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逆转苍穹危机

2021/10/14 13:39:23 作者:嫩牛吃嫩花 来源:飞卢小说网
逆转苍穹
逆转苍穹
作者:嫩牛吃嫩花来源:飞卢小说网
一世的悲剧的人生突然降临到小说中的世界,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得男主角进入了荒废时期,直到被人威胁到了生命,才醒悟了过来,之后又因为父母被奇异者所杀,让得从未感受过父母关爱的男主角,而因此产生了强大自己的决心,站立在这片世界的最顶端!(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是啊!的确是门当户对的!”夏羽诗敛下眸,长长的睫毛覆下一片阴影,“但那前提是无关朝政,便就门当户对,两情相悦了!”

简简一头雾水的看着夏羽诗,问到:“你们的爱情怎么会和朝政有关啊?”

不是只有帝王和妃子的爱情才会和朝政有关吗?

“唉……”夏羽诗无奈地叹了口气,“夏府一向效忠于皇上钦点的太子,而官府却在暗地里帮助五皇子起义夺位,两两不管是在朝堂之上,还是私下,都暗暗较劲,你说我又如何能与琰哥哥……唉……”

“当婚姻涉及到利益时,在这古代的封闭式思想,我想有大多数人会选择利益吧!”简简若有所思地想着。

“若我嫁与了琰哥哥,来日太子和五皇子开战,爹爹必定为难,一边是他效忠的太子,一边是他宠爱的女儿……”

“更何况琰哥哥爱我至深,他定不忍我进退两难,我也不想他和他爹爹闹的太僵!”

“你可以和琰哥哥远走高飞啊?!”一个私奔的念头飘过简简的脑海。

“我舍不得!”夏羽诗望向门外,视线似乎直穿门外,落在很远很远的地方,“我舍不得爹,舍不得娘,他们如此地爱我,我不能让他们失望的!”

“亲情?”简简低下头,对于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的她,亲情是个奢侈品,她没有能力去拥有。

“简简,我该怎么办?”夏羽诗搂住简简,呜咽着。

“我不知道。”简简伸出手把夏羽诗拥得更紧,这是她唯一能给她的安慰。

“呜呜……琰哥哥,诗儿好想你!呜呜……”

南北暗处的角落里,各有一个人影,静静地看着简简她们两个,谁都没有发现谁!

“诗儿……”门外熟悉的声音响起,夏羽诗慌忙把黑色披风解了下来,把面具也摘了下来。

“师……师傅?!”简简也慌忙地把夏羽诗脱下来的东西赶紧藏在衣柜里,刚转过头,就看见了尘师太就站在门口。

暗处的两个各自偏了偏身子,好让自己不被了尘师太看见。

“诗儿,你在藏些什么?”了尘师太的眼光透过简简,落在了她身后的衣柜上。

“没……没有……”简简藏在背后的手推搡着衣柜门,让它关的紧一点。

“是吗?”了尘师太转过身,简简才松了一口气,突然感觉到自己猛然被推开了。

转过头,了尘师太就站在她刚刚站的位置,夏羽诗轻声提醒道:“我师傅武功很厉害的!”

“师傅,你……”简简站起来,护着自己的衣柜,说:“这里是……是我的……肚兜,师傅,你就不要看了吧!”

暗处的两人扯了扯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而夏羽诗也轻笑出声。

了尘师太突然怒气满容,但也却抑制着怒气,“你到底把龙檀香藏在哪里了?是不是……”

了尘师太顿了顿,指着简简护在身后的衣柜,“藏在那里啊?!”

“什么龙檀香啊?我不知道。”简简心虚地别过头,夏羽诗曾经说过,龙檀香很有可能是致使她们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所以,当了尘师太这样问时,简简有些心虚了!她怕,了尘师太会看出来她和夏羽诗的秘密。

了尘师太轻易的推开了简简,简简没有丝毫地武功,推开她实在太容易了,了尘师太“腾”的打开衣柜,只看见那里是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她要的东西却没有看到。

简简看到衣柜里没有了黑色披风,和银色面具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诗儿,龙檀香是为师静心庵的镇庵之宝,你盗走它,就是至为师于不义啊!”了尘师太本想回到静心庵再让她把龙檀香交出来的,可是刚刚简简的阻拦,让她再也等不住了!

前段时间,不知怎么的,龙檀香不见了的消息瞬间在江湖里流传开来,许多对静心庵虎视眈眈的人再次行动起来,势必要把静心庵拿下。

龙檀香,可以让他们产生幻觉,然后了尘师太就可以轻易的解决掉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地让他们彻底消失。

而如今,龙檀香被盗,即使了尘师太武功高强,也抵不过千军万马。

这些人的只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夺取《修罗经》和埋在静心庵下的巨额宝藏。

“它……没了!”简简无奈地低下头,然后硬挤出两滴眼泪,水汪汪地望着了尘师太,可怜的样子让人心疼。

“什么?没了!”了尘师太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简简。

简简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以为它拿来拜佛,佛祖就一定会实现我的心愿。所以…………”

“不可能!呵!”了尘师太冷笑一声,“龙檀香遇火不化,遇水不融,它又如何可能烧化?”

夏羽诗从来没有看见过了尘师太如此可怕的模样,不禁有些为简简担心。

“这……”简简的谎圆不下去了!

“诗儿,听话!把龙檀香交出来吧!”了尘师太一步一步靠近着简简,黑暗的气息笼罩着了尘师太,看起来别样的恐怖。

“我不知道什么龙檀香!你不要再问我了!”简简用力推了一下了尘师太,可了尘师太只是踉跄了一下而已。

突然了尘师太的脸色突变,拽着简简的手臂,声音恶狠狠地:“你不是诗儿?你是谁?”

“师傅!我不是诗儿,那我是谁啊?”简简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她现在感觉手都快断了!

夏羽诗运出内功,用尽全力冲向了尘师太,结果夏羽诗穿过了尘师太的身体,而了尘师太却什么事也没有。

夏羽诗使出来的内力也化为虚有。

“怎么回事?”夏羽诗看着自己的掌心,难以置信。

“啊!”

了尘师太突然发出了尖利的叫声,而出现在众人眼前的竟然也是一个和了尘师太着装一样的尼姑。

“二师太?”夏羽诗看着这个尼姑!发出了只有简简能听到的声音。

“二师太?”简简打量着眼前的尼姑,不禁冒出一个想法:她们该不会都是为了龙檀香而来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杨威三国第九章在线阅读

    花界拂灵殿杨楚芳右手紧紧攥着衣物的裙摆,顿时青筋暴起。看着坐在主座上的陆瑾颜,杨楚芳有说不出的感觉。自己明明查出了她的底细,还在虞若曦她们二姐妹那里吹嘘了一番。可她现如今的举动,分明就是在打她杨楚芳的脸!“姐姐,你怎么了?”杨楚儿关切的问候道。“无碍,我们先回去吧!省的在此处丢人!”杨楚芳说着,便起

  • 联邦元帅第5章在线阅读

    莹莹仔细思索着,是很认真的那种,比做数学题还要专心,似乎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自己必须要回答出来。莹莹琢磨着,难道围巾的厚度是十七毫米?莹莹觉得不会的,长宽是可以固定的厚度根本无法把握,拉扯两下就变了。可是还有哪个长度会是十七呢?莹莹端着奶茶脑子里想的全是这个,其他的都抛之脑后,全神贯注的看着胸前垂

  • 男配总是看我不顺眼第一章在线阅读

    “唉。”赵涛叹了一口气,考试成绩又下来了,结果没出意外的他又是全班倒数前十。赵涛也就奇怪了,他也算努力学习的,整天早上天不亮就起来,晚上十一二点睡觉,每天学习这么刻苦,怎么就考不到高分。实在是无聊,赵涛就点开网页,随便输入怎么才能提高成绩。回车键点了之后只见第一个网页上写着,刷题神器,考高分的必备神

  • 倩影何处寻之第九章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天气阴沉,乌云遍布,林兮心里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林兮,林兮,傅琛跟曾浩他们打起来了。”叶宝儿气喘吁吁的从外面跑进来。“刷”林兮一听当场推开桌子向外跑了出去。“哎,林兮,我还没说完呢你跑什么。”叶宝儿在后头说道。林兮跑到学校政教处,在门外便看到了那个满身污渍,嘴角带伤却一

  • 银河浮槎第七章在线阅读

    李东阳致仕,顺位的谢迁升为首辅,刘健升为次辅。次日上朝,群臣噤若寒蝉,三朝元老李东阳,一下子就被这个少年皇帝给干掉了,还干的臣下心服口服,不得不令那些本想为李东阳进言的三缄其口。一整套繁琐的朝堂礼节后,。朱厚照开口问道:“英.国公张文平何在?”“微臣在!”张文平是第一代英.国公张辅的孙子,身高八丈,

  • 重生之花间猎狩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九章第一次温暖的心“同学们我们开学那么久了,大家都特别熟悉了,各位同学的选票也特别清楚了,今天重新选班委,大家投票决定。”班会上班主任通知到。“老师,我推荐稀施当班长。”朱茂莫名冒出来一句。“哈哈……”班上同学大笑,我却说不出来什么复杂的心情。可是这一天莫名其妙的我便被选为了劳动委员,所谓的劳动委

  • 终极三国之乔珂在线阅读猎户大叔?

    林瑶很快便凭着记忆来到了柠檬树生长的地方,但是她并没有急着摘柠檬,而是想要先四处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东西。晃了晃又摘了些草药。不一会儿林瑶突然在一处草丛中发现了薄荷,她连忙欣喜地蹲下身子开始摘薄荷,要知道这薄荷可是做果茶的材料之一啊,没想到这里竟然还长有薄荷。她还正愁着这古代没有冰块,而夏天柠

  • 风聆夜甜心

    “主人!”一道悦耳的声音在陌雪身后响起。陌雪缓缓的转过头去--她知道这个声音不是在叫她,但还是想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事。“主人,我终于找到你了。呜呜。”一个看上去十分乖巧的粉色头发小娃娃端端正正的站在陌雪身前,那娃娃睫毛和眼旁的头发均被眼泪所打湿。陌雪有些惊讶的的看着眼前的娃娃,这个身高和这个身体的Q

  • 未白头之雨夜情丝

    木铃儿在这个雨夜真的是又惊又喜,而陈登科在这个月夜可是彻夜难眠。一身青袍,男子临窗,负手而立,雨水溅洒在脸上犹是未知,只是浓黑的眉毛早已拧成了麻花。窗外的雨似乎下的更大了,铃儿一个姑娘家,这样电闪雷鸣的暴雨天,她会害怕吗?想象着木铃儿抱着自己瘦小的身体窝在床脚里瑟瑟发抖的样子,心里就将扭了麻花一样,

  • 小欧的魔法世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陆公子的轻工很不错嘛?楚惊鸿的手勾着陆嵇的脖子”“你懂武功?你到底是什么人”陆嵇又想到她给男子喝了茶之后男子就晕了过去。“陆公子以后定会知晓。”楚惊鸿刚说完,陆嵇就松开了手,楚惊鸿眼看就要摔倒地上,却足尖一点,轻盈的落在地上。“你还会武功?”陆嵇看到自己的猜想得到了证实“若是不会,公子是会让我摔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