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我的系统被作者吃了来世情

2021/10/14 12:11:47 作者:颜熙哲 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的系统被作者吃了
我的系统被作者吃了
作者:颜熙哲来源:纵横中文网
当自己发现真相的时候,才知道。从头到尾,自己只是一个工具而已一切都是安排好的....那如果我要改变这一切呢!少年的变强之路....究竟该怎么走...

孤竹山,不是因为竹子少,恰是缘于竹子太多而得名,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心性孤傲得如竹子的节,所以叫‘孤竹山’。

商汤问道天下,但这无际边的竹海,散居此中的村落,他却是辖治不到的。

呱呱的小男孩着地,便把亲娘给难产死了,他的老爹有些怪他,因为老爹宁可要妻子,也不想要‘竹儿’!可妻已死了,儿子还得养。

薛剑不管老爹唤名‘竹儿’,但自己却依旧叫‘薛剑’。

他幼小的个子在竹竿上吊来甩去,唬得老爹命遗半条,于是只好在邻人们的箴劝下,放弃习武。

累呀,十来岁得挑水、打柴、做饭,忙得无暇偷练武功;苦呀,吃素笋,咽粗粮,食野菜,荤也难开一次,打牙祭硬是要熬三五个月。

营养跟不上,个子小,家穷!十三岁,薛剑开始捕鱼、射鸟、捉野鸡、追兔子,伙食好了,人长高了,爹也老去。

十七岁,薛剑开始变俊,体格加健壮,身手也勇猛了,打的猎物够全村过活。小妮妞、小崽子们整天缠着他,“剑哥哥,我要吃烤鹌鹑!”“薛哥哥,我要只小野鸡养!”……

当夜深人睡时,他再以竹剑练武,梦里也会想起那位远隔的伊人,可惜商汤胜得天下后,他听人说,“那祸水去了南巢!”她不是祸水,桀才是祸根!她是无辜的、无奈的,她别无选择。其中成汤、伊尹这些明君贤臣,也不肯宽恕她。他爱她,无条件的爱!所以他准备去找她。那个前世相约,今生可见的她——妺喜。

竹海有多大,薛剑不是很清楚,也从未有一次太远距离的走测过。

家里饲养了许多牲畜,他为老爹安排好了一切,就在众人不舍的相送眼光中走远了。

理由很简单,他说要出去看看……

行了一天,他烤着肥大的山鸡,看着无际的竹林,心中盘算着路程。

这时,只听几匹马蹄人步响来,而且愈来愈近。

不会儿,五人各牵一马转出林来,似为打猎青壮,因为他们的马已驮满禽物。

“咦?有位兄台在烤肉?”

“要不咱们也歇下,烤些充腹?”

“甚好,我正有欲食!”

“唉!迷路不打紧,只是天色向晚,若下雨,岂不很糟?”

“放宽心,再大的竹海,也是有法子的。先填饱肚子,顺便整休一番,再作良图!”

“只好如此了!”

五人相互说着话,还取物升起了火。

“兄台,知道孤竹山西涧怎么走吗?”这时,用刀剥羊皮的一个精壮侧头问不远处的薛剑。

薛剑食着鸡腿,几息后才应答,“此乃孤竹山北涧边沿,阁下向左即可!”

“多谢,多谢!咦?兄弟烤鸡手艺奇妙高绝,实在令人佩服,如此美味,独享岂不可惜?”

薛剑微微一笑,将烤好的第二只烤鸡拿递过去,“阁下好眼力,请用!”

“那多谢了!”精壮便要取。

“二弟!”他旁边烤兔的一青年男叫道。

“大哥放心。”

精壮取了肉,狼吞虎咽的撕咬起来,可是不久,他便独自哽噎泣泪起来。

“怎么了,二弟?”

精壮看着青年男,又瞧了瞧烤鸡:“我……我在回味烤味,对,就是烤鸡!这种味道……咦?这……”

精壮突然省悟似的,用惊诧迫急的眼光瞧着已回到火堆边继续烤鸡的薛剑。

他倏的拔刀起身,猛虎般向薛剑扑攻而来。

“二弟,住手!你干什么?”青年男急喝声。

精壮不听,誓要逼薛剑玩命。

薛剑一急,将烤鸡棒一搁,叱道:“干什么?”

精壮不听也不言,只顾狠命攻击。

薛剑见此,操起家伙就化解开来。

两人一个劲力极大,一位轻功捷妙,攻拆之间,来来回回,死力斗了近两百合,虽皆已气喘吁吁,但双方却惊喜万分,兴奋的无以言表。

即使是精壮男的大哥瞧了,也是比发现大宝藏更兴奋,他喜极而泪,激动得无法形容。

“三弟……”

“二哥……”

精壮与薛剑相拥相泣,两生情怀,隔世友谊,比亲兄弟亲,胜父母爱浓。

“大哥,是三弟啊!是三弟……”

武次第激动万分,热泪盈框,急跑上去,三人相拥而泣,情不自已。

“三弟……”

“大哥,二哥…!”……

原来武次第和项剑同降生为邻居,两人自幼相持,不分彼此。

四年前,两人出门挖笋作菜去了,于高山上忽见村中烟火冲天。两人急回家一看,却是惊悔万分,痛恨不已。

原来在午后众人歇睡时分,村里小孩毛子捕到一条大鱼,于是在两家房屋附近升火烤鱼。

但干叶遍地,丛草众生的旺期本来风又大,结果熊火随风蔓延,将两家人畜烧了个精光。待众民发现时,却是一切已迟。

村民急划区隔物,才将火势止住,但方圆五里竹区,尽化灰尘,村邻一众也损失不小,被迫重葺。

毛子父亲大怒,亲手用棍打死了毛子,毛子母亲上吊缢死,毛子父亲从此醉酒发疯,不到半年,也坠水溺死。

从此,武次第与顶剑成了孤儿,两人作伴打猎,自给自足,还济村乡,所以两人口碑甚好。

约伴同猎,迷路遇缘,也属非常。

三人谈天说地,叙古论今,无所不畅,准备远出为事,不负青春。

“哒哒哒……”

三骑奔过竹林,穿过草地,越过河流,星驰在漫卷的黄烟道上。

“大哥,南巢之地已近了!”

“二弟,隔世情缘爱相随,人间真心度虔人。三弟实为不易,我们快点!”

“好嘞,驾!”

“大哥,二哥!可慢些,容我理下思绪。”

“无妨,天涯海角梦十八,十八相别十八思,三弟尽可宽心,千里缘份隔世情,一切尽在相见中。”

夕阳余晖,金黄的流光充泻着天下,给万物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华丽的纱金,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小山林的阔地上,七八间草屋屹立,是孤单的,也是落寞和萧条的。

陋室无声,死寂的沉,像没有活气和勃力,不过偶来的鸡鸭杂吵声与水洼鱼浪波,给死寂的环境平添了一丝活气和生机。

不远小河边,一排排蔬菜果木,丰盈硕实,长得都挺好。两个女人正在浇水、除草……

这时,三骑拖着响蹄与疲尘,一道远处而来。两个女人有些惊慌,其中一位长着一张无瑕中年脸的面颊上,有着警惕又忐忑的心。

这地方没人来过,有的只是飞鸟和跑禽。

项剑三人策马上前,“烦问两位夫人,不知此地可为南巢?”项剑敬施一拜问道。

妇人答道:“哦,三位公子远至僻地,甚是难得,此处正是南巢。”

武次第笑应接问:“那敢问夫人,可知方圆之地有何人家,或者是姓有施姓妺的人氏?”  两妇一闻,面面相觑,“地偏人稀,尚未可知,众公子见谅。”

“既如此,那打搅了,再会!两位兄弟,我们走吧。”项剑也催马随行。

薛剑于马上量思片刻,把两妇女仔仔细细的看了个遍,使得两人都有些站立不安。

薛剑突然惊喜万分,跳下马背,高兴的高声叫道:“喜儿,我……我终于找到你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许偷看之落崖

    瘦猴心中同样胆颤,握着刀柄的右手,机不可见的抖起来,脸上布满了冷汗,惊惧了吞了口唾沫,转头朝身后二人喊去,“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过来,今天咱们必需解决掉他,不然……”瘦猴阴了干脸,眸子露出噬血的光芒。不然他日就是他们被解决掉。另两人当然有这层认知,此时三人身上披上恶狼般的歹毒。君默言虚弱的扯了嘴角,眼

  • 亡渊之灵在线阅读第九节

    只是苏颜落才不会,他叹了口气,“看来不能让她和别人见面,特别是让山上的其他男人见到,否则他们想入非非。我可是未必能够控制住他们,强盗始终是强盗。”此念头只是一动,苏颜落轻轻的为蝶儿盖了被子,轻声的走了出去,清晨起床呼吸空气,锻炼身体,已经是成为了苏颜落的习惯。他听不到蝶儿的梦呓,苏颜落却听到自己的肚

  • 封神之我若为妖我,孙悟空,要逆天!

    (求鲜花、求收藏、求月票!)※※※李千夜沉默了。头一次。他生出了离开取经队伍的想法。取经队伍的水太深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非常无奈。如果不跟着取经队伍,他怎么升级?靠修炼?哪怕他现在身负先天道体,没有几年十几年,也别想踏入仙道。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参与到西行的队伍中,想要离开?呵呵……李千夜敢肯定,只

  • 一树琉璃花开早在线阅读第1章

    “哎,难道我真的要这样平淡的过完一生吗?难道我真的就不如那些成功者吗?不,我不要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我要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但是我可以做到吗?老天我到底应该怎么做?”龙天昊失落的走在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在那儿无奈的自语着。龙天昊是一名刚出大学的大好青年。奈何他是一个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一场

  • 妖世纪元第9章在线阅读

    月亮亮堂堂,微风轻抚夜。陈陌看着气势汹汹的将自己围住的几个健身教练,此刻心底反而没那么多担心和慌张了,心里有一种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呗的洒脱性子。“各位,这架势,要干嘛啊?”陈陌暗自撇了撇嘴,真是多此一举的废话啊。“小子,现在知道怕了?你之前不是很能耐的吗?要挑战我们几个?恩?”金在中

  • 大魏遗歌在线阅读第2章

    我站起身,刚迈出脚,便眼前一暗,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醒来后,只看到眼前一片白。在小的时候我是很不喜欢医院的,因为医院的消毒味太重,还有那长而幽静的走廊,让人从心底就产生恐慌感。而现在——我打开床边的窗户,趴在窗台上看远处飞过的候鸟。看那些走走停停的情侣,那些在阳光下散步的患者。以及,急救人员匆忙的

  • 再来一统在线阅读三煞为重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栓子终于在一扇漆黑的大门停下,准确的来说是半边门,另外半边不知去向。门是木质,坑坑洼洼许多小槽缝,缝里稀稀拉拉的几只蚂蚁上上下下的爬动。凤清儿惊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间四合院,虽破旧不堪,但地方宽敞,采光足,很明显以前住着大户人家。“姐姐,快进去。”栓子笑着推开另外剩存的半边门,朝里

  • 楚影帝想作妖之第五章(5)

    天刃峰上,女子正抱着琵琶缓缓波动琴弦,琵琶声音响起,琵琶声绵绵起伏,齐天乘出现在女子身后,开口道:“怎么,就只剩下你一人,洛行书呢?”女子放下拨弄琵琶的青葱手指,没有转头道:“洛行书已经离开了,他让我转告你,天然居已经毁了,里面也没有你要找的白元”,齐天乘满脸不可置信,他清楚记得白元被囚禁在天然居地

  • 驱魔灵异传在线阅读第一章

    “靠!大少!这可是你们家最新的研究成果!这样拿出来真的没事?”男生一巴掌拍在崔成的肩上,目光很快便移到了桌上那个机器上,眼中满是艳羡。“当然!”听了周围人的话,崔成的头都快要抬到天上去了,就差把“骄傲”二字给写到脸上去。“当然没事,我也就是拿来给你们开开眼界”家里搞电子科技的,开着一家名叫崔氏电子的

  • 红衣女魃诅咒在线阅读第1节

    2015年。江城。床头的电话铃声不知道第几次响起。被窝里终于伸出一只手,摸索了半天,接了起来。“秦宵,你搞什么,打你这么多电话不接,你在哪啊,还有三个小时婚礼就开始了!”“我……”一开口,声音沙哑,她清了清嗓子。“不会吧你,还没起床?现在几点了你不看看,下午两点了,你还睡?你还想不想来了?”对面一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