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穿书之女配翻身要上位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五节

2021/10/14 5:14:54 作者:桔子果冻 来源:晋江文学城
穿书之女配翻身要上位 [参赛作品]
穿书之女配翻身要上位 [参赛作品]
作者:桔子果冻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彩棉沉浸在书本里无法自拔,在骂书中的女配是个懦弱的傻X的时候穿越了,穿越成了自己口中的傻X那个爹爹不疼后娘欺负的傻X后娘总是虐待她和自己的弟弟打骂就算了,还把她卖给70岁的老男人原主气的撞死了,自己却穿越去了。生容易活容易生活不容易,原本只想苟命,谁知道无意间嫁了男主大佬,那就秀恩爱,撒狗粮,闲来无事斗继母其乐无穷。?~~~~~~~~~~~~~~~~~~~~“说本姑娘那么性感可爱,你娶了我你怎么报答我”“可世人皆说,我乃才子,娶之泼妇,不堪其辱呀”“嗯?娶我你很丢人?锦川拿我的杀猪刀来,本姑娘

道台云烟,冷窗功名,戚太祖拜访旧友,谈起了一个名字。

“鷇音子!”

“从未听过武林有这号人物。”

古陵逝烟大弟子西宫吊影皱眉头道。

“这个鷇音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最近频繁坏我大事,险些丧命他手,像他这样的人,一定不安寂寞,必然轰动武林!”

东皇戚太祖喝了杯茶,无奈道。

“东皇给他如此高的评价,那吾就期待了。”

古陵逝烟拿了一支笔,写下鷇音子这三个字。

笔势方刚,收笔自取。

“大宗师,我此次前来,除了叙旧,还有一事要和你合作,关于金狮帝国的宝藏!”

东皇戚太祖谈起了合作,目标正是金狮帝国的宝藏。

传说中,这个帝国孕育了无数宝藏。

古陵逝烟放下了笔,因为宝藏太多,导致这个帝国极速消败,它曾经辉煌的历史,埋在黄沙,它曾经最豪杰的祖先,也深埋黄泉,风光不再。

尽管岁月如梭,可是这世上很多宝物都或多或少都与金狮帝国有关,比如圣魔元史。

“哈哈,东皇戚太祖,你的来历吾清楚,你的目的吾清楚,不过,你追求的和吾追求的始终不是同一个道,古陵逝烟就不奉陪了。”

听闻此语,东皇戚太祖内心隐怒,没好气道:“当年冰楼血案…………”

未及说完,古陵逝烟杀气如质,道:“太祖,当年的一切,我们早已算清楚,莫要再牵涉吾,实为不智呀。”

东皇戚太祖:“你………………哼,大宗师…………”

心知此事不是翻脸的时候,而且他也没有把握打赢大宗师,只能起身佯装生气离开。

“这…………太祖,慢走。”

西宫吊影急忙送客,枫叶飘落,宫无后在枫树下握着树叶,与东皇戚太祖擦身而过。

东皇戚太祖似有所思的看着他一眼,便离开了。

葫芦洞天,金无箴早已等候东皇戚太祖,原来他已经投靠东皇戚太祖。

一旁的还有痕千古,当年古陵逝烟和东皇戚太祖做交易,古陵逝烟把烟都最杰出的杀手痕千古送与戚太祖,而戚太祖则帮忙古陵逝烟攻打冰楼,导致冰楼死伤惨重。

痕千古比泪鸦更无感情,对他来说,不管是古陵逝烟还是东皇戚太祖,都没有分别,他冷情残酷,心性极为变态。喜爱在雨中聆听剑律小酌,其招如轻烟、式如诗赋。

东皇戚太祖怒气归来,与凤麟君同行,一伙人在葫芦洞天,正在商量怎么对付绮罗生。

可是,东皇戚太祖不知道,凤麟君已非凤麟君,他是假的,真正的凤麟君早已经看透东皇戚太祖,寒心退隐。

东皇戚太祖,注定是一名失败者。

冰楼,一片冰雪冰楼之主玄冥氏、战云界朝天骄,两人正在分析巨魔神被盗一事,能上战云界盗取巨魔神,一定是四奇观之人,只有四奇观之人才能登上四奇观!最后的怀疑对象是古陵逝烟。但玄冥氏儒雅明理,作风稳健,要亲自去烟都问古陵逝烟。

但是,此时,谜独白归来,兄弟相认!兄弟阔别多年再度聚首!

谜独白本名百里冰泓,当年入入金狮帝国的冰楼质子,就在回归的时候,大批蒙面人掠走百里冰泓,冰楼楼主追去,却让冰楼被人乘虚而入,死伤惨重!

霜旒玥珂抱着百里冰泓痛哭,亲人团聚,朝天骄也是感慨万千,因为在不久前,她的二弟绝代天骄和她终于相认。

亲人相认,过了一日,玄冥氏决意亲上道台云烟,一会古陵逝烟。

另一方面,朝天骄与百里冰泓继续追查巨魔神下落。

战云界有四大巨魔神,分别是梼杌、穷奇、混沌、饕餮!

巨魔神失窃的便是穷奇、混沌、饕餮,三只巨魔神,如此以来,战云界战力直降到冰点,这也是朝天骄急忙找寻的原因,要不然战云界离灭亡之日不远了。

“听人说,昨天夜晚,这里曾经有一只巨大的魔兽为祸,我看应该就是巨魔神了。”

战云界之主朝天骄摸着被摧毁的土壤,百里冰泓在一旁护卫。

而在远处,古陵逝烟大弟子西宫吊影显身,口念咒语:“无声色难·界心牟利·波耶气释·答迷身悲!”失窃的巨魔神穷奇现身,攻击朝天骄。

朝天骄欲口念咒语,周围忽然跑出无数杀手,击杀朝天骄。

百里冰弘护卫朝天骄,一道红色龙卷风卷入,把百里冰弘带进去。不料数道惊鸿迸出,一声惨叫,百里冰泓惨死,只留下白骨与谜刀。

忽然来噩耗,朝天骄勃然大怒,再不顾巨魔神,霸雷三绝连出…………

眼看目的已成,西宫吊影口念咒语,让巨魔神撤退。

道台云烟,云烟飘渺,常人若是无法认路,便消失在云烟中。况且,云烟中还带有一股虚无缥缈的力,若非四奇观之人,根本无法进入。

瀑布飞流,忽闻熟悉诗号:“看尽江湖千万峰,不嫌云梦芥吾胸,由来不是池中物,冥鸿顾盼化玄龙。”

古陵逝烟知道,是谁来了,冰王玄冥氏!

“大宗师,别来无恙!”

冰王玄冥氏问道。

“冰王,无事不登三宝殿,敢问来意?”

古陵逝烟直问。

“好,大宗师如此爽快,那冰王只好直问,战云界的巨魔神失窃一事,大宗师可知道。”

“知道。”

顿时气氛肃杀,古陵逝烟:“冰王,你在怀疑我?”

“大宗师,那你可知是谁盗取吗?”

冰王压下愤怒,刚刚他确实有些心急了。

“冰王,你一向冷静,为了夺得芳心,居然不顾局面,来破坏我们四奇观的友情。”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绮罗香第9章在线阅读

    南岳国是凌家的天下,站在浴桶旁边的皇上名叫凌暮尘寒苑离身体抽搐,突然高温入体,让她感觉身体血液在翻涌,经脉胀痛,气游遍全身,她感觉自己要废了。寒毒本身就是一种嗜魂毒,寒苑离修为极其高深,能控制住寒毒侵蚀自己的意志,可当冷得似冰块的身体突然遇到高温液体,便会加速扩散,毒性加倍增长。眼前的男子是想她快点

  • 【冬兵乙女】见鬼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第4章黑夜狂飙“行了,我也懒得解释了,你要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你真的被人盯上了!”叶凌风叹了口气,有些苦笑的说道。上官婉儿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冷着脸“停车,我要下去!”叶凌风有些迟疑,却见上官婉儿强行打开车门,吓得他连忙道“行了行,我停车,怕你了!不过这可是你说的,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 大唐:我的灵气泄露了之点苍奥义(5)

    宇文吉被阵灵一顿斥责,心里突然委屈起来,是啊!自己被誉为百年天才,可是到头来却答不出黑板上的一道难题,那自己算的上什么狗屁天才,现在看起来不过尔尔!其实宇文吉不知道,阵灵来自自己的内心,提出的所有问题本来就是宇文吉数年内累积的无解之题,当然一道都答不来了!宇文吉现在真是欲哭无泪,家族里太多的期望压的

  • 将传说变成现实在线阅读第五节

    深秋的季节,带着冷意。天空中一片湛蓝,万里无云。月古皇城中人声鼎沸,进出口城楼拥挤的水泄不通。可是进城的并不是商旅和百姓,却全是带着兵器的各门各派江湖。“好家伙,这皇城真是壮观啊,瞧瞧那些酒楼,驿站,多漂亮啊。”羡慕,欢快的声音响彻冷姬的耳畔。冷姬眼看从她们身边经过都会看上一眼的众人。自从出谷之后,

  • 掌上娇妻开张

    林木现在的形象,活脱脱的就是一个乡下的农民工,身上的衣服都是地摊货,脚上还穿着一双人字拖,加上几个带着腥味的麻袋,路上遇见他的人都纷纷捂着鼻子避开。不过林木对这一切却是根本没有在意,如今对他来说,还能从牢里活着出来就已经是最大的幸福,哪里还会去管其他的东西。“野味要是拿到菜市场去,价格肯定会大打折扣

  • 消失在太平间的女孩儿尸斑

    想起了人头魂灵那无比狰狞的面孔,柳慧心中越来越怕,再也不敢呆在这个房间里面。“谁说他被我消灭了,他现在呆在吴华城的身上。”我口气变得温和了一些,想了想并完全是柳慧的错,毕竟一个女孩子遇上了这种事情都会这样。我轻叹一声,一屁股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跟柳慧细说道:“人头魂灵附身在吴华城的身体里面,必须尽快

  • 拓展生涯之争霸赛(6)

    两边的队长拿着手上的资料都有些无奈,这么简单,一看就是不靠谱的,算了,果然还是需要观看实战才行啊……在这解释一下,武技到了中级以后就可以施放斗气,根据练的武学的不同,斗气的实际效果也不一样,大概分为冰系,电系,火系,风系和金系,例如冰系斗气,释放出来就可以使敌人寒气入体,或者制造冰针攻击等,更甚者让

  • 吸血鬼骑士之玖兰榆之机场(1)

    机场大厅里,在走向出口的人流之中,突然冒出一声“啊!好怀念的气息啊!”一眼看去,一个小伙子正叉开双脚,张开双臂,闭着眼睛,陶醉地呼吸着空气。小伙子目测1米8几左右,一脸帅气样,看他穿着一条破牛仔,背着个破旧的军包,结实的臂膀,显眼的棱角,好奇的人应该可以猜想得出小伙子一定是出去好久了才回国,突然闻到

  • 极品妖少再相信你?

    巡守们的脚步声渐远,慕琅华抽出手,擦了擦上面的血迹,摇摇头。“呵,男人,慕琅华,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向你摇尾乞怜······”蒋华心头的痛又被勾起,想到自己曾经衣不蔽体,像最下贱的小倌一样去求她,他就恨不得一口咬死眼前的少女。“行了,对你说你全家已经死了的人是不是我身边的婢女?”慕琅华皱着眉,打断道

  • 婚妻成瘾之沙丘地

    当天夜里,我们都倦宿在赵家西屋的炕上,熬过了慢长的一夜。爷爷虽然上了年纪,但爷爷是男子汉,男子汉不能随便住在外人家里。这既是当地的一个习俗,也是男人的一种骨气象征。可惜,我那时还不懂这一点,不然我也会回自己家漏雨的房子里住的。我们在赵家吃汤面的时候,天渐渐向晚了,父亲淋得水湿从学校赶回家里,在离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