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无上无敌至尊先天灵宝,先天至宝!

2021/10/15 1:16:57 作者:璃玖儿 来源:纵横中文网
无上无敌至尊
无上无敌至尊
作者:璃玖儿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苍茫大地谁主浮沉。少年离陌意外穿越异界觉醒了系统,神挡杀神,佛挡诛佛,什么宇宙万族,诸天神魔在他面前都不够看!

“等等!”庄子羽心中巨震,赶紧叫停了下来。

白银箱子开出来的东西他没听过,看上去平平无奇,只是青铜箱子开出来的后天功德,让他非常意外。

“系统,功德在哪里?”

“已经送入宿主身体之中。”

庄子羽这才感觉到,仙杏本体,在发生变化,被摘取果实后结痂的地方,发生了一些变化,像是要再度发芽,结果一样。

功德可是好东西,有了它,可以恢复伤势,提升实力,炼制至宝,多了还等于有了免死金牌,万魔不侵,就是圣人都要顾忌。

功德足够,可以弥补部分本源!

只是不等庄子羽高兴,那种感觉便消失了。

“功德太少!”庄子羽很快就明白,也没纠结,真正的重点是九转玄功!

这是盘古大神以力证道,也是公认最为强大的道法,在盘古大神陨落后,便再也不曾出现,也不曾有谁修炼过。

“系统,九转玄功是否能够解决我现在无法化形的问题?”

系统回答:“可以。”

这时,一道信息传入。

九转玄功(残):盘古修炼无上之法,修炼极致,以力证道!

“只有三层?”庄子羽略带失望。

洪荒之中,修炼境界分为地仙、天仙、真仙、玄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罗金仙、准圣、圣人(混元大罗金仙),九转玄功三转对应的便是金仙。而三转,肉身等同下品先天灵宝,四转等同中品,五转,是上品,六转,即是顶级,七转,便是先天至宝级别!

照此推算,第七层对应了圣人,是否表示还有更高境界?

不过,刚刚才开了一个箱子,就开出来九转玄功,根据系统所说,洪荒处处是宝箱,那九转玄功凑齐,岂不是很快的事?

而那黄金宝箱,还开出来一颗定海珠,虽然是下品先天灵宝,但是却对应诸天,作用不小。

并且,十二颗便是中品先天灵宝,二十四颗是上品,三十六颗,是顶级先天灵宝!

开出的人参果可增加数千年法力,也是个好东西。

青铜宝箱出了功德,其他的,毒龙鳞与罗刚石都可以拿来炼制后天法宝。

飞翼鱼:西海一种后天奇异鱼类,种类稀少,生存苛刻,味道鲜美,可增加千年法力。

火云果:产自火云洞之中,因火云洞属性与地势,后天形成,一颗增加两千年法力。

金灵爆:某处金属性之地产出的后天奇异之宝,蕴含强大能量。

这是前五种宝箱开出来的东西,不少都是补充法力的,还出了一件中品先天灵宝!

虽然如今洪荒之上的先天灵宝已经被找的七七八八,但是他有系统在手,无数的先天灵宝已经是囊中之物!先天至宝也是唾手可得!

“还有两个宝箱,宿主是否开启?”系统的声音适时响起。

最强两大宝箱还没有开启,又会开出什么来?九转玄功,还是鸿蒙紫气,甚至是,造化玉碟?

庄子羽心中一荡,枝叶一一阵抖动。

“开启!”

“开启传说宝箱,获得捆仙绳一根、获得顶级先天灵宝玄元控水旗!”

“开启史诗宝箱,获得黄皮葫芦一只,获得先天至宝盘古幡!”

“灵宝已经全部送入宿主体内,此为宿主第一次开启宝箱,系统已自动为宿主炼化宝物,宿主可自行查看。”

先天至宝盘古幡!

庄子羽大喜,新手大礼包果然丰富!自己的运气也足够好,换种说法就是,自己就是传说中的欧皇吧?并且还直接给他省去了炼化灵宝的时间!要知道,盘古幡可是先天至宝,不到准圣,都没资格炼化!

“此时鸿钧还未分宝,属于元始天尊的盘古幡应该还在鸿钧那里。”庄子羽心思闪烁,“不知道日后他们见到我手中的盘古幡,会是什么表情?”

不光是盘古幡,太极图、混沌钟,有可能都会出现在自己手中,甚至,可能会重现盘古斧!

“系统来历不小!”庄子羽若有所思。

“元始啊元始,你坏仙杏本源,这因果结大了!”

本来元始与仙杏结下大因果,只需要坏了仙杏本源,抹除灵识,因果也就不了了之,灵识都消失了,等同灰飞烟灭,哪还有什么因果。

结果庄子羽重生而来,有强大系统在手,不光有机会化形,还有可能成为与圣人一样的存在!这就等于,庄子羽与元始,已经是死敌!

“系统还有许多功能不是很清楚,但是此时不是了解的时候,只有等到化形后脱离此地再好好研究。”庄子羽灵识展开,便看到开出的一件件灵宝,都在自己灵识之内浮沉。

定海珠、黄皮葫芦、捆仙绳、玄元控水旗被挤到一边,材料灵果,都在定海珠内,而盘古幡化作巴掌大小独自漂浮在中央,幡上浮现一股股朦胧气息,蕴含一缕开天之意,灵识轻轻控制,便开始沸腾起来,像是蕴含无上恐怖,带着可怕毁灭之意!

“果然不愧是盘古幡!”庄子羽心中更喜,但是他也知道,强大的至宝,也需要有强大的实力发挥出来,否则,在这洪荒之上,逃不掉被杀人夺宝的命!

不久后,他沉下气,稳住心神,“接下来,修炼九转玄功!”

此时,那充满无数危机的无边混沌之中,一座玄色宫殿,在混沌之中屹立,仿佛亘古永存,普普通通,却又充满玄妙至理。

宫内中央最高处,一空荡荡蒲团上忽然出现一尊面容古朴,双目紧闭,身穿阴阳道袍的老道,老道身上气息幻灭,忽然睁开了双眼,双目之中,有紫霄神雷交织,又有地水火风炸裂!

“天道为何将吾挤了出来?”道祖鸿钧开始掐算起来,却眉头越皱越紧,“为何算不出来是哪里出了问题?”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红的一百种红法[快穿]在线阅读第7章

    写了四年,锦香赋终于完结了写结局的时候,哭到半夜,这是我写这本书的过程中第一次哭,书里其他一些虐的情节我都没有哭过,唯独结局,大概是知道,北宇瑾辰离开了,彻彻底底消失了。他们的故事也结束了,不会再有北宇瑾辰与柳素锦之间的相爱相杀,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可能有人觉得结局难以接受,觉得太过仓促事实上锦香赋

  • 女帝成长指南(快穿)炼药(1)

    “主银,这、这是你练的?”看到药瓶里的丹药后,霖宝大吃一惊。“对,少吧?”月倾城不满意地说道。“还少?!主银,你炼得丹药颗数至今还无人超越,连这个大陆顶尖的丹药师才炼出了十颗丹药,主银,你真是绝世天才!!!!”霖宝眸中闪着点点星光崇拜的说道。“哦,这么说不少喽?”月倾城耸耸肩无所谓地说到。“嗯哪。”

  • 嗜血王妃之金戈铁马在线阅读第六节

    沈万三拜谢之后,跟随林风进了大堂内。三人坐定,朱无视招呼侍女上茶,林风则开始考校沈万三的经商才学。不是他不相信沈万三的能力,而是他想了解沈万三的具体能力,好根据他的能力,进行安排和补充。或许他自己的经商能力不如沈万三,但他好歹来自信息大爆炸的现代,现代的各种产品,各种营销手段,绝不是三国时代所能比拟

  • 如同时光两相隔之有钱,就得打扮自己(5)

    孟扬又翻了一下白眼,“妈妈,我才十岁,你就想着给我娶老婆,有你这么急着当奶奶的吗?”童馨笑眯眯地说道:“好女孩,都是要提前物色的,要不要给你弄一个童养媳呢?”童馨的想法太奇葩了,孟扬直接摇摇头:“妈妈,作为一个小神童,我的时间都是要花在研究新科技上面的,只要事业成功,还怕未来娶不到好老婆吗?”“小扬

  • 快穿之女帝今天依旧是恶毒反派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二天,莫凡一觉睡到自然醒,睁开眼睛看着四周,喜庆的红床,还有点陌生的环境,唉,这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真的娶了一个漂亮老婆,这不是梦,如果是梦,莫凡希望自己不要醒来。这时,林香月也端着洗漱物品走了进来。“相公,您醒了。”林香月说道。“嗯,现在什么时候了?”莫凡看着外面晴朗的天空,说道。“时间还早,本想

  • 穿越农家之妃惹王爷第七章在线阅读

    “深时,明天几点的飞机到北京啊?用不用妈妈去机场接你?”“不用了,妈。明天中午之前我就能到家了,就不用爸爸妈妈辛苦折腾一趟了,下了飞机,我直接打辆出租车回去就好了。”明天就是林深时离开横店影视城的日子。一大早,妈妈朱雅婷就打电话来关切的问道。来到横店近三十个日日夜夜,每隔几天,父母都会轮流给林深时打

  • 蒙娜丽莎在线阅读第二节

    【恭喜宿主成为恶人,你的任务是收集邪恶值,成为天下第一恶人!】【目前邪恶值0,邪恶值可以在本系统里兑换各种道具。】【宿主不用说话,只要在心里所想,就可以和本系统交流。】天上的紫光随着唐力的一声大吼消失了,他站在那里,可没有一个人敢上。唐力没有动手,在心中问道:系统,告诉我,如何获得邪恶值?【很简单,

  • 猫娘,不哭在线阅读第1章

    “我还在逞强/说着谎/也没能力遮挡/你去的方向……”突然的来电铃声打断了李默的动作,她顿了顿,没理会,就当第二条腿也快站上阳台时,薛之谦那首《你还要我怎样》又重新唱起来。李默像没了力气,从阳台上下来,回到床上翻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接了。“李默,你在干嘛。”是程燃的声音。“……”李默还没想到怎么回答

  • 东汉大少帝差一毫米都不行【求鲜花!求收藏!】

    “嘿,你这就不够意思,老叶家现在就我一个了,在铁拳团举目无亲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办。”龙小云没好气的瞪了叶霄靖一眼:“你当铁拳团是特种部队啊,在这里安全绝对没问题,你就别想了。”“你真不打算把我带走?”龙小云坚定的摇摇头:“没办法,我所在的部队,太过危险,你看你瘦胳膊瘦腿的,去了不是找虐么?”“好

  • [综]我在港黑工作那些年之光之封印(9)

    魔都大街。秦辰两人同时停住了脚步,有人拦在了他们的前面。“雪儿,你原来在这,我正好想去找你呢。”说话的是一个短发青年,面带微笑,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千沫雪,只不过眼底深处,还带着一丝占有欲。千沫雪没有理会他,但秦辰能感受到她手臂上传来的冷意。“雪儿也是你叫的?”眉眼微缩,秦辰冷冷的看着眼前的青年,话语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