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我帮我爹拆鹊桥在线阅读第6节

2021/10/14 15:07:33 作者:吴东流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帮我爹拆鹊桥
我帮我爹拆鹊桥
作者:吴东流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天生嘴笨,开口就得罪人。为了少生事端,只好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谁知,竟被传得了一个“冷面玉郎”的称号,还备受众仙追捧。这些年来,多亏好友云行在身边替我张嘴,诸事才得以料理。正值他乔迁之喜,我满心感激,想送他一样厚礼。云行笑得春风得意:“你若有心谢我,就助我成一段姻缘。予梦湖的仙家琼华,我爱慕他已有三百年。”…………予梦琼华?我知道予梦琼华是仙界第一美男子,风流多情,夫人又早逝,众仙趋之若鹜,你爱慕他也是仙之常情。可你知不知道,他是我亲爹!---------------------------《记

秦与琨到得很快,不到二十分钟,他就出现在了酒吧门口。

他似乎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站在门口时还顿了几秒,他身后结实精干的保镖不动声色地将人隔开。

秦与琨目光扫过卡座号,而后在众人的目光中迈着长腿径直走向三十六号卡座。

酒吧暗淡的光给他瘦削的脸颊打上一层光,将他的五官映照得如同刀削斧琢,眉眼尤其深邃。

周围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他,半个酒吧的人都被惊动了。

不少人蠢蠢欲动,火热的目光投过来。

秦与琨冷得像一片月,面色丝毫未变。

于薄站起来,远远看着他,等他到近前后率先伸出手,“你好,我是于薄,怀远的朋友。”

两人对视,短暂地握了一下手,秦与琨不动声色地扫视他一眼,很快收回目光,声音低沉道:“你好,我秦与琨。”

“我知道你。”于薄重新坐下,朝他略微一点头,示意旁边趴着的简怀远,“你现在接他回去?”

秦与琨点头,“时间晚了,我先接他回去。”

简怀远还趴在桌子上,睡得脸颊薄红,一副已经坠入甜美梦乡的模样。

他醒着的时候常看起来有点高傲不近人情的模样,很多人甚至不敢接近他,睡着了之后平易近人许多,甚至显现出一点少年气来。

于薄拍拍他肩膀,在他耳边问:“秦与琨过来接你了,你们先回去?”

简怀远被他拍醒时有些茫然,眼神无法聚焦,看清楚于薄的脸后,他下意识点头。

于薄一看就知道他并没有认出自己来,伸手托住他的下颌将他转向另一边,“不是我,是秦与琨,你等会跟他回去。”

秦与琨视线落在于薄那只手上。

于薄眉头微微皱起,“不会吧,真醉了?”

他转过头,带着歉意地对秦与琨说道:“他醉得狠了,要不然我……”

“没关系。”秦与琨打断他的话,微微一弯腰,发力将简怀远扶起来,半抱在自己怀里。

简怀远醉了之后反应极慢,却没到人事不省的地步,他小幅度挣扎着,勉强站起来,“我能自己走。”

秦与琨略微松开他一些,他又跌坐回座位上。

秦与琨睫毛垂下,看他,冷淡问:“自己走?”

于薄:“……”

简怀远眨着迷茫的眼睛,片刻之后,人像断电之后又倒回了桌子上,发出砰一声轻响。

于薄刚想上前说什么,秦与琨示意自己身后的保镖,“将他扶到我背上来。”

秦与琨西装革履,估计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背人。

于薄好心建议,“别这么背,小心他一个酒气上涌,吐到你肩上。”

简怀远趴在秦与琨背上,两只手垂在他胸前,看起来极乖。

秦与琨微微侧过脸,简怀远双眼紧闭,纤长浓密的睫毛就在他眼前,嫩红的嘴唇微微张开,带着丝细微的酒气。

秦与琨道:“没事,我不嫌弃。”

于薄看着他浑身高定西装,顿了顿,“那就麻烦你了。”

秦与琨背上的醉鬼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小声嘟囔道:“我才不会吐呢。”

“吐也没事,不过最好及时跟我说。”

秦与琨说完,朝于薄点头,也不等背上的简怀远反应过来,就背着他往外走了。

酒吧里不少人朝他们投来注目礼,保镖细心挡住一些人的目光,匆匆护送他们离开。

简怀远与秦与琨距离极近,呼吸相闻。

酒吧里全是嘈杂的乐声跟人的说话声,在外面环境的反衬下,更显得他们的气氛安静。

秦与琨一直将简怀远背到车上,细心扶他坐在后座,而后扶着他的肩膀问,“想吐么?”

简怀远乖巧摇头,含着水的一双眸子注视着他,慢吞吞说道:“不想,想睡。”

秦与琨火热的大掌抚上他脸颊,很轻地摸了一下,道:“睡吧,一会就到家了。”

简怀远神志不太清楚,心里没有具体的概念,他此刻只觉得身前这人分外温和,不由十分好感地朝他一笑,整齐的牙齿中透着两颗略长的犬齿,给他清俊添了几分可爱。

秦与琨看着他,浅浅露出在他面前的第一个笑容。

简怀远不知怎么的,莫名觉得安心,看到这个笑容后,他放任自己彻底断片,醉得不知今夕何夕。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第二天醒来之后,简怀远躺在一张视野极佳的大床上,呆滞地看着天花板。

他昨天想一醉方休,逃离这个操蛋的现实,谁知喝醉睡醒后,他更愁了。

简怀远揉揉脑袋,打量光溜溜,只套一条内裤的自己,长呼一口气。

昨晚彻底醉过去之前他看到了秦与琨的脸,多少明白自己现在在哪。

他伸手摸摸后腰,身上很干爽,筋骨也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除了脑袋略疼之外没有什么地方疼,看来节操还在。

“醒了?”外面秦与琨端着一杯温水进来,“哪里难受?”

简怀远接过他手中的温水,有些尴尬,“还好,不怎么难受。”

秦与琨看着拥着被子的他,淡淡道:“醒了就去洗漱,浴室了放了全新的洗漱用品。”

简怀远:“哦。”

他应声归应声,人却没有半分动的打算。

在一个不太熟且疑是喜欢自己的人家里,穿着内裤当着人的面走进去浴室洗漱,实在太尴尬了,尤其他早晨那啥反应还没全消下去。

简怀远顶着一张冷静的脸,内心恨不得抓过自己的领子狠狠摇一摇: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孽,怎么这两天过得一天比一天尴尬?!

秦与琨盯着他,似乎没有出去的打算。

简怀远不得不先开口,支支吾吾道:“那个,你不用去看看厨房怎么样了吗?”

“厨师正在忙活。”秦与琨看着他,眉头微皱,“怎么,你不舒服?”

“没没没,没有。”简怀远忙往后一仰,躲过了他伸过来的手,有些慌张地说道:“能麻烦你帮我拿一下衣服吗?”

“你昨天的衣服阿姨还没有送过来,先穿我的?”

有衣服穿简怀远就觉得庆幸了,事到如此,哪敢挑三拣四,他忙道:“可以,谢谢。”

秦与琨颔首,不客气。

接着他出去,片刻后拿着白T恤和黑短裤进来。

简怀远实在不好意思让他出去外面等,他尴尬地看对方一眼,拿过衣服来先用被子裹着下身,而后快速套上T恤,再在被窝里穿短裤。

秦与琨比他高半个脑袋,体格也比他精壮得多。

简怀远穿着他定制的衣服,发现肩线已经滑到大臂上,裤子也到了膝盖下,他穿着这身有种小孩偷穿大人衣服的既视感。

尤其这个大人就站在眼前,以不明的视线正看着他。

简怀远尴尬地拉了拉衣服的下摆,“那我去洗漱了。”

秦与琨点点头,转身出去。

太操蛋了。

简怀远趿着拖鞋站在地上,一拍自己的额头,恨不得原地消失。

他究竟做了什么孽要到这个地步?

他深呼一口气,从床头柜抓过手机,一边往外走一边给于薄发微信:师兄,你太狠了,居然让秦与琨接我!

-怎么,你们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了?

-……那倒没有。

-这不就完了?

于薄的冷淡的消息接着传来:连跟他同处一个空间都做不到,是什么给你勇气跟他结婚?

-师兄,我错了,我们不提这事成么?

-不成,要么你们修成正果,要么你们离婚,不然这事都过不去了。

-捶地大哭.JPG

简怀远边洗漱边跟于薄胡侃,聊到一半,房门传来轻轻的敲击声。

简怀远心中一凛,慌张道:“来啦。”

秦与琨在外面淡淡道:“不急。”

简怀远在他家住已经够尴尬了,哪里还敢让他等,当即抹了一把脸,赶紧出去,“我好了。”

秦与琨淡淡道:“那吃早餐。”

简怀远出去的时候才发现,秦与琨家根本不是有阿姨在忙活,而是有个厨师小团队,一共三个人,做出来的食物热腾腾,鲜香扑鼻,已经满满当当摆了一桌。

秦与琨走在前面,走到桌子前之后先在侧面拉开椅子,示意简怀远坐。

简怀远有些局促,看他坐到对面,这才将手放到餐桌上,准备用餐。

秦与琨将其中一碗粥推过来,“你昨晚喝多了,今天喝点粥,尝尝这个鲜虾小馄饨也可以。”

简怀远忙双手接过碗,“我自己来。”

秦与琨略避了避,“小心烫。”

简怀远只好眼睁睁盯着他的动作,等着开吃。

秦与琨家的厨师手艺极好,比起那些具有星级称号的餐厅不遑多让。

简怀远原本还怕烫,吃到嘴里时才发现,这几份早餐没到滚烫的程度,入口只是恰到好处的微烫,鲜美的同时又不至于让人无法下口。

一口吃下去,简怀远只觉得胃与灵魂都得到了满足,眼睛不由带着笑意,整个人都快被点亮了。

秦与琨望着他微弯的眉眼,将另一碗小馄饨也推过来,“喜欢就多吃些。”

“不用不用。”简怀远忙推拒,抿抿嘴,“你也吃,我想尝尝粥和油条。”

秦与琨便将馄饨收回去,用筷子给他夹油条。

简怀远实在不好意思跟他提醒他,他动作太亲密了些,只得端起碗去接,这一接,便险些被投喂到撑死,到最后不得不连连摆手拒绝,“不吃了,好撑。”

秦与琨有些遗憾地看他一眼,收回筷子,夹着油条开始自己吃起来。

简怀远不好意思离桌,只能在原地看着他吃。

两人正吃着,餐厅外忽然传来个女声:

“秦与——我听你爸说你今天没去上班,生病了吗?”

那声音越来越近。

简怀远吃了一惊,眼睁睁看着个优雅苗条的中年女人从客厅走出来。

四目相对之下,中年女人的吃惊不亚于简怀远,她瞪大了眼睛,看看秦与琨又看看简怀远,“你们这是?”

卧槽!

简怀远移开目光,心里一下慌了,瞒着家人闪婚第二天就被婆婆堵在家里怎么办?!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两只天才二三事在线阅读第六章

    “王承恩!”放下了打扮,朱由检正叫了一声自己的贴身太监,就准备去看一看自己那命不由己的哥哥的时候。但,刚刚转身,朱由检就愣住了。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他现在自己现如今可是大明朝的信王爷。自己的那位哥哥皇帝刚刚落水,自己就去探望,那算个什么事?往好处去想,自己这是关心哥哥……但是,别忘了,自己现在可不是

  • 倾世妖颜在线阅读第5节

    唱曲儿的小姑娘不过二八年华,倒是与顾溪越三人差不多大,只是一身粗布衣衫补了又补。小脸倒是白净,两只小辫子配上,倒是个标致的小姑娘!小曲儿从她嘴里唱出来婉转悠扬,一曲毕,周围众人皆拍掌叫好,不乏有人上前打赏些散碎银钱,小姑娘自然也乐得连连低头感谢!这时,一身材溜圆的锦衣粗壮男人上前往她盘子间扔了大锭元

  • 天道群星谱在线阅读真正的皇族(下)

    “陈大叔?”苏妍看着仍旧没有反应的陈青崖,再次叫了一声,shen手在他眼前挥了挥。“好了,我们还是先吃着吧,不然这里的有些菜凉了可就失了味道了。”从上来后就一直没有说话的陈观月终于抬了抬眼,在陈青崖脸上扫了一眼后,自顾自夹了一块清蒸玉玲珑,蘸着调料吃得津津有味。陈青崖也终于反应了过来,微微向苏妍一笑

  • 宝可梦地球第10章在线阅读

    苏景行愣了一下,唇角绽放出弧度:“好啊。”他居然同意了,方圆都没有想到会这么容易,她还有一大堆话没说出来,白打了一晚上的草稿。这人也是心大,居然就这么轻易就答应了。“那说好了,今天晚上七点半,我来找你。”“作为男人,怎么可以让女孩子等着呢,我一定会准时到的。”他看起来确实很好说话,没费多少功夫就同意

  • (海贼)船の精灵3第三章在线阅读

    这个人很危险。这是唐花枳对赵叔尅的第一印象。“公子,您逾越了。”唐花枳并不想和这个男人扯上一点关系。毕竟这是南宋,不是开明的21世纪,而她,只是一个小人物,还是眼不见为净最好。“是在下失礼。”赵叔尅仍然保持着浅笑,看不出是什么心情。唐花枳转身离去。“公子,那不过是唐家的一个女眷,为何公子如此在意。”

  • [一人之下+全职]灵玉之下意外吸血

    转眼间,到了每个月月亮变圆的日子,也就是十五。聂挽歌找了个生病的由头,被叔叔准了假,因为叔叔疼爱她,所以还没等她去公司报道,就给了她整整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她想起之前去过的那片树林,便突然想再去一次,她一直都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个地方她一定是去过的。不过聂挽歌想起了蒋臣之前说的话,权衡之下她还是将

  • 掠灵诀之盈盈伊人,掩面而泣(求鲜花、评价)

    扬州城中。秦府门口此时已经人满为患。今天秦琼唯一女儿秦夕颜为秦家招募赘婿。每当谈起秦夕颜,大家都无不心生叹息。“唉,以前秦姑娘那么漂亮,如今却生了这种怪病。”“我听说前几天药王前辈又过来一次,还是没有任何办法,并且透露出这姑娘的时日恐怕无多了。”“唉,秦将军引咎辞退,此时秦家所有重担都压在秦淮玉一个

  • 网游之命途在线阅读赚钱赚钱!

    啥?“姜姐啊,那你带我去看看吧。”我看看我经营成什么样子了,顺便研发菜品,赚钱!“一个不入流的酒楼而已,要去,就去清风楼,那的菜品比海棠馆好多了。”……海棠馆有这么不堪吗。“哎呀,你带我去看看吧。”夏芈摇着姜灵儿的衣袖。“好好好,呦不过你,”姜灵儿无奈妥协,拿上了剑,“走吧。”“我把欧阳风叫上,让他

  • 成为恶灵的媒介后[重生]在线阅读第八章

    洞口一堆尸体,肖客全部搬运到外面,等天亮再做处理。地上有血腥味,就拿出水来泼上去冲刷。回到chuang上时,肖客将罗清薇抱在怀里,能看到她眼角有泪水。“傻瓜,别装睡了,我知道你刚才肯定醒来。”肖客帮罗清薇擦拭泪水,柔声道。那么大动静,最后小翠还发出尖叫声,是头猪都会被吵醒。“夫君,呜呜呜……”罗清薇

  • 零之使魔使之圣杯的救赎在线阅读第一场的较量

    第8章第一场的较量刘氏并不理会李洛冰,正如她之前所说的那样,一副不敢管这个自己前任的女儿的人一般。她看向老夫人,颔首道:“老夫人,我有一件事情,不说心里不舒服!”“刘氏,你有什么事?”莫氏插嘴问。“什么事,你说吧!”老夫人又板起脸了。刘氏她没有马上回答,她喝了一口茶,根本没有看向李洛冰,就宛如李洛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