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强植魔师在线阅读第9章

2021/10/14 6:14:09 作者:金龙鱼调和油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强植魔师
强植魔师
作者:金龙鱼调和油来源:飞卢小说网
“哎!”一声幽怨的抱怨声响起,“不公平啊,我只不过想找一份廉职都不行啊!”这当然是李林发出的了。“最近大学又要交钱了!”李林想到,李林自幼丧母丧父,只与他的奶奶相依为命。可是,他的奶奶在他十二岁时也死了。当时的李林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虽然后来还是靠他强大的心里承受力承受住了,可是却使他失去了童年的快乐,但他却比同龄人更加的成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转过茶棚便入了柳溪镇的地界。眼下已过申时,凉风乍起,打着卷四处流窜,楚云非紧了紧披风的带子,抬首看着天空,云团灰白相间,天色不算阴沉,没有下雨前的征兆。这一路走来,路面稀泥裹足难行。

冬季时分寒气逼人,能有口热茶暖暖身子,再好不过了。

“云非,前面有个茶棚,不如我们稍作休息,再行半个时辰便可入柳溪镇。”萧喻指着不远处的茶棚说道。

“也好。”

四人在茶棚外停下,翻身下马,动作整齐潇洒,茶棚老板并不常见如此贵客,诚惶诚恐的快步上前,双手交握放进袖子里取暖,正待拱手,面露赧色,取出手抱拳,开口满是恭敬的小心翼翼,“几位公子里边请。”

萧喻笑着点点头,楚云非未曾望向老板一眼,直入茶棚内,寻了个挡风的地方,掀开衣摆坐下。祁少衣紧跟其后,落座于楚云非的右侧。瞅着萧喻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又看了看泰然自若的楚云非,便将目光投向正在付钱的白术身上。

茶棚老板双手接下二两银子,掂在手里还来不及欣喜,立马揣进怀里,殷勤的伺候四人。

换了干净的布巾来回的将桌子擦了几遍,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这样的贵客,不敢多问,老实做事便可,老板深谙此道。擦好桌子,又往盆里倒了一大壶滚水,将茶碗和四双筷子丢进去烫上,隔了一阵才捞起来,一一摆上。还上了八个白面馒头和两碟酱菜。

正准备倒茶水的时候,白术喊住了他,“烦请老丈提一壶滚白水。”

老板愣了片刻,恍然大悟,这等贵人如何喝得惯乡野的粗鄙之物,笑呵呵的应下,转身利索的提了一壶滚水。

“客官慢用。”

“多谢。”白术从怀里拿出一个不大的瓷瓶,里面装的正是在花芜客栈买下的茶叶,倒了一些入茶壶,香气四溢沁人心脾。简陋之地,也顾不得那么多,泡了些许时候,将茶水倒入楚云非碗里,再给自己倒了一碗,便搁下茶壶,自顾自的吃起馒头。

“你怎么不给我倒呀。”祁少衣感到些许委屈。

白术不理会,也不看他。

趁这个空档,萧喻为自己倒了一碗茶,花芜客栈的茶皆是好茶,这一种尤甚,价格自然不菲。

白面馒头用的面粉算不得好,但是在寻常人家,算是难得吃上一回的奢侈之物。

楚云非细细嚼着馒头,偶尔配上一些酱菜,嘴角微翘,“这酱菜倒是爽脆入口,味道不错。”

“的确。”萧喻亦赞同。

白术已经吃完两个馒头,全然不理会祁少衣向他投来的哀怨目光。

“云非,你说说白术。”

“所为何事?”楚云非淡淡说道。

“他不理我。”祁少衣揶揄道,也知这番话说出来,的确让人发笑。想他在阁中身份尊贵,向来是别人巴结敬畏的对象,好不容易找到个有意思的,却被视若无睹。

祁少衣闺中怨妇的模样引来楚云非的低笑。

“有这么好笑吗?唉!”叹完气,祁少衣看着白术朝老板走去,两人交谈着什么。只见老板满脸堆笑的走入茶棚后面的草屋。

楚云非并不理会他,反倒因萧喻的主动交谈,就把他抛在一边了。

没一会,白术回来了,神色如常,目不斜视,坐得端正。

“白术,你和老板说什么了?”

“与你无关。”

祁少衣长长叹了口气,抓起馒头,泄愤似的啃了几口。

一阵争吵声由远及近,还夹着着啼哭声。

很快,争吵的三人到了茶棚前。一个年轻女子,在中年男子的拉扯中狼狈摔倒,中年女子赶紧推开男子上前扶起哭花妆容的女子。

“你个杀千刀的,你怎么把盈儿输给那种恶霸。你一定会遭天谴的。”说着,中年女子将女子抱紧在怀,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捶地,“那个恶霸都虐死好几个小妾,你把女儿输给他,不如让盈儿现在就去死。”

“娘,我不要嫁给他。”

“走,容不得你们。我已经答应了,薛老爷可是出了五十两银子。把盈儿嫁给别家,哪能有这么多银子。”男子怒斥道,上前一步拽紧女子的手臂,毫不怜惜的往前拖。

中年女子死死不肯松手,双方僵持不下。

一时之间,场面混乱不堪,哭叫的,求情的,咒骂的,斥责的,交织一起。

萧喻行走江湖,最见不得这种事情,抓起桌上的剑准备出手解救女子。

然而,楚云非三人悠然坐立不动,甚至没有分神去看这个不幸的女子。

人各有志,萧喻并不强求每个江湖中人都有古道热肠,能行侠仗义。

“住手。”萧喻大喝道。

三人闻声停止了动作。

“你是什么人?”中年男子被萧喻一身贵气吓到了,语气不免哆嗦。

“在下萧喻。敢问老汉,为何将亲生女儿送入虎狼之地?”

“这是我的家事,与你无关。”中年男子语气虽弱,主意却坚定。

萧喻笑了笑,他极其厌恶这般不负责任的父亲,“你方才说,那人付你五十两银子,是要买你的女儿?”

“是。”

“什么买?分明是无法偿还欠下的赌债,将盈儿抵给了薛老爷。”

“既是如此,我给你三百两银子,你还了赌债,放过你女儿。否则,要让我知道你再犯此事。”萧喻转了转手中的剑,晃得中年男子险些站立不稳,“决不轻饶。”

“你说的可当真?”中年男子听到有这么多银子,眼睛都发亮了。那顾得上什么其他后果。

“自然。”

萧喻掏出三张一百两的银票递给男子,男子连声道谢。

中年女子知道女儿得救了,紧绷的一口气瞬间卸下来,抱着女儿瘫坐在地,闷了片刻,才发泄似的呜咽起来。

“恩公,请受小女杨盈儿一拜。”

“恩公呀。”

母女二人哭哭啼啼的跪在萧喻面前,萧喻连忙扶起二人,女子抬头之时,才知,这女子的确貌美。

女子亦娇羞的低下头,掩饰泛起的红晕。

中年女子见此情形,心生一计,“恩公。”扑通一声跪下,任凭萧喻怎么拉,都不肯起来。

“这是何意?”

“我丈夫生性好赌,根本戒不了。你给的银子很快就会被他输光,到时他还会把主意打在盈儿的身上。可怜我女儿不过十五,样貌生得不错,实在担忧。不如让盈儿跟了恩公。我也放心多了。”

“万万不可。”萧喻连忙推辞。

“恩公可是嫌弃盈儿出身低微?无妨,她可以做你的贴身丫鬟,她什么都会做,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真的不需要。”

“恩公,求你了,我护不住盈儿。”中年女子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不住的磕头。

杨盈儿见母亲如此哀求,忍不住掩面哭泣。

萧喻被二人弄得不知如何是好。若放任不管,老汉日后对杨盈儿下手,自己也没办法护住。若是,暂时救下,等日后将杨盈儿安顿好,再接她母亲同住,甩开她父亲也是良策。

“我答应你。”

“谢恩公。”

“多谢恩公,我定不会拖累你。”

中年男子完全沉浸在银子的喜悦中,根本无暇顾及母女二人。

闹剧结束,路上多了个柔弱女子。虽然出生农家,身板却娇弱,惹人怜爱。

心情不爽快的祁少衣自然揶揄了一番萧喻的大侠风范。萧喻口才并不好,说不过祁少衣,被说急了,也只是笑笑不做应答。倒是杨盈儿一张脸红得要滴血似的。

以前做惯了行侠仗义之事,救弱女子也不是第一次。然而面对楚云非毫无波动的神色,萧喻没来由的心虚,竟害怕他误解自己对女子有意。

想解释,该从何开口?不解释,又怕误会顿生。萧喻为难得不知如何是好,频繁的去看楚云非,希望他说些什么,又怕他说些什么。两厢为难,当真焦心难熬。

对于萧喻救人一事,楚云非并未放在心上,就凭一个略有几分姿色的小丫头,还不足畏惧。但是,萧喻的不安神色,倒是头一次见,不免新鲜。于是敛了表情,淡然处之,悠悠的喝着茶,不发一语,倒真让萧喻吃了瘪。

以致于楚云非碗中的茶从未见底,萧喻这般殷勤,反而让人误解。

“萧大侠,你这一碗接着一碗的给云非倒茶,也不问问他想不想喝。就凭你个人意愿一个劲儿的倒?”

“是我疏忽了。”萧喻面色尴尬,放下手中刚提起的茶壶。

楚云非瞥了祁少衣一眼,将碗中的茶喝尽,复将茶碗端到萧喻面前,示意他再倒一碗。

萧喻心生喜悦,赶忙提了茶壶再倒了一碗。

“喝完这碗茶,继续赶路。”楚云非搁下茶碗,并不着急喝,眼光在杨盈儿身上逡巡一番,并不言语。复端起茶碗,慢慢喝着。

杨盈儿瑟缩的往萧喻身后躲,不敢与之对视,好一副柔弱之姿。

“云非,你。”祁少衣气急,这倒霉孩子也太重色轻哥了。

一甩袖子,祁少衣咻的站起来,朝着白术走去。

歇息够了,几人再次启程。

临走时,老板将一个土质小坛密封好,递给了白术。

白术从包袱里拿出一张方巾,将小坛仔细包好,提在手上。楚云非了然于胸,但笑不语。

碰壁的祁少衣这才学乖了,不再开口询问。仍是免不了好奇的盯着小坛看了好几次,灼热的眼神迫切的想给小坛开个洞,一探究竟。

萧喻恍然大悟,原来这是楚云非称赞过的酱菜。白术果然心细,花芜客栈的茶叶也是如此。这人不仅武功不俗,也将楚云非照顾得如此周全。心中不免将之对比一番,唉,竟是差人一大截。

杨盈儿不会骑马,况且也没有多余的马,究竟让谁带着她成了一个问题。萧喻并不想与她同骑一匹马,一来对女儿家的声誉不好,二来,很忌惮在楚云非面前,与别的女子过于亲密。

祁少衣勒紧了马绳,朝萧喻摇了摇头。

萧喻长呼一口气,望向楚云非,心里万般不愿他和杨盈儿同骑一马,且不说这个,他那性子也不像会答应的人。所以,只能寄希望于白术,而白术只听楚云非的话。

“白术,你带着杨姑娘一起走。”

“是,少主。”

萧喻松了一口气,投以感激的笑容。

不顾杨盈儿微弱的反抗,白术搂着她的腰将她带上马背。这场景看在祁少衣眼里,甚是碍眼,恨不能冲过去将杨盈儿丢下马去。

刀剐似的眼神吓得杨盈儿立刻弯下腰,把头埋得低低的。

天黑之前,一行人进了柳溪镇,镇子不大,算不得繁华,与临水镇相比,多了些素雅之气。

寻了家客栈住下,几人奔波一天,用了晚饭,便各自回房间休息。

谢绝了杨盈儿要贴身服侍的要求,萧喻很认真的与她详谈一番。让她安心跟着就好,等寻了合适的住所,会安排她娘亲与她共住,避开噬赌的父亲。杨盈儿感动得泪流满面,要不是萧喻与她刻意保持距离,只怕现在杨盈儿已经扑进他怀里大哭一场,顺便感谢萧喻的大恩。

萧喻受不住杨盈儿的架势,三两句随意打发了,匆忙跑进房间,待她走后,才出了房间,去寻楚云非。

刚走到门口,楚云非便说了声请进,萧喻也没再礼貌性的敲门,直接推门而入,复关好门。

楚云非正半躺在遢上,手上拿着一本书认真的看着,见萧喻径直的走过来,才放下书坐正,轻笑出声,“寻我何事?”

“杨盈儿我会安排妥当。她也是苦命之人。待我寻得一处住所,就派人接她娘亲过来同住。不让她爹再来滋扰。”

“甚好。”楚云非淡淡道。心里因这番话欣喜不少,面上仍未露一点痕迹。

这番刻意的掩饰,萧喻自然没有看懂,关于楚云非的回答,他也不敢随意揣摩是什么意思。不知从何时起,竟如此在意他的看法和回答。

突如而来的一室沉寂,楚云非泰然安坐,却将萧喻的所有神色收纳入眼中,不语,就是对他的心意最大的考验。

果然不出所料,萧喻心中忐忑,拿不准楚云非对此事的看法,又见他神色无二,不发一语,不免有些着急,怕他误会,怕他心中不快,终究没能沉住气,无论如何,他不愿这件事成为二人的心结,开口带了些小心翼翼的慌张,急于解释道:“我对她没有别的心思,若你不喜,我明日派手下过来接走她。”

楚云非望着萧喻笑笑,就在萧喻要坐不住的时候,才开口道:“为何怕我不喜?”

“不知。”

“是吗。”楚云非没再说话,又半躺回去,右手握书,只是端个样子而已,并没有看入一个字。

对于楚云非的感情,萧喻只知道打心底里因他喜而喜,因他忧而忧。只是为何这样,大抵只是因为他和阿蝉很像吧。

又是一室沉寂,亥时将至,萧喻一个激灵,“云非,你吃药了吗?”

“未曾。”

萧喻听罢,赶紧倒了杯白水递过来,神色紧张道:“快吃吧。”

“不急。”楚云非推开杯子,在萧喻惊讶不解的神色下,笑道,“我泡药浴也可以。”

“那我去吩咐小二提热水。”

“有劳了。”

萧喻急匆匆的出了门,矫健的身形,入了心,渗入骨,楚云非呢喃道:真是呆子,是该好好开窍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情皇妃处置周仓

    “老朽甄家甄逸,多谢英雄相助。”甄逸见李自成上去直接打跑一个,擒住一个,十分高兴,本来以为这次要大出血了,现在看来这次的货算是保住了。“客气,我辈游侠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区区小事,何足挂齿。”张昊最近的口才大涨,在这赶路的三、五天时间里,张昊一直在有意识的锻炼自己的口才。“以多欺少,我周仓不服。”

  • 我穿越古代卖辣条在线阅读第九章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李云霄在这种冰冻力量的包裹之下,甚至感受到了一种无法言喻的舒服感,就好像自己化身了一只苍鹰,无拘无束地翱翔在天空,又或是变身为小一条小鱼,自由自在地淌洋在大海……与此同时,一股股庞大而精纯的能量开始在李云霄体内游走,一遍又一遍地冲涮着李云霄的经脉,洗涤着李云霄的血肉,淬炼着李云霄

  • 凤凰诏之农贸产品大卖场

    温徽茵心事重重地打扫完院子,珍婆也起来了,在房间里发出咳嗽声,过了一会儿就穿衣服出来了。“茵茵?你起来了?”“珍婆,是我,起早习惯了。”“你们年轻的细孩,需要多睡,以后莫起这么早了。”珍婆一边哆哆嗦嗦扣扣子,一边对温徽茵道。温徽茵道:“好的,珍婆,我来帮你煮饭啊!”说到煮饭,温徽茵想起自己还要给珍婆

  • [足球]小王子在线阅读第3章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经一个月过去了,陆仁甲的屁股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虽然还有点疤痕没有褪去,但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陆仁甲决定去把珠子鉴定一下。“算了,还是去典当行看一下吧。说不定还有用,不如先典当了,以后再赎回来。”陆仁甲突然想起梦里的声音和珠子有关联,问题还没解决,珠子不能卖。“小伙子,有什么需要帮

  • 帝师在线阅读第2节

    小和尚的话音刚落下,众人的视线随着望去,等看到慕瑾之时视线不由地凝了凝。眼前的男子身材颀长,五官清俊,说不出的矜贵清冷。众人的目光不自觉落在他身上。这也是他们这个小区的住户?围观的人们包括程仪心头上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之前似乎都没见过?还是新搬来的?程仪呆呆地看着慕瑾之,半晌才回过神来,视线仍然停留

  • 深海两万米在线阅读第2章

    穿越这种事情都能遇到,获得金手指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实,沈浪很快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沈浪现在才二十一岁,每年就有四亿多的收入,试问全世界有多少人可以达到?而且游戏还有升级功能,沈浪有一种预感,升级以后的游戏功能肯定更吊!现在的沈浪终于应了那句装比名言,分分钟几百万上下!妥妥的主角待遇!沈浪之前还发愁

  • 战王的爆娇医妃第七章在线阅读

    回到自己卧室,莫奇还在为今天发生的事情感到不可思议。刚刚子爵大人对自己大致介绍了一下这个领地和城堡,说实话子爵大人真不是一个管理人才,到现在也不是很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领民,有多少土地,只知道没事打猎啊,出去跟人打仗啊,再没有其他爱好。这个城堡和领地的管理基本是由子爵夫人在做,不过据莫奇观察也就是收收

  • 异女闯乱世初识修行(二)

    “狼一直有铜头铁尾豆腐妖的说法,意思就是狼的弱点就在腰上。无论到了什么境界都是,当然也有开了灵智狼妖特意在腰上加强防御的例外,你要灵活运用,不要生搬硬套”。公孙二娘用心的教道。“师父那白目豺狼跑了”江恒指着掉头就跑的白目豺狼说。“放心跑不掉,这只白目豺狼也就刚刚经过灵气灌体、伐毛洗髓达到灵妖,还不会

  • 穿越做up主在线阅读六国遗族

    清晨早上起来,林旭练了练几个小时的武功,这段时间以来,林旭自己都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变化,虽然没有变成传说中的武林高手,但是身体已经开始变得轻盈无比。林旭与以前的自己相比,简直是判若两人,几个小时的晨练,林旭并未感觉到半分辛苦,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几公里的长跑,林旭跑下来感觉自己就像是虚脱了似的

  • 宫锁红颜妃颜殇之来不及开始

    慧贵妃张氏是她大姐夫的妹妹,两家带有姻亲,应该不会为难她。绮贵妃吕氏据说嚣张跋扈刁蛮任性,得罪她应该没好果子吃,但是如果利用得当,倒是能够帮助她脱离那狗血宫斗剧情的吧。剩下王黄李杨四妃连封号都没有,授重视程度也可见只是一般,不过现在连人都没见到,还是不要先主观设定吧。夏知书越想越烦只能在内心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