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发财系统之红酥手(6)

2021/10/14 13:57:12 作者:孙铷熠 来源:纵横中文网
发财系统
发财系统
作者:孙铷熠来源:纵横中文网
前世很穷,女朋友和他离婚,结果被富二代打死了,重生之后,来到北宋,宋太祖赵匡胤,宋太宗赵光义,宋真宗赵恒,宋仁宗赵祯,宋英宗赵曙,宋神宗赵顼,宋哲宗赵煦,宋微宗赵佶,宋钡宗赵桓,在北宋当官上任,打击强盗和贪官污吏,最后当上了丞相。

皇帝的称赞不是人人都能受的,在一进一退都有人看在眼里的宫廷之中,出错是大罪,出风头也是大忌讳。

殷绣被济昆硬推到了这个显眼的位置上来,确是在两难之间,出错则是大罪,平庸亦有不负盛名之嫌,恐怕连济昆都要跟着遭罪,极致又恐当真被谁看入眼,背负逆臣之后的罪名,一旦走入众人的视线,以后的事就很难握在自己手里。

殷绣不敢抬头去看皇帝,但隐约之中,她感觉到有人在看他。

其人所思所想和她是一样的。

在所有人都不曾开口的沉默之中,皇后腕上的菩提串哗啦哗啦地碎想,菩提串被皇后缠了三圈在腕上,她看了邓蝉一眼,又看了一眼殿中的窗,邓蝉忙会意,同几个宫人一道去把侧面的要华板子打开。

门外已是黄昏,暖黄色的光暖烘烘地落进来,穿过殷绣身旁的,过九叠青鸟屏风,斑驳地照在案前古雅的茶器之上,兔毫盏乌青当中每一根银毫都熠熠生辉。

皇后的声音却偃偃的。她坐直身子,朝着皇帝那边挪得近了些。

“官家,看看郑嫔养的花吧。”

郑嫔听皇后说了这句话,忙起身接道“外头起风了,到不好挪出去,臣妾命人剪几枝模样姿态都好的,捧进来给官家和圣人赏看。”

皇帝显然是感觉到了皇后的不满,但这到没什么好直得挂心的。

他并不觉得眼前的女子有什么意思,不过是沉默寡言,空有一身雅气,却也是个了无风情的人。

但奇异的是,皇帝觉出身旁刘宪的目光也有两三分微妙,然而,皇帝并没有把这个目光中的意思看得很大,相反,他想到了另外一层意思上去——这个他身下的宠儿,也会在意在有女人入自个的眼,要分去他的恩宠。

于是心情愉悦,点头准了郑嫔的话。

郑嫔命人下去传话了,不多时殿正门被推开。

一双绣莲花纹的玲珑绣鞋从雕花门后迈入,精心包裹住一双金莲般的玉脚,顺着脚在往上看,进来的女子身穿水红色如意纹褙子,露出一段雪白如玉般的脖颈。手中抱着一个红釉玉壶春瓶,釉色暗红,通体无一分瑕疵。瓶中插着三支怒放的“瑶台玉凤”,花姿倩影绰绰,色似雪,形如佛首。

而这似乎都还不是最妙的,令人移不开眼目的是抱在春瓶上的那一双手,衬着暗红色的瓶身,越发肤如凝雪,手指并不是十分纤细,却圆润饱满,关节处稍稍弯曲着,连弧度都恰到好处,指节柔软地竟看不到一点点骨头,一丝丝经脉。

是殷茹。

女人的美,平日里其实是看不大出来的,尤其是在这花团锦簇的大陈宫中,鎏金折射出的光与华衣珍宝辉映在一起,女人的容颜是会消隐于其中的。纵使有风流文采,歌舞之技,贵族也都逐渐看得腻歪了。

然后,男人开始在这种叫不出名字又抓不下来的寂寞之中,对女人的身体越发敏感,而这种身体的美,是需要某种机缘巧合下的惊鸿一瞥来衬托的。就好比如今按在红釉玉壶春瓶上的这只软手,刚剪过菊花枝,握着花剪柄的地方还有一些微微发红。因为太柔弱了,所以令看见的人几乎觉得心疼。

殷茹并不知坐中男人的感受,低垂着头,一步一步稳稳地走进来,屈膝正要跪地行礼。

却听皇帝开口道:“诶,别跪。”

殷茹愣了愣,半屈的膝就僵在那里,她抬头看向郑嫔,郑嫔此时的目光正落在皇帝身上,面上露着诧异。

皇帝偏侧了些身子,似乎在寻一个光和影子都好的角度。

“刘宪啊,这像不像去年你画给朕的美人图。”

刘宪有一瞬的沉默。

“像。”

皇帝满意地点点头,“对,你若跪下去就不像了,过来。”

他指了指面前的地面,“近一些,朕好好赏一赏。”

除了身在局中一脸茫然的殷茹,在坐几乎所有的人都听出了这一席话中的撩拨之意。殷绣觉得如鲠在喉,她抠紧了手指看向刘宪,刘宪的目光只与她对视了一瞬就避开了。其实殷绣明白,在这样的场面之下,就算刘宪想做什么也完全没有办法,这就是他常常所说的,在皇帝的情感和情绪面前,从来都没有运筹帷幄的余地。

“嗯……好一双握玉弄花的手。郑嫔如此会□□身边的人。”

出声的是皇后,她坐在皇帝的左面,此时已经完全将身子融进了夕阳余光照不到地方,身上原本正红色的斗篷,此时也如同浸了水一般,呈现出腐朽的湿腻感。她的声音不大,仔细听来也听不出什么奇怪的情绪,却还是让殷绣与殷茹的头皮上如同被针扎了一般。

痒疼。

“官家,喜欢了就赏吧。”

皇帝的目光仍未从殷茹的手上移开,一手掐捏着下巴,一手不自觉地摩挲,漫不经心地道:“圣人替朕拿主意吧。”

皇后朝向郑嫔。唤了一声,“郑嫔。”

郑嫔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惊了一下,忙道:“臣妾在。”

皇后朝她身出那只盘着菩提子的手,“过来扶本宫,带上你宫里的人,咱们去外头散散去。”

说着,皇后起了身,回头又添了一句,“济昆大师,你也一道来,你上回跟本宫说的那什么‘年生不足不可以金斧挫之’的话,本宫还没听明白。”

一席话,撵走了正宁宫中的所有人。

成全是必须要成全的,这是身为皇后的心态。在临走时借着棺材板子恶心一把皇帝。这也是她身为皇后的姿态。

这种隐秘于和风细雨下的博弈看得明白人心惊肉跳,殷绣随着众人入流水般地退出去,脚步却是虚浮不定的。

殷茹是她在宫中唯一的一个亲人。她本以为借着刘宪的关顾,她们能在宫中安稳地度日,或者哪天,她能把自个的心气放下来,索性就嫁了刘宪,说不定还能换殷茹出宫,体体面面地配一户人家。

如今看来,自己心里所设想的,都要成那龙凤团茶所打出来的碧潭浮雪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战创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到近前,出示了身份玉牌,经过两位老者确认之后,林浩才得以进入。“请于测灵石输入灵力!”机械般毫无感情的声音如同在耳边响起,对此林浩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实际上是作用于自己神识的。眼前就有一块泛着白光的石头,想必就是测灵石了。伸出手,默念心法,将体-内真气凝于手掌,朝着灵石打去。缺见试灵石光芒一闪,便没

  • 异度之天黑请闭眼又见“刀疤”

    风息温驯,花枝微颤,带来幽远清香。摩挲宫人粉嫩颜容,金步摇轻荡,只听得声声叹息。珍妃游步万花丛中,心思却不在赏花上,这开得正艳的花儿,就像这后宫三千佳丽,任你如何努力绽放,惹人注目的,终究只有那么几朵。珍妃俯身托起一朵嗅之,嘴角扬起月牙一般美丽的弧度,眸子里碧波荡漾,不禁赞叹:“开得好啊……”花开得

  • [海贼王]Charm and Curse在线阅读俺没老婆吗?

    “哥,末世真的要来了吗!”妙琪雪也走到了阳台,看着天空,有些颤抖。看着妹妹那慌乱的表情,莫名一把将她拉入怀中。“放心,一切有我!”霎时,妙琪雪内心逐渐镇定下来,感受着温暖的怀抱,让她无比的心安。“嗡嗡~”突兀的声音响起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无数的人承受不住这股声响而倒下了,正在飞行的飞机无端坠落,无数的

  • 大明帝国:开局从帝国亲王开始略施惩戒

    正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楚逸相信,所谓的‘鬼医’,肯定存在,不然依照古欣雅的性格,她不会谈论这些莫须有的。他现在有点期待能从李筱筱那边获取点信息,一丝丝也行。“这个我也只是听说过,要说见过得话,京都内倒是有一个人见过。”李筱筱一脸歉意的说道,“但此人生性古怪,一般人还真的很难见到他。”楚逸心中一丝

  • 鱼落圈在线阅读真是贫穷的一天啊

    “月光疾风,你不回去睡觉吗?”我打了一个哈欠,准备上楼。又跟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的青年道:“不用管那帮酒鬼,楼上有房间……看在你是第一次来的份上,今天就不收你钱了。以后来还是会收的。”月光疾风看了我一眼,良久,淡淡道:“多谢。”我没管他,一觉睡到了天亮。对于山城他们那样一喝完酒就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的行

  • 总裁大人谈感情伤钱第7章在线阅读

    我站在那里心里有一股特别复杂的情绪,宋行转过身走过来,我的脑子里就有一个字,跑!赶紧跑一溜烟跑到小区外面,蹲在路边“不对啊,我跑什么”我嘟囔着“我也想知道你跑什么”这个声音太耳熟了,我转过头宋行就站在我身后低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是鬼啊?走路不带有声儿的”我站起来抬头看着他,没办法,他太高了。宋行

  • 李元霸世录之吊打心机婊 四(4)

    “可是~”橙乐姌看着徐柔柔一脸为难。“可是什么?”徐柔柔见橙乐姌没有立刻答应有些不悦。要不是有其他计划,她怎么可能会跟这个蠢货住一起。“可是我和姌姌已经约定好了要住在一起。”莫琦抱着胳膊强势的说到。这个徐柔柔就是看姌姌好说话,一会儿看不到就来为难她。“什么?”徐柔柔一副震惊的样子,这个橙乐姌怎么敢这

  • 末世之开局有基地在线阅读第2章

    火灵国天瑞27年。春尾。5月夜色糜暗,原本皎洁的月光,被一片乌云遮掩,透出一种让人胆寒的凉气,顿时一片乌黑!在外劳作一天的商贩与游玩的人一下散去,本是热闹的大街瞬时变得霎时凄凉,不见半人。就是以往最热闹的青楼也变的冷冷清清.在火灵国国都圣灵城城郊一片荒芜人烟的地方屹立着一处让人自心底惊惧的宅院!宅院

  • 七峰之天高云淡 望断南飞雁

    由于太过期盼学习轻功,第二天上午读书时黄健英罕见的走神被刘先生批评了。用过午饭后,杨英把黄健英带到一处陡峭的山坡下。只见他负手而立,看了黄健英一眼,双腿一发力,跑了几步三两下跃上坡顶的一根树枝上,树枝轻轻摇晃,杨英却稳稳的站着,直直的站着,双手依然负在身后。看得黄健英两眼只放光。杨英身形一晃,又轻轻

  • 百变小樱之苏子矜第6章在线阅读

    背完了誓词的简安,迅速朝台下鞠了一躬。趁着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她踩着高跟鞋,强装镇定地火速下了台。在舞台边上站定之后,压抑了许久的汗水才一股脑地爆发,霎时糊了她的底妆。紧张,太紧张了,这比她考警察面试还紧张。不过,跟她的激动相比,大厅里异常安静。台下的观众都朝着简安的方向好奇的打量,台上的演员和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