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亲爱的201住户之巧言辩机锋(6)

2021/10/15 2:13:55 作者:青衫一渡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亲爱的201住户
亲爱的201住户
作者:青衫一渡来源:晋江文学城
俞渊从没有见过像新搬来的201住户那样的姑娘。包子只吃豆沙馅,面条必须要加醋。简单散漫至极,却又冷漠清醒得过分。他觉得,他对这个姑娘,似乎有点好奇。*阮四清漂泊了许久。千挑万选找了一个老巷子,准备享受自己从二十二岁开始的晚年。可俞渊的存在让她猛然醒悟——别人老了,身旁还有个老伴儿。她年纪轻轻,又凭什么要单身?

长街上,一匹高头大马缓缓载着两少年,过墟市,经民居,行至长街尽头,才策马往城南疾驰而去。

两少年在马上你言我一语地说笑着。

“绿衣,你刚刚让掌柜的给那两人送了什么?”

“当然是好酒啊。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嗐!绿衣,先生教你用药是为了救人,不是用来伤人的。”

“你的意思是说我下毒?阿建,你不要把我想的那么坏好不好。我只是帮他们清理下肠胃而已,这样有助于他们的身体健康,你怎么可以把我想的那么坏?我有那么坏吗?”

“……是你自己说的。”

“……”

令支城南,仓廪,府库,富商巨贾,城中豪贵的宅邸均建于此处。红墙绿瓦,楼台亭榭,星罗密布,尽显富贵。

西晋末年,晋元帝司马睿率中原汉族臣民南渡长江,但也有些世家大族留在中原,统领无法迁走的流民百姓抵御胡人,其中最有名的的就是凭一曲胡笳救孤城而威震四方,被世人敬仰的中山刘琨,刘越石。

刘琨被段匹蝉杀害后,其子刘群则率其余部依归辽西段末波部。为段氏兄弟所敬重。现今中山刘氏,范阳卢氏,清河崔氏等就居于此地。

午后的冬阳带着丝懒意照着这片大地,刘府门前,一匹骏马上先后下来两人。

绿衣身披狐裘,紧抿双唇,面带愠色,步上府前台阶同门前两个守卫很随意地扬手喊了声:“嗨!我回来了。”

守卫正欲拦截,却发现情形不对,均目瞪口呆地望着绿衣轻松自若地同他们打了声招呼,然后自言自语地走进府里,隐约听到: “连孔圣人都知道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个道理,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两人面面相觑,异口同声地问向随后跟来的阿建:“小郎,那少年是府中女郎吧?她什么时候出去的?”

阿健,彭城刘氏宗人,祖父刘羲,西晋时曾任雁门太守,永嘉之乱后,雁门失守,小刘建与族人失散,辗转来到辽西。虽是十几岁的少年,但身高已有七尺,面呈赤紫,身材魁梧,已颇具武将之姿,此时倒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叹息:谁敢管这小姑奶奶的事啊!急行几步,紧紧跟随而去。

刘府后园不算很大,但亭台楼阁,假山曲水,应有尽有,虽不能说是雕梁画柱,但也是错落有致,精致典雅。可惜的是时值冬季,天冷地冻,万物萧索,园中唯余肃杀和凄凉。

绿衣越过厅堂,穿行于回廊中,府中婢女家奴不时地给她施礼作揖,见她这身打扮,都不由好奇地偷偷打量。绿衣旁若无人地施施然走着,行至住所时,眼望着庭院门前大树下的那抹修长身影,脚步慢慢止住,踯躅不前起来。

“师傅,你回来了?”随后而至的刘建越过绿衣,向树下奔去。树下之人慢慢转过身形,青衣广袖,如瀑长发,旋转之间,翩跹而起。绿衣脑海中不由闪过《洛神赋》中的几句: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正面以对,只见他眉目清俊,女人似的红唇,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行步舒缓,濯濯如春月柳,轩轩如朝霞举,绿衣心里又叹道:这就是我那个便宜师傅?!还真是个妙人啊!只是这一身衣裳是不是单薄了些,光看着就替他觉得冷。

她紧随刘建身后来到这人面前,微垂眼帘,不敢与其对视,脑中尽是这道人刚刚看过来的锐利目光。

王嘉在绿衣慢慢行来的步子中,似觉察到了什么,紧紧盯着眼前的“绿衣”不放。

绿衣虽不信这道人真有那“捉妖抓鬼”的本事,但毕竟心虚,低垂着头,嗫喏道:“绿……绿衣见过师傅。”

王嘉不答,转向刘建道:“阿建,你先回房将你的房间打扫一下。”

刘健奇怪道:“师傅,今早我已经打扫干净了!”王嘉转头威严地看向他。刘健忙点头应是,几个起落,不见踪迹。

绿衣见刘建被他支走,园中只剩她一人与他相对,令她更是心慌不已。王嘉单刀直入,道:“抬起头来。”

待她与他直面时才道:“你是何人?”

绿衣听到这个问题,头一个想法就是转身逃跑。刹那间心念电转,想了无数个问题,王嘉已知道了这具身躯换了主人!人固有一死,虽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实在不好听,但我若死在他手里也只能认栽了。

绿衣思来想去,慢慢镇定下来,与他对视,微微一笑道:“师傅,你说什么?”

只见王嘉眉头紧蹙,炯炯双目,眸清似水,略带犹疑,绿衣的视线与他相接,竟似无法挪开,那深邃的黑眸像有一股难以抗拒的魅力,将她吸引进去,令她脑中混混沌沌,分不清,辨不明。

“你从何处来?”王嘉又缓缓问道,那话中带着催眠的魔力。

“我从何处来?我从后世……”绿衣双眼迷离,歪头沉思,似纠结于怎么描述方能让他明白。

王嘉自幼学道,师从楼观道梁堪,终南山楼观本是西周大夫尹喜的故宅,因尹喜在此结草为楼,观星望气,老子又在此作《道德经》五千言,授之于尹喜,后二人相携“化胡”,故而闻名后世,取名楼观。

楼观道始建于魏晋,闻名于南北朝时,这些后辈道人若追溯根源,都与王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又传言楼观道的道人们集各家道术所长,或研习奇门遁甲,弹指天机之术,或精通养生岐黄之道,由此推知王嘉的本事可见一斑。

此刻王嘉一见绿衣,心生疑窦,便在话中暗暗用上道家真法,当即把她魇住。

然而世事无常,只能怪王嘉问的不是时候。绿衣今日出去逛了一圈,身上衣着本单薄了点,回来时在马上狂奔了几许,又被他这一惊一吓,身上遂出了些冷汗,寒风吹来,冷热交替,便着了凉,沉思之际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喷嚏。

这个喷嚏打得煞是响亮,“阿嚏”一声令绿衣全身猛一激灵,清醒过来。王嘉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她这一声,冷不防吓了一跳,心神随之激荡不稳,道法即破,绿衣眼中渐渐恢复清亮神色,笑道:“我从来处来,先生,你又从何处来?”

绿衣回答的本是佛家偈语,如今绿衣用他的诘问反问回来。这回轮到王嘉反被问住,作为师父给出的答案总不能比徒弟的失了水准。而唯一正确又富有哲理的答案现下已被绿衣抢先回答了,王嘉又不能拾其牙慧,鹦鹉学舌,要回个有新意的答案,一时间,却也无所得。

师徒两人对着站立半晌,绿衣只觉得王嘉满头思绪,纠结烦乱,不得解脱,遂笑道:“师傅,我刚从外面回来,阿嚏——”

绿衣抬手蹭了蹭鼻子,“啊——师傅,我恐怕要感冒了!师傅,若无其他事情,我就先回房喽!”转身欲走。

王嘉再次被她喷嚏声惊醒过来,“慢着。”盯视绿衣良久,方想到问题所在,“你本伤到头部,不可能这么快转醒,如今一无所碍,你——不觉得奇怪吗?”

绿衣一怔,装出一副疑惑的神情道:“奇怪!?师傅,为什么奇怪?不是因为师傅医术精湛,道法高深,徒儿才能够安然无恙的吗?你能收绿衣为徒,实是绿衣三生之幸。你是让徒儿怀疑师傅吗?”绿衣胡乱吹捧一番,并弯腰向王嘉深深地施了一礼。

王嘉听她说出这番话,心下有了丝松动,世事无常,道法无常,或许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死之人,死而复生,也不一定。只是总感觉眼前之人跟以前似已是大不相同,无论言语,举止,还是性情,都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就如这番言词,若换做以前,绿衣是万万不会说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实在奇怪。

绿衣起身抬头见王嘉仍是疑虑重重,不言不语,仍是站在那里不停地审视自己,暗暗着急怎样才能搞定他。绿衣大脑不停运转,又运转,此时她到真应了急中生智这个词语,还真让她想到了,她得意地、掷地有声道:“师傅,近日徒儿得了首诗,可怎么读,也读不明白,怎么参悟,也一直参悟不透,总是犹如云中雾里,飘飘渺渺,不得其解。正想请教师傅。”

王嘉本想来日方长,先让她回房,别在又病倒了,还未开口却见她双眼不停地转动,又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王嘉顿觉得有趣,便将要出口话又咽了下去,想看看她还要干什么,等她把话说完后,则是露出一抹颇有深意的微笑道:“但问无妨。”

绿衣见他这么一笑,心中顿时忐忑不已。闭了下眼睛,稳了稳心神,缓缓睁开双眸直视王嘉的双眼,一字一顿道:“这首诗是,”接着拿腔拿调又极富感情地朗诵道:“风动心摇树,云生性起尘。若明今日事,昧却本来人。师傅,绿衣最弄不懂的是‘若明今日事,昧却本来人’”

绿衣念的这首诗乃是佛禅中很有名的一首偈语,千百年来真正能参透其真意的未有几人,佛道原是相通,王嘉本是修道之人,为了得道成仙,自是要不断的静心悟道。绿衣的偈语一出,禅意渺渺,王嘉红唇翕动,不停默念着这几句,陷入深思,对此诗的理解也是一样云里雾里,半解不解。

她见王嘉目光变得悠远,神思恍惚,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没有反应。她这才放下心来,长舒一口气,生怕他再找自己麻烦,也不敢出言告辞,偷偷转身轻手轻脚地往院门走去,边走边嘟囔道:“都道世人痴傻,我看这道人更是痴傻,这世间怎会真的有人成仙成佛的!”

她却没有看到王嘉的口角此时正掠过一丝自得的微笑,眼神颇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院门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弃妇复仇:过期的一月情之你可以叫我“最终信仰”

    就在《地球在线》2.0版本全面开放的这一天的晚上,在天朝的一个知名游戏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帖子。帖子的题目并不是相当吸引人,叫做“《地球在线》2.0版本的隐藏秘籍”。但是这个帖子一经发出,就被无数热心的网友顶到了论坛的首页并被多家论坛的小编进行了转载。“知道不,那个神贴肯定是某个游戏公司内部人员泄

  • 娱乐之我是斗鱼主播之威尼斯人(6)

    李璇美:“可是我们江总不欣赏我啊。江薇同他说过很多次了,他都不同意调我去总部的办公室工作。”沈彦半扭着头,脖子上有痣的那半扇脸对着李璇美,用让人为之遐思,为之神往的语气道:“去不成旅行社总部办公室,那是因为你还将要飞得更高。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像是文学作品中的一个人物?”听得有高调人物似自己,李璇美马

  • 某妹控的次元之旅在线阅读失忆

    绿裙少女看到突然出现的风辰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啊”的尖叫了一声,赶紧将身体转了过去,而那些侍卫则是赶紧上前将她护在了了中间,一些年轻的侍卫更是一脸愤怒的盯着风辰似要将他生吞了一般。那灰衣老者则是盯着风辰打量了起来,但因为风辰的脸也是黑的,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他便开口问道:“你是何人?”“林叔,还跟他说

  • 我室友太上头了在线阅读同居

    第六章同居因为之前筑基的关系,肖晨体内的杂质在药力的冲刷下被排出了体外,黏黏的非常不舒服。没过多久,孟玉琴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旁边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女孩,却并不是任姗姗。“我在哪,你是谁?”“你醒啦,我叫肖雨,是肖晨的妹妹。”“肖晨……”孟玉琴微蹙秀眉,终于有一丝记忆的痕迹从脑海

  • 结晶造物主第十章在线阅读

    女孩见陆峰停车了,她下意识的往后瞧一眼,在她后面有两个戴着墨镜的高大男人一直都在追她,还在大喊:“思菱小姐,不许上车!”“大哥大哥,你能不能载我一程啊!”那女孩用手拍了拍半开的玻璃窗户。陆峰看了一眼女孩,说:“我不是出租车。”女孩焦急的往后看了一眼,语速极快的说道:“你看到后面没,那两个坏蛋要抓我!

  • 无限灾难求生见鬼的公主抱

    傍晚,两辆车徐徐停在南水村苏家老宅门外。车上下来一行人,其中一男一女十分惹眼。男的身形高大挺拔,浓密的黑发呼应着深邃的眼眸,英气逼人。女的身材纤秀,一袭鹅黄色的洋裙,只衬得肌肤胜雪,唇若朱丹。虽然是一起下的车,这一男一女却似彼此不相识一般,皆是面罩寒霜,不愿看对方一眼。站在门口的村长赶忙迎上前,弓腰

  • 予我以安在线阅读第9章

    输了一会儿液后,展望的呼吸平稳了下来,面上也不再发红了。他渐渐苏醒,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便看见了一张冷淡的脸。“……苏妄?”展望下意识地叫了一声苏妄的名字。苏妄动了动唇,虽然心中仍旧在想着纪涵的事,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倒平静道:“你醒了?”“还有点昏,对了,我不是和杜弘易在一起么?怎么现在会在医

  • 中国有嘻哈之书签心不轨

    这一日,离西始崖还有一日路程,上午下过一场大雨,在两人经过又一条泥泞山路后,眼前一变。耳边是“轰隆轰隆”的水流冲击声。殷、暮二人所走石路的左侧出现一帘高约七丈的瀑布,殷翊沉默地凝视眼前之景,驻足了一盏茶的功夫。暮秋啸手牵两根缰绳,安静地站于不知在想什么的主任后侧。说来这十余天的朝夕相处,他已经习惯了

  • BOSS交流群在线阅读第1节

    第一章神秘数据流序开端,诸天震动有一个奇特的地方,这里到处都是白色的雾气。偶然间,也会有一些不知从什么地方而来的物体或者生命闯入其中,不过,他们很快便被这种雾气分解成了虚无。雾气的内部,包裹着一片苍茫大陆,看似很小,然则却十分的庞大。雾气想要进入大陆,却被一层看不见的结界阻隔,不得寸进。这里就是神界

  • 向着美好的异世界出发在线阅读第七章

    07.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脱离了各种新奇的课业,居然让你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哪怕好好睡了一个懒觉,爬起来的你却还是迷迷糊糊地一直持续到吃完妈妈做的爱心午餐。屋外的阳光看起来温暖得刚刚好。为了消解困意,你决定出去逛逛,刚好你还有一些想买的东西——要去那里,只用放学后的时间是远远不够的。木椰区购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