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秘境轰杀录在线阅读第8节

2021/10/14 16:06:55 作者:鱼贪欢 来源:3G小说网
秘境轰杀录
秘境轰杀录
作者:鱼贪欢来源:3G小说网
失恋后的学生王莫凡,意外穿越到龙神大陆,为寻找七梦灵石,开启惊险之旅,相识少女宇文欣儿,后残宫七界开启,与欣儿进入秘境,于雄奇壮丽的秘境,两人一龙遭遇一系列惊心动魄的血战,聚齐七梦灵石,揭开幕后之局,黯然神伤的隐秘,意料不到的结局。神秘的龙首虚影、被竖中指的狼、湖心下的人脸怪物、吃人当夜宵的食人熊、苦逼道士哥俩儿、蛮荒秘境中的百头蛇蟹、莽人部落、盘绕高塔的赤甲龙、如同山峰大小的牛头怪、绝美雄奇的彩虹葬渊、无边无底的缥缈云海、伪装成山峰的青羽凶鹫、山腹中的仙境、山底深处的血眼蝙蝠王、云海之上的追杀

“你醒了?”

叶云睁开双眼,是一处女子闺房,熟悉的脂粉气味扑鼻而来,他刚想起身,肋骨断裂的疼痛感将他拉回现实,他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盖着一床鸳鸯戏水的棉被,右腿被两块木板牢牢固定住,动弹不得。

“是你把我捎回来的?”

叶云转头便瞧见那个在圆桌上绣着女红的妙龄女子,还有那一桌子从鸿雁阁送来的美味佳肴。

“不是。”

女子声音很冷,就像她那冷艳的妆容。

“你的剑被红姐拿走了。”

这是她对叶云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便专心做着自己手头上的事,这些天她婉拒了所有的访客,这是她口中红姐的交代,也是她自己本人的意思。

叶云虽然不懂丝线之道,也看得出女子手中绣的是一袭婚袍。

花满楼旁边还有一翠秀阁,是唯一还有生意可做的寻欢地。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得起花满楼那高昂的开销,曾经的花魁自然也不愿意与其他女子分享那男人投来的炽热眼光。

“呦,柳姐姐今天倒也开张了,老板好眼光。”

过道上一年轻女子正对周仓搔首弄姿,本就着装清凉的身躯此刻更有些风情万种。

横刀夺爱在这行当,是一种赞扬之词,风月女子哪有资格去谈论什么先来后到。

只可惜她今天吃了闭门羹。

柳秀秀的房间布置倒是跟几年前如出一辙,连房内的插花都不曾更改。

“我好些年没跑过御北城的单子,一时间竟找不准来路。”

女子只是随声附和,先是喊院里的伙计去后厨要了碗醒酒汤,接着便着手准备热腾的洗澡水。

“周哥记忆力真好。以前我和姜姐姐的确是在那万花楼的地儿,只不过后来换了老板,人家看不上我,这才来了这翠秀阁。”

醒酒汤本就是酸辣味,时间一长鱼腥味便藏不住了,周仓肠胃难受,想也没想便一股脑儿灌下。

刘秀秀有点不喜,当年她刚来的时候,花正开,人正红,哪有伙计敢用这放凉的汤水糊弄自己。

“原来如此,那你姜姐姐呢?”

刚出口,男人就觉察到了自己的失言赶忙补一句:“你别多想,今儿我就是来找你的。”

“她呀,比我可幸运多了,你走后没出几月,就遇上了一位大老爷帮她赎身,敲锣打鼓地娶回家做了三房姨太。”

刘秀秀一边说一边帮周仓脱去外衣,闺房里的火炉烧的很旺,加上澡盆子里的水汽氤氲,纤纤玉体上不一会儿便香汗淋漓。

香炉里的麝香本就添了催情的草药,两人的眼神之间意乱情迷。

“这位公子,可有相识的旧好又或是慕名而来?”

舒忧明知道自己只是在对流程,却又不得不这么做,这是花满楼的规矩。

是她自己将眼前这位俊秀的公子哥请了进来,明显是位头客。

原先她听闻有人在门前闹事,很是生气,正赶上她来月事的当天,本就泼辣的脾气,眼里更揉不得沙。身为花满楼两大头牌之一的她,竟顾不上老鸨一再叮嘱的那句,不得抛头露面,两方自此打了个照面。

没曾想那位少爷家的仆人竟如此深藏不露,自己特别关照的两个伙计居然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了。

“我只需一人,江蓉。”

“蓉姐姐身体抱恙,挂牌也有些时候了,公子可真不赶巧。要不去奴家那屋坐坐,妾身愿为你抚琴。”

舒忧在美少年说话的时候,两眼便一直打量着对方,当真是一副好皮囊,眉宇间英姿飒爽,华服锦袍,吐字字正腔圆,半点乡音不带,举止言谈无不彰显着贵公子三字。

“还请姐姐帮着张罗张罗!”

没有人会跟钱过不去,更何况那是张二十两的银票。正如舒忧所说,贵公子着实不赶巧,整个万花楼都知道,舒忧最听不得别人叫她姐姐。若不是公子哥那一张帅气的脸 ,她早就喊人将这些位给轰出去了。

少年郎可没有读心术,自然不知道眼前这姑娘是如何神游九州。他总以为是自己带的银两不够,人家才不愿意帮忙。

突然,他看到了那面留满了文人骚客肺腑之言的白墙,便径直走了过去,顾不得其他。

“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事苏家。白大人的诗。”

他偶尔读出了自己喜欢的诗句,对于其他,一笔带过,一目十行般地心中默诵,最终目光停留在那句一树梨花压海棠,大文豪诗仙的书法是出了名的放荡不羁。

舒忧就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尽管年纪相差若干,但眼前这个少年像极了曾经之人,同样的一双眼,没有任何轻佻与下贱,澄澈空灵。

在她怅然若失的时候,公子哥已经登梯上楼,之前出拳的男佣紧跟身后,而擅长用腿的则是把守着楼梯口。

都说花满楼两大花旦,是两种截然不同的的人间风味,也有来客为谁更胜一筹大打出手。舒忧精通音律之法,手操琵琶,繁弦急管,其声如珠落玉盘,加上一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妩媚,快言快语的爽辣性格,令一众男子血脉喷张。而江蓉则不同,她更专情于跳舞,她从不穿相同的舞服,不论春秋冬夏,一双玉足总是在翻飞的裙摆中若隐若现,她不太爱笑,只在曲终人散,笑靥如花。那白墙上有一句诗便是明确相赠给她,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这倒让年轻公子更加容易就找到她的闺房,诗里写的明明白白。

他没有着急,而是在房门前停住了脚步,压住了性子,用指关节敲了两声门。

“官人,请回吧,奴家今日偶感风寒,是万万不可接待官人的。”

想来是此般硬闯之人不在少数,江蓉回答的从容不迫。而床上的叶云更加不以为意,毕竟女子提到了红姐二字,便是可信之人。

考虑到了时辰,公子身后被唤作洪叔的男仆先失去了耐心,一把便将房门推开。

在这风月场所,如果不是待客接人,屋主是没有资格锁门的,连花魁也无法例外,同样是万花楼的规矩。

因为江蓉是背对房门而坐,进屋而来的公子哥反而先跟叶云四目相对。

“请江姑娘给个说法。”

将手中针秀收拾放好的女子这才转身看向来人,她很是好奇,寻常客人若是看到自己闺房里还躺着其他一位陌生男子,早就暴跳如雷了,神情该与男子身后的张叔一模一样。

就见他几个大步便绕过了江蓉,来到了床边,一把便掀开了那床绣着鸳鸯戏水的棉被。

叶云感觉冷风一阵刺骨,上半身被白色丝带层层裹住,右腿的两块夹板本就让他穿不上多少衣物,这一番刺激之下,伤口之痛再次传来。

江蓉从两人进房而来便没有阻止过他们的任何行动,她心里明白,人总是对自己亲眼所见,深信不疑,却对他人之言,将信将疑。

等张叔一脸愧疚回到男子身后领罚之时,她这才走到叶云床边,将那床厚实的棉被重新盖好。

“我打小父母早亡,只和弟弟一人相依为命,自打我来到了这烟花柳巷后,便疏于了对弟弟的管教。他万不该沾染赌瘾,没次输得精光就会记得我这个姐姐,这次倒好,被人打断肋骨和腿骨,只得乖乖躺着。”

叶云平躺在床上,双眼紧闭,就听着女子说谎不打草稿,愣是说得有模有样,不过,他的确有个姐姐。

“奴家也是不得已,才扯了谎,自能声称身体抱恙,请公子责罚。”

那一番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怜惜。

这时,本该在楼下把守的张叔跑进房来对着贵公子说道:“少爷,咱该回了,二爷似乎已经差人在找咱们了。”

年轻公子,思索半刻,便转身带着两人离去,临走前还留下一香囊做信物。

“江蓉姑娘可要记好,今个儿是你欠我一个人情,在下改日在登门拜访。”

迎宾客栈,几个大汉架着一青年男子从偏门上楼。那男子显然已经是倒胃了几次,衣领处,鞋面上都还有残羹冷炙的印子。

几位哥哥可谓是连哄带骗将其送了回来。那小妹远在千里之外,哪能出现在这极北之地。最后不得已便从后厨顺了个白面馒头堵住了男子的嘴。不然他们明日保准会吃其他住客的投诉。

楚成卧榻一侧的那柄太阿宝剑所有卷刃已经磨平,而白世镜还在写文,过了一会儿,他将台面上灯笼的灯罩取下,用火钳将蜡烛过长的烛芯夹断,整间房再次亮堂起来。

翠秀阁内,一番云雨之后的两人,并无睡意。

许是之前用力过猛,这后半夜都是刘秀秀在说道,而周仓只是随声附和。

“当初你还说要给姜姐姐赎身呢!一个穷小子明明过夜的钱都是东拼西凑而来的,也有勇气说那话。”

一想起曾经的自己,周仓也有些遗憾,当初不该说那些口头誓言。

“你知道吗,姜姐姐有写信给我,说她日子过得很好,还生了胎大胖小子,叫我不要担心。不知怎么,我却不大相信那纸面上的说辞,我拖关系求人一打听,才知道那位大老爷又娶了好几房姨太太,姜姐姐的孩子从出生起便过继给了正妻,连一口母乳都没喂过,她便寻了死……”

说着说着,周仓呼噜的声音渐渐传来,故事哪里是一夜就能讲完的。

刘秀秀识趣地吹灭了床头的香烛,将玉体小鸟依人般地贴在周仓的胸膛。

她心里明白,姜姐姐从来都没有瞧上过那些穷困潦倒的过客,只有她相信那时候的一句戏言。

搞怪的不是各个路口,也不是时机,是自己数不清的犹豫。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校草的未婚妻第5章在线阅读

    “你是谁?怎么会拥有这么可怕的力量!!”“废话真多!都给老子去死吧!”上前大喝一声,朱龙直接就开始动手了!从大猫背后跳下来,将身法催动到了极致,两只拳头迅速出击!一上来就是大招伺候,大开杀戒!眨眼间的功夫,就已经打出了几百拳,在场一百多名建奴士兵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就已经被他全部砸成斩杀!连一声惨叫都

  • 网游之一路冲九霄之似曾相识的感觉(第三更求鲜花)

    “银枪银甲,面容冷峻,而且有燕云十八骑随身护卫,想必,你就是靖边侯的独子,号称冷面寒枪的俏罗成了。”虽然是询问,可是苏牧那眼中却充斥着坚定之色!“不愧是以八千击溃了三万突厥先锋的苏牧!”“没想到区区一个小城,还能有如此人物。”那面容冷峻的罗成没有质疑,而是对着苏牧肯定的说道!言语之中,双方都将对方的

  • NBA:最强王者在线阅读第六节

    “这个妹纸是什么情况?”学校附近的某餐厅,两个妹纸去上厕所,叶落便对着常忆帆低声问到“哈!之前我一直喜欢她”常忆帆怂了怂肩随意的说到“你见过她?”“没有”好吧,依然是那熟悉的对话“你真的是穿越回来的?”叶落犹豫了一下,还是下定决心出声询问道“嗯?”听到叶落的话,原本有些目光有些懒洋洋的常忆帆眼中sh

  • 重生又遇姚侍郎之第三章 筹备黄巾之乱(6)

    但其中一人不动神色,瞳子黑白分明,双眼如同深潭一般深邃,至始至终脸上依旧是淡漠之情,甚至带着浓厚的肃杀之气,这种肃杀之气,没杀过万人根本不可能拥有。这倒让龙云产生了好奇,不禁快步上前,问道“你是何人?”万籁俱静,过了好一会,眼前这人才吐出几个字。“白起。”这让龙云着实吃了一惊,但看周围人的神色,根本

  • 网游之混沌天使开始直播

    在超市买了一堆东西回来的李轩辕,把东西都摆放整齐后,在自己新家做了第一顿晚餐,吃着自己做的饭,李轩辕想着:虽然吧,以前也是自己做自己吃,但是现在有系统了,一定要兑换个超级食神才行,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了。吃完饭,把碗洗了之后,李轩辕就坐到了电脑面前,打开斗鱼登录直播号,看着房间标题不知道该写什么,想了

  • 穿书后嫁反派学霸之最强作弊器(新人新书,求支持收藏)

    “对不起,我有心上人了。”“就你这样的穷小子还想追求她?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哈哈,你看他又被拒绝了。”“活该,还想追校花,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苏云游面对同学们的嘲笑垂头丧气地走出了教室。这已经是第十次的表白失败了。每一次的表白失败都会受到同班同学的嘲讽和讥笑。当苏云游走出校门的时候发现天空

  • 魔道之主在线阅读第9章

    程权元寝室内。米洛坐在唯一一处干净——至少在她看来只有这一处是干净的地方,打量着这间屋子。只有一个感觉——乱!虽说有过心里准备,但是男生寝室跟女生寝室差的还不是一般的多。“14号晚上你是不是跟你哥争吵过?”秦翰看到米洛一脸嫌弃的表情忍不住想笑,还是忍住了,问坐在床上的人。不回答,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

  • 嫁春色在线阅读第二章

    办公桌前椅子上,一个穿着阿玛尼套装的中年男人,模样很是谦卑的看着陆寻,极为礼貌的开口道:“陆教授,这些人这是想请你去军方?”陆寻面色清秀,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岁,眼眸之中带着一抹墨色,如夜般漆黑,他抿了抿嘴,转身看向办公桌前的中年男人,缓缓道:“是想请我回去。”中年男人闻言微微一怔,旋即便不再多问,而是

  • 未闻花名之转世重生在线阅读第5节

    不知过了多久,在森林偏僻的地方,土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蠕动,只见从土里面伸出一只手来,说不出的阴森吓人。“乃乃的,这尼玛就是我的父亲啊。太让我失望了~”这句话在森林里飘荡,轰的一下子,那片土地爆了,烟雾弥漫,散去后可以清楚地看见一个被土覆盖的人,还是个小孩。一直达拉这个脑袋,用手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缓缓的

  • 死亡之恐怖审判引子

    自古以来,天地就被分为六大界,一小城——神界,仙界,人界,妖界,魔界,冥界和隐城。六大界中,自是神界与魔界势不两立,但几十万年前的一场暴乱,让所有的神全部消失,因此,现在只有仙界抵抗魔界,当然,数万年来也有不少仙人希望能突破瓶颈,成为真正的神。魔界一直以来野心勃勃,从未放弃过对天下的统一。而人界,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