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这个团宠有点凶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19:12:27 作者:柳如痴 来源:红袖添香
这个团宠有点凶
这个团宠有点凶
作者:柳如痴来源:红袖添香
童瑶瑶作为电竞圈唯一女队员一直备受争议。对此。温柔儒雅上单,“这是我们的小公主,需要被好好呵护的珍宝。”狼系打野,“啧,谁动她,我撕了谁。”冰山傲娇射手,“她,一点也不可爱。嗯?你们说她不可爱?眼瞎?!!”娃娃脸病娇辅助,“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呦,骂姐姐的人……把脖子洗干净哦。”而童瑶瑶活动着手指。“不用废话,怀疑我?打爆他们!”【1V1全队美男,团宠,甜文,热血】【言情团宠为主,文风轻松搞笑,涉及电竞直播商战,不玩游戏也能看懂呦】【旧书《男主大佬的电竞生活》、《快穿之英雄请躺好》】

呜呜呜…….

撕心裂肺的哭泣声从漆黑的山林里传出,伴随着阵阵狼嚎声让人不寒而栗。

“溪,女娃不成了,速弃。”低沉的男音透着无奈,却又带着无情的坚定。

如雷轰顶,似鲠在喉,嚎啕悲鸣的溪突然安静了,她裹满泪水的眼睛看着怀里如同熟睡的孩子,终是狠不下心,弃!如何弃!这是她的心头肉,弃了,她也活不成了。

“不,犷,求你带女娃去巫医吧,溪愿与你欢,溪愿与你欢,只求你救醒女娃。”溪放下所有的坚持,跪在被火把照得忽明暗的男人身前苦苦哀求。

“溪,莫要再说胡话,女娃已无气。纵有巫医在,也救不活了。”男人苦笑,他若是请得动巫医,何至于此,矮下身子,手中随风跳跃的火把映出了溪固执死守的孩子的脸。

孩子双眸紧闭,安安静静地躺着,如果不留意那惨白惨白的脸色,还真像睡着了。

女娃已无气!犷的话击碎了溪所有的期望,紧搂着孩子冰冷的身体,溪绝望呐喊:“苍天呐!你开眼吧,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嘤嘤悲凉的哭泣声吵得卫娆再也无法安睡了,她努力睁开厚重的眼皮,首先砸入眼帘的就是一张扭曲放大的妇人脸,蜡黄憔悴,稻草般的头发乱蓬蓬的披散着,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灰麻麻的,这样的装扮简直就像从枯井里爬出来的女鬼,要多吓人就有多吓人。

饶是卫娆胆大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惊恐场景吓得小心肝怦怦乱跳,她硬生生地坐了起来,等看清楚周围郁郁葱葱的林木时,她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困难了。

她明明在家里看恐怖片睡着了,怎么一醒来就在荒山野岭了???

卫娆满脑子疑惑来不及解答,她的身子就被人紧紧地抱住了,那人抱得非常紧,生怕她跑了似的。

“女娃,女娃,惊坏母亲矣!惊坏母亲矣!”失而又得,溪喜极而泣。

喜悦的泪水流到卫娆的颈窝里,烫得她躯一震,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冲进她的脑海里。

这些是属于一个小女孩的记忆,这些记忆大多非常模糊,只有一位妇人温柔慈祥地呼唤最最清晰。

到此,卫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好像一不小心步了穿越前辈的后尘,魂穿了。

这个抱着她哭得天昏地暗的女鬼就是这具身体的母亲,貌似别人都喊她溪。

而这个不幸夭折的小女孩就是妇人口中所唤的女娃。

女娃,女娃,这也算名字?太敷衍了吧!叫个丫头都比女娃顺口些。

卫娆胡思乱想着,肩膀却湿了一大片,稍稍平抚了心中的震惊,便伸手拍拍妇人的后背,学着记忆中的小女孩子说话,安抚道:“母…母亲,莫要再哭了,我已无事。”

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她都是孤身一人,无牵无挂的,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

溪闻言松开了卫娆,将她看了又看,确定她真的无事,忙对着苍天连连叩首:“苍天显灵,苍天显灵,女娃真活了,女娃真活了…”

举着火把的犷使劲揉揉眼睛,他确定自己没眼花,明明已经死去的女娃确实坐了起来,还说了话!

奇哉!怪哉!

他伸出手去,想要确定女娃是否真的无事,却不想被女娃给拍掉了。

对上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犷恍惚觉得女娃有什么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野狼的嚎叫一声高过一声,丛林的夜晚格外的危险,举着火把的犷分外警惕,“溪,我们速归。”

犷一说,溪也觉得漆黑的四周随时都可能跳出野兽来,连忙扶起卫娆下山去。

四周都是茂密的山林,几座破败的茅草房子,孤零零地座落在山脚下,那就是她们的住所。

女孩的记忆实在模糊,但通过溪和犷褴褛的衣着卫娆早就确定自己没有穿到富贵人家去,也做好了吃苦耐劳,发家致富的打算,但是就这样简陋的住宅居然还配有保安人员,这是什么梗?

“苍天啊!这不是溪的女娃吗?我是不是见到鬼了?”就在卫娆满肚子疑惑的时候,其中一个守门人张大嘴巴惊呼出声。

“见什么鬼?好生看清楚,女娃没死!”犷压低声音斥责两名守门人。

“这,这......怎么可能呢?”另一守门人不信,但又不能解释眼前的一切,他明明记得将女娃丢弃时已经再三确认她无气了,怎么又好端端的活了呢?

犷有些急了,低声吼道:“速速开门,放我等进去,不若惊醒了大管事,别说我,连你们可都要吃鞭子的。”私自外出,那可是极重的罪,被大管事发现轻则无水无饭,重则鞭棍相向,更何况大管理一直对溪不满,若是让他抓住这个把柄岂不是要狠狠惩治一翻。

被犷这么一吼,两位守门人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再多言,连忙打开门放他们三人进去了。

不知道是因为走了山路,还是她刚穿过来不太适应这俱身体,卫娆觉得浑身无力,再也没有精力来思考问题了,此刻,她恨不得立刻躺在软绵绵的大床上,美美的睡上一觉,前面的小屋子貌似就是休息的地方,脚步不由变大,渐渐地超过了在前面领路的犷。

“女娃,你先回去休息,我稍后便回去。”溪愁眉不展,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卫娆急走的脚步一顿,她回过头来,发现溪正低眉垂首,犷则是目光不解地看着溪。

卫娆眨眨眼,从善如流地答应了,“那,你也早些回来。”溪支开她,一定是有事同犷商量吧。

矮矮的茅屋没有门,只用一块破麻布挡着,卫娆一掀开麻布帘,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待借着月光看清屋里的情况后,她疲惫的身体睡意全无,只有震惊。

屋子的地上躺了整整齐齐两排人,地上没有铺任何席被,只有一层厚厚的枯草,而他们身上盖的也只有枯草。

一个个披头散发的人一动不动的躺在枯草堆里,再配上黑夜茅屋,这场景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若不是他们当中有人翻身打呼噜,卫娆还以为自己进了停尸间呢!

太吓人了有木有,吓得卫娆差点穿回去了。

这些都是什么人?是女娃的家人吗?怎么这么多人住一间屋?还睡地上?没有床吗?这也太简陋了吧!像牲口一样睡草堆,拿枯草取暖?天呐?她到底穿到了什么朝代了?原始社会吗?

无数个问题搅得卫娆脑子都要炸了,她揉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决定不想了,反正,想也想不明白,她还是去找溪问问吧。

原路返回到院子里,卫娆看到了让她目瞪口呆的一幕。

溪仰头着头靠在一棵歪脖子槐树上,而犷则搂着她腰,在她细长的脖子上啃咬着。

咳咳!难怪溪要将她支走呢?原来要和犷做羞羞的事情啊!

还是野战!!那个好歹找个隐蔽的地方啊?万一碰到起夜的人多尴尬啊!

那个!那啥!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她还是不要欣赏的好,再说对方还是这俱身体的母亲呢?

卫娆转身要走,可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啊!

溪不是女娃的母亲吗?那溪不是只能跟女娃的父亲做羞羞的事情吗?在女娃的记忆里貌似犷不是她的父亲啊?这,这算不算是红杏出墙?

貌似在古代,女子的贞洁名誉比什么都重要,不守妇道的女子可是要被沉塘的!

就在卫娆蹲在地上纠结要不要去打断溪的好事救她一命时,那边的犷也到了情难自禁时,他将手伸到溪的衣襟里揉捏起来。

溪再也无法忍受,她挣开眼睛推开了伏在她身上喘息不已的犷,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委屈地哭了起来,“犷,求你原谅奴,奴试过了,奴做不到!奴做不到啊!”

做到半途停止,犷像吃了苍蝇一样,气得一拳打在槐树上,厉声问道:“溪,这么多年你谁也不行欢,是为了女娃的父亲吗?”

溪对犷深表歉意,不敢看他的眼睛,只能将头伏在地上,低低地给出一声坚定的回答,“是。”

心里明明知道的答案还是让犷气得咬牙切齿,十年的相守竟然不如那人一夜,一拳一拳狠狠地打在槐树上仿佛是要打醒那个固执的自己。

“犷,是奴不好,你有气,你打奴吧,不要这么伤害自己。”急忙抱住他的手臂,不让他自虐,溪泣不成声。

狠狠地将她甩开,犷冷眼冷声:“我看你能为他守一辈子。”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犷,女娃的事...?”溪咬着唇期盼地看着他的背影。

“女娃复生的事,我去跟大管事说。”犷虽然走的很决绝,但是很仗义。

男主角走了,这场戏也就没看头了,做了亏心事的卫娆悄悄地回到小屋边等着溪回来。

也就前后脚的功夫,溪就出现在她的面前了,溪的脸上还带有凄楚的泪痕,在看到卫娆的那一刻急忙擦掉了。

“女娃,怎的坐在外面,快到屋里去,那里暖和些!”溪说着就牵起卫娆的手就往屋里拉。

卫娆不知道溪和犷之间有着怎样的情感觉纠葛,但是看溪泪眼朦胧的样子明显是段让人揪心的虐恋。

心里难爱得死还要故作坚强,卫娆有些心疼这个可怜的母亲了,若是这个时候再用失忆的把戏行骗,估计她会接受不了的,算了算了,来日方长,她心中的疑问终有解开的时候,不急于这一时。

胡思乱想间,她就跟着溪走到属于她们睡觉的地方,溪躺在草堆里,然后向卫娆伸出了手臂。

卫娆有一瞬间的怔忡,随后她就伸手抱住了溪。

“这样,便不会冷了。”溪将两人身上盖上一层薄薄的干草,轻轻拍着她的背,哄她入睡。

一股异样的情感从心里窜出来,冲得她的眼睛有些发涩。

卫娆突然觉得这臭气熏天的屋子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甚至还有些温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红袖添香》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总裁有只小妖精在线阅读第7章

    第六章一眠千年!(新书求鲜花!求评价票!)“何人惊扰老夫沉眠?”声音从棺材中传出,似乎在诉说岁月的流逝。带着一股古朴厚重而又苍凉之感回荡在密室之中,经久不息,让人毛骨悚然。“这……姐妹们,你们听到了吗?”“和路雪,你也听到了吗?”“我还以为是幻听了呢!”“这青铜棺里面……有人?!”“不会吧?这墓穴至

  • 毒后横行:腹黑皇上请滚开在线阅读第3节

    空调散着冰凉的风,房间宁静温馨,白炽的灯泡照亮室内,宋媛正拿着本课外书细细阅读,若细心看,你会发现,床上的少女手里的书本一直维持原状,纸张未翻。他很会察言观色,不知他是否意识到了。她觉得他意识到了,所以他什么也没提。顾仲漾留过一级,他小学时留级了。目前应该读高一,却不知道他在那个学校读。照宋媛推测,

  • 爹地放开我妈咪坚守地球

    “这是怎么回事?”凌尘问。按理说他不是应该被夺舍吗?怎么会这样,身体里感觉多了很多力量,身体也有不小的变化。“尘儿?”宋秦瑜试着问到,她不敢保证眼前的人会不会回应她。凌尘看向自己的母亲,正要开口。突然感到一阵头疼,便晕了过去。……“多谢!”‘凌尘’看着绝动音,若非她的阻拦,慕容青云与凌尘的融合定然会

  • [*******脸在线阅读第七节

    不过现在已经是半夜,接任务需要等到明天早上警察厅上班才行。长夜漫漫,乾阳准备看小说度过。乾阳打开阅读抽奖器,开始阅读遮仙这部小说的下半部分。一直阅读到凌晨五点,乾阳总算是把整本书全部读完。【宿主阅读了一遍遮仙,奖励一次抽奖机会。】听见阅读器的声音,乾尘神情激动,赶紧打开了抽奖轮盘。他用意识点击轮盘中

  • 细念因缘尽是魔第10章在线阅读

    叮叮,手机响起,唤醒了回忆中得冷寒,他又变回了温文尔雅的样子,“喂,怎么了”“总裁,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你要来的”“我今天不想去公司”“可是总裁,很重要的”“不去”黎宇琛在那边急得直跺脚,真是的怎么说不来就不来啊。这几天没见到冷寒,孙慕曦的日子过的十分舒适,“黎特助,你怎么了”孙慕曦问,“啊,慕曦啊

  • 网游之机战时代第五章在线阅读

    在身边这些人的干扰下,梁安琦没能停下来和迎面走过来的这个女生说上话,连好好打量她一番的时间都没有。她前脚刚踏出穆中联的房子,身后的门就被关上了。什么嘛!梁安琦转过身来对着那道大门运气,“穆中联,干脆叫目中无人好了!”不过光站在这里生气也没用,挫败感蔓延全身,但还是要逼着自己打起精神来。硬的不行来软的

  • 大秦:我创造了地府在线阅读第1章

    一、宇智波清月端着吃食走向族长的院子,路上遇到的宇智波们都笑着和她打招呼,她也笑着颔首回应。族长在和他的弟弟,也就是族里的二把手谈事情。清月敲了敲门,里面瞬间没了交谈的声音,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进来。”清月拉开纱门,恭敬的说:“斑大人、泉奈大人,该吃晚饭了。”是了,现在是战国时代,宇智波一族的

  • 重生之称霸三国在线阅读第6节

    时间一晃便是一年过去了,没有什么例如跳个崖不仅不死还能获得天材异宝火速提升实力,也没有戒指里的老爷爷指点修炼,传承财宝,更没有龙套的送人头送装备。不温不火,莫凡平淡如咸鱼般的修炼生活终究是遇到了瓶颈,卡在了明劲巅峰半年之久。不过好在金钟罩已经练到了大石碎胸口的境界——第四关,对于钝器的防御力大大提升

  • 嗜血狂徒第五章在线阅读

    我一直思考着那句话以至于我没发现向瑞平从十分钟前就开始盯我。“你还说你不是在跟踪我?”他怒气冲冲地质问我,旁边的人都好奇地看过来。“我说巧合,你信吗?”我勾起一边嘴角说。“你觉得呢?”他压低眉毛看我,本来他就帽子口罩包的严实,这下眼睛一眯,我能看见的范围不超10平方厘米。要不是他大步朝我走来,我怎么

  • 玄幻:全民领主时代第五章

    活动当天,何欢带着组员在现场做准备工作。“组长,遨越那边打电话说让我们直接开始,他们一会过来。”琳达道。何欢点点头:“那跟保安说一下可以入场了。让两个coser上台吧。”“好嘞。”何欢接了杯水润了润嗓子。活动按照流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她抽身到后台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不回去吃饭的事情。刚挂了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