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清朝穿越之德妃之昌德公府

2021/10/14 5:53:27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 来源:晋江文学城
清朝穿越之德妃
清朝穿越之德妃
作者:背着壳的蜗牛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为德妃,一心弥补和四四的母子关系,努力让自己孩子不早夭可,为什么会有这些故事?好吧,反正宫廷生活很寂寞,QYNN,平清,红楼梦,来吧.通知:今天修文.因为一个读者提出了写同人的版权问题。我问了问小编,得到的结论是,最好把平清改了吧,以免麻烦。所以我会把婉宁的名字和出身都改掉,性格就没法改了,所以还是小白穿越女。而淑宁和陈种马未来的戏份也要从大纲里去掉了。喜欢平清的亲们,太对不起你们了。呜呜呜,好难过,我也好喜欢平清呀,不能写了,太痛苦了!8月18通知:刚才接到通知,蜗牛的文要入V了。明天入,

又是一个请安日,侧妃侍妾们早早的候在了正院的外室,这次她们举止比起上次谨慎了不少,待正院里的下人也客气了不少。

金盏带着几个小丫鬟给几人上了茶,便静静的站在一边。

“金盏姑娘,我们今日来得早了些,不知有没有扰到王妃休息,”冯子矜面带歉意,往正室方向看了眼,“王妃近日想必也很繁忙,倒是受累了。”能不忙么,不仅把后院的权利抓在了手里,还用手段把王爷夜夜留在了正房,王妃这手段倒不低。

“冯侧妃言重了,”金盏福了福,眉眼带笑道,“近来府中事务不多,王爷又疼爱王妃,哪里会累。请冯侧妃不要担心,王妃等一下便过来了。”

冯子矜没有料到自己的话会被刺了回去,微微一怔才道:“王妃无事,便是我们其他姐妹们最大的福气了。”

曲轻裾走到门口处,便听到冯子矜这句话,未语先笑进了门:“冯侧妃的关心,我暂且记着了。”

四人听到笑声时,便齐齐朝门口望去,便见到曲轻裾穿着繁复的霞云银绣鸾鸟拖地长裙走了进来,那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仿佛拖在她们的心上,让她们心里莫名觉得气闷。

几人当下站起身,齐齐向曲轻裾行礼,就看到霞色裙摆从自己眼前逶迤而过,那鸾鸟漂亮的尾巴刺得人眼睛生疼。

“诸位不必多礼,都坐下吧,”曲轻裾在上首坐下,挥手让人原位坐下,看了眼外面的天色,略带歉意道:“今日起得晚了些,让你们久等了。”

几人自然不敢真的接了这句歉,只笑着说并未等多久,然后便等着曲轻裾训话。

“诸位都是王爷的人,我也没什么可吩咐的,你们好好伺候王爷便是,”曲轻裾左手托着茶盏,右手微微抬起茶盖,不去看座下几人脸色,“王爷把后院交给了我,我也不是苛刻的人,只忍不得没有规矩的人,若有错了规矩的,我不用看谁的脸面,只管惩罚。到时候可别怨我这个王妃做事不留情面,你们好自为之吧。”

没有料到王妃把话说得这么直白,冯子矜微微一愣,她虽觉得这话隐隐有针对她的意思,但是却说不出一句话,见其他三人起身纷纷表示定会遵守规矩,只好也跟着起身,恹恹附和几句。

“既然大家都明白了,我没多说的了。”搁下茶盏,曲轻裾面色和缓了些,“我听钱常信说前些日子府里得了一批料子,等下便让人分到你们住处去,这天气渐渐凉了起来,你们拿这些料子做些新衣服吧。”说完,单手端起茶盏微微往外一抬。

诸人皆是有眼色的,见状纷纷起身告辞。待出了正院,冯子矜重重冷哼了一声:“拿几匹布来做好人,当打发叫花子呢!”

走在她后面的江咏絮听到这句抱怨,脚步缓了缓,与她的距离拉得远了些。

待几个女人走了,曲轻裾站起身,打了一个哈欠道:“呈膳吧。”她不是贤惠良妻,虽不会无缘无故苛刻无辜的女人,但也做不来那套贤德戏。至于端王会怎么想,那是端王的事情。

甩了甩宽大的袖子,曲轻裾笑了笑,不过这些古代的衣袍倒是真是精美又漂亮。

独自午膳后,贺珩一边擦着手,一边开口道:“本王记得昌德公府前两日送了请帖,说是昌德公的寿辰?”

明和接过王爷手中的丝帛,“前几日昌德公府确实呈了帖子来,除了我们府上,京中不少人都得了帖子。”只是当时王爷看了后便把帖子扔到了一边,这会儿怎么又突然提起来了?

“本王听闻王妃那里也得了昌德公夫的帖子,”贺珩眉头微皱,语气带了些不喜,“这昌德公府一代不如一代,这排场倒不见一代比一代小。”

明和知道这是王爷对昌德公不满,便垂首退到了一边。

就在这个时候,候在门外的钱常信走了进来,“王爷,翠幽苑的奴才来禀,说是云倾姑娘自缢了。”他心里暗骂晦气,偏他在外值守遇到这事。

“人呢?”贺珩冷淡的问。

“已经救了过来,只是一时气不顺,这会儿已经昏睡了过去。”钱常信心里暗骂,这窑子的女人就是上不得台面,要寻死还不容易,大半夜往横梁上一绕便没了,偏偏选这个时候来这出戏,也不知真想死还想做什么。

“没事就让她好好待着,告诉她,若是再想死,就滚回原来的地方找死,别脏了我端王府的地。”

见王爷把面前的茶盏一推,钱常信顿时明白,王爷这是厌了女人那套一哭二闹三上吊,云倾算是废了,“奴才记下了。”

不过是个小小的伶人,偏偏要做那清高之人,还非要与王妃一争高下,当真忘了自己是谁。小姐的心丫鬟的命,不都是自己作的!

“她既然住翠幽苑寻死觅活,你让她马上搬到秋意斋去,”贺珩站起身,有些腻味道,“那地方清净!”

明和眼瞧着钱常信匆匆退了出去,眉头挑了挑,就这种手段还妄想王爷怜惜,可见这花魁还是有负盛名。

正院中,曲轻裾把玩着手中的请帖,这昌德公的寿宴,她不管愿意不愿意,也要去那个府上走个过场,只是想起记忆中原身这个地方的怨气与不满,她面色冷了几分。

在这种封建朝代,男人风流也许在世人眼中没有错,但是亡人尸骨未寒便让新人进门,又视亲女如无物,那便是德行有亏了。连妻死夫守一年也做不到的男人,也实在让人太过心寒了。

“王妃,若是您不想去,让人代送寿礼过去,”木槿见王妃表情不对,只好劝道,“管那昌德公府谁也尊贵不过您去。”

亲王妃确实比昌德公府地位尊贵,但是话却不见得会好听,更何况她为何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在这皇权制度下,即便她是女儿,但昌德公上下仍旧要给她行礼,这么好的“衣锦还乡”不用,岂不是浪费了她端王妃的身份?

“这倒不必,我的好爹爹生辰,我这个端王妃女儿怎能不去,”扬唇一笑,曲轻裾把请帖扔到一边,就见银柳面带怒意的走了进来。

木槿把请帖放到一边,开口问道:“你这一脸青的,谁招你了?”

“还不是翠幽苑那位,刚才可是好一场闹剧,”银柳给曲轻裾一个福身,“方才奴婢听闻翠幽苑的云倾自缢未遂,偏那遗书上写着什么妾本高山雪,今落泥沼潭,话里话外暗指府里有人折辱苛待了她,这是在指责王妃您慢待了她呢!”

说完这段话,银柳语气越加怒火难耐:“一个花魁,算得什么高山雪,难不成谁都不及她高贵了!”

“那高山上的雪化了可是藏污纳垢,她爱做那表面白内里脏污的雪,谁跟她争?”木槿冷哼一声,随即道:“王爷那里可有什么话传出,可注意着别让人毁了王妃的名声。”

“木槿姐姐这倒不必担心,方才早有消息传出,王爷斥责那位没事脏了端王府的地,还让人搬去了秋意斋,”说到这,她觉得怒气消了大半,“那秋意斋是个什么地儿,美人也变野人了。可见王爷心里也是对她不满意的,王妃不必为了这么个人动怒。”

曲轻裾听完银柳的话,笑着道:“我没怒,倒是你怒发冲冠。”示意木槿给银柳倒了一杯茶,给她润嗓子,“那个云倾本不是值得一提的人物,我何必会为她动怒。”这个云倾并不是聪明的女人,若是她识情趣,每日老老实实的,可能还会在端王那里得一两分脸面,如今她偏偏摆出清高的模样,却是下下之策。

或许普通嫖客会吃云倾欲擒故众明清玉洁那套,可贺珩是谁,他是大熹朝堂堂的端亲王,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云倾用这些手段,也要贺珩愿意陪她玩才行。

“叫人回了昌德公府的帖子,说寿宴当日,我会亲自到场为父亲贺寿。”曲轻裾抿嘴轻笑,对不久后的昌德公寿宴,有了些期待。这个时代娱乐太少,总要找些事情来做,才不算辜负了这光阴。

不久后,昌德公夫人亲自接待了端王府的传话嬷嬷,得到了端王妃寿宴当日会来参宴之事。

待传话嬷嬷离开,昌德公夫人梁氏冷笑开口:“早听闻那丫头不受王爷宠爱,今日那传话嬷嬷偏摆出一副王妃受重用的样子,真让人想不到那木讷人也会给自己做脸了。”

坐在她旁边的曲约素叹了口气道:“太太,姐姐已经出嫁,不管王爷是否宠爱,她总是端王妃。”

梁氏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儿,知道女儿话中的意思,垂下眼睑冷冷开口道:“不管她是什么,日后不会尊贵过你去。”

曲约素闻言淡淡一笑,不再开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魂穿纲手游海贼在线阅读第十章

    转眼半月以至,元宵节也过去了数日之久。整个洛城虽在前一档子事中受到了些许折损,但却并不阻碍战士们的欢愉。大家在紧张的气氛中过完了春节,便纷纷将心中的那一缕思乡情抹去,再次回到肃杀严峻中。而今天要发生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喜事,表彰功绩的时候到了。今年的功绩表彰与往年不同,竟是大将军亲自出面主持。大家眯眯

  • 混沌逐风在线阅读第七章

    阎英的猫叫是郁梨做的,在她恨不得拿个超大的榔头锤晕对方的时候,提示就跳了出来。这一次,光屁股的小爱神没有开口,郁梨就做出了选择。情况紧急,除非她有办法把一米八的男生扑到在地,狠狠捂住他的嘴,否则就只有两条路:一、听他把她的秘密说完;二、用外挂。『你希望他?』A、继续说下去B、卖个关子C、提到的关键词

  • 通灵战纪在线阅读第9节

    我最近也在思索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潜力的,可能在低处还没什么感觉,潜力并不能影响太多,但是越往上,潜力吃的越多,防御,生命什么的都高到一定程度,那么想击败对手就越是困难,可能打个10来分钟都难以击杀同等级对手,那么玩起来是不是会没有意思呢。翻来覆去,昼夜难眠,只是后来啊,我突然想通了一点,为什么不能

  • 霸道王爷妖孽妃第6章在线阅读

    草莓果然很甜,看来这份友谊值得维持下去。俞山家里是开甜品店的,最不缺的就是甜品。因为考试这件事,叶青快一个星期没去他家买了,每天晚上都有点不得劲儿,这次吵完架之后又可以开心快乐地去买好多小甜品,美滋滋。因为吵了一架,班上的同学也得知俞山确实没有抄袭,只不过是报了个补习班,让众多学渣惊为天人。东城二中

  • 诡信解围

    “我还没有看到少校。”“你这身上怎么全湿的,赶紧给我去换件衣服。”大队长听到林浪的回答,不满意的把他打发走。“大队长,我看到少校出去了。”江雪看大队长找李哲扬真的有事的样子,把李哲扬的行踪告诉了大队长。就当是给大队长替我解围的回报好了。江雪在心里想着。从白天到晚上,江雪觉得只过了几秒,有了流量的她在

  • 真香先生遇上暴躁小姐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真的不太喜欢别人碰自己的头,不过看加百列脸色红红有些尴尬的模样,贝利尔也没打算再计较这件事。不过,这一个两个都这么喜欢摸他是怎么回事?纳闷地碰了碰自己的发尖,贝利尔随手幻化出一面金色的镜子,打算看看自己现在这副天使的壳子究竟长什么样。这一看,贝利尔就愣住了——那是一张糯米团子一样又圆又软又白的小

  • 兼职魔王在线阅读第9章

    某年月日,柳算桐发现自家御用丫鬟殷樱樱有点不对劲儿。兴奋的时候如同撒了欢的二哈,坐如猢狲行似风,能多吃两碗饭;失落的时候如同打了霜的茄子,软如鼻涕脓似酱,连饭都不吃了。柳算桐很是疑惑,经过她多天来对殷樱樱的观察,觉得这小丫头要么就是大姨妈来了,要么就是恋爱了。然而人哪能一来大姨妈就来个十天半个月呢?

  • 狱魂殇第三章

    鬣成春昼自怀才,船似湖船上北山。羞面谁扶归碧落,难关记忆五音寒。似得佳致风尘旧,一马双颊上寿烟。嵩月鹭亭山路险,白发枯木懿公轩。猛弓最爱便兴周,兰秀寒梅鼓万殊。萧散高悬虽剪灭,瀑喷寂寞倒双壶。清朝春酿长娇宠,不遇凄咽亦自足。不管报秋聊问讯,万劫春晓算只图。红颊觅句赠白驴,免教春足数俊贤。浑未七十庭宇

  • 洪荒:从百万妖魂中复活开始之猫科动物

    时间过得很快,三年时间如流水般悄然流逝。今天是沢田纲吉的五岁生日。沢田家光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挖石油,奈奈妈妈带着沢田音子和沢田纲吉到游乐场玩耍,算是给沢田纲吉庆生。只是站在游乐场的门口,便能听见大人和小孩的欢笑声、尖叫声络绎不绝地从游乐场中传出。大概是周末的缘故,游乐场中的人特别多,不仅是游乐场

  • 交汇人生之神经病才会飞

    “这不是宋警官吗?”“这么巧,又见面了。”看向宋楚楚,陈少天喜笑颜开的走了上去,这才一会的功夫不见。宋楚楚竟然已经是换上了一身警服,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英姿飒爽韵味。宋楚楚脸色不太好看:“巧什么巧,还不是你留下的烂摊子,在公交车上你把人给打残了,拍拍屁股走人,我不得带他们来看医生啊。”“你不是应该带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