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西幻)大魔王的深夜食谱第一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11:39:44 作者:魇客 来源:晋江文学城
(西幻)大魔王的深夜食谱
(西幻)大魔王的深夜食谱
作者:魇客来源:晋江文学城
如果有一天醒过来,突然发现被五花大绑、团成一个球端上了魔王的餐桌怎么办?史莱姆:看我柔软的身段,我躲,我躲,我再躲……你插不中我啊哈哈!(被水晶碗罩住)小恶魔:大王,我身上的肉真的塞您牙缝都不够啊。(汪地一声哭了)元素精灵:窝……窝……们没有一点营养的,真的一点都没有。(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独眼巨人幼崽:吾警告你!吾是最后一只纯血统的独眼巨人!你这是食用珍稀生物!违反《珍稀生物保护法》!你知道我爸妈是谁吗!你别过来!喂喂!(掀桌)咳,其实这就是一个关于退役魔王重新找地盘经营农场种植鲜肉、哦不,食物

“小才,小才你醒醒!”

“你个傻孩子,你要是真走了娘一个人可怎么活啊呜呜呜呜……”

梁晓才正努力救人呢,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哭声。他吓一激灵,还以为想要救的人没救成,瞬间就坐起来了。

他想看看到底是谁在那哭,却赫然发现对面坐着个穿粗布古装的妇人。

“小才,小才你醒了?”妇人突然往前凑过来,一把抱住坐在炕上的梁晓才,“你、你可真是吓死为娘的了。”

“等、等一下!你刚刚说什么?”梁晓才被这么一抱,鸡皮疙瘩哗啦啦往下掉,还有点头疼。但更让他糟心的是这妇人对着他时的自称。怎么就“为娘的”了?

“你可吓死为娘的了。下次可不敢这般冲动。”妇人仔细端详梁晓才的面容,刚止住点的眼泪又开始断了线的珠子似的往下滑落,“娘知道你委屈,可是咱娘俩还得努力活下去啊。你要是死了就真的一了百了了,只有活着才有可能过上好日子。”

“过……好日子?”

妇人重重点头,“嗯”了一声。

梁晓才顿时就有些混乱了。他怔怔看着眼前一点也不似作伪的妇人,又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着实有点懵逼。他之前可是在河里救人的,不是梦,是真真的跳进冰水里救人去了。可是醒来怎么会在这么个地方?

这里光线昏暗到勉强看清人也就罢了,还死冷。猛一呼吸,周围还带着一股土腥气。

梁晓才正觉有些惊奇,脑子里突然涌入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

福华国,玉平县,东白镇,梁小才……

梁小才,梁晓才,名字只一字之差,身份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他梁晓才是一名退役军人,五分钟前还在现代下河救人呢,而梁小才却是以男儿之身代姐出嫁,最后因压力过大而自杀。

至于眼前这位,正是已故的梁小才他亲娘关彩衣。

关彩衣见儿子从昏迷中清醒,眉头却不知为何皱得死紧,担忧地问:“小才,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唬娘啊。你莫不是怕夫人又把你送回霍家?”

梁晓才心说这不是明摆着吗?当然他怕的不是真被送到霍家,而是现在这个生存环境啊!这怎么看怎么像穿越了。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吗?他以前一女同事可没少跟他讲。

只要一想到很可能再也回不去了,梁晓才就一阵头皮发麻。他胡乱掀开被子下了地,想都不想就从屋里冲了出去。

外面已近黄昏了,金色的阳光把周围的破旧照得一览无余,却原来他刚出来的地方是个柴房。

“哟,醒了?”院门口传来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一个身穿紫红色袄裙,头戴两支银钗,看起来约摸五十来岁的妇人一脸看好戏的模样走了过来。她看着梁晓才说:“你个下贱东西命倒是挺硬。怎么?又舍不得死了?”

“夫人。”梁晓才还没说话,关彩衣忙把他护在身后,微低着头,生了冻疮的手紧握衣角,明显带着三分紧张。她说:“小才不懂事,您放心,等过会儿我一准让他回霍家去,您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怪他。”

“你说不怪就不怪?”妇人的声音瞬间拔高,“那他还不翻了天了!”

“不敢的不敢的。”关彩衣连连摆手,“这次他回去一定听话。”

“听话?好,那你告诉他,下回要死可千万别在梁家死!他不嫌麻烦我还嫌晦气呢!”妇人冷眼把梁晓才从上打量到下,最后目光落在他脸上,“一脸狐媚相的下贱东西,如果下次再敢私自跑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娘俩!”

关彩衣闻言狠狠哆嗦了一下,没敢接话。

梁晓才眼见那婆娘满意地哼笑一声,趾高气昂地走了,不禁抬头看了看天色。

见鬼的,这是什么鸟不拉屎的破地方!什么恶臭的人!

关彩衣见儿子仰头,却当他要哭了,忙安慰说:“小才,你可千万别怪娘狠心。咱们现在要是不听她的,日后怕是更没有活路了。你爹不在了,现在梁家凡事都是她说的算。你娘我没本事,眼下又护不住你,你可……”

梁小才皱了皱眉:“行,我回去。”

不回去也不行。刚刚走的那个婆娘是已故梁老爷的正妻,梁熊氏熊金平。这女人毒辣得很,梁老爷活着的时候她就看不上关彩衣这个妾室,百般刁难。现在梁老爷死了,她更不能给关彩衣好颜色看。只可怜梁小才生来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

不过梁小才也算毕业了,希望能去个安乐地方好好享享清福吧。至于他?

梁晓才突然觉得一阵脚冷,低头瞅瞅才发现脚上只趿拉着一双破布鞋呢。这鞋有点小,两边还都漏了洞,应该不是他的。鞋子完全扛不住北方的二月风,跟没穿也差不多少了。梁晓才冷哼一声,转身向柴房走去。

来都来了,与其哭天抢地,不如奋力杀敌,哦不、应该是努力创造奇迹。没准打个通关还能回去?

关彩衣眼见着儿子眼一闭一醒,说话都跟换了个人似的,稍一迟疑才跟上去。她说:“小才,你往后,往后可不敢再想不开了啊。虽然……”关彩衣眼睛又开始泛红:“虽然娘知道你在霍家委屈,可是你在那好歹不用看夫人和大少爷的脸色。你只要能平平安安地活着,娘就知足了。”

梁晓才没吭声。他怕说多了再惹人怀疑。

原主性子温和,是个腼腆良善之人,可他却是极野的。套句以前朋友们常说的一句话:这小子上辈子怕不是匹野马,性子这么难驯,将来得找个好厉害的媳妇儿才能收心。

屁!他压根儿就不喜欢女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喜欢女人他也不喜欢现在的处境。虽然现在他是真跟一个男人结了婚,但是那男人他见都没见过,而且大家都说那人已经死了,死在了战场上。

说到这就不得不介绍一下梁家的大致情况。

已故的梁老爷有一正妻,正是方才走的熊金平。还有一妾,正是关彩衣。熊金平有一子一女,而关彩衣只有一子。

熊金平这个正妻生的孩子都蛮不讲理,倒是关彩衣的儿子虽然没什么学识,却很懂事。梁老爷在世的时候还挺喜欢梁小才这个妾生子。可惜他活着的时候就是个靠不住的,喜欢归喜欢,也没能切实地给这娘俩谋点福利。倒是没少让熊金平心生妒忌,霍霍关彩衣。

关彩衣也是个倒霉的,当初跟梁老爷好上的时候根本不知道这人有妻室。她家乡受了灾,当年正在逃难呢,遇上了出门办事的梁老爷。梁老爷帮了她,她便跟着梁老爷了。梁老爷当时说的好好的,独身一人,谁知她肚子都大了,正妻突然闹上门来。却原来梁老爷家里不但有妻室,而且孩子都已经生了两个了。

在古代,一个妇人带着个没出生的孩子那可是要被戳脊梁骨的。关彩衣又无家可归,没办法,只能继续跟着梁老爷过。

梁老爷虽谈不上多富裕,但当时刚搬到镇上做买卖,家里多两个人吃饭倒也不愁,愁的反倒是妻妾之间的关系。一开始熊金平没少闹,后来发现闹也没用,她就不闹了,变着法地给妾室穿小鞋。梁老爷活着的时候她把关彩衣跟梁小才当下人使唤,干粗活累活。梁老爷死了,她就把梁小才嫁去了霍家。

霍家跟梁家颇有些渊源。霍家老爷在世的时候跟梁老爷是关系非常不错的朋友。那会儿他们还都住在乡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某天就约定了以后要结亲。就这样霍家的独子霍严东跟梁家的女儿梁绕音订了娃娃亲。

按说这本来也该是件美事情,可后来梁家富起来了,搬到了镇上,就不太把霍家看在眼里。至少熊金平是这样。她觉得霍严东配不上她女儿。梁老爷还在的时候她就没少说想重新给女儿说一门亲事。但是梁老爷说啥也不同意。于是结亲这事就一直拖到了梁老爷死也没执行。

再后来霍严东大了,霍家来要人。可梁绕音死活不肯嫁,熊金平就想着要不悔婚算了。赶巧,就在这时候国家要打仗,上头过来征兵,就把霍严东给征走了。

熊金平当时想,可下能把婚事吹了。却不料她的儿子梁大富给她出了个主意。他让梁小才假扮梁绕音出嫁,嫁给霍严东。原因是:反正霍严东出去打仗不在家,霍家老母又瞎,可以先把梁小才送出去顶着。这样既没有失约,家里还能省口吃的。如果霍严东打完仗回来了,真立了功什么的,再把正牌的梁绕音换过去做官夫人也赶趟。

当然了,如果霍严东死在战场上没回来,那也没关系,因为这段时间梁绕音也不会闲在家里。她会以梁小才的身份先住到舅舅家去。

梁绕音舅舅家富裕,家里还有个一表人才的表哥,梁绕音心系表哥很久了。她已经想好了,如果霍严东死在外面不回来了,她就跟表哥过。如果霍严东回来了,那看情况,表哥要是一直对她好呢,她就找她哥把假扮她的梁小才杀了,她继续跟她表哥过。表哥要是对她不好呢,那她就去霍家看看再说。

多简单个问题,反正不管怎么着都是她们正房的人得利。

正房的人精于算计,着实把梁小才坑得不轻。原来的梁小才胆子小,加之顾念着母亲的安危,也不敢到处乱说什么,每天都活得战战兢兢。他一方面要男扮女装防着被婆婆发现问题,一方面又要愁婆家的生计。

然而这还不是让他自杀的最终原因。毕竟他还有母亲,一开始再难也是没想死的。

直到昨晚,有人把他逼上了绝境。

关彩衣正在那絮絮叨叨劝着梁晓才以后要想开,房门突然被“砰!”的一声踹开。那个出了馊主意让梁小才嫁到霍家又害得他自杀的梁家老大梁大富回来了。

梁大富油腻的脸出现在门后,旁边跟着个手持棍棒的小流氓。他不怀好意地笑着看向梁晓才说:“小虎,去,把那个小贱种给我抓出来!”

小流氓应声而动,上手就把梁晓才抓到了院子里。关彩衣才刚定定惊,这下又被吓得不轻。

“大少爷,您、您这是做什么呀?”关彩衣下意识地跟出来抱住儿子。

“做什么?哼!这还用问么?”梁大富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梁晓才的脸上,“当然是让我这个好弟弟……哦不不,应该是好妹妹,当然是送他回婆家。都是嫁出去的人了,没事就往娘家跑岂非让人看了笑话?”

“可、可是他才醒,再让他多留一会儿不行么?等天黑,天黑前我一定让他回去。”关彩衣毫不犹豫地跪下来,“大少爷,大少爷您就通融一下吧?他都多半年没回来了。”

“通融个屁!”梁大富说着扬手便是一巴掌挥在关彩衣脸上,“你个贱女人!你昨晚把他藏起来害我找了那么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给我起开!”

“我不起!大少爷,求求您让小才在家里住几天吧,求求……啊!”

梁大富一脚踹在关彩衣的头上给她踹得撞上了门框,当场就让关彩衣晕了过去。

梁晓才拳头猛的一紧,对上梁大富的目光时却又忙把头低了下去,像是吓到了一样。他往后一缩,学着梁小才的语气说:“别、别打她!我、我回去。”

梁大富这才说:“这就对了。早这样不就好了?小虎,把人给我带走!”

叫“小虎”的这人姓于,长得尖嘴猴腮的,力气倒是不小。他一把捏住梁晓才的胳膊,把梁晓才往门口用力一扯,粗暴地把人带往后门,塞进马车。

梁大富接着也坐进来了。他笑说:“小才,别怕,哥今晚就送你去个好地方,保你又享受,又有银子赚好不好啊?”

梁晓才依旧低着头,怯生生地的样子,可唇边却飞快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他的手在暗处漫不经心地做着展开和抓握的动作,无声地回了句:“好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许偷看之落崖

    瘦猴心中同样胆颤,握着刀柄的右手,机不可见的抖起来,脸上布满了冷汗,惊惧了吞了口唾沫,转头朝身后二人喊去,“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过来,今天咱们必需解决掉他,不然……”瘦猴阴了干脸,眸子露出噬血的光芒。不然他日就是他们被解决掉。另两人当然有这层认知,此时三人身上披上恶狼般的歹毒。君默言虚弱的扯了嘴角,眼

  • 亡渊之灵在线阅读第九节

    只是苏颜落才不会,他叹了口气,“看来不能让她和别人见面,特别是让山上的其他男人见到,否则他们想入非非。我可是未必能够控制住他们,强盗始终是强盗。”此念头只是一动,苏颜落轻轻的为蝶儿盖了被子,轻声的走了出去,清晨起床呼吸空气,锻炼身体,已经是成为了苏颜落的习惯。他听不到蝶儿的梦呓,苏颜落却听到自己的肚

  • 封神之我若为妖我,孙悟空,要逆天!

    (求鲜花、求收藏、求月票!)※※※李千夜沉默了。头一次。他生出了离开取经队伍的想法。取经队伍的水太深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非常无奈。如果不跟着取经队伍,他怎么升级?靠修炼?哪怕他现在身负先天道体,没有几年十几年,也别想踏入仙道。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参与到西行的队伍中,想要离开?呵呵……李千夜敢肯定,只

  • 一树琉璃花开早在线阅读第1章

    “哎,难道我真的要这样平淡的过完一生吗?难道我真的就不如那些成功者吗?不,我不要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我要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但是我可以做到吗?老天我到底应该怎么做?”龙天昊失落的走在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在那儿无奈的自语着。龙天昊是一名刚出大学的大好青年。奈何他是一个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一场

  • 妖世纪元第9章在线阅读

    月亮亮堂堂,微风轻抚夜。陈陌看着气势汹汹的将自己围住的几个健身教练,此刻心底反而没那么多担心和慌张了,心里有一种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呗的洒脱性子。“各位,这架势,要干嘛啊?”陈陌暗自撇了撇嘴,真是多此一举的废话啊。“小子,现在知道怕了?你之前不是很能耐的吗?要挑战我们几个?恩?”金在中

  • 大魏遗歌在线阅读第2章

    我站起身,刚迈出脚,便眼前一暗,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醒来后,只看到眼前一片白。在小的时候我是很不喜欢医院的,因为医院的消毒味太重,还有那长而幽静的走廊,让人从心底就产生恐慌感。而现在——我打开床边的窗户,趴在窗台上看远处飞过的候鸟。看那些走走停停的情侣,那些在阳光下散步的患者。以及,急救人员匆忙的

  • 再来一统在线阅读三煞为重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栓子终于在一扇漆黑的大门停下,准确的来说是半边门,另外半边不知去向。门是木质,坑坑洼洼许多小槽缝,缝里稀稀拉拉的几只蚂蚁上上下下的爬动。凤清儿惊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间四合院,虽破旧不堪,但地方宽敞,采光足,很明显以前住着大户人家。“姐姐,快进去。”栓子笑着推开另外剩存的半边门,朝里

  • 楚影帝想作妖之第五章(5)

    天刃峰上,女子正抱着琵琶缓缓波动琴弦,琵琶声音响起,琵琶声绵绵起伏,齐天乘出现在女子身后,开口道:“怎么,就只剩下你一人,洛行书呢?”女子放下拨弄琵琶的青葱手指,没有转头道:“洛行书已经离开了,他让我转告你,天然居已经毁了,里面也没有你要找的白元”,齐天乘满脸不可置信,他清楚记得白元被囚禁在天然居地

  • 驱魔灵异传在线阅读第一章

    “靠!大少!这可是你们家最新的研究成果!这样拿出来真的没事?”男生一巴掌拍在崔成的肩上,目光很快便移到了桌上那个机器上,眼中满是艳羡。“当然!”听了周围人的话,崔成的头都快要抬到天上去了,就差把“骄傲”二字给写到脸上去。“当然没事,我也就是拿来给你们开开眼界”家里搞电子科技的,开着一家名叫崔氏电子的

  • 红衣女魃诅咒在线阅读第1节

    2015年。江城。床头的电话铃声不知道第几次响起。被窝里终于伸出一只手,摸索了半天,接了起来。“秦宵,你搞什么,打你这么多电话不接,你在哪啊,还有三个小时婚礼就开始了!”“我……”一开口,声音沙哑,她清了清嗓子。“不会吧你,还没起床?现在几点了你不看看,下午两点了,你还睡?你还想不想来了?”对面一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