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综]神死去之日在线阅读看上你是你的福分

2021/10/15 1:49:23 作者:葵里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综]神死去之日
[综]神死去之日
作者:葵里来源:晋江文学城
【公告】痛定思痛,大纲不变,全文修订,继续填坑=第三视角=丽姬遇到了神于是神赐予她永生,力量,以及所有被世人所向往的东西然后,神即将死去让丽姬感到疑惑的是神哭泣着对她说:对不起多年后的某一日丽姬才恍然明白————神是不会死的***=上帝视角=有这样一位女性仿佛生来就应该被爱却不懂如何爱人许多骑士越过重重荆棘与恶龙的守护爬上象牙塔拿着玫瑰敲响了她紧闭的门然后,她探出半张美丽的脸庞回以比花朵更加可爱的笑容等骑士着迷地向她伸出手她又立刻退回房去,关紧了门***【食用指南】①本文大概是这个套路:她十分感

两个时轻舟的性格截然相反,他们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难道真的是人格分裂?

一个软萌粘人的时轻舟,似乎不记得很多事情,像一张空白的白纸,但他竟然觉得他们很恩爱。

一个霸道自恋的时轻舟,记得很多事情,但是不记得软萌粘人的自己做过的事情。

这不是人格分裂是什么?

看时轻舟的样子,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人格分裂了。

慕知禾手撑着脑袋趴在化妆桌上走神。

江潮推了推慕知禾,笑容满面;“你神游天外了?韩总刚刚来想跟你商量一下《我们一起赚钱吧》这档真人秀综艺的事情,见你不理他,自讨没趣走了。”

慕知禾疑惑:“韩总来过?”

江潮指着门口:“走得很凄凉。就那种雪花飘飘北风萧萧的凄凉。”

慕知禾看了眼门口,说着:“合同拿来我看看。”

江潮将合同递给慕知禾,上面用铅笔画了几道标注:“给,他估计是对我们有愧,舔着脸给了我们一档大档综艺,真是难为他了,这档综艺本来是降价把你与林申一起打包到节目组,炒一下寰宇双壁cp的,但是你的价不仅没降,反而连分成都没扣,看来他没少自掏腰包。”

也不怪江潮对他们的老总韩小潘有意见,江潮与慕知禾为寰宇卖命六年,而慕知禾又跟韩小潘是朋友,可韩小潘自从挖来林申后,乘着慕知禾休假,将本来属于慕知禾的资源大半给了林申,而且,林申跳槽到寰宇娱乐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微博热搜上了好几轮,还拉着慕知禾狠狠炒作了一把寰宇双壁这个cp。

在林申没来之前,慕知禾是寰宇一哥。

林申来了之后,慕知禾就成了“2”中的一个。

看上去貌似地位没发生变换,但实际上被拖了一大截。

仿佛是在照顾慕知禾这边的情绪,主要是照顾慕知禾经纪人江潮的情绪,寰宇老板韩小潘不仅没给慕知禾降价,甚至没有扣分成,还给予丰厚的季度奖金,甚至许诺年终奖翻三倍。

因此慕知禾工作室的人员不良情绪稍微消减了点。

慕知禾看了眼真人秀的模式,大概是五个明星外带五个富家子弟,一起拍赚钱真人秀,这样分工很明确,富家子弟是钱的代表,明星是真人秀的代表。

如今综艺节目花样层出不穷,观众早已乱花渐欲迷人眼,但是想做(嫁)给高富帅是埋藏在人内心最真实的欲望,现在节目组直接请了五个帅气的富二三代,满足观众们的yy与吐槽。

这档真人秀投资额巨大,制作组后期组都是国内一流,难怪韩小潘肯一再降价一次性塞进两个公司的一哥。

慕知禾觉得这档综艺可以签,无论是制作成本还是团队,都是国内一等一的标配,他问江潮说着:“你看了吗?”

江潮也不避讳:“看了,我觉得可以签。韩总这次算是大吐血,没拿分成,所以这档综艺所有的酬劳都是我们的。”

慕知禾点头附和:“那等我把合同签了拿来给你。”

江潮点头:“嗯。我先回家了,哎,知禾,你要不要跟我回家去?我妈包了饺子,今天正好是冬至,吃饺子的时候。她前几天还在念叨你怎么不去蹭饭了,走,收拾一下。”

作为经纪人,江潮对慕知禾还算了解,这崽子的人生经历堪比地里黄的小白菜,他一出生,他爸妈就离婚了,爸爸娶了后妈,他跟着他妈妈生活,生活到十岁,他妈妈就去世了,之后被爸爸领回家,也许是天生的隔阂,他对他爸爸的感情很淡,就连过年都不回家的。

慕知禾摇头:“不了,我待会儿有点事,你赶紧回去吧,别让阿姨等太长时间。”

江潮点头:“那我先走了,想要吃饺子随时过去,我妈包了挺多的。”

慕知禾点头:“好。”

化妆间的灯光很暖,照的人昏昏欲睡,眼前的光渐渐地暗淡下去……

从明晃晃变得暗沉沉的。

慕知禾还在想时轻舟的事情,他不知道时轻舟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

“慕哥,慕哥。”有人轻轻拍了他的肩膀喊着。

慕知禾头重脑钝,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在化妆间睡着了。

他揉了揉眼睛,脑袋嗡嗡嗡直响,看清面前的人,他愣了一瞬:“林哥,你怎么在这儿?”

林申笑了笑:“刚要走,看到你这化妆间灯没关,就过来看看,你怎么在这儿睡着了?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

慕知禾声音带着睡醒与发烧重叠的沙哑说:“没事。”

这化妆间的空调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他只穿着一件单衣,外套搭在椅子上,一觉睡醒,只觉得头昏脑胀,鼻塞喉咙痛,应该是发烧了。

他不想在林申面前有什么异样,尽力保持着面色平静。

林申看他这样子,有点儿担心,说:“我正要走呢。你脸色看起来不大好,我送你去医院吧,正好我去市医院顺道。”

慕知禾摇头说着:“我没事,刚睡醒手脚有点儿麻,我助理马上来接我。”

林申朝他看了眼,把他搭在椅背上的衣服取下来,搭在慕知禾的肩膀上:“那我先走了。”

慕知禾点头:“嗯。”

在林申走后,慕知禾让助理把他送到小区门口,让助理自己回家去。

他回到家里,翻出备用的退烧药与感冒药,喝了几粒药就蒙着被子睡了。

==

时轻舟将自己从头到脚捯饬了一遍,看着镜子里穿着黑色风衣,身材修长,五官俊美,眉眼轮廓都无可挑刺的男人,他不由得感慨,这张脸不出道真是浪费了。

不是说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动物吗?

慕知禾为什么不好|色?

他越想越觉得慕知禾不是人,竟然能抵抗住他的魅力,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与毅力啊。

他将自己捯饬完就下楼了。

他刚下楼,他哥时轻望就回来了。

他懒得跟他哥打招呼,将价值七八百万的手表往手腕上一扣,准备去陪(过去的或未来的但不是现在的)小情人过冬至。

时轻望将公文包递给旁边的管家,冲着时轻舟说:“来我书房,我有事找你。”

时轻舟从冰箱顶端掏出来一个塑料袋,头也不回:“没空。”

时轻望淡淡看着他:“你能有什么事儿?每天闲的都快长芽了……”

看着时轻舟在整理塑料袋,时轻望疑惑,不由得皱着眉头,穿着快一千万的装备竟然跑到冰箱找塑料袋,难道真的是小时候核桃吃少了,长大就变得这么脑残了?他从小补脑的东西吃的也不少啊?每次老妈带回来的营养品都给他一个人吃了,难道吃多了,吃坏脑子了?

时轻望也没被时轻舟脑残的举动震惊,反而和颜悦色说:“我们跟水果卫视联合打造了一款关于赚钱的真人秀,现在要找五个有颜有钱的富二代,你不是从小就说你这张脸不出道可惜了吗?你哥哥我就给你这个机会,让你代表时间集团,送你出道。”

“你让我去拍真人秀?开什么玩笑?老子这身价,谁请得起?”时轻舟十分无语,在无语的同时,他拿着纸巾将塑料袋擦的干干净净。

他觉得他哥脑子有毛病,是不是因为从小把补脑的东西给他吃了,所以他哥才会脑子有毛病?

“你来我书房,我慢慢跟你聊。”时轻望说。

时轻舟:“没空。”

“你要干什么去?”

“你这种孤寡老人不会懂的。”时轻舟笑得很神秘。

时轻望觉得这货发情了。

恰好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

时轻望连忙上楼接听了。

“儿子们,妈妈回来了,终于到家了,你们都饿了吗?妈妈马上去给你下饺子。”时妈妈踹开别墅的门,惊喜喊着。

时轻望拿着手机从楼下往下走,说着:“妈,你今天下飞机怎么这么晚?累了吗?”

时锦摇了摇头:“不累,你弟弟呢?”

时轻望在客厅看了眼,疑惑说:“他刚刚还在冰箱旁玩塑料袋呢,人呢?”

管家笑着:“二少爷走了。”

时锦肚子饿的咕咕叫,打开冰箱,说:“你都不知道这几天在国外我吃的什么东西,想死王妈包的饺子了,我要亲自来煮。儿子,你喜欢什么馅儿……饺子呢?”

冰箱里冻饺子的那几个隔层空空如也。

时锦翻了几个隔层,终于在角落里翻出了一个被遗弃的小饺子……王妈在请假回家前明明说包了一百多个,为什么只剩下这一个?

管家在一旁欲言又止:“全被二少爷用塑料袋拿走了。”

咚咚咚——

咚咚咚——

敲门声一声比一声急。

慕知禾睡得浑身冒汗,吃了感冒药不仅没有越睡越好,反而越睡越难受,身体沉重的仿佛绑了千金石,床单汗湿了一大块。

咚咚咚——

敲门声一直不停。

慕知禾坐了起来,睁开眼,拿了件衣服披着,大概是烧的时间太长了,他腿没什么力量,好不容易站起来,就脚软的跌回床上。

他听着敲门声,缓了缓精神,扶着床头柜站了起来,慢慢地朝着客厅挪过去,哑声问着:“谁啊?”

时轻舟高贵冷艳吭了声:“我。”

慕知禾头晕脑胀,他已经无法思考时轻舟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嗓子疼,就连呼吸都能像刀一样刮着喉咙疼。

他把门打开:“你来干什么?”

时轻舟朝着门里瞄了一眼:“你上次帮我收拾东西,我掉了一枚很贵重的东西,我来看看。”

慕知禾实在没力气帮他找,于是将门打开:“我现在不舒服,你自己找吧。”

说着,他往后踉跄了下。

时轻舟眼疾手快拉住了他,触手就是一片滚烫,他诧异说:“你发烧了?怎么就你一个人?你经纪人助理呢?”

“还好,没事,刚喝了药,睡一觉出出汗就行了。”慕知禾推开时轻舟,却见时轻舟手里拎了个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着放饺子的隔间架,搁架上整整齐齐码着各中花样的饺子。

时轻舟把他往房间里推:“你晚上没吃东西吧?我带了饺子,待会儿煮了吃点,你先躺着……我妈说,冬至要吃饺子。”

慕知禾现在没什么力气跟时轻舟较劲,但他十分好奇:“你带饺子来我家煮?”

虽然是这么回事,但是听着貌似挺傻逼的,而且时轻舟不想丧失主权,连忙矢口否认:“本来想拿去钱多多家里煮,正好你撞上了,算你好运。”

慕知禾实在无法理解时轻舟的脑回路。

钱多多是时轻舟的发小,据他所了解,钱多多家到时轻舟家隔着半个多w市。

这么远拿着饺子去钱多多家里煮?他不知道时轻舟这是什么脑回路。

时轻舟进门,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看到茶几上摆放着一份真人秀合同。看到“赚钱”两个字,忽然想到他哥跟他说得那个真人秀。

他觉得有必要回家找他哥问清楚。

慕知禾头非常晕,也没理时轻舟,转身朝着卧室走去说:“待会儿找到东西直接把门锁上就行了。”

他走进卧室,躺上床,昏昏沉沉又睡了过去。

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厨房里传来一阵阵的捣鼓声。

他有点儿不放心,不知道时轻舟在搞什么。

于是掀开被子,披上一件厚外套,走出房间,推开厨房的门,迎面扑来一阵热气腾腾的雾气,杂七杂八的味道夹杂在一起,让本来头晕目眩的他几欲呕吐。

厨房里全是浓烈的水蒸气,时轻舟右手拿着锅铲,左手拿着锅盖,他一边伸手搅着锅里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一边拿着锅盖挡着溅起来的水汽。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因为水蒸气皱巴巴到一起。

锅里沸腾着,扑通扑通着冒着乱七八糟的浆糊。

时轻舟脱了外套,毛衣衬衣撸到手肘处,贵重的腕表上溅着几粒黑乎乎的玩意儿。

此时,时轻舟注意到站在厨房门口的慕知禾,回头说:“你起来干什么?回去躺着,等着吃饺子。妈的,我真羡慕你,能吃到本少爷亲手煮的饺子,你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好事?”

慕知禾看着垃圾桶里倒了半垃圾桶被煮的看不出原本模样的饺子残骸,再看看锅里沸腾的水雾以及被戳得支离破碎的饺子尸体,豆沙、三鲜、鲜肉馅混在一起,熬成了一锅浓汤……

他觉得时轻舟想毒死他。

此刻,锅里浓汤直溅,时轻舟拿着锅盖挡着,还忙不迭告诫慕知禾:“你过去点,别溅到你身上了。”

慕知禾实在看不过去了,提醒他:“不是你这么煮的。”

时轻舟回头:“啊?我看网上说要这样煮。”

慕知禾有气无力:“倒掉,把锅洗干净,我说,你做。”

时轻舟迟疑了一下,正要开口说什么,看着一锅乱七八糟跟泔水一样的东西,闭嘴乖乖关火。

折腾到大半夜,时轻舟终于煮出了他出生27年以来第一顿能吃的饭。

因此,他更羡慕慕知禾了,能吃到他这么完美的男人人生第一次煮的饭。这是上辈子积累了多少功德才能有的好事呢?

吃了三四只饺子,慕知禾又吞了两粒退烧药。

也不知道是不是退烧药的作用,他困得不行,于是懒得管时轻舟,简单漱了漱口,就回房间躺着。

他睡得迷迷糊糊,越来越热,浑身冒汗,想要睁开眼睛,但是眼皮重的仿佛千斤石压着似的。

时轻舟蹑手蹑脚来到慕知禾的床边,帮他把被子掩好,他盯着慕知禾因发烧冒冷汗而显得更加冷白的脸,浓密的长睫毛下合上的眼睛,薄白毫无血色的唇……

看了良久,他低声温柔在慕知禾耳边说:“知禾,我们复合吧,你看我都能为你做饭,我以后肯定还会为你做很多事的……”

慕知禾混沌一片,听到复合的字眼,他嗫嚅说:“不!”

时少爷心拔凉拔凉的。

靠,谁稀罕?

这时,他看到慕知禾床头有一只狗熊抱枕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他,好像在嘲讽他。

狗熊都比他有人权,狗熊都能上慕知禾的床,他却不能,他连进慕知禾的家门都要找借口。

他指着门对狗熊说:“滚。”

狗熊不理他。

越想越气,他一巴掌将狗熊的头打歪。

不复合就不复合,老子才不稀罕,眼瞎脑子有病的男人,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

呵呵,现在你的福分没有了。

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他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走了两步想起来什么,又折回去将慕知禾的被子给严严实实的掩紧。

他本来想亲自照顾慕知禾的,但是看样子,慕知禾失去了这份殊荣。真是个不知好歹的家伙。

他走到门口想了想,万一慕知禾半夜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办?看他这孤苦伶仃不行善积德的样子,平时也没什么朋友,现在生病都孤零零的。

最终,他还是折回到慕知禾房间的沙发上坐下。

坐在沙发上后,他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走到慕知禾的床边,拎起狗熊,走到客厅,将狗熊扔到客厅的沙发上。

扔完了之后,他才心满意足的回到慕知禾的房间内,关上了门,走到沙发上躺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她是智障[快穿]唐舞麟你媳呸!你妹妹被人带走了!

    “我好闲啊~干什么好啊~”王天南躺在沙滩上嘴里叼着一根草当着一条咸鱼。“宿主那你就去修炼啊,你已经练气期巅峰了努力努力就筑基了。”“突破不能急,那也是需要契机的。”“说白了宿主你就是嫌没有灵石修炼慢呗。”“啊~没事干啊~”“等等,这两天好像就是娜儿被带走的时候。”“准确的说就是今天。估计娜儿已经遇见

  • 我家有个秦始皇[古穿今]第七章在线阅读

    它越走越近,最终来停在了林玄的面前,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飘在了林玄的面前。影子显然就是林玄身上刺青的模样,她一副古装打扮,美的不食人间烟火,却只有巴掌大小,就这么浮在那里,浑身透明,随着夜风轻轻的摆动!好美!好小!这便是林玄看清了红衣女子后的最直观的想法。“主人的七鬼之法终于要大成了!”一个声音突然在

  • 帝王掌心娇在线阅读第5节

    湘乐是她写出来最喜欢的一个女主,善良而聪明,丝毫不傻白甜。她也算是湘乐正儿八经的亲妈,因此她坚信原主反被送入南院这件事是湘乐的娘亲二姨娘安排的,与湘乐无关。毕竟二姨娘可是狠原主入骨,恨不得原主立刻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在二姨娘带着她那年纪尚小的宝贝儿子湘轩入住镇国公府的第一天,原主就直接像疯狗一般向她儿

  • 家有夫君住隔壁在线阅读第二节

    元蒙翻开自己睡觉的枯草堆,用剑在墙角翻腾,半个多时辰后,墙角露出了一个黑黑的通道。元蒙背上竹筒钻进通道,又从里面堵上了洞口。这个洞穴之前可能属于一只白虎,后来它死了,这个洞穴就空了,元蒙在雪原上流浪了几天后把这里当成了家。元蒙四肢着地悄悄地往前爬。过了一段不长的时间,周围的空间宽敞了些。根据往常的经

  • 网王同人之心瞳光影在线阅读第一节

    浮萍家境并不好。她甚至连最基本的家庭教育——如何与家人相处、如何与朋友相处都没有从父母那里获得。就是这样一个在外人看来很糟糕的家庭,却没有妨碍浮萍长大,就像她依然从爸妈那里感受到了爱一样。她平安的长大了。浮萍其实有点懒。小的时候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秋天在自己家的堂屋门那,靠着门框放个马扎,倚身靠着,很

  • 火影里的道士在线阅读成为她脚下路

    诺筱颖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真的很冤!她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小组长杨阳好心过来给她践行。“筱颖,我听说,我们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的名字叫苏漫雪!你说,我们这个女老板会不会就是你的那个闺蜜呀?”临别前,小组长杨阳覆在她耳边,小声地八卦着。诺筱颖怔了怔,淡然地笑了笑:“是不是,都已经与我无关了。”“那

  • 拥抱星星第二章在线阅读

    况且,大公主这话说的十分巧妙,她只说向皇上提,皇上封不封还不一定呢。她根本没有为大公主试毒,可大公主先是说她是为了她试毒而死,又说以郡君之礼下葬,她醒了又说封郡君,怕这话只是为了让底下的人看看忠心为她做事的好处,好更忠心。如果沐昀月连这种文字游戏与拉拢人心的手段都看不出来的话,真是枉为沐氏集团的继承

  • 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第3章在线阅读

    诚带着他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家面包坊,停下了。“跟我学。”诚说。诚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包,一刻也不移开。剩饭学他。可又突然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顿时羞得他满脸通红。他偷瞄一下诚,那货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佩服!“哎!”当剩饭将要放弃的时候,听见了一声悦耳的叹息。女主人蒙着面纱,看不清

  • 甄嬛传同人之熙妃传在线阅读第三章

    鼓着腮帮小潭里的金鱼,憨奈可掬,水波粼粼的潭中印出竹子,清雅的君子竹节节上盘,投下零碎的残影。解荻戴着木槿对饰,配着青绿色的碧袖对襟长裙,不够美貌,胜在清雅婉人。侍女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礼仪竟然比不上自己的主子。“我不太习惯,有人伺候。”解荻转过身来,看着一张张小家碧玉的扉脸

  • 娱乐:全能影帝第9章在线阅读

    奇妙的造物体验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知游荡了多久,前方的景色终有些不同。“这就是梦心岛?”陆之恒看着前方一座直插云霄的巨大青铜门,和心中所期待之物如出一辙。没有人可以说清楚梦心岛是什么,因为它只会呈现出你内心期待的模样!也就是说筑梦者经历都不一样,没有丝毫借鉴的价值!“进入青铜门内,想必便可以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