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封流不风流(快穿)在线阅读第2章

2021/10/14 15:49:16 作者:谕弦 来源:晋江文学城
封流不风流(快穿)
封流不风流(快穿)
作者:谕弦来源:晋江文学城
【更新时间不定,入坑需谨慎】【正经版】我看过星辰万千,踏过诸天万象。偶尔回眸,记忆里全都是你。【少年你鲜衣怒马】(已完成)少年闻言折袖回身,摇扇轻笑,俊秀的脸上一派潇洒肆意。扇尖遥遥指向一位姑娘,看那姑娘羞红了的俏脸,探身轻言:“姑娘,我是封流但还真从不风流。”【少年你宠妻如命】(已完成)“我不小了,可以承担起爸爸的责任了,所以,请务必让我当你爸爸!”小陆郁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俊秀的少年郎,影后羞恼的抱走儿子,横了封流一眼,气哼哼的走了。小孩子软软的一团,乖巧的待在妈妈的怀抱里,怎么感觉自己被人占

清晨,让露水润养着的茶树嫩芽,被采茶人快速的掐了下来,扔进背篓里,刚集一半就会有人拿去,运送到奉仙城个个富贵人家中。

周浮白从喜鹊手里接过茶碗,饮一口在嘴中漱了两下,喷到了院子中间的池子里,然后伸出手指沾了下茶水,涂抹在眼角。

“茶能明目!”周浮白高声喊了一句。

引得府内上下纷纷侧目,不晓得少爷今天又是闹的哪出。

用过早饭后,待喜鹊等人退下,周浮白再次将系统窗口召唤出来,看着首冲任务后面,醒目的红色倒计时,心情有些高兴不起来。

即便生在奉仙城里,数一数二有钱的周家,想要在一天之内酬一百万两,恐怕也只是天方夜谭。

自己的便宜老爹一早就出门了,弄得周浮白昨天夜里想了一晚上的坑钱计划,根本无从下手。

望着接近正午的天,周浮白打了个哈欠,这娇贵的少爷身子开始不听使唤,乏闷困顿一旦起了感觉,就怎么也收不住。

无奈周浮白支楞起身子,跑到水井边上打了桶凉水,洗了把脸,这才唤起精神。

脑袋清醒了,周浮白突然从记忆里搜罗出几个狐朋狗友,个个都是纨绔少爷有钱的主。

值得一坑!

周浮白换了身衣服,直奔烟柳巷口花春院走去。

果不其然,周浮白记忆里最为深刻的那个密友,正在里面搂着三两个红倌喝酒,好不快哉。

“哎呦!我当你是死在飓风岭了,没想到还能爬回来!不简单不简单!”秦允文远远的看到周浮白进来,精神高涨,直接扔过一杯酒来。

“狐狸你还是那副德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爷爷我福大命大,绝不可能死在你的前面!”周二月已经完全将周浮白原本的记忆融合吸收,与人交谈显得很是自然,面前这人是城中军督衙门秦家的二公子,外号狐狸。

接过秦允文的酒,周浮白一饮而尽,亮了亮空杯子。

“这杯算罚我的!”周浮白一屁股坐在秦允文的身边,伸手将红倌们都打发走了,“今天我找你来,不是为了寻酒作乐,有正事和你说!”

“别逗!你跟我能有什么正事?无非就是喝酒吃饭逛青楼,说吧!是不是看上谁家姑娘,想让小爷给你打掩护?”秦允文说着又斟了杯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我打算把我那艘花坊船卖了!”周浮白见秦允文无动于衷,直接将大招使了出来。

噗!

秦允文被吓到了,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位爷竟想把自己的大宝贝儿卖了,那可是他们几位少爷难得的逍遥场所,奉仙城里有名的销金窟。

“你疯了?还是在飓风岭被山匪吓破了胆?那花坊船卖了就再也没地买去了!”秦允文擦了下酒渍,瞪大眼睛吼道。

“我都要被我爹轰出家门了,说得自然是真的。”周浮白表情平静,根本不像是开玩笑。

“哎呀呀!以后咱们夜里躲哪里去快活啊!”眼瞅见周浮白的认真,秦允文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无用。

“放心!我有一个大计划,保证你以后有的是机会玩儿!”周浮白揶揄道。

周浮白的花坊船,是原本在渔港修船的鲁三倾力打造,足足花了一年多的时间才建造成功,也不知道鲁三在哪里寻到了大块月银,为花坊船涂了一层银漆,尤其是在夜里月银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神秘璀璨的光点,倒映在水中煞是夺目,每每花坊船游河,都会招揽不少游客在河水两岸驻足欣赏。

城中不少达官贵人见到周浮白的花坊船后,恍然大悟,都去拜访渔港鲁三,却无迹可寻,鲁三像是人间蒸发一样,从奉仙城里消失了,于是周浮白这条唯一的月银花坊船成了人们觊觎的对象,不少望族想要将其收入囊中,却苦苦得不到机会。

如今周二月重生到周浮白身上,自然不会把花坊船当作非卖品,他对这么明晃晃看着很暴发户的东西毫无兴趣,他现在最关心就是花坊船能不能卖上个好价钱,好解燃眉之急。

秦允文自知拗不过周浮白,只好听从吩咐,去将请两位死党相约晚上,最后一次同游花坊船。

……

……

夜幕中的奉仙城,很是热闹。

荀海、金水两条河在奉仙城中心交叉而过,河流两岸流光溢彩,灯光交相辉映,组成一条繁花似锦的长龙。

轻风从树枝上摇曳下来一朵娇嫩的桃花,飘落到金水河的水面上,随着波光向远方而去。

河边小酒馆里,喝得微醺的雅客,正要借着月光下水面里的桃花大发诗兴,抬眼一瞧,那明媚的小花不知被那股暗流卷入其中再无踪影,月光洒满银波荡漾的河面也被一艘庞然大物倒映黑影全部占据。

诗意仅仅瞬间就被破坏得荡然无存,雅客望着眼前的大船,一屁股坐回木凳上,眼睛瞪的提溜圆,面色泛起似酒醉般的红潮,拍了一下大腿,万分激动的喊了一声。

“周、周少爷的花坊船游河了!”

河堤两岸,一时间人潮涌动,人们纷纷从房子里跑出来,看着在河水里面缓缓行的巨大船只,满是羡慕。

船阁之中,偶有人影走动,透过红色纱幔,倒影在湍湍水流之中,柔弱婀娜。

琴瑟声顺着河水,由远及近的飘来,配合着婉转凄美的歌声,引得两岸的人们,眼睛发红。

有钱真TM的好啊!

船阁内,正对着门口的是一张宽敞的床榻,周浮白倚靠在绸缎软枕上,微闭着眼睛,享受着歌女动人的声音。

砰!坛子口被撬开,美酒的香味四溢开来,引得周围侍从歌妓悄悄侧目,一副眼馋的模样。

床榻下,左右次席偏坐着三人,正把酒言欢,喝了不知几轮,开了几坛子酒了。

其中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姓赵,也是周浮白口里的老大,全名叫赵宽,人送别名赵四宝,因为他自己有句至理名言,将懒字诠释的淋漓尽致。

“人生呢!有四样宝贝!吃饭睡觉,喝酒泡澡!”

另一位,坐在秦允文身边的少年郎,喝酒喝得很斯文,但却不慢,甚至比两位大哥喝得还要快些,稚嫩的脸庞挂着娇羞的笑容,言语很少,看上去特别呆萌。

不认识少年的人,可能会被他的外表蒙蔽,这位可是奉仙城四少最狠的一位。

王安歌,不是奉仙城本地人,十年前流浪到此地,与某街霸发生矛盾,人生地不熟的少年,竟手持斧头连砍六人,追着街霸跑了三条街,将其砍成肉酱。

王疯子一时被人叫得分外响亮,而且整个奉仙城也没人知道这个外表与内心极不相符的少年,是怎么和周浮白几人混在一起的。

船上歌舞升平,莺莺燕燕好不热闹。

只有周浮白一人独自坐在高榻之上,眼帘低垂不知在想些什么。

秦允文拍了拍怀里的红倌,示意其先行退下,然后朝王安歌递了一个眼神过去。

王安歌授意,提着酒壶走向周浮白。

“二哥!喝酒!”王安歌瓮声瓮气的说道,并递给周浮白一大杯酒。

周浮白接过酒杯,稍稍抿了一口,拉着王安歌在自己身边坐下。

“大哥!狐狸!我想和你们商量一点正事,让她们都散了吧!”

待老妇带着一脸谄媚的笑容,领着歌女红倌统统退下。

赵宽拎着一坛子刚刚开封的酒,醉醺醺瘫倒在周浮白身侧,口齿已经有些不清楚了。

“怎么着,老二?是不是又看上哪家的妞了?干嘛这么着急把易春阁的小姐姐们都轰走啊!我这酒喝得差不多了,晚上也不能少个暖床的人呢啊!”

“是啊!周浮白!可是最后一天在这船上逍遥快活,不能这么草草收场!!”

秦允文拍案附和道。

周浮白站起身子,将酒杯倒置过来,浓香的酒液溅洒一地,让人不仅肉疼。

“我想开宗立派!”周浮白无比郑重其事的说道。

但看到另外三人,一脸懵逼的神情,周浮白只好再次出声强调。

“我这次是认真地!非常认真!”

船阁内,安静得落针可闻,秦允文用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盯着周浮白看,而赵宽也四下张望看看周浮白到底喝了多少酒,怎么就突然喝醉说胡话了。

只有王安歌保持平静,眼睛始终看着手中的酒杯,若有所思。

“老二,我特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但开宗立派的事,咱哥几个不是不敢,是真玩不起啊!”赵宽揉着肚子上的肥肉,苦笑道。

“那些门派不要你,你就要自立门户?”秦允文翻了翻白眼,不置可否的说道。

“是!我要自己开宗立派,我爹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让我半年内必须加入门派修行,否则就要去盐庄去做苦工,我只剩这一条路可以走了!”周浮白声情并茂,表情无比的严肃真诚。

“可是……就凭咱这几块料闹翻天,也没人会信啊!”赵宽苦着脸说道。

的确,他们四个人除了王安歌是黄境武者外,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棒槌,哪里谈得上开宗立派,再者说开宗立派需要天地之极的强大气运支撑,而他们几人恐怕只剩下酒色财气了。

“跟你们说个秘密,我先前在飓风岭遇到大机缘,原本应该死于非命,却遇到个老神仙过气给我这才活了过来,随后老神仙竟传给我一个上古门派的所有蕴藏!”周浮白说完,摊开掌心让三人查看。

本以为周浮白闹笑的三人,看到其掌心亮起的微型法阵之后,呆若木鸡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你说得都是真的?”秦允文还是有些不相信,再次问道。

“诳语者,丁丁缩短一寸!”周浮白恶狠狠的说道。

这次兄弟几人都信了,因为这是他们之间发誓最恶毒的一种,没人敢拿丁丁开玩笑。

“这也就是说,哥几个要发达了?哈哈!”一直得不到家里认可的秦允文,近若癫狂,唾沫星子都飞了出去。

“干!”赵宽握紧拳头,“真遇到这种机缘,这辈子不枉来世间走一遭!”

少言寡语的王安歌没有说话,提着酒坛为几位大哥斟满酒,互相捧杯一饮而尽,眼中满是对未来希翼的光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封神之我若为妖我,孙悟空,要逆天!

    (求鲜花、求收藏、求月票!)※※※李千夜沉默了。头一次。他生出了离开取经队伍的想法。取经队伍的水太深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非常无奈。如果不跟着取经队伍,他怎么升级?靠修炼?哪怕他现在身负先天道体,没有几年十几年,也别想踏入仙道。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参与到西行的队伍中,想要离开?呵呵……李千夜敢肯定,只

  • 一树琉璃花开早在线阅读第1章

    “哎,难道我真的要这样平淡的过完一生吗?难道我真的就不如那些成功者吗?不,我不要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我要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但是我可以做到吗?老天我到底应该怎么做?”龙天昊失落的走在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在那儿无奈的自语着。龙天昊是一名刚出大学的大好青年。奈何他是一个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一场

  • 妖世纪元第9章在线阅读

    月亮亮堂堂,微风轻抚夜。陈陌看着气势汹汹的将自己围住的几个健身教练,此刻心底反而没那么多担心和慌张了,心里有一种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呗的洒脱性子。“各位,这架势,要干嘛啊?”陈陌暗自撇了撇嘴,真是多此一举的废话啊。“小子,现在知道怕了?你之前不是很能耐的吗?要挑战我们几个?恩?”金在中

  • 大魏遗歌在线阅读第2章

    我站起身,刚迈出脚,便眼前一暗,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醒来后,只看到眼前一片白。在小的时候我是很不喜欢医院的,因为医院的消毒味太重,还有那长而幽静的走廊,让人从心底就产生恐慌感。而现在——我打开床边的窗户,趴在窗台上看远处飞过的候鸟。看那些走走停停的情侣,那些在阳光下散步的患者。以及,急救人员匆忙的

  • 再来一统在线阅读三煞为重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栓子终于在一扇漆黑的大门停下,准确的来说是半边门,另外半边不知去向。门是木质,坑坑洼洼许多小槽缝,缝里稀稀拉拉的几只蚂蚁上上下下的爬动。凤清儿惊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间四合院,虽破旧不堪,但地方宽敞,采光足,很明显以前住着大户人家。“姐姐,快进去。”栓子笑着推开另外剩存的半边门,朝里

  • 楚影帝想作妖之第五章(5)

    天刃峰上,女子正抱着琵琶缓缓波动琴弦,琵琶声音响起,琵琶声绵绵起伏,齐天乘出现在女子身后,开口道:“怎么,就只剩下你一人,洛行书呢?”女子放下拨弄琵琶的青葱手指,没有转头道:“洛行书已经离开了,他让我转告你,天然居已经毁了,里面也没有你要找的白元”,齐天乘满脸不可置信,他清楚记得白元被囚禁在天然居地

  • 驱魔灵异传在线阅读第一章

    “靠!大少!这可是你们家最新的研究成果!这样拿出来真的没事?”男生一巴掌拍在崔成的肩上,目光很快便移到了桌上那个机器上,眼中满是艳羡。“当然!”听了周围人的话,崔成的头都快要抬到天上去了,就差把“骄傲”二字给写到脸上去。“当然没事,我也就是拿来给你们开开眼界”家里搞电子科技的,开着一家名叫崔氏电子的

  • 红衣女魃诅咒在线阅读第1节

    2015年。江城。床头的电话铃声不知道第几次响起。被窝里终于伸出一只手,摸索了半天,接了起来。“秦宵,你搞什么,打你这么多电话不接,你在哪啊,还有三个小时婚礼就开始了!”“我……”一开口,声音沙哑,她清了清嗓子。“不会吧你,还没起床?现在几点了你不看看,下午两点了,你还睡?你还想不想来了?”对面一串

  • 倾世决之第九章(9)

    呆了半个时辰,轿子里实在烦闷。这里好大,除了无数竞相斗艳的花,没有瞧见一棵树,石狮是宫里最常见的东西。乾坤殿的大门就有一对,好不威武。晶晶在空地上找了一块小石子,用脚踢耍着玩。“郡主,郡主……下朝了!”乐儿紧张起来,拉晶晶坐回轿子。她才不要哩,刚出来透透气又进入那个狭小的空间,推开乐儿的手:“你想热

  • 一千灵异夜在线阅读第9节

    蓝彦青带着凤小云去了蓝府,见到了一个小伙在院子空场练武,此人看起来约莫十五六岁,但长得却英俊异常,双目深邃有神,脸型上宽下窄,标准瓜子脸,穿一件蓝领衣服,见师父回来,抱拳行礼:“师父,您回来了。”蓝彦青指着他对凤小云说:“此人正是我的徒儿刘复开。”说完又对刘复开说:“为师给你介绍一个人,此人叫凤小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