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将军策:琉璃战妃在线阅读第五章

2021/10/14 14:16:04 作者:霂姜 来源:言情小说吧
将军策:琉璃战妃
将军策:琉璃战妃
作者:霂姜来源:言情小说吧
太令元年,硝烟四起,战火纷飞,闻其东菱国有一战神大将军,巧捷万端,骁勇善战,令不少进犯东菱的国君头疼不已!不仅手段狠辣,毫不留情,偏偏还生得一副冠绝天下,形貌昳丽的俊俏面孔,令无数少女芳心暗许,怦然心动。她本是被战火波及流落在外的孤女,无人问津,自生自灭。直到北疆平定,那天,那个骑在马上,威风凛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的男子,不顾周围人惊愕的眼光,翻身下马,将温暖的外袍披在了她满是伤痕的身上。她不敢出声,瑟缩在角落里,眼睛却直勾勾地看着这个宛如神祇一般的男子,年幼的她眼里满是惊艳,当时只觉,这定然是

第五章

沈言还是很听沈方兴的话,所以尽管她不是很清楚二皇子为何大晚上来此地,却还是没张口仔细询问,而是直接走到屏风后面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

等沈言站好之后,沈方兴和倾潇月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彼此都能看清楚对方眼中的疑惑。沈方兴指了指门,倾潇月转眼看向门又冲着沈方兴比划了一个开门的动作,沈方兴急忙直起身子,把自己眸中的疑惑掩藏了过去,转而变得极其恭敬。

他走了两步,顿了顿又回头看了看藏在屏风后的沈言——确定她藏好了,这才继续走去开门。

“吱呀”一声,沈方兴打开了门,门外正是二皇子。

沈方兴匆匆忙忙地跪了下去,黑色的衣袍铺在地上逐渐蔓延进了黑暗里,面上恰到好处的带着恭敬与略微的疑惑,他伏着身子看起来非常恭敬。

站着的人也是一身黑袍,掩藏在黑夜里像见不得人一般。

可不就见不得人,身为皇子大半夜跑到大臣院内……

“不必多礼,”二皇子声音很轻,轻到沈方兴差一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沈方兴仔细确认了二皇子说的话后才站了起来,他侧过身子伸出手请二皇子进屋:“里面请。”

二皇子抬脚就跟了进去,他也没谦让直接就坐在了屋内正中的座位上。沈方兴和倾潇月垂手站在二皇子的左右,两个人微微低着头,恭敬的很。旁边的沈家家仆过来为二皇子倒了杯茶,热气往上升腾着,侍从急忙给被子盖上了杯盖。

过了片刻,沈方兴转了转眼珠:“皇子前来未带侍从?”

二皇子矜持地端了起来桌上的杯子,杯子通体白色饰有淡淡的兰花,杯底印着“景德”二字,杯盖边缘微微向上卷起欲有冲天之势。他端详了一会这个杯子,良久才笑了笑:“本宫与沈大人情同一人,不必再带侍从了。”

沈方兴讪笑了两声:“臣何德何能……”

二皇子倒是全不在意,他端着茶杯轻轻地捏起杯盖,腾腾的热气噌的一下窜到他的脸上,熏得很热也很疼:“沈大人莫不是忘了你我彼此之间的情谊?”

沈方兴一个激灵,连忙跪了下来,倾潇月也随着沈方兴的动作跪了下来:“臣不敢!臣与皇子当日的誓言,言犹在耳!臣不敢忘,也不能忘!”

二皇子看着在这里跪着的两个人,冷笑一声,手上施力,捏着杯盖的手渐渐地可以看到青筋:“那么令女与太子的婚约……你怎么解释?”

沈方兴猛地抬起了头,眉目似箭,声音含泪,但是质问的气息丝毫不减:“皇子当日予臣的承诺,皇子可还记得?”

沈方兴说完这句话就又低着头,倾潇月抬眸看了看皇子又看了看身边的沈方兴,最终还是随着沈方兴的动作低下了头。

二皇子面色渐显哀戚,他把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罢了,本也是本宫的……”

说到这里他站了起来,原本想说的话再也没有说出口,只是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

沈方兴质问过二皇子之后就又回复了平日里的恭敬,平静地好像方才说那句话的人不是他一样。随着二皇子的脚步,沈方兴也一直调整着自己跪的方向,不论二皇子走到哪里他的头始终都正对二皇子,面上动作真的是极其恭敬。

然而二皇子此刻却没有心情去欣赏他这份恭敬,他失魂落魄地走到门口,又失魂落魄地一脚踏出了这间屋子。

沈方兴急忙磕头恭敬地道:“恭送皇子。”

二皇子一只脚在屋外,一只脚在屋内。黑色的衣袍一般融进了溶溶月色中,一般彰显在沈方兴的屋内。他就以那样奇怪地姿势站着愣了片刻之后,他才淡淡地说道:“本宫以后还能来找沈大人么?”

沈方兴的身子伏得更低了些,脸直接贴到了地上,他没有正面回答二皇子的话:“二皇子路上小心。”

沈方兴的声音闷闷地,大颗的汗珠混着眼泪悄悄地滑了下来,砸在地上汇成一朵美丽的小花。

二皇子的身子明显的僵硬了一下,然而他什么话都没再说直接踏步走了出去。他的身子终于全部都融进了黑暗里……

沈方兴一直都伏着身子,没有直起头看过二皇子,他的身子轻轻地颤抖着看起来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二皇子渐渐地走远了,可沈方兴还在原地跪着,地面上被汗水和泪水凝成的花早已被砸的粉碎……

倾潇月站起来把门关上,回过头发现沈方兴还在地上跪着。她不解地看了沈方兴一眼,急忙走到沈方兴的面前拉了拉他。

沈方兴伸出手在脸上抹了几把,这才站了起来。他的面容依然如常,没有一点哭过的痕迹。

但是倾潇月知道,他方才真的哭过。只不过她不会问,没必要,反正早晚沈方兴都会将这些事一一地告知与她。

沈方兴站起来之后,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衣服,然后就若无其事地坐在了座椅上。

沈言这时也从屏风后走了出来,她聪明的感觉到沈方兴的情绪很低落,但是她没有问。

她屈身向沈方兴和倾潇月行了一礼:“今日随女儿一块出去那个奴婢,女儿可否收为己用?”

家中奴仆这种事情,沈方兴素来不会过问,全部都是倾潇月的事情。倾潇月走到沈言面前拍了拍沈言,笑了笑:“可以。”

沈言笑了笑,微微施礼颇有礼貌:“那女儿就告退了。”

沈方兴没有说话就只是挥了挥手,倾潇月倒是笑着说了一句:“去吧。”

******

沈言从沈方兴和倾潇月那里出来之后,就直接去了山庄诸位仆人住的地方。

这里虽然不像主子们住的庭院那般华美,但至少也算是整洁干净。沈言也没有什么洁癖,也就还算能够忍受这种环境,更何况她只是来找个人又不在这里生活。

左燕那时正在吃饭,见沈言前来找她,左燕显得很拘谨。

她把旁边的凳子好好地擦了擦,让沈言坐下。然后自己去收拾了一下东西,不到片刻就收拾妥当,沈言也就领着左燕回去。

路上自然少不了说话什么的,倒也安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亡渊之灵在线阅读第九节

    只是苏颜落才不会,他叹了口气,“看来不能让她和别人见面,特别是让山上的其他男人见到,否则他们想入非非。我可是未必能够控制住他们,强盗始终是强盗。”此念头只是一动,苏颜落轻轻的为蝶儿盖了被子,轻声的走了出去,清晨起床呼吸空气,锻炼身体,已经是成为了苏颜落的习惯。他听不到蝶儿的梦呓,苏颜落却听到自己的肚

  • 封神之我若为妖我,孙悟空,要逆天!

    (求鲜花、求收藏、求月票!)※※※李千夜沉默了。头一次。他生出了离开取经队伍的想法。取经队伍的水太深了。不过转念一想,他又非常无奈。如果不跟着取经队伍,他怎么升级?靠修炼?哪怕他现在身负先天道体,没有几年十几年,也别想踏入仙道。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参与到西行的队伍中,想要离开?呵呵……李千夜敢肯定,只

  • 一树琉璃花开早在线阅读第1章

    “哎,难道我真的要这样平淡的过完一生吗?难道我真的就不如那些成功者吗?不,我不要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下去,我要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但是我可以做到吗?老天我到底应该怎么做?”龙天昊失落的走在昏暗的路灯下,一个人在那儿无奈的自语着。龙天昊是一名刚出大学的大好青年。奈何他是一个孤儿,父母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在一场

  • 妖世纪元第9章在线阅读

    月亮亮堂堂,微风轻抚夜。陈陌看着气势汹汹的将自己围住的几个健身教练,此刻心底反而没那么多担心和慌张了,心里有一种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该怎么办怎么办呗的洒脱性子。“各位,这架势,要干嘛啊?”陈陌暗自撇了撇嘴,真是多此一举的废话啊。“小子,现在知道怕了?你之前不是很能耐的吗?要挑战我们几个?恩?”金在中

  • 大魏遗歌在线阅读第2章

    我站起身,刚迈出脚,便眼前一暗,然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醒来后,只看到眼前一片白。在小的时候我是很不喜欢医院的,因为医院的消毒味太重,还有那长而幽静的走廊,让人从心底就产生恐慌感。而现在——我打开床边的窗户,趴在窗台上看远处飞过的候鸟。看那些走走停停的情侣,那些在阳光下散步的患者。以及,急救人员匆忙的

  • 再来一统在线阅读三煞为重

    大概走了半个时辰,栓子终于在一扇漆黑的大门停下,准确的来说是半边门,另外半边不知去向。门是木质,坑坑洼洼许多小槽缝,缝里稀稀拉拉的几只蚂蚁上上下下的爬动。凤清儿惊讶的发现,这竟然是一间四合院,虽破旧不堪,但地方宽敞,采光足,很明显以前住着大户人家。“姐姐,快进去。”栓子笑着推开另外剩存的半边门,朝里

  • 楚影帝想作妖之第五章(5)

    天刃峰上,女子正抱着琵琶缓缓波动琴弦,琵琶声音响起,琵琶声绵绵起伏,齐天乘出现在女子身后,开口道:“怎么,就只剩下你一人,洛行书呢?”女子放下拨弄琵琶的青葱手指,没有转头道:“洛行书已经离开了,他让我转告你,天然居已经毁了,里面也没有你要找的白元”,齐天乘满脸不可置信,他清楚记得白元被囚禁在天然居地

  • 驱魔灵异传在线阅读第一章

    “靠!大少!这可是你们家最新的研究成果!这样拿出来真的没事?”男生一巴掌拍在崔成的肩上,目光很快便移到了桌上那个机器上,眼中满是艳羡。“当然!”听了周围人的话,崔成的头都快要抬到天上去了,就差把“骄傲”二字给写到脸上去。“当然没事,我也就是拿来给你们开开眼界”家里搞电子科技的,开着一家名叫崔氏电子的

  • 红衣女魃诅咒在线阅读第1节

    2015年。江城。床头的电话铃声不知道第几次响起。被窝里终于伸出一只手,摸索了半天,接了起来。“秦宵,你搞什么,打你这么多电话不接,你在哪啊,还有三个小时婚礼就开始了!”“我……”一开口,声音沙哑,她清了清嗓子。“不会吧你,还没起床?现在几点了你不看看,下午两点了,你还睡?你还想不想来了?”对面一串

  • 倾世决之第九章(9)

    呆了半个时辰,轿子里实在烦闷。这里好大,除了无数竞相斗艳的花,没有瞧见一棵树,石狮是宫里最常见的东西。乾坤殿的大门就有一对,好不威武。晶晶在空地上找了一块小石子,用脚踢耍着玩。“郡主,郡主……下朝了!”乐儿紧张起来,拉晶晶坐回轿子。她才不要哩,刚出来透透气又进入那个狭小的空间,推开乐儿的手:“你想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