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山河泪之仁者为王在线阅读第七章

2021/10/14 14:31:33 作者:羌笛怨 来源:17K小说网
山河泪之仁者为王
山河泪之仁者为王
作者:羌笛怨来源:17K小说网
主人公误打误撞穿越到了中国最黑暗的东晋十六国时代。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无暇抱怨运道不公的他只能从头再来,努力挣钱过日子。然而当一幕幕悲情故事上演之后,一个个人物如过眼云烟般从面前闪过之后,拨开重重迷雾,他赫然发现自己在这个时空竟有一段离奇悲壮的身世。从此,他不能再置身世外,只有义无反顾地融入历史,用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去书写一段浓墨重彩的篇章……

小同学愣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不敢置信:“周齐,你在说什么?你骂我?!”

周齐懒洋洋地把这小同学从头到脚扫了一遍,说:“谁骂你了?叫小姐姐是骂人,那要不我叫你大妈?”

这人谁啊?

不是班上的人,还认识他。

听这话,还被原主表白过。

许文文?

许文文的可能性最大,但也保不准原主还向别人表白过,反正在他来之前的事周齐都没印象。

“周齐你有病吗?”小同学脸色一下子难看下来,“以前缠着我,现在来侮辱我?你这样的人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你。”

周齐笑了声:“许文文?你睡着了?”

先猜一个,看看这人怎么应。

毕竟是许文文的概率最高。

小同学警惕地看着周齐:“你还想耍什么花样?我哪里睡着了?”

默认了,就是许文文。

周齐拍了拍许文文的小脸蛋:“你没睡着你在这里做什么梦呢?”

这绿豆受傻傻的。

这都能是年级第二?

开挂了?

许文文脸色越来越难看,打开了周齐的手:“你说我做梦?是你做梦还是我做梦?话我早已经说明白了,我不喜欢你,你也别膈应我,去缠着傅明贽,你看你配吗?”

许文文应该为了年级第一才来找他的。

可年级第一说不认识许文文。

暗恋傅明贽?

什么时候的事?

最主要的是,这绿豆受不刚刚迫于“周齐”的胁迫和前女友分手吗?

难不成还没分手的时候就暗恋傅明贽?

那黄旭妹妹这是被gay骗了感情?

周齐垂下眼皮瞧着许文文,笑问:“你看上他了?”

许文文讥讽:“和你有关系吗?”

“早恋不好,”周齐抓住了许文文的手腕,许文文要挣开,但根本挣不开,“而且你来都来了,要不顺便和我说说黄旭的事?”

许文文一僵,神色不自然起来,拼命去挣周齐的手:“放开我,别用你的手碰我!我不认识黄旭!”

周齐笑了:“编你妈呢,你前女友哥哥就是黄旭,你不认识黄旭?”

“我和她已经分手了,我为什么要认识她哥哥?!”许文文脸色涨得通红,“你放开我,你恶心不恶心?”

周齐就是不放,他打定放了许文文肯定要跑:“你不是gay吗,你不是喜欢男的吗,许文文,你哪来的女朋友?”

许文文怒目而视:“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做什么事和你有关系吗?”

周齐舔了舔被黄旭打破的嘴角,笑道:“你教唆女朋友让她去骗她哥哥来跟我打架,你他妈说和我有没有关系?许文文,你脸挺大啊。”

如果说之前周齐还不能百分百确定原主有没有打过许文文,有没有威胁过黄旭他妹,现在周齐能确定下来一半。

黄旭说的第一件,打许文文——

根本不可能。

要是原主打过许文文,许文文还敢放了学过来在周齐面前横鼻子竖眼地发脾气?就许文文那个小胳膊小腿,过来找打吗?

许文文一直挣不开周齐,急了,口不择言:“那黄旭怎么没打死你?!今天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黄旭还来找你!”

周齐皱眉:“你让黄旭来找的我?”

“他妹妹找的,跟我没关系,你放开我!”

许文文有点慌,今天周齐跟以前不太一样。

许文文知道周齐喜欢自己,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周齐就向他表白过,他拒绝了。

因为他看不上周齐——除了脸找不出点优点,谁见谁烦。

可拒绝了周齐以后,周齐还是缠着他,给他送饭、送卷子,在学校里碰见他就偷偷跟着他,还以为他发现不了。他是真的烦透周齐了。

原本以为用点伎俩,骗黄旭去把周齐打一顿就能让周齐滚蛋了,可没想到,黄旭和周齐架打没打不知道,现在周齐倒像是要打他。

许文文突然害怕了——要是周齐发了疯跟他打起来,他打不过周齐,就算以后学校处分,现在吃亏的也是他。

“你放不放?”许文文色厉内荏,“别找我的事,跟条疯狗一样,滚开!”

周齐按着他,被张牙舞爪的绿豆受逗笑了:“你不是和黄旭他妹分手了吗,怎么你俩姐妹情未断,我要是欺负你了,你还去找前女友哭一场求她来给你复仇吗?文文你窝不窝囊啊?”

“去你妈的姐妹情!”周齐说话真是贱透了,每个字都在拉仇恨,许文文原本还在害怕,听了周齐的话又窝火起来,顾不得自己在说什么,“黄萱喜欢我,我肯让她当我女朋友,那我让她做什么她就愿意就做什么,你才窝囊,你是最窝囊的那个!”

“你说黄萱喜欢你……”周齐松了手,笑了,“你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所以是你俩一起去糊弄黄旭来找我麻烦的?”

黄萱不认识。

但周齐猜黄萱应该就是黄旭他妹。

许文文有片刻僵硬,强撑着冷笑:“这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没有人会听你的鬼话。我走了,你自己在这里自娱自乐吧。”

周齐倚在墙外角上,笑嘻嘻地没回许文文话。

现在看见周齐笑,许文文就浑身发毛,转身准备走人——

刚转过身,许文文愣在了原地。

他身后有个人。

是傅明贽。

少年安安静静地在那里站着,不知道已经站了多久。

许文文愣愣地站着,看见傅明贽从他身边经过,连看都没看他一眼,走到周齐身边,说:“你上完厕所了吗?”

年级第一在许文文背后站了一分钟左右,周齐想先把话从许文文嘴里套出来,就没来得及顾上许文文背后的傅明贽。

不过算算,这是这本校园文两个主角的第一次见面?

那时机不对啊。

以后早恋不起来怎么办?

周齐想了想,觉得这不该是他操心的事。

他每天应该想的事只有一件——考到年级第一。

年级第一的神情仍是毫无变化的面无表情,一直盯着他,周齐把手贴在年级第一的脸上摸了摸:“刚上完,还没洗手,我先摸摸你。”

傅明贽冷冷地看了周齐一眼,掉头就回了教室。

周齐瞧着绿豆受,故意气他:“弟弟,我学习去了,你也要好好加油呢。”

进了教室,周齐看见傅明贽已经开始收拾东西。

从桌面上直接翻进座位上,周齐看着傅明贽:“你要回家了?”

“这是物理卷子第七道和第十二道选择题的解题步骤,”傅明贽递给他两张纸,淡淡道,“你自己回去看看。”

周齐看了眼表,已经六点半多了。

他接过纸:“行,谢了,”他咧开嘴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夸傅明贽,“你真是一个好同学。”

年级第一东西很整齐,一两分钟就收拾好了东西,看着慢吞吞的周齐,问他:“你周末有学习计划吗?”

学习计划?

通宵刷题算吗?

周齐踟蹰了一会儿,说:“没有。”

傅明贽放在桌面下的手紧了紧,神态如常:“去图书馆吗?校图书馆周末开放。”

“行”周齐说,“明天吗,几点?”

傅明贽:“早八点。”

周齐拧开瓶子喝了口水,佯装高兴——跟年级第一相约图书馆等于要学习一天了。

他其实……还想打游戏。

周齐一脸开心:“明天图书馆见?”

傅明贽:“嗯。”

出了校门,一个向东,一个向西,分道扬镳。

今天在教室门口和周齐说话的就是许文文吗?

傅明贽不认识他,只是听过许文文的名字,在年级表彰、校活动总结里都经常能听得见许文文的名字。另外在高一的时候,傅明贽撞见了周齐的表白,对象是许文文。

周齐是傅明贽高一班级隔壁班的学生,傅明贽对周齐有很浅的印象。

那次表白……似乎周齐被拒绝了。

周齐现在还喜欢许文文吗?

傅明贽不知道,在出校门前他想问周齐,但他不想从周齐嘴里听到他不想听到的答案:周齐承认自己喜欢许文文。

说着要好好学习,为什么还要把心思分在这些谈情说爱的事情上?

对此傅明贽有一丝恼怒。

感觉像是被欺骗了一样,他不想周齐去和许文文纠缠在一起,所以傅明贽才主动提周末去图书馆学习。

傅明贽推开家里的门。

家里的灯是亮的,现在是九月下旬,今天是九月里的第一天,第一天傅明贽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亮着灯。

他沉默地放下了书包,换下鞋子,走向客厅中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叫了她一声:“妈。”

女人穿着丝绸的白色长裙,皮肤白皙,但已经松弛下来,再浓艳的妆容也没办法掩盖住她衰老的颈纹。她涂着红唇,红指甲,身材纤细,依稀还看得出年轻时的美貌。

吴岚是傅明贽的母亲。

吴岚掀唇:“过来。”

傅明贽静默地走过去。

吴岚起身,扬手“啪”地狠狠扇在傅明贽左脸上,尖利的指甲刮破了脸,傅明贽左耳嗡嗡作响,但他动也没动,只是被扇得偏过头,不说话地站在原地。

“七点了,”吴岚用力地推搡着他,“你去哪了?你告诉我你去哪了?!”女人的声线尖利,几乎在疯了一样地尖叫,“小畜生,你跟我说清楚,你去哪了?!你是不是去傅家了?”

傅明贽自始至终连手都没抬,被母亲搡在地上,后腰磕在桌角上,声音疼得有点抖,脸上却没有表情:“我没有。”

可吴岚像根本没听见,沉浸在她的愤怒、怨恨,像索命的女鬼,抓着傅明贽的衣领:“你骗我,你一定是去傅家找姓傅的畜生了!我把你辛辛苦苦地养大,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吗?白眼狼,你还活着干嘛,你为什么不去死?!”

傅明贽还是那句话:“我没有去那里。”

“啪!”

吴岚扬手又是一巴掌:“你出息了,你敢骗我了!”她尖声道,“你一分钱都没有,我一个月没有给过你一分钱,你没有去傅家你怎么现在还活着?!你以为你能骗得了我吗?”

傅明贽屈起手指碰了碰脸,淡淡道:“学校里有免费的粥汤。”

吴岚已经没有理智,她死命地抓挠傅明贽的脸、手臂、脖子:“不,你肯定去傅家了,傅家有钱,我没有钱,你肯定去傅家了!你为什么要骗我?傅安骗我,他的儿子长大了也来骗我,你们父子两个为什么不去死?!”

傅明贽漠然道:“我从来没骗过你,信不信是你的事。”他任母亲发泄了很久,到母亲无力地坐在地上放声大哭时才推开了她,“我回屋写作业了。”

卧室的门将母亲的嚎啕大哭隔在门外。

傅明贽靠着门坐在了地上,疲倦地捂上了眼,好像只要看不见、听不见,让他难受的事情就会离他远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战创第六章在线阅读

    来到近前,出示了身份玉牌,经过两位老者确认之后,林浩才得以进入。“请于测灵石输入灵力!”机械般毫无感情的声音如同在耳边响起,对此林浩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实际上是作用于自己神识的。眼前就有一块泛着白光的石头,想必就是测灵石了。伸出手,默念心法,将体-内真气凝于手掌,朝着灵石打去。缺见试灵石光芒一闪,便没

  • 异度之天黑请闭眼又见“刀疤”

    风息温驯,花枝微颤,带来幽远清香。摩挲宫人粉嫩颜容,金步摇轻荡,只听得声声叹息。珍妃游步万花丛中,心思却不在赏花上,这开得正艳的花儿,就像这后宫三千佳丽,任你如何努力绽放,惹人注目的,终究只有那么几朵。珍妃俯身托起一朵嗅之,嘴角扬起月牙一般美丽的弧度,眸子里碧波荡漾,不禁赞叹:“开得好啊……”花开得

  • [海贼王]Charm and Curse在线阅读俺没老婆吗?

    “哥,末世真的要来了吗!”妙琪雪也走到了阳台,看着天空,有些颤抖。看着妹妹那慌乱的表情,莫名一把将她拉入怀中。“放心,一切有我!”霎时,妙琪雪内心逐渐镇定下来,感受着温暖的怀抱,让她无比的心安。“嗡嗡~”突兀的声音响起在每个人的脑海中,无数的人承受不住这股声响而倒下了,正在飞行的飞机无端坠落,无数的

  • 大明帝国:开局从帝国亲王开始略施惩戒

    正所谓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楚逸相信,所谓的‘鬼医’,肯定存在,不然依照古欣雅的性格,她不会谈论这些莫须有的。他现在有点期待能从李筱筱那边获取点信息,一丝丝也行。“这个我也只是听说过,要说见过得话,京都内倒是有一个人见过。”李筱筱一脸歉意的说道,“但此人生性古怪,一般人还真的很难见到他。”楚逸心中一丝

  • 鱼落圈在线阅读真是贫穷的一天啊

    “月光疾风,你不回去睡觉吗?”我打了一个哈欠,准备上楼。又跟坐在椅子上没有动弹的青年道:“不用管那帮酒鬼,楼上有房间……看在你是第一次来的份上,今天就不收你钱了。以后来还是会收的。”月光疾风看了我一眼,良久,淡淡道:“多谢。”我没管他,一觉睡到了天亮。对于山城他们那样一喝完酒就七零八落的倒在地上的行

  • 总裁大人谈感情伤钱第7章在线阅读

    我站在那里心里有一股特别复杂的情绪,宋行转过身走过来,我的脑子里就有一个字,跑!赶紧跑一溜烟跑到小区外面,蹲在路边“不对啊,我跑什么”我嘟囔着“我也想知道你跑什么”这个声音太耳熟了,我转过头宋行就站在我身后低着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你是鬼啊?走路不带有声儿的”我站起来抬头看着他,没办法,他太高了。宋行

  • 李元霸世录之吊打心机婊 四(4)

    “可是~”橙乐姌看着徐柔柔一脸为难。“可是什么?”徐柔柔见橙乐姌没有立刻答应有些不悦。要不是有其他计划,她怎么可能会跟这个蠢货住一起。“可是我和姌姌已经约定好了要住在一起。”莫琦抱着胳膊强势的说到。这个徐柔柔就是看姌姌好说话,一会儿看不到就来为难她。“什么?”徐柔柔一副震惊的样子,这个橙乐姌怎么敢这

  • 末世之开局有基地在线阅读第2章

    火灵国天瑞27年。春尾。5月夜色糜暗,原本皎洁的月光,被一片乌云遮掩,透出一种让人胆寒的凉气,顿时一片乌黑!在外劳作一天的商贩与游玩的人一下散去,本是热闹的大街瞬时变得霎时凄凉,不见半人。就是以往最热闹的青楼也变的冷冷清清.在火灵国国都圣灵城城郊一片荒芜人烟的地方屹立着一处让人自心底惊惧的宅院!宅院

  • 七峰之天高云淡 望断南飞雁

    由于太过期盼学习轻功,第二天上午读书时黄健英罕见的走神被刘先生批评了。用过午饭后,杨英把黄健英带到一处陡峭的山坡下。只见他负手而立,看了黄健英一眼,双腿一发力,跑了几步三两下跃上坡顶的一根树枝上,树枝轻轻摇晃,杨英却稳稳的站着,直直的站着,双手依然负在身后。看得黄健英两眼只放光。杨英身形一晃,又轻轻

  • 百变小樱之苏子矜第6章在线阅读

    背完了誓词的简安,迅速朝台下鞠了一躬。趁着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她踩着高跟鞋,强装镇定地火速下了台。在舞台边上站定之后,压抑了许久的汗水才一股脑地爆发,霎时糊了她的底妆。紧张,太紧张了,这比她考警察面试还紧张。不过,跟她的激动相比,大厅里异常安静。台下的观众都朝着简安的方向好奇的打量,台上的演员和主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