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水国风云之兄弟情仇之第十章

2021/10/14 12:44:19 作者:二姨妈她姐 来源:飞卢小说网
水国风云之兄弟情仇
水国风云之兄弟情仇
作者:二姨妈她姐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场战斗只有内轮龙一,宇智波带土有资格参与战斗!准影级实力之下的忍者,无论遇到哪一只尾兽都是一盘菜。“少爷,我来拖住它,我还真的没有驯兽过呢,我要看看万花筒写轮眼究竟能不能压制住它,万花筒写轮眼和万花镜写轮眼的差距有多大!”宇智波带土对着内轮龙一说道,对于万花筒写轮眼真正的力量,他还是很好奇的,究竟是如何的瞳力才能控制尾兽!(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10.

“刚上大学的时候,那家伙就经常跑得不见人影,后来我问过她,她也会叫我帮忙,之后就习惯了。前后算算……加起来差不多有五年时间吧。”

“那……然后呢?”赵安然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只能手动选择继续,“那秋零姐姐为什么要辞职啊?”

“因为她不让我回老家结婚,我就跟她拆伙了。”

说话的时候,秋零脸上还带着笑,这让她的这句话听起来也像是玩笑了。

赵安然一时也不确定起来。

“秋零姐姐你结婚了?”最终赵安然依旧找歪了重点。

“没有。”秋零摇了摇头,用食指和拇指比划了一小段距离,说,“不过就差一点点了。”

“诶?”

“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最终我还是决定在婚礼的前一天把前男友给踹了。”

“啊,抱歉……”赵安然不敢再问了。

“不是什么值得抱歉的事。”秋零却主动说了下去,她脸上挂着近乎愉悦的笑,“对于把他塞进监狱里这种结果,我还是很满意的。”

“……诶???”赵安然觉得自己似乎不太能理解那句话。

话说自己是不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看到赵安然一脸茫然中夹杂着些许惊恐的表情,秋零收起有些夸张的笑容,叹了口气。

“果然还只是个单纯的孩子……”秋零说,“不过要待在小丁殊身边的话,还是要尽快习惯这种事啊。”

……

自从被丁殊正式聘用之后,根据约定,赵安然需要每隔三天去丁殊家一趟,帮她收拾东西。

坦白来说,赵安然对于那些琐事适应良好,而且她对于与丁殊相处这种事总是充满期待。

——后面一点一直都让秋零和丁殊本人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而对于赵安然来说,最简单的概括大概就是“有趣”了。

不管是丁殊所从事的行业也好,还是她本人也好,都是一个巨大的谜团。

未知对于赵安然来说基本可以等同地代换为有趣。

与赵安然相识后,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丁殊的生活极有规律,每周只出三趟门。

其中一次是去超市填补库存,有时候赵安然也会跟她一起去。

而剩下的两次,丁殊都是去看弟弟,却不会告诉赵安然,于是后者对于弟弟,除了性别一无所知。

不过这对于赵安然来说并不是特别值得注意的事。

除了李凌薇那个让小三对渣男死心的任务以外,期间丁殊也没有再接到任何新的委托。

丁殊本人还没有表现出任何焦虑,赵安然先忧心忡忡地郁闷上了。

接近“小三”许之岚这个任务,赵安然自认做得不错,然而老板丁殊迟迟不下达后续指令,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与此同时,赵安然也感觉到有些无聊。

“委托什么的,不应该是更帅气一点的工作吗?”

“如果你是指拯救世界的话,那是超人和警察叔叔的专职。”

丁殊掀起盖在脸上的书,调整了一下姿势,漫不经心地翻开了下一页。

“就算不说我,很大一部分的职业委托人都只是为了钱而已,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领域——对了,记得帮我倒一下厨房的垃圾,谢谢。”

“啊,好的,马上来。”赵安然放下抹布,整理好垃圾,推开门下楼。

看着小姑娘乖巧的背影,丁殊心头难得生起了一丢丢的愧疚之情,但很快又被可以偷懒的舒适感给丢掉了脑后。

虽然本意是故意折腾小公主,然而小公主比她想象的能干得多,脾气也好得多。

反倒是丁殊开始担忧自己会不会深陷其中了。

——要不然之后还是请个钟点工回来吧......

丁殊已经开始计划了小公主离开之后的事了。

对于李凌薇的委托,丁殊表现得并不上心,半年的期限于她而言有些过于长了,加上这个委托并不算什么困难的事,她倒乐得将全部交给赵安然去打个铺垫。

还能顺便转移一下小公主的视线消磨一下她的耐心,说不定没等到任务结束,她就自己主动请辞,那可就是两全其美了。

唯一值得担忧的一点,就是希望小公主离开之后不要再后知后觉回来报复她就好。

丁殊正一边一目十行地扫过手上的书,思绪一边天马行空地乱飘,没等落定,赵安然便又推门进来。

但刚推开门,赵安然又在门口停了下来。

“咦,这是什么东西?”

赵安然从门缝处接到一个信封一样的物体,翻来覆去只能看到两个白面,她忍不住捏了两下,感受了一下信封里物体的形状。

“硬的呀,是邀请函吗?”

“也可能是明信片。”

丁殊抬了抬眼皮,将目光从面前的书页上移开,看清赵安然手上的东西后,她的瞳孔微缩了一瞬,但很快又恢复原状,仍是用懒洋洋的语调叫着赵安然。

“过来。”丁殊空出一只手朝赵安然勾了勾手指。

“啊?哦。”赵安然点点头,走到丁殊身边,把东西递给她,一边忍不住好奇地问,“姐姐知道这是什么吗?”

“差不多可以猜到吧。”

丁殊忽地翻身下了沙发,一把拽过那个信封,光着脚就跑到了角落里去。

角落里有个白色的机器,赵安然一开始以为是储物箱或者是打印机之类的东西,她从来没有见丁殊用过。

这时候丁殊却直接将那个信封塞进了机器口中。

“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下次再看见丢进这里面就好。”

“那是什么?”

“碎纸机。”

“咦?”赵安然突然好奇起来,“听起来好像是什么糟糕的东西呢。”

“总之很无趣。”

确定信封完全被碎纸机搅碎之后,丁殊又踮着脚尖原路返回,最后直接跳上了沙发。

丁殊没有再接着这个话题聊下去的意思,于是果断转移了话题,询问起了许之岚的事。

“还是先说说你的工作成果吧,许之岚那里的情况怎么样?”

“学姐那里呀,她真的是个好人啊。”

赵安然轻易地被丁殊带着跑了,说到许之岚,她就忍不住开始夸赞了。

“虽然有时候脾气不是很好,但是实际上是个很温柔也很热心的人呢,上次去图书馆丢了卡,还是她帮我找到的。”

“而且她很多才多艺的,经常做主持人,还是学校话剧社的演员,上次去看了他们社团的表演,演技真的很好啊。”

“我不是说她的性格。”丁殊又把书摊开,盖在自己的眼睛上,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我是指她跟她‘男朋友’之间的事,你有打听过吗?”

“啊……我忘了……”赵安然苦了脸,她用力地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努力地思索着,“不过似乎听别人说起过,学姐跟她男朋友关系挺好的,但是学姐看得比较严,没多少人跟她男朋友接触过……”

“你就没听许之岚提过?”丁殊问。

“好像……”赵安然想了一会儿,茫然地摇了摇头,“好像没有诶……”

“明明是关系很好的情侣,为什么女朋友完全不对外人提她的男朋友呢?”丁殊慢悠悠地抛出了这个疑问,“是她不拿你当朋友呢,还是,另有隐情呢?”

随着丁殊略微拉长的语调,赵安然苦着脸陷入了沉思。

“果然……”一阵苦思冥想之后,赵安然做出了判断,“果然还是另有隐情吧。”

“那么会是什么隐情呢?”丁殊紧跟着又抛出了第二个疑问。

“唔……不知道呢……”赵安然开始发挥自己的想象,“也许……实际上他们已经分手了?”

“不不不,不然李小姐也不会来下委托吧——那么……会不会是学姐其实没有真的和渣男,咳,是男朋友在一起,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跟他假装成情侣呢?”

“……”

赵安然许久没有得到回应,一抬头看到丁殊那意味深长的目光,顿时被吓了一跳。

“怎、怎怎么了、姐姐?”赵安然结结巴巴地问,“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不,没什么。”丁殊收回视线,又倒回沙发上,“只是觉得,你这种时刻乐观的精神,很值得我们学习。”

“……”赵安然眨了眨眼,不解,“什么意思啊?”

“总而言之——这个谜团就交给你去解决了。”

丁殊啪得合上书,这一会儿的时间里,她已经翻完了这一本书。

在越过赵安然身边去放书的时候,丁殊顺手拍了拍赵安然的肩。

“解谜是个漫长而有趣的过程,我相信你一定能够胜任这份工作的。”

“好的没问题的,姐姐!”赵安然被恩人的信任冲昏了头脑,想都不想便满脸兴奋地答应下来。

“好了,加油去工作吧。”丁殊从书架上扒出另一本书,然后抬头朝赵安然微微一笑,招手,“路上小心。”

赵安然的脸腾得红了,几乎被面前那张漂亮脸蛋上的微笑迷得头脑发昏,下意识点了点头,小声说了一句“谢谢”和“再见”,便转身出门。

推开门后,赵安然还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

直到赵安然走到小区门外的时候,她才突然回过神来。

“诶……为什么我又出来了啊?”

赵安然转身看看破败的小区大门,又抬头看了看后面的危房,再低头看大门。

如此往复几次,她的表情逐渐绝望,欲哭无泪。

先前丁殊就与赵安然立过规矩,每隔三天去一趟她家里,每趟只能去一次——每次活动范围在整个小区内。

当时赵安然对于这个规矩并没有多想,直到真正走马上任了,才惊觉这条规矩就是来针对她的。

每次赵安然信心满满地上/门/服/务,并决心与丁殊好好相处打好关系的时候,结果都是类似的——

做完该做的事之后,丁殊总能有办法让赵安然自己主动走出小区大门。

虽然赵安然也怀疑过丁殊是不是真的很讨厌她,不想跟她相处,但是每当她回想起丁殊微笑时那异常温柔的表情,她都愿意说服自己那都是自己的错觉。

然后锲而不舍地给自己加满信心。

所谓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越挫越勇。

这次也不例外,只不过是多了一点疑问——

“等等……我们任务的内容不是让学姐主动离开渣男吗?”赵安然茫然地自语道,“为什么突然变成解谜游戏了?”

……

在赵安然离开以后,丁殊才撤回自己的笑脸,将翻了几页的书顺手倒扣在一旁的桌面上,视线在屋里屋外绕了一圈,才最终落到角落里。

丁殊走到碎纸机前,打开盖子,翻出了之前塞进去的东西。

信封连带里面的内容被碎纸机绞成了细条状,顺着信封侧面露出的缝隙,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烫金的字体。

丁殊知道那里面原来是什么东西。

一封邀请函。

她甚至能倒着背出邀请函上的内容。

但那与她无关,她不需要这个东西,也不能让任何人看到这个东西的内容,尤其是刚刚离开的赵安然。

太旺盛的好奇心有时也会带来麻烦。

丁殊走进厨房,打开了煤气,点了火,一条一条地将碎纸条点燃,然后静静地看着它化为灰烬,落在灶台上。

就在最后一个纸条被火舌缠上的时候,丁殊的电话响了。

丁殊手一抖,差点被火焰灼伤手指,她松了手,仍由烧了一半的纸条落到地上。

她转身去接了电话。

“喂,请问哪位……”丁殊微顿,“李小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许偷看之落崖

    瘦猴心中同样胆颤,握着刀柄的右手,机不可见的抖起来,脸上布满了冷汗,惊惧了吞了口唾沫,转头朝身后二人喊去,“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过来,今天咱们必需解决掉他,不然……”瘦猴阴了干脸,眸子露出噬血的光芒。不然他日就是他们被解决掉。另两人当然有这层认知,此时三人身上披上恶狼般的歹毒。君默言虚弱的扯了嘴角,眼

  • 亡渊之灵在线阅读第九节

    只是苏颜落才不会,他叹了口气,“看来不能让她和别人见面,特别是让山上的其他男人见到,否则他们想入非非。我可是未必能够控制住他们,强盗始终是强盗。”此念头只是一动,苏颜落轻轻的为蝶儿盖了被子,轻声的走了出去,清晨起床呼吸空气,锻炼身体,已经是成为了苏颜落的习惯。他听不到蝶儿的梦呓,苏颜落却听到自己的肚

  • 封神之我若为妖我,孙悟空,要逆天!

    (求鲜花、求收藏、求月票!)※※※李千夜沉默了。头一次。他生出了离开取经队伍的想法。取经队伍的水太深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非常无奈。如果不跟着取经队伍,他怎么升级?靠修炼?哪怕他现在身负先天道体,没有几年十几年,也别想踏入仙道。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参与到西行的队伍中,想要离开?呵呵……李千夜敢肯定,只

  • 一树琉璃花开早在线阅读第1章

    “哎,难道我真的要这样平淡的过完一生吗?难道我真的就不如那些成功者吗?不,我不要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我要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但是我可以做到吗?老天我到底应该怎么做?”龙天昊失落的走在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在那儿无奈的自语着。龙天昊是一名刚出大学的大好青年。奈何他是一个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一场

  • 妖世纪元第9章在线阅读

    月亮亮堂堂,微风轻抚夜。陈陌看着气势汹汹的将自己围住的几个健身教练,此刻心底反而没那么多担心和慌张了,心里有一种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呗的洒脱性子。“各位,这架势,要干嘛啊?”陈陌暗自撇了撇嘴,真是多此一举的废话啊。“小子,现在知道怕了?你之前不是很能耐的吗?要挑战我们几个?恩?”金在中

  • 大魏遗歌在线阅读第2章

    我站起身,刚迈出脚,便眼前一暗,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醒来后,只看到眼前一片白。在小的时候我是很不喜欢医院的,因为医院的消毒味太重,还有那长而幽静的走廊,让人从心底就产生恐慌感。而现在——我打开床边的窗户,趴在窗台上看远处飞过的候鸟。看那些走走停停的情侣,那些在阳光下散步的患者。以及,急救人员匆忙的

  • 再来一统在线阅读三煞为重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栓子终于在一扇漆黑的大门停下,准确的来说是半边门,另外半边不知去向。门是木质,坑坑洼洼许多小槽缝,缝里稀稀拉拉的几只蚂蚁上上下下的爬动。凤清儿惊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间四合院,虽破旧不堪,但地方宽敞,采光足,很明显以前住着大户人家。“姐姐,快进去。”栓子笑着推开另外剩存的半边门,朝里

  • 楚影帝想作妖之第五章(5)

    天刃峰上,女子正抱着琵琶缓缓波动琴弦,琵琶声音响起,琵琶声绵绵起伏,齐天乘出现在女子身后,开口道:“怎么,就只剩下你一人,洛行书呢?”女子放下拨弄琵琶的青葱手指,没有转头道:“洛行书已经离开了,他让我转告你,天然居已经毁了,里面也没有你要找的白元”,齐天乘满脸不可置信,他清楚记得白元被囚禁在天然居地

  • 驱魔灵异传在线阅读第一章

    “靠!大少!这可是你们家最新的研究成果!这样拿出来真的没事?”男生一巴掌拍在崔成的肩上,目光很快便移到了桌上那个机器上,眼中满是艳羡。“当然!”听了周围人的话,崔成的头都快要抬到天上去了,就差把“骄傲”二字给写到脸上去。“当然没事,我也就是拿来给你们开开眼界”家里搞电子科技的,开着一家名叫崔氏电子的

  • 红衣女魃诅咒在线阅读第1节

    2015年。江城。床头的电话铃声不知道第几次响起。被窝里终于伸出一只手,摸索了半天,接了起来。“秦宵,你搞什么,打你这么多电话不接,你在哪啊,还有三个小时婚礼就开始了!”“我……”一开口,声音沙哑,她清了清嗓子。“不会吧你,还没起床?现在几点了你不看看,下午两点了,你还睡?你还想不想来了?”对面一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