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推门者第二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14:52:09 作者:进一退二 来源:纵横中文网
推门者
推门者
作者:进一退二来源:纵横中文网
站在两个世界的门扉前:一面是战马冲阵、剑与旗帜高扬;一面是巨型都市,舰队穿梭于星球。我是德里特,也是艾里斯。肩负着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生,我们将一起走下去!

洪武二十八年四月五日,辰时,黄山云宫议事大厅内正在进行二十五年一次的比武大选。

三长老、四护法、五堂堂主及十三省分坛主及宫主夫妇全都在座,此番考试只为选择云宫下任继承人,凡云宫弟子未满18周岁者,不论男女,皆可参加。

这也是云宫历代的规矩,少年时便确定为宫主人选,十年后继任宫主之位,在位十五年后再选下任宫主继承人,宫主继任后便要镇守云宫,轻易不得再现江湖历险。此番参加比赛的只有三人,便是现任宫主白云天的三个孩子。

这倒不是要世袭,只因云宫的孩子们平日大都在一起练功学习,个人什么水准大都心里有数,两位小公子文才武学在宫中少年中俱为翘首,大家都不想做这无谓之争,倒不如留着力气等着参加竞选长老、护法及堂主继任者的比试。

这时三个孩子已然准备好,玉麟与玉蓉因是双生,俱已十二岁,而玉龙也已满八岁。考试的内容不外文武两样,文比两场:诗文、韬略;武比三场:轻功、拳脚、兵器。结果毫无意外,宫主之位由最小的白玉龙夺得。

第二日起长老、护法及堂主继任者比赛陆续开始,历时半月,方全部结束。

其中,现任日长老童贵十四岁的独子童翔夺得下任日长老之位;星长老刘保春十五岁的次子刘长亮继任下届星长老,而月长老武威的继任被白玉蓉夺得,这也算是历来云宫第一位女长老。

风、雨、雷、电四大护法位置分别为:风护法杨琨二子杨少雄、杨少华分得风、雷二位,电护法楚原之子楚鹏飞夺得其父继任。而雨护法康明辉之位由其子康健继任,其余各位置也皆有定论。

接下来的几天云宫中便似过年一般,大家轮番庆祝,有的分坛弟子这次也得入总坛之机,于是十三省云宫弟子俱皆欢庆。

只有白玉麟一人有些落寞,他自输给弟弟之后,便有些灰心,再未参加其余角逐,这一切白云天跟夫人燕玲当然看在眼里,这个儿子聪明乖巧,性情沉稳谦和,少年老成,处事从容,虽有少年人难得的笃定淡泊,但毕竟正是锋芒毕露的年龄,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便无心再与他人争锋。这几日大家争相庆祝之机,玉麟却将自己藏在房内,躲避大家。

白云天见儿子闷闷不乐,便趁四下无人之机来到两个儿子住的望云轩,轻叩玉麟的房门,轻声说道:“麟儿,是我。”

玉麟听到父亲的声音,跳下床来打开房门,白云天微笑道:“怎么闷在屋里?”

玉麟玉面一红,赧然道:“我……有点头痛。”

“是不是心里不舒服?”白云天抚摸一下儿子的头:“爹知道你心情不好,对自己很失望,但是你要知道,每个人的资质是不一样的,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天才,你看宫中以龙儿年龄最小,成就却勘比成人,云宫历时五代也只出了他一人。”

看到儿子脸上闪过疑问,白云天又道:“为父当年虽以12岁幼龄助皇上打下天下,也只是得众将军庇护而已,爹的功夫远没有今日龙儿之成就,甚至还不如你,所以你不该因这输给龙儿而气馁,就平日表现,你比其他人都强,你应该有这个自信才对!”

白玉麟儿子眼中现出一丝神采,白云天叹道:“麟儿,人这一生要走很长的路,不是所有人都能一帆风顺,所有的路都是坦途,难免会遇上坎坷挫折,尤其我们身为男人,身上的担子更重,不能因为一次失败就放弃自己的整个人生,那样对自己对家人都是不负责任的表现,是懦夫!你虽然输给了龙儿,但还是赢了妹妹啊,她一个女孩子都能意气风发的再去夺了月长老的位子,而你——竟然放弃了所有证明你自己的机会,这就是你不冷静的代价!”

玉麟低下头去,羞愧不语,白云天拍拍儿子的肩膀,郑重地道:“不过不要紧,虽然失去了这次机会,爹相信以后会有更美好的人生等着你。”

玉麟坚定地望着父亲,眼睛里已盈满泪水,但他使劲忍住不让它掉下来。

白云天点头道:“对,就是这样,麟儿,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要做个懦夫,让人耻笑。虽然以后不会有同样的机会了,但可以争取其它的机会,只要有本事,有才华,总会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的。”

玉麟点点头,道:“爹爹放心,麟儿会努力,将来我会帮着弟弟将云宫发扬光大。”

“这才是好样的!走,跟爹一起去祝贺你弟妹去。”

庆祝总算结束了,此次入选的弟子都留在总坛,每日除了在演武厅练武,便是读书习字,修学本职须掌握的东西。

孩子多了,云宫自比往日热闹了许多,而这帮孩子中尤以玉龙最为活跃,这孩子过目不忘,聪明绝顶,学什么都比别的孩子轻松得多,所以他有更多的时间来涉猎其它,再加上他品貌脱俗,谦恭文雅,更得大家欢心。

转眼到了初秋,北平分坛坛主庄承贤病重,身为宫主的白云天亲自前去探望,顺便带玉龙到北平看望朱棣。这两年中白云天虽带着孩子们到应天皇宫看过朱元璋几次,但来北平玉龙还是第一次。

八岁的孩子十分想念结拜大哥,朱棣也很惦念这个小兄弟,相见之下俱都欢喜异常。住了几日,正待起程返回,却不料传来庄承贤的死讯,白云飞只好将儿子放在燕王府只身前往吊唁,约定三日后再来接玉龙。

脱离了严父视线的玉龙在朱棣府内更加逍遥自在。朱棣平日忙于政事,又忧心皇位,难得几日清闲,也乐得与玉龙游玩嬉戏,切磋武功,全然不似对自己亲生儿子的威严,两人每日玩得不知晨昏,极度开怀。

不觉间已是第三日黄昏了,在花园里的水塘边,朱棣见玉龙一个人坐在栏杆上望着鱼儿发呆,情绪低落,知他舍不得离开,心下有些不忍,便走上前去,悄声道:“龙儿,跟四哥去下棋好不好”

玉龙抬抬眼皮,看他一眼,无精打采地摇头道:“不下。”

看到他小脸蛋上无聊的表情,朱棣笑着逗他:“怎么?心情不好吗?是不是舍不得我呀!”

玉龙大眼睛膘了他一眼,分辩道:“才不是呢。”见朱棣含笑看他,不由红了脸,道:“好吧,下就下,反正是你输。”

朱棣捏捏他那粉嫩的小脸,笑道:“先别说大话,呆会输了可不许哭鼻子。”

“你才哭鼻子呢。”玉龙气乎乎地朝前走。

朱棣心下好笑,赶紧跟着,来到书房,二人摆上棋局,杀将起来,不觉间已下了一个时辰,局势正吃紧时,有下人在门外请吃饭,朱棣不耐烦地道:“不吃不吃,别来烦我。”

玉龙一推棋盘,拍手笑道:“四哥又要输了,早说你下不过我的。”

朱棣连忙捂住,急道:“还没完,还有救,且容我想想。”

玉龙站起身来走到书桌前,信手拿起桌上一本书,得意地道:“那你慢慢想吧。”

门轻轻地被打开,一名侍卫手里端着一碟点心进来,玉龙瞟他一眼又继续低头看书,心里有些奇怪,这侍卫竟不敲门,忽然间心头一跳,觉得不妙,刚要提醒朱棣小心,却见来人已用匕首抵住朱棣咽喉。

朱棣也自一惊,却已动弹不得,玉龙急行两步,走上前来,那人沉声道:“站住!”

玉龙投鼠忌器,只得停下,急道:“你要干什么?!”

那人也不过三十岁左右,相貌颇为英俊,他一手将匕首抵住朱棣,一手从怀里摸出一只锦盒放在桌上,对朱棣轻喝道:“打开盒子,把药吃了。”

朱棣只得伸手打开盒子,却见里面是一颗黑色的药丸,闪着奇异的流光,

“你干脆一刀杀了我便是,何必让我吃颗□□这么麻烦。”朱棣将药丸拿在手里冷声问道。

那人嘿嘿干笑一声,道:“你以为我就是要你死这么简单吗?”

“那你想怎样?”

“你虽是皇太孙的劲敌,但若能尽心尽力做个好臣子,对将来的朝庭还是很有用的,何况我若杀了你,皇太孙必不答应,我当然不会冒与他决裂的危险,所以我不但不要你死,还要你辅佐皇太孙治理天下。”

“这话从何说起,辅佐允文乃是本王职责,何用逼迫,既然你是允文派来的,就请你转告允文,朱棣必会助他登上皇位。”

“呸,你少猩猩作态,朱棣狼子野心,天下谁人不知,皇太孙为人太过善良,始终不肯对你下手,在下只怕他终究会被你所害,这才自作主张前来收拾你,不必多费唇舌,吃下去!”

朱棣强自镇定,轻笑道:“吃下去还能辅佐允文吗?”

“这可不是一般的□□,这叫做血咒,吃了它,你就只能乖乖听我的吩咐,好好辅佐皇太孙,否则,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你若死了,这毒必会转到你最亲近的人身上,不要以为我在危言耸听,这可是苗疆三代蛊王的心血结晶。”

朱棣心里发寒,正不知如何,忽觉眼前一花,手上的药已没有了,定睛看时,却见玉龙站在面前,手握药丸,心下不由一阵惊喜,想不到玉龙小小年纪,身手却如此迅捷。

那刺客也完全不曾料到一个小孩身手如此之快,吃得一惊,手上一紧,刀刃已割破皮肤,渗出血迹。

“慢着,”玉龙急叫,举起药丸道:“你不就是要我四哥帮助允文嘛,他当然会了,这药我替他吃了也一样。”说着,一口便将药丸吞了下去。

“龙儿”,朱棣大吃一惊,就待抢夺,无奈刀架在脖子上动弹不得。

那人也是大出意料,急叫:“不可。”见已迟了,顿足道:“你这小孩太不知轻重,这岂是随便吃得,不要命了吗?”

玉龙扮个鬼脸,道:“这又何妨,只要你不伤害我四哥,我死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龙儿!”朱棣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活到四十几岁,还从未听过这样一句暖心的话,而说这话的却是一个小孩,虽然认识已有两年多,但总共呆在一起的时间也不过十几天而已。

那刺客也有些动容,道:“想不到一个稚龄童子竟有如此义气,怎不叫这七尺男儿汗颜,只是为这个人去死,未免太不值了。”

“咳,干嘛这么婆婆妈妈的,我已经吃了药了,你还不拿开你的刀。”玉龙有些不耐烦了。

那刺客犹豫片刻,恨声对朱棣道:“这是天意,既然你没吃我的药,便不会听我的,我也不能再留你的命,让你去对付皇太孙,只能杀了你。”

“喂,”玉龙大急:“你这人怎么说话不算话?说好了我替他吃药,他帮助允文,你就放了他的。”

“药是你抢去吃的,我又没答应你。”那人颇无奈地摇头:“你还是个孩子,我可没想害你。我怎知你跟朱棣有什么关系?他会不会顾你的死活?”

“你别挑拨,”朱棣怒道:“龙儿与我虽份属手足,却情同父子,他对我有这等恩义,我自不会不顾他的安危。你杀了我吧,只要你能给他解药,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可惜,这药是无解的。”刺客摇头叹息。

“你不能杀我四哥,他是个好人,允文也是好人,他不会害允文的。”玉龙毕竟还是孩子,见那刺客横了心,自是有些不知所措。

“哦?是吗?王爷,你会么?”刺客冷笑。

“我当然不会害允文,不信,我可以发誓。” 朱棣举起右手,指天起誓:“皇天在上,我朱棣对天发誓,必助允文登上皇位,若有违誓言,叫我死无葬身之地。”

“堂堂燕王千岁也有今日。”那刺客得意地仰天长笑。

朱棣心知求生无望,闭目等死,却听刺客笑声戛然而止,睁眼看时,一道人影破门而入,而刺客双目圆睁,脸上带着惊异的表情,咽喉正插着一柄短剑,然后轰然倒地。

玉龙欢叫一声:“爹爹!”

来人正是白云天。朱棣急忙探看刺客鼻息,尚有一丝气息,急问:“快说,解药在哪里。”那刺客微睁双目,勉强迸出“无药可”三个字便已气绝身亡,朱棣顿足道:“这可怎么办?”

“是谁中了毒?”白云天吃了一惊。

“是龙儿,他替我吃了这厮的□□。”

白云天不由心胆俱裂,急问:“是什么□□?龙儿,你觉得怎样?”

玉龙摇头笑道:“也没怎么样呀,八成是骗人的。”

朱棣握住玉龙的小手,喉头哽咽,竟说不出话来。

此时有侍卫察觉不对,纷纷冲了进来,朱棣一见他们,顿时怒气冲天,大声喝斥道:“你们这群废物,白养你们了。刚才都死哪去了?!”

几名侍卫吓得魂飞魄散,齐齐跪倒在地,大气都不敢出。

朱棣更是火大,抬起一脚,将一名侍卫踹倒在地,又朝其他诸人连踢带踹,玉龙赶紧拉住

他,笑道:“四哥,怎么能怪他们呢,是你刚才不许人来打扰,他们还不躲得远远的?”

白云天也自沉声道:“算了,还是先想办法救龙儿要紧。”

朱棣这才怒冲冲地道:“暂且饶了你们,赶紧去叫刘纯来给龙少爷看病,不要惊动王妃。”看几人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又转身来搀扶玉龙,道:“龙儿,还是先到床上躺下吧。”

玉龙满不在乎地道:“我没事,就坐这就行。”

白云天也自柔声劝道:“龙儿,听话,还不知这药什么时候发作,咱们还是躺着吧,等大夫来给你瞧瞧再说。”玉龙这才不情愿的到床上躺下。

不一会儿,就见一青衣男子手提药箱急匆匆赶来,正是当今燕王妃徐仪华的表弟,江南名医刘纯。

白云天忙迎上前去,抱拳道:“有劳先生费心。”

刘纯点头道:“病人现在怎么样?”

朱棣将其让到内室,刘纯细细为玉龙把脉,思量良久,才道:“王爷,恕小人愚钝,实在看不出小公子有什么病。”

“怎么可能?”朱棣与白云天俱感诧异,“难道那刺客是故弄玄虚?”

朱棣道:“我想不会,那刺客说得明白,我若吃得此药,必得听他指挥,不然定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刘纯听了此话,似乎想起什么,对朱棣和白云天道“我们还是出去说话,让小公子先休息一下吧。”

朱棣二人自然明白刘纯定有话要瞒着玉龙,便即点头称是,玉龙虽然年幼,却是何等聪明,自然也明白,便笑道:“先生不必如此,既肯吃下此药,我便已抱定必死之心,有话不妨直说。”

刘纯心下惊奇,看了二人一眼,白云天微微一叹,道:“龙儿与一般孩子不同,先生直说无妨。”

刘纯沉吟道:“据我看来,只怕小公子中的是蛊毒,未发之时毫无异象,可一旦发作……”

“会怎样?”除了玉龙好奇的询问之外,其余的人自然都听过蛊毒的传说,心头俱皆如坠大石。

刘纯苦笑道:“这确不是常人所能承受,而且我也只是听说,从未见过,只怕王爷还得另请高明。”

“既然如此,我就带龙儿回去,看薛先生能否医治。”白云天心下焦急,就待抱儿子走。

“万万不可。”朱棣赶紧拦住他:“天叔,龙儿是为了救我才会中毒,不把龙儿治好,我有何面目苟活于世?再说,万一中途龙儿蛊毒发作,那岂不是……不如速速飞鸽传书,请薛神医赶过来,也请父皇派太医前来会诊,人多力量大,总会有办法的。”

白云天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想和你传个绯闻危险暗伏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公交车开到了城北的一片旧城区,说是旧城区,是因为这里的楼房几乎全部都是低层的筒子楼,好一些的也只是瓷砖都快掉干净的老式建筑,孟常就住在附近一片筒子楼小区里。“沈老师,我们到了。”“哦,好,来,我扶着你,你慢点。”沈忆蝶扶着孟常,走在下车人群的后面,走到车门处时,沈忆蝶先跳下了车,孟

  • 一路上有你在线阅读第八章

    第8章开车秦老司机竟有那么一瞬的恍惚,或许,他一直都看错了自己对白真的感情。“真真,还没说叫我什么事呢,是不是哪个混蛋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给你出气去!”话归正题,如果不是发生了重要的事,白真很难有勇气在这个时间段给他打电话。“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啊!”白真很不开心,面前这家伙总擅长在气氛很融洽的时候

  • 偏偏最爱你呀之百花会

    “恩,记住了!”“太子妃是丞相女儿,所以太子妃的位置,可能没有办法了,但是,我定会好好宠你。”司马颜听完,不免心下疑惑起来。太子对自己这么好,为什么?“太子妃的位置,颜,从来不敢窥得!”“可要与我一同用膳?”“不必了,多谢太子美意!”“无碍,如此,我便走了。”“恭送太子。”司马颜行礼,看到凤萧戈背影

  • 魔法大乱斗:寻找最强魔法两段人生

    赤日当空,火辣的阳光笼罩群山万壑,有干枯的草木起火自燃,熊熊烈火很快延绵数十里。火焰腾腾而起,与高悬的赤日相得益彰,苍穹火霞一片。有部落族人瞭望到这一幕,平静的看了一眼,随即低头辛劳作业,焚烧苍穹的烈火无法吸引其眼球。蒙荒山脉太辽阔了,如此烈火在放在蒙荒山脉中,只不过算一个气泡而已。就算烧上十天十夜

  • 女总裁的修仙老公在线阅读西北羌胡的动乱

    汉灵帝中平元年(公元184年)冬天,北地郡的先零羌和枹罕县的群贼反叛,拥立羌族北宫伯玉、李文侯为将军,杀死护羌校尉冷征。自此,西北大规模的动乱拉开序幕,由于长期以来,东汉政府的得软弱无能助涨了西北地方军阀的嚣张气焰,面对西北地方军阀的咄咄逼人,东汉朝廷显得软弱无力。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只见

  • 连通万界之终于咎由自取(9)

    第9章终于咎由自取张局马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刻深入调查,很快就查到,昨天的案子,是副局长亲自受理的!……一家夜总会包厢里,陆修文旁边坐着赵副局。“赵局,这件事情多谢你了,这是谢礼。”陆修文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赵副局。赵副局熟练的接过去,笑道:“自家兄弟,这么客气干嘛。”“麻的,不就是玩了一个按摩没

  • 开局是个放牛娃初遇汉王

    远远望去连绵的山峰如云朵般漂着,有炫目的彩光从云朵里射出。定睛仔细看看,那些山峰却如一朵朵盛开的雪莲花,朵朵白云是莲叶。原来云麓仙山就是这层层叠叠的雪莲花,好美呀!千眸被一股神秘力量吸进云麓山的云雾之中。她吓得大叫一声晕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千眸被几声恐怖得让人颤栗笑声惊醒!慢慢睁开眼睛,千眸看到

  • 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在线阅读第7章

    “开牌。”叶清玄面无表情道:“既然老刀前辈觉得自己稳赢,莫非连这点耐心都没有?”说着,荷官将叶清玄身前的牌面翻开。“3,3,2……”荷官一边将牌组合好,一边报数。随着每一次报数,老刀脸上的笑容也增加一分。三张牌8点,意味着叶清玄的牌既不可能有21点,也绝不可能比21点大。“你输了,叶公子,还是好好收

  • 夜陌萧寒冷在线阅读第6章

    “滚!滚出去!我女儿一辈子不嫁,也不去守活寡。”周老爷把这一时心中愤懑都发泄出来,口中全然不择言,只是大骂:“他郭家有钱,让他买上一院子的人,就是我女儿他休想多看一眼。”媒婆们不屑地笑,只是不走:“郭夫人说了,我们得见见周姑娘才行。”一个媒婆往外面一看,满面笑容道:“这不是周姑娘来了,大姑娘来得正好

  • 爱你无路可退之值得吗

    “霍愠庭……”不给尤长情任何反驳的机会,霍愠庭扳开她紧咬着的牙关,抬手就将酒杯倾斜着往她唇边凑。“霍愠庭,你不能……”辛辣的酒如数被灌进尤长情的嘴里,她抗拒的想吐出来,有大半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顺着光洁白皙的下颚流进锁骨。气管受到刺激,尤长情难受得跟快死了一样,想咳嗽又半天咳不出来,脸被憋得通红。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