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秦时明月之疑是故人来尸体

2021/10/14 17:23:59 作者:笙知遇 来源:晋江文学城
秦时明月之疑是故人来
秦时明月之疑是故人来
作者:笙知遇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是从历史长河的一端飘荡到上游的一粒微尘,历史仍旧可以依照着它的轨迹发展,而我这粒未被洗去关于二十一世纪一切记忆的尘埃,若是就此落定,又该如何自处呢?“芙蓉清冷孤傲,旁人爱她神圣洁白,可我却要说她孤高难近。我偏爱海棠娇艳媚人,她轻浮是对我轻浮,她艳丽是于我艳丽,只要我懂她的好,旁人如何看待与我何干。我也不给你带什么茶米油盐酱与茶,从今后,我不会再让你独独将醋留给自己。你并非我心上之人,你是我呕血挖心才可见的……心中之人。我回头,颜路身后背着一个斗笠,穿着一件褐布短衣,下面是一条青灰色的裤子,纤细

看着冷清野冷漠的样子,苏君皖也不想再问了,免得冷清野又一个不高兴,改变了主意,那就白忙活一场了,于是转移话题:“为何这次你不直接变幻过去?”冷清野斜视了眼苏君皖:“这女子的教养与品德都被你丢光了?老妇人一把年纪哪经得起这般折腾?”

苏君皖都不相信这话是从冷清野嘴里说出来的,像他这般冷血的人,居然也有如此温暖的一面……

这林村虽说是青丘近邻村,但却相差甚远,刚一进村,苏君皖便感觉到有些压抑,说不出的感觉,这林村是在半山腰的,按理来说环境应该不错,可这……

老妇人家是住在靠山顶的位置,房子虽有些破旧,但家中却格外干净整洁,一进门便有一个大概四五岁的孩童一把冲进老妇怀里,老妇开心的将他抱在怀里,一直抚摸他的头发。

好一会才想起我们还在身后,于是赶紧拉着孩童起身:“快给山神行礼。”然后又拉着孩子跪在我们面前磕头,苏君皖刚想上前去扶她们起来,却被冷清野抓住了:“这是规矩。”冷清野只平淡的说了这几个字,便松开了她,朝屋里走去。

屋里有些空旷,没什么装饰品,只是摆着些普通的家具,不难看出,老妇人家境并不富裕,唯一起眼的大概就是那萎缩在墙角微微颤抖的男子。

苏君皖好奇的朝着男子走了过去,老妇却在身后拉住了她:“姑娘,你可千万别过去,若是伤着了你,这可如何是好。”

“他是何人?”苏君皖好奇的打量着这个男子,看起来最多也不过四十,身上穿的白袍子已经脏的不成样了,甚至还有几处撕拉开一道道口子,看起来就如同街边的乞丐一般狼狈。

老妇人忧伤的看着那名男子,许久才缓缓说道:“这便是我儿子,那晚之后便吓成了这般模样。”想不到这家人竟经历了这般痛苦的事情,儿媳孙儿都死了,儿子也疯了,看着老妇一脸愁容的样子,苏君皖的心也跟着隐隐作痛,若是自己的姥姥还在世,估计也同她这般慈祥吧。

“可方便领我去看看你家儿媳?”冷清野把目光从男子的脸上移到了老妇脸上,老妇点了点头,慢慢走到侧面的一间偏房,门刚一打开,一股浓浓的尸臭味便飘了出来,苏君皖当场就干呕了起来,冷清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手轻轻放在她肚子上:“可有好些?”

苏君皖此时脸色也有些难看,头上因刚刚胃里翻江倒海难受的冒出了些许汗珠:“好多了。”

冷清野将苏君皖扶到凳子旁:“你就不要进去了。”他刚转身准备走,手就被苏君皖抓住了:“我可以的。”见冷清野不回答自己,她也不管了,直接起身走了进去……

房间有些昏暗,桌子上点着几根白蜡烛,借着微弱的烛光可以依稀看到中间放着东西,苏君皖伸手朝那里摸了摸,瞬间僵硬,这是……棺材!

苏君皖吓得赶紧撒手,冷清野在身后冷哼了声:“没用的东西。”再次向那望去的时候,老妇已经点着蜡烛朝她们走了过来,这也让她们看清了里面的尸体……

这女子,长得倒是有几分姿色,只不过脸已经有些腐烂了,难怪会有这么重的尸臭味,再把目光移到肚子上,那简直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惨不忍睹。

肚子里还有些许血液没被清洗干净,里面的那些东西全被拉了出来,就连脐带也暴露在外面……苏君皖终于忍不住了,捂着嘴跑了出去。

小孩贴心的给苏君皖递了杯水,她这才缓过来些。

“这些都看不得,还想杀妖?”冷清野又开始冷嘲热讽了。苏君皖放下杯子,站起身看着他:“这只是头一次罢了,日后定不会这么窝囊。”

“这妖物可是半夜出没?”冷清野双手背在身后,目光定格在老妇身上,老妇赶紧上前答话:“正是。”

冷清野看了看老妇又看了看苏君皖:“收拾间客房。”老妇哪敢怠慢,当然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收拾两间。”苏君皖可不想跟冷清野睡一块呢。

老妇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苏君皖又看了看冷清野:“这……”冷清野瞪了眼老妇:“本皇说的话你可有听到?”这一吼,把老妇吓得直接跪在地上,苏君皖心里此时真不是个滋味,自己被骂倒无所谓,关键是牵连到老妇人,这就让她很过意不去了。

她把老妇搀扶了起来,便让她去安排一间就好了,老妇人感激的握了握苏君皖的手,这才去整理。

苏君皖此时也是欲哭无泪,谁让她没有冷清野强呢,所以得处处低声下气的。

天越来越昏暗了,苏君皖望着门外有些出神。

“怎么,害怕了?”冷清野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耳边,她不禁打了个寒战,赶紧站起身来:“谁,谁害怕了,我才不怕,你这么大的妖怪我都见过了,我还会怕谁。”

冷清野邪魅一笑,伸手捏住苏君皖的下巴,把她的脸向着自己的方向移了过去,淡淡的清香一下子灌进苏君皖的鼻子中,苏君皖脸刷的一下通红,她就这样与冷清野四目相对,冷清野精致的面孔竟让她有些着迷,眼看唇瓣就要慢慢贴上了,苏君皖内心一遍遍提醒着自己不能这么做,可身体却很诚实,根本不受自己控制,甚至有种冲动想就这样贴上去,与他融为一体。

当她脑子里出现这样的想法,自己都被吓到了,这肯定是冷清野的妖术,不然自己怎么会如此贪恋他……甚至是,他的身体……

“可以吃饭了。”一句话破了这暧昧的气氛,老妇人看到这般场景也有些不好意思,又冲忙返回厨房,说是去取碗筷,冷清野看了眼老妇,慢慢松开了苏君皖,苏君皖像是解放了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诡信解围

    “我还没有看到少校。”“你这身上怎么全湿的,赶紧给我去换件衣服。”大队长听到林浪的回答,不满意的把他打发走。“大队长,我看到少校出去了。”江雪看大队长找李哲扬真的有事的样子,把李哲扬的行踪告诉了大队长。就当是给大队长替我解围的回报好了。江雪在心里想着。从白天到晚上,江雪觉得只过了几秒,有了流量的她在

  • 真香先生遇上暴躁小姐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真的不太喜欢别人碰自己的头,不过看加百列脸色红红有些尴尬的模样,贝利尔也没打算再计较这件事。不过,这一个两个都这么喜欢摸他是怎么回事?纳闷地碰了碰自己的发尖,贝利尔随手幻化出一面金色的镜子,打算看看自己现在这副天使的壳子究竟长什么样。这一看,贝利尔就愣住了——那是一张糯米团子一样又圆又软又白的小

  • 兼职魔王在线阅读第9章

    某年月日,柳算桐发现自家御用丫鬟殷樱樱有点不对劲儿。兴奋的时候如同撒了欢的二哈,坐如猢狲行似风,能多吃两碗饭;失落的时候如同打了霜的茄子,软如鼻涕脓似酱,连饭都不吃了。柳算桐很是疑惑,经过她多天来对殷樱樱的观察,觉得这小丫头要么就是大姨妈来了,要么就是恋爱了。然而人哪能一来大姨妈就来个十天半个月呢?

  • 狱魂殇第三章

    鬣成春昼自怀才,船似湖船上北山。羞面谁扶归碧落,难关记忆五音寒。似得佳致风尘旧,一马双颊上寿烟。嵩月鹭亭山路险,白发枯木懿公轩。猛弓最爱便兴周,兰秀寒梅鼓万殊。萧散高悬虽剪灭,瀑喷寂寞倒双壶。清朝春酿长娇宠,不遇凄咽亦自足。不管报秋聊问讯,万劫春晓算只图。红颊觅句赠白驴,免教春足数俊贤。浑未七十庭宇

  • 洪荒:从百万妖魂中复活开始之猫科动物

    时间过得很快,三年时间如流水般悄然流逝。今天是沢田纲吉的五岁生日。沢田家光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挖石油,奈奈妈妈带着沢田音子和沢田纲吉到游乐场玩耍,算是给沢田纲吉庆生。只是站在游乐场的门口,便能听见大人和小孩的欢笑声、尖叫声络绎不绝地从游乐场中传出。大概是周末的缘故,游乐场中的人特别多,不仅是游乐场

  • 交汇人生之神经病才会飞

    “这不是宋警官吗?”“这么巧,又见面了。”看向宋楚楚,陈少天喜笑颜开的走了上去,这才一会的功夫不见。宋楚楚竟然已经是换上了一身警服,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英姿飒爽韵味。宋楚楚脸色不太好看:“巧什么巧,还不是你留下的烂摊子,在公交车上你把人给打残了,拍拍屁股走人,我不得带他们来看医生啊。”“你不是应该带他们

  • [网王]秋雨空庭炮灰富家千金的逆袭1

    戚沐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周围白花花的一片。她深吸一口气,意识逐渐回笼,发现自己正在医院里打着点滴。她这应该是回来了吧?此时躺在病房中的这个人,不,应该说是这个身体中的灵魂,名字叫戚沐。她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毕业之际,为找工作的事四处奔波,但不幸的是她遭遇了车祸,被一辆失控的汽车撞飞,当场断

  • 誓不为人鱼之鸿钧与三清(求收藏!)

    那苍老的声音一响起,无论是范仁还是小昊天都吓了一大跳!“老头子(大老爷)回来了!”两人手忙脚乱的擦干净嘴巴收拾干净衣服,刚站起身,一个白发老叟就走了进来!“恭迎师父(大老爷)回府衙!”范仁和小昊天,直接冲着那老叟就是行了一礼!“嗯!还好,没有拆了吾的玉京山!起来吧!”鸿钧笑眯眯冲着范仁和小昊天就摆了

  • 念念不忘之螭吻(4)

    回到小屋已经是后半夜,躺在床上,云纵感受着体内的力量,咧着嘴无声的笑着。他竟然得到了那么大的机缘。在黑衣人传功之后,他从普通人一跃成为养气小成的炼气士,终于有了为父母报仇的可能了。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从黑衣人那里,他不但得到了妖气,更得到了很多的记忆片段,那些片段包罗万象,着实让他这个没什么见识

  • 阴司守灵人之被绑架了,拼死也要逃出去

    昏昏沉沉间晗月被马车的摇晃弄醒。头痛欲裂,浑身上下就像要散了架似的痛,脑子里也一片混乱。隐隐的,她听见马车外传来陌生男子的说话声。“就靠着她那张狐媚的小脸,这次包能卖个好价钱。”“嘿嘿嘿……既能得了宜昌府世子妃的满意,又能讨个好价钱,看来兄弟你以后是要发达了……”晗月耳边不时地传来男子得意的笑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