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梦醒无痕在线阅读岁月的风(三)

2021/10/15 1:57:29 作者:卿小小 来源:3G小说网
梦醒无痕
梦醒无痕
作者:卿小小来源:3G小说网
一场梦,万年不醒,只为忘记忘不掉的人。命运的转盘重新开始转动。该遇见的人,无论经历多久,无论忘了多少。终会,再一次重逢!他,不堕轮回,贬落成仙。只害怕她醒来会孤单。他,逆天改命,导致大陆破碎,只为她破秩成神。却终得许下毒咒。她,不老不死,无病无伤。却没有了同她永生的人。不如沉睡在忘忧海的海底,忘却一切。一场梦就这样一晃万年。这一次众神归来,红莲绝世绽放。红莲业火,主天下火灵;草木之心,孕生万物;幻梦灵水,编织生命之梦。忘忧海,忘却浮生,轮回之处。十里桃林,俗气生烟,秩序之地。神魔之墓,死生混杂,

一路上,江辞卿默不作声地开着车,晁轲和夏凡聊天,哄得老公举喜滋滋地笑个不停。

马屁精,油嘴滑舌。

江辞卿在心头嘟囔了声。

后面的晁轲下一秒就打了个喷嚏,直说抱歉。

夏凡摆手表示不介意,关心了句,“天冷了你多穿点,不然感冒了有你难受的。”

“阿姨你说得对。”

晁轲笑着,不着痕迹地看了江辞卿一眼。

见鬼了,还挺灵验。

江辞卿只当没看见,咬着唇生怕笑出声来。

到了小区的地下停车场,恰逢前面三辆车错车,可不知因为什么僵持不下,迟迟没什么动静。

江家的车位正好卡在中间,倒车变得格外困难。

江辞卿试了几次也没辙,空间太小,实在倒不进去。只得降下车窗,冲前面挡道的大越野按了声喇叭,说道:“师傅,麻烦挪下车,我这边过不了。”

大越野的车主也是个女司机,听见江辞卿的声音直接下了车,满脸歉意地说:“那个……我昨天才拿到的驾照,技术不太好……”

“错不开车?”

江辞卿下车看了眼她车头的角度,确实往左偏狠了些。

这情况只能两辆车同时移动,越野往右她往左,才能错开来,让后面的两辆车先出去,然后他俩才能倒进去。

江辞卿对着地面比划着跟她解释:“这样,你上车往右打死方向盘,看着后视镜慢慢挪,到了点我给你按喇叭,你就快速回方向。”

女司机听得一愣一愣的,“那个,你说慢点我没听清……”

江辞卿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放慢语速准备再说一次,却被人抢了先。

“我来开吧。”晁轲下车,示意江辞卿坐回车里。

江辞卿下意识地想问他有没有驾照,可转念一想,他高一就敢无证驾驶开着车带人在路上兜风,这挪个车又算得了什么。

晁轲接过女司机手上的车钥匙,上车配合江辞卿,动作利落地挪开了车,待后面两辆车走后,顺便帮她把车倒进了车库里。

女司机走过去,对晁轲说谢谢,不忘夸他一句,“你技术真好,驾龄很久了吧?”

晁轲把车钥匙还给她,轻描淡写地答:“嗯,有几年了。”

“那个……”女司机从包里拿出手机,刻意地用手撩了把长发,神色妩媚地问,“方便留个电话吗?我刚上路新手一个,以后有问题想请教请教你。”

这里场地空旷,说话都带回音的。

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地让江辞卿听了个真切。

好家伙,挪个车都能挪朵桃花来。

真是艳/福/不/浅。

江辞卿冷笑了声,重重地甩上车门,去后座拎东西。

夏凡何等的精明,自己女儿心里的小九九还能看不出来。

她把手机放回包里,试探着一问,“这么多年小轲还是这么受欢迎,女儿你说是吧?”

江辞卿心里咯噔一下,脸上更不快。

“他就一祸害。”嘴上还不饶人。

“谁是祸害?”

晁轲走过来,自然地接过江辞卿手上的重物,换来后者一个白眼,“谁问就是谁。”

夏凡暗自感叹女儿的口是心非,替她问了句:“那小姑娘问你要手机,给了吗?”

“没给。”

晁轲注意到走在前头的江辞卿的脚步明显慢了些,幽幽地补了句:“以前有人跟我说过,手机号不能乱给,不然会有麻烦事。”

夏凡听着有趣,“一手机号能有什么麻烦事?”

“惹来桃花劫。”

江辞卿手一滑,口袋险些掉在地上,把西红柿摔个稀碎。

夏凡见状,嗔怪了句,“你这孩子,怎么毛手毛脚的。”

江辞卿扯出一个笑来,“一时没注意。”

晁轲拿过她手上的袋子,“我来提吧,你去按电梯。”

江辞卿恍惚地“嗯”了声,加快脚步朝电梯口走去。

晁轲爽朗的声音被隔在身后,音节渗进大脑,与几年的记忆碎片还能产生共鸣。

那是高二刚开学的事情。

晁轲被文科班的大美女高调追求,全校皆知,江辞卿那时候作为他名正言顺的女朋友也没被这大美女放在眼里。

下午体育课后,江辞卿在操场撞见晁轲和大美女两人单独说话,醋坛子当场就打翻了一地。

放学始终没给晁轲一个好脸色看。

晁轲一阵好哄,总算让这姑奶奶开了口,“你说说,跟那女的在干嘛?”

“她约我周末参加她生日派对,让我留个电话。”晁轲如实招来。

江辞卿揪住晁轲的领口,凶巴巴地问:“我可告诉你,这电话号码不能随便给,小心摊上麻烦事。”

晁轲任由着她闹,脸上笑意不减,“会有什么麻烦事?”

江辞卿勾住他的下巴,厉声警告,“命犯桃花劫。”

晁轲挑眉,故意逗她,“那坏了。”

江辞卿难以置信的,眼看脾气就要发作,“你真给了?”

晁轲抱着她坐在了自己腿上,趁教室没人,按住她的后脑勺,就这样吻了下去。

听到外面有动静,才放开她,搂着肩意犹未尽地感叹,“我都给你了,要命犯桃花劫了。”

“这种你也信,傻不傻?”江辞卿好笑地看他。

“那我可不管。”

晁轲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轻吻一下,“桃花劫,你打算怎么对我负责?”

……

夏凡出了电梯几步,见她还在里头,眼神没有焦距地发呆,出声唤道:“到家了,快出来呀。”

江辞卿猛地回过神来,恍恍惚惚地走出来,下意识在包里翻找钥匙。

夏凡按住她的手,指着大开的家门,“你爸提前开了门,不用钥匙。”

江辞卿停下动作,深感无力。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脸色不好看。”

夏凡伸出头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发现没发烧,松了一小口气。

江辞卿握住夏凡的手,莞尔一笑,“我没事,就是有点饿了。”

“那进屋,咱们早点开饭。”

江辞卿有段日子没来,夏凡把她的拖鞋收进了柜子,江辞卿换好鞋,才想起身后还有一个“客人”。

家里没有备鞋套,所幸还有两双崭新的男士拖鞋。

江辞卿拿出一双,拆开包装放在地上,“你穿这个吧,我爸的码应该合适。”

晁轲点头,换好鞋把手上的食材放进厨房。

江父江经和看见这个他,反应跟夏凡如出一辙。

他关了炉盘的火,用围裙擦了擦手,慈祥地拍了拍晁轲的背,“你这小子,几年没见可算是长壮实了。”

“江叔叔你还是这么幽默。”

夏凡已经换了身衣服,准备来跟江经和打下手。

“行了老江,先做饭,孩子都饿了。”

“对对对,先做饭。”

江经和收回手,重新打开炉盘的火,继续翻炒锅里的菜。

夏凡推着晁轲往外走,“厨房油烟大,小轲你出去跟卿卿聊会儿天。”

“我帮帮你们吧。”

晁轲这话说得很没底气。

他对厨房里的东西,完全是一窍不通。

“我还不知道你的,跟卿卿一样,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别搁这添乱了。”

当年江辞卿和晁轲谈恋爱,也就是老师家长口中常说的早恋,夏凡和江经和都清楚。

他们不同于其他父母,反而很支持,只要行为不越界。

在孩子刚懂得去爱的年纪,与其强制性地抹杀掉,倒不如善意地引导。

从小学开始晁轲就是江家的常客,他和江辞卿一眼,是夏凡和江经和看着长大的。

大家知根知底,说话也没那么多讲究,随意得很。

晁轲被赶出来,只得到客厅坐着。

江家的装饰陈设还是老样子,晁轲觉得熟悉,却不敢乱走动。

除了人,什么都没变。

江辞卿给他倒了一杯水,放在面前让他喝。

晁轲应下,拿起来喝了一口。

两人相顾无言,只有电视里的广告聒噪地推销着产品。

“你的手好了吗?”

江辞卿纯粹是没话找话说。

晁轲伸出手,前后都给她看了看,没有留下半点伤疤,“都好了,没什么事。”

“嗯,那就好。”

又是无话。

江辞卿最先投降,她实在受不了这个氛围,站起身来准备去厨房找点事做。

晁轲出声叫住她,“你的房子我让工人加快了进度,争取两个月内完工。”

“……谢谢你了。”江辞卿垂下头,谈不上舒心。

“今天在超市不是我刻意安排的,我就住那附近,因为离公司近,我……”

“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江辞卿打断他。

晁轲说不出话来。

意识到自己的言语过激,江辞卿放轻了声音,说:“我没有误会你的意思,你也没必要跟我交代这么多。”

晁轲盯着挂在墙上的全家福。

江家每年元旦都会拍一张全家福,挂在墙上作纪念。

今年元旦还没到,墙上有六张是他没见过的。

江辞卿每年的细微变化,那些他错过的时光,现在只能从照片上来寻找。

何其可悲。

“是没必要。”

晁轲感觉眼睛干涩得难受,眨巴了几下,靠着抱枕,仰着头像是自言自语:“可我想告诉你,你若是不想听,以后我便不说了。”

江辞卿终没有回答想,还是不想。

起身离开,进了卧室,开饭之前没再出来过。

-

晚饭不同于刚才在客厅两人的相处,一片和乐融融。

多了江经和跟夏凡两个善于言辞的长辈活跃气氛,江辞卿觉得今晚的饭也没想象中那么难以下咽。

她以前没奢望过,有生之年,晁轲和她的父母还能这样坐在家里,吃一顿简单的晚饭。

“小轲你现在在哪上班?”江经和问道。

晁轲咽下口中的鲈鱼,谦逊地答:“和两个朋友合伙开了个小公司。”

“自主创业啊,做什么业务的?”

“装饰公司。”

夏凡一想,觉得不对,“你大学没有念文科专业吗?”

“没有,我选了室内设计。”

夏凡还想往深了问,冷不丁被江经和在桌下轻踢一脚。

当年高中刚入学,江辞卿就铁了心要走艺考,考美术类大学最好的央美。

而晁轲,那时候为了陪她,选择了编导方向。

这一下子从艺考生成了个工科生,夏凡有点反应不来,险些触碰到雷区。

她回过神来,连忙转移了话题,“设计好设计好,你自己当老板上班时间挺自由吧?”

“比朝九晚五好一些,不过忙起来还是要加班。”

“那还是辛苦,来多吃点鱼,对身体好,对了,你妈妈这几年怎么样?”

晁轲一怔,还没回答,门铃声响了起来。

江辞卿如获大赦,放下筷子去开门。

打开一看,秦洵满脸堆笑,拎着两口袋的家乡特产,见到江辞卿有些意外,“辞卿你在家啊,真是巧了。”

“你……你怎么来了?”江辞卿如感被当头一棒,有点懵。

“我亲戚从成江寄了些特产过来,之前听阿姨提过说喜欢,我送过来给她尝尝。”

秦洵把礼品盒放在地上,打开鞋柜,拿出剩下那双拖鞋换上,“你们刚吃饭?”

江经和和夏凡听见玄关的动静,走过来看见是秦洵,表情和江辞卿一样精彩。

“秦洵来了,吃饭了吗?”

“还没有,叔叔阿姨,我没有事先说,冒昧打扰了。”

“不打扰不打扰。”

秦洵提着礼盒往里走,看见晁轲,笑意僵在脸上。

江经和最先理清状况,出声解释,“来,介绍一下,这是卿卿的老朋友,晁轲。”

“我们见过。”秦洵说。

夏凡看向江辞卿,像是在说“你在搞什么名堂”。

江辞卿扶额,心里大呼冤枉,选择做个隐形人。

晁轲一脸坦然,站起身来,“对,上次一起吃过饭。”

江经和招呼秦洵坐下,“看来不用我介绍了,秦洵还没吃饭吧,那个,卿卿去拿副碗筷。”

江辞卿照做不误。

夏凡前后脚跟着进厨房,拍了把江辞卿的后脑勺,低声质问:“你这臭丫头不道德啊。”

江辞卿捂着后脑勺,哭笑不得,“妈,你误会我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晁轲……”

“行了,我懂的。”

夏凡画风一转,俯身跟她咬耳朵,“你的前任和现任同时出现在咱家饭桌上,这可真刺激,说说吧,你打算分手还是复合?”

江辞卿:“……”

中年妇女,惹不起惹不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3G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长天玉露两相欢 润玉邝露第五章在线阅读

    柳影从深睡眠中醒来,山间的夜风呼呼的吹着,身下的树枝随着风向微微的摆动,看了看时间,3:45分,抬头顺着树枝向远处看去,约800米外,一座半隐藏在山林溪流间的中式山庄就跃入了眼睑,柳影呲着牙,再一次拿出“情报”就着小电筒对照起来。“背靠千米的深山悬崖,最顶端悬空挑出近20米的玻璃露台,一朱阁一青楼斜

  • 女神的贴心兵王在线阅读重生

    在心里一千次一万次的诅咒那个肉球,居然敢踹我的脸,摸摸,还是那么的柔软。等等,怎么感觉我的手变小了啊,揉揉眼睛,再次确认。“啊啊啊啊啊啊.........”可爱的女童音响起来了。我的声音怎么也变了,还有,这里是哪里啊。四周一片白色,很熟悉的味道,好像是医院。房门突的被打开,走进来一堆人。穿白袍的医生

  • 谁的青春不忧伤在线阅读第七章

    手脚慌忙扶起小红后,丑丑一摸手上竟是一把湿汗,她才发现小红背后的衣裳几乎湿透了。“小红你的衣服?”丑丑诧异问道。像是打了个哆嗦,小红才对着丑丑犹犹豫豫道:“公主,小红没什么事,只是刚才跌了一跤。”“小红,看着我的眼睛,你从来不会骗我的对不对?”丑丑眼中渐渐蒙上了一层雾,她最信任的小红竟然对她撒谎了,

  • 末世之我有八条命退婚

    “可是——”云铁生怕云若今个儿这么说了,要是明个儿反悔了怎么办?老实说,他从来就不看好凤琰那个人,他认定那个人绝非他女儿的良人。因而他一直是反对云若跟凤琰这么婚事的,后来勉强应承了,那也是实在被云若逼得没法子了,云铁这才去央求了皇帝老儿的。而这会儿听到云若主动提出要退婚,云铁那自然是赞同的,可是他又

  • 我的英雄学院之控线在线阅读第10章

    “你敢伤她!”低吼一声,南慕风随即反应过来,飞快飘到木萝儿身边,紧紧盯着飞扑过来的白虎,双掌推出,一阵掌风朝那白虎袭去!因为距离太近,那白虎竟然被掌风推的身子凭空歪了歪,硬生生从空中跃到地上,却只在地上顿了顿,又飞跃而起,直直朝两个人扑去!这白虎原本就是南慕风豢养的宠物,原本以为刚才一击,这白虎定然

  • 浓青如墨之慕容离(4)

    慕容尘美丽的眸子突然变的有些寒意,但,稍纵即逝。为慕容离填了茶,慕容尘靠在座椅上,缓缓问道:“见到她了?”“嗯!”慕容离应着,脑海里突然想起万雀桥上,蓝冰儿那抹清冷的身影,不知为何,总觉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清冷,却多了几分狡黠。慕容尘看着慕容离的神情,有丝疑惑,“发生了什么?”“我说给她一

  • 龙珠:我就是死不了在线阅读第6章

    青古镇的夜寂静沉黑,三个人靠着马振宇手中电筒发出的光在空无一人的狭窄巷道上跌跌撞撞地跑着。不知道七弯八绕地跑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座亮着暖黄灯光的木屋,马振宇扯着马浩宇一头就撞了进去。马振宇回身把门掩上,马浩宇抬眼看见马振宇身后的门上密密挤挤地贴满了黄底朱字的符咒,不由得“哇”了一声:“哥,这么大阵仗

  • 英雄联盟之战忍传奇之蜘蛛(求所有)(5)

    “感觉到什么?”吴起依然不明白,满脸疑问的表情。“胖子,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周围很诡异吗?”王富不禁眼了口口水,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更明显了,甚至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想象出车外有多少猩红的眼睛正在注视这他。“这是要看天赋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种天赋。”“天赋什么天赋?你们在说什么?”吴起依然满头雾水。“重

  • 网游之骑士2之鱼(8)

    “小胖,你等等我啊。”说话的是一泽。自从看到小胖自顾自地走出屋子,也不管天正下着雨,一泽出于不放心,便跟了上去。一泽就是这样一个人,比较照顾人,好替别人着想。前面好像失魂落魄的人,并不理睬。径自往前走着。和小胖,一泽并不是很熟。只是在群里经常会看到小胖和三水她们几个人闹着玩。一泽在群里是大哥哥形象,

  • 何以殊途归叹他风华!初见永难忘

    巧微冷静了一下,收拾收拾东西,抱着孩子,结了帐离开了这家店。身体的不适,提醒着她昨晚不是一个梦,但巧微知道如果想活着她就没有别的选择。追兵走了一波,还会有另一波,巧微带着个孩子往那里走都会很显眼的。孩子背上的东西不能见人,突然她看见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小店,想到了一个点子。她进了店里买了几样水粉和甘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