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雪打灯之第十章(10)

2021/10/14 15:27:45 作者:迭冬 来源:晋江文学城
雪打灯
雪打灯
作者:迭冬来源:晋江文学城
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因为写不出不剧透的文案,所以就不写了。(日更/不坑)

大批身着甲胄的“士兵”踩着小和尚的尸体冲入院内,将她们团团围住。

有受到惊吓盲目乱窜的丫鬟撞上“士兵”,直接就被长.枪穿腹而过——这一幕如水滴入油锅一般,再次激起一阵尖叫哭喊。

萧沁脸色难看地抱住楚言,捂着她的眼睛,同春盏几个一起往人多的地方靠。

在“士兵”又杀了几人,并大声呵斥让她们安静之后,场面才算慢慢稳定下来。

但也只是稳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又出了人命,这让养在深闺后院的女眷们惊恐不已,两股战战。

“士兵”赶牲畜一般将她们赶到了寺庙前头的一处殿堂,期间但凡有腿软走不动的,都会被毫不留情地拖到前头,使得众人自觉搀扶起了身边的人,唯恐再有人被当成物件似的拖过去。

等到了殿堂里,她们又在那群“士兵”的长.枪威胁下聚成一团,或蹲或坐,有半点要起来的意思,就会有长.枪猛地刺过来。

在被刺伤了一人后,她们便一动都不敢动了。

陆续有人被压来此处,且都是一看便知非富即贵的官宦商贾人家,就连之前的安乐公主并其随从也被带了过来,不过公主身上穿着宫女的衣服,想来是混乱刚起的时候正好在换衣,怕穿得太富贵容易扎眼,就换了宫女的装束。

殿堂里的人越来越多,一个身着甲胄面带刀疤的粗悍男子坐在佛像前,曲起的一条腿踩在台面上,低头擦拭着手中的大刀。

有“士兵”走到刀疤男子身边,说道:“头,都在这了。”

刀疤眼都没抬,只问:“山下呢?”

“已经有官府的人上来了。”

“只有官府的人?”刀疤又问。

“昂。”

“那就等!”刀疤用力扔开擦刀的布,把刀插入刀鞘,发出锵地一声鸣响。

他从佛台上跳下,插着腰用视线逡巡了一番,看着满屋子衣着华丽的人质,自言自语一般道:“这么多大人物的妻儿都在这里,老子就不信了。”

楚言被萧沁护着躲在人群里,借着人群遮挡看了看佛台那边的刀疤。

之前没注意,真遇上了才想起来还有这么一条主线剧情。

国师当年能名声鹊起,盖因其不畏生死,只身闯入了几个爆发疫病的地区,还配置出了能治疗疫病的药物,救百姓于水火。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因此感激国师,比如现在这一群穿着甲胄闯入护国寺的人,他们本是那几个疫灾地区内的山贼草寇。

因山匪之患烦不胜烦,当地官府便想借着疫灾,灭了这群山匪。因此城内虽然免费发放了煮好的药汤,但也严格管控了取药的群体,避免有山匪混进来领药,就连城中药铺也设了衙役,不让来历不明的人随意购买疫药。

虽然最后还是有山贼弄到了药,但也有不少山寨元气大伤,被官兵围剿捣灭。

按说这是当地府衙的决策,怎么也怪不到国师明镜的头上,但那些杀人劫道眼睛都不眨一下,反过来自己的家人病死了就恨不得毁天灭地的山匪们如何会讲道理。

因此当地百姓有多崇敬国师,他们这些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匪寇就有多恨国师。

此番也是筹谋多年,才能在这天子脚下的护国寺里挟持明镜和这么多达官贵人的家眷。

很快明镜也被这群人给押了过来。

只是原本秀丽妖孽的脸经过一通暴揍,已是青一块紫一块,看得人倒抽一口凉气。

明镜倒是淡定,就这么被扔到大庭广众之下也不慌,慢吞吞站起身,看向刀疤,道了声阿弥陀佛。

风轻云淡之间透着一股子超凡脱俗的仙人之姿,让一部分只看颜值的伪信徒看呆了眼,非但不觉得接受不了,反而越发对国师死心塌地。

放在现代世界,这应该算是虐粉固粉了。

可惜刀疤并没有被明镜的仙人之姿触动,而是上前几步,一拳打在了明镜肚子上。

顿时便有人不顾长.枪威胁,在一片惊呼声中挺身而出,厉声质问:“住手!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目的为何!天子脚下竟敢这般罔顾王法!!”

“王法?”刀疤不屑嗤笑,然后就走起了每一个反派都会走的路——话多。

他将他们这群兄弟的来历和目的都说了,虽然言语中多有粗鄙之词,但情之所至,居然还真有这么几分让人怜悯。

只可惜在场的人都不是蠢的,别人的故事再可怜还能有自己的性命重要吗?

明镜劝说无果,就求山匪把他们抓来的人质都放了,并表示自己愿意留下任由他们处置。

但山匪特地把衣着华贵的女眷聚集此处,显然不是为了看明镜恳求的模样,果然,刀疤说了,他们这次不仅要带走明镜大卸八块慢慢折磨,还要干票大的——他们要用这些女眷做肉票,获得钱财赎金,还要利用这些女眷,逃离京城。

萧沁怕楚言被吓到,就趁着这边没人注意,抱着她轻声安慰:“虎妞不怕,爹爹一定会来救我们的。”

楚言回忆了一下主剧情线,虽然最后救场的确实是萧启明,但最先赶过来的却不是他,因为在原剧情里,萧启明出城练兵去了。

且山匪们扬言,不交赎金就每过半炷香杀一个人,所以在萧启明赶来之前,他们还真就从不少京城士族手中拿到了赎金。

然而现实并没有按照楚言知道的剧情走。

萧启明不仅是继官府之后第一个带兵赶来的,还在官府的人有所顾忌婆婆妈妈的时候,直接让人暗中包围了山匪人质集聚的殿堂,并连谈判都不谈,直接一箭射入殿内。

这一箭是穿过镂空门上糊着的麻纸射进来的,只为震慑里头的山匪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所以射得很高,没有伤到人,直直钉在了墙上。

庙内的山匪犹如惊弓之鸟,飞快地藏到了遮挡物后头,只有刀疤无所畏惧,还大喊了一声:“谁!”

躲在门下的山匪勉强算是个见多识广的,他悄悄打开缝隙看了一眼,一看外头扬着的旗便知道:“是安国侯府!”

楚言并不知道萧启明因探查之人带回的消息耽误了出城练兵,因此眸底轻颤,满满的不敢置信。

于此同时刀疤冲着庙里被挟持的女眷们喊了一声:“安国侯府的呢?”

操!

楚言在心里爆了声粗口。

原剧情里,山匪们拿到了不少赎金,萧启明赶来时他们已被钱财迷了眼,狂得不可一世,就没想起来要在人质中找安国侯府的人,萧沁因此逃过一劫。但此刻所有山匪都绷紧了神经,当然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找肉票来威胁外头的萧启明。

萧沁死死抱着楚言,周围认识萧沁的人也都缄默不言。

可刀疤却没这么好耐心,他直接抓了一个人起来:“不说是吧?不说我就动手杀人,杀到你们说为止!”

好巧不巧,刀疤抓的正是穿着宫女衣服的安乐公主,安乐公主尖叫一声,没有半点停顿,立时指向萧沁,大喊:“她!她是安国侯的女儿!!”

刀疤将安乐扔开,走进人群把萧沁拉了出来。

四周的女眷连同丫鬟们都拉着萧沁,不想让萧沁落入贼手,萧沁却反而松开了楚言,想把楚言塞进人群里。

可偏偏楚言一身男装打扮,又是性别特征不明显的年纪,还在之前一直都被萧沁抱着,刀疤便把她当做安国侯的儿子,也给拉了出来。

肉票在手,先前被那凛冽一箭惊到的山匪也都放松了不少。

刀疤更是直接带着两人走到了门前,把萧沁扔给门边一个山匪,自己拉着楚言踢开了大门。

于是下一刻,外头严阵以待的众人就看到殿堂紧闭的大门被人踹开,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和其手下各挟持一个人质,走了出来。

弓箭手将弓拉满,却停滞着,没敢放箭。

骑在马上的萧启明确定自己的人顺利潜入殿堂,随时都能将里头的局面控制住,这才看向大门,看向那两个挟持自己女儿的歹人。

现在的情况显然出乎萧启明的意料,他刚刚那一箭是为引开里面的人的注意力,方便自己的人潜入。他倒也想过自己的女儿还在里面会不会被挟持,但他以为对方要在一众女眷里找出萧沁和虎妞会花上一点时间,不曾想居然这么快……

刀疤狂妄地让萧启明撤兵,萧启明投鼠忌器,果然抬手示意,让自己的人往后撤。

可另一手却在背后,示意自己军中的两个神箭手,射杀这两个歹人。

威武大军撤退的阵势让刀疤和其手下得意极了,任他多富贵权重,此刻还不是要乖乖听话?

挟持萧沁的山匪激动地脸颊涨红,裂帛轻响,居然当众撕扯起了萧沁的外衣。

虽天冷衣服穿得多,只是外衣被撕掉一件根本算不得什么,可萧沁不堪受辱,挣扎了起来。

萧启明手下负责救援萧沁的神箭手因此无法瞄准,负责救楚言的那个又怕不同时射杀会导致山匪恼怒,将没救下的萧沁杀了,也迟迟无法出手。

这边刀疤不耐,想着有一个人质就够了,侯府的男娃总比女娃金贵,糟蹋一个也不碍事,便让手下把人带到里面折腾。

那手下淫·笑着把萧沁往里头拖。

“怕了?吓到尿裤子了?”刀疤感受到被自己挟持的楚言在颤抖,讥讽了一句。

下一刻,一只触感软绵的手搭到了他的手腕上,被他挟持的“少年”侧头看向他,黑色的眼珠透过眼角冷冷斜来,幽暗的如同一口深井。

咔地一声,刀疤手腕剧痛,拿着的刀也脱了手,被掰断他手腕的楚言夺了去。

楚言甩开刀疤,冲向把萧沁拖进殿堂的山匪,她的速度快极了,等众人反应过来,她已经夺过了山匪手中的萧沁,并一刀砍下。

飞溅而出的鲜血洒了萧沁一背,也溅了楚言一脸。

被楚言甩开的刀疤才站稳,就用另一只手从背后抽出一把斧子砍向楚言,楚言将萧沁推出去,不仅用刀撇开了朝自己挥来的斧子,还如鬼魅一般闪至刀疤身后,面无表情地扬刀,落下。

被推到外头石阶上的萧沁一抬眼,就看到了像球一样从她面前滚下去的人头。她和目睹这一幕的所有人一样,陷入了“我是谁,我在哪,我看到了什么”的迷茫惊愕之中。

萧启明手下潜入寺庙的人也趁着这一突变,直接动手,控制住了里头的局势。

一声闷响,是刀疤的躯干砸在地上的声音。

萧沁寻声看去,就看到了满身满脸都是血的楚言。

印象中本该熟悉的小丫头,突然变得有些陌生。

就在萧沁这么想的时候,小丫头丢掉刀朝她走了过来,结果过门槛的时候没留意被绊了一下,整个人迎面扑到了地上。

这一下简直比刚刚那出还吓人,外头的士兵全都看着,就见楚言好半天才抬起脸,嘴巴慢慢噘起,因为委屈睁得大大的眼底满是水汽,全然不复刚刚夺刀杀人的威武霸气。

萧沁:“……”

好吧,也没那么陌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弃妇复仇:过期的一月情之你可以叫我“最终信仰”

    就在《地球在线》2.0版本全面开放的这一天的晚上,在天朝的一个知名游戏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帖子。帖子的题目并不是相当吸引人,叫做“《地球在线》2.0版本的隐藏秘籍”。但是这个帖子一经发出,就被无数热心的网友顶到了论坛的首页并被多家论坛的小编进行了转载。“知道不,那个神贴肯定是某个游戏公司内部人员泄

  • 娱乐之我是斗鱼主播之威尼斯人(6)

    李璇美:“可是我们江总不欣赏我啊。江薇同他说过很多次了,他都不同意调我去总部的办公室工作。”沈彦半扭着头,脖子上有痣的那半扇脸对着李璇美,用让人为之遐思,为之神往的语气道:“去不成旅行社总部办公室,那是因为你还将要飞得更高。我有没有说过,你很像是文学作品中的一个人物?”听得有高调人物似自己,李璇美马

  • 某妹控的次元之旅在线阅读失忆

    绿裙少女看到突然出现的风辰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啊”的尖叫了一声,赶紧将身体转了过去,而那些侍卫则是赶紧上前将她护在了了中间,一些年轻的侍卫更是一脸愤怒的盯着风辰似要将他生吞了一般。那灰衣老者则是盯着风辰打量了起来,但因为风辰的脸也是黑的,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他便开口问道:“你是何人?”“林叔,还跟他说

  • 我室友太上头了在线阅读同居

    第六章同居因为之前筑基的关系,肖晨体内的杂质在药力的冲刷下被排出了体外,黏黏的非常不舒服。没过多久,孟玉琴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旁边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女孩,却并不是任姗姗。“我在哪,你是谁?”“你醒啦,我叫肖雨,是肖晨的妹妹。”“肖晨……”孟玉琴微蹙秀眉,终于有一丝记忆的痕迹从脑海

  • 结晶造物主第十章在线阅读

    女孩见陆峰停车了,她下意识的往后瞧一眼,在她后面有两个戴着墨镜的高大男人一直都在追她,还在大喊:“思菱小姐,不许上车!”“大哥大哥,你能不能载我一程啊!”那女孩用手拍了拍半开的玻璃窗户。陆峰看了一眼女孩,说:“我不是出租车。”女孩焦急的往后看了一眼,语速极快的说道:“你看到后面没,那两个坏蛋要抓我!

  • 无限灾难求生见鬼的公主抱

    傍晚,两辆车徐徐停在南水村苏家老宅门外。车上下来一行人,其中一男一女十分惹眼。男的身形高大挺拔,浓密的黑发呼应着深邃的眼眸,英气逼人。女的身材纤秀,一袭鹅黄色的洋裙,只衬得肌肤胜雪,唇若朱丹。虽然是一起下的车,这一男一女却似彼此不相识一般,皆是面罩寒霜,不愿看对方一眼。站在门口的村长赶忙迎上前,弓腰

  • 予我以安在线阅读第9章

    输了一会儿液后,展望的呼吸平稳了下来,面上也不再发红了。他渐渐苏醒,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便看见了一张冷淡的脸。“……苏妄?”展望下意识地叫了一声苏妄的名字。苏妄动了动唇,虽然心中仍旧在想着纪涵的事,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倒平静道:“你醒了?”“还有点昏,对了,我不是和杜弘易在一起么?怎么现在会在医

  • 中国有嘻哈之书签心不轨

    这一日,离西始崖还有一日路程,上午下过一场大雨,在两人经过又一条泥泞山路后,眼前一变。耳边是“轰隆轰隆”的水流冲击声。殷、暮二人所走石路的左侧出现一帘高约七丈的瀑布,殷翊沉默地凝视眼前之景,驻足了一盏茶的功夫。暮秋啸手牵两根缰绳,安静地站于不知在想什么的主任后侧。说来这十余天的朝夕相处,他已经习惯了

  • BOSS交流群在线阅读第1节

    第一章神秘数据流序开端,诸天震动有一个奇特的地方,这里到处都是白色的雾气。偶然间,也会有一些不知从什么地方而来的物体或者生命闯入其中,不过,他们很快便被这种雾气分解成了虚无。雾气的内部,包裹着一片苍茫大陆,看似很小,然则却十分的庞大。雾气想要进入大陆,却被一层看不见的结界阻隔,不得寸进。这里就是神界

  • 向着美好的异世界出发在线阅读第七章

    07.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脱离了各种新奇的课业,居然让你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哪怕好好睡了一个懒觉,爬起来的你却还是迷迷糊糊地一直持续到吃完妈妈做的爱心午餐。屋外的阳光看起来温暖得刚刚好。为了消解困意,你决定出去逛逛,刚好你还有一些想买的东西——要去那里,只用放学后的时间是远远不够的。木椰区购物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