荡着一双赤脚,转头向院内的娘亲问到。只见孩童虽然衣服上布满补丁,但却格外的干净整洁,圆圆的脸上小嘴噘得老高,一双乌黑的眼睛时不时的望向村口的方向。“小衍乖,你爹爹去城里卖货了,要傍晚才能回家,外面风大,去屋里等爹爹吧!”正在院里择洗青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