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恐怖小说 > 正文

创始幻界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2021/10/14 8:10:50 作者:风中风灵 来源:纵横中文网
创始幻界
创始幻界
作者:风中风灵来源:纵横中文网
“我叫枫,枫叶的枫”“我叫零,凋零的零”这片世界叫幻气大陆,是一个充满幻气的世界,这里只有幻气的繁衍,在这里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走向大陆的巅峰。天才的少年,神秘的古戒,到底是谁让他跌落神坛。熟悉的家族,恐怖的背景,这个看似普通的家族中到底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强者的路上再次谱写出一段佳话

木北离开的第一天……

木北走后雨季在客厅坐了很久,不知道想什么,只是丝丝心痛在心底蔓延,让人喘不过气来……

夜幕降临,山月打电话给了雨季,约她一同去了酒吧。一到了酒吧,两个女孩就开始大肆喝酒,怀揣着各自的心事一杯一杯的灌,这种情况在酒吧很是普遍,所以对于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来说,山月和雨季就好像是两个失恋的人,需要他们的安慰……

陈亦突然打来电话,本想要询问雨季出国准备的怎么样,却听见了雨季和山月喝醉的声音,陈亦担心雨季有什么危险,问了雨季在哪里,立马就赶向酒吧了,在路上,陈亦还不知道木北和山月已经分手了,想起还有山月在,便和木北打了一个电话,讲明缘由,叫他过来接一下山月。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大胆,长相猥琐的年轻人耐不住寂寞,主动上前去搭讪山月和雨季,两个人或许是感受到了对方的不怀好意,挣扎着。可是终究是难敌两个年轻人的力气,眼看着就要被带走,山月拿起酒瓶子直直的向着其中一个年轻人砸去,或是没有想到她们会反抗,年轻人的脑袋被咋出血,现场顿时一片混乱。看着他的脑袋出血,山月也是被吓得不轻,但还是一直拉着雨季趁乱往外走。

陈亦到的时候,她们正在往外走,看到她们的后面有人正跟上来要抓山月和雨季,陈亦立马冲上去将那个人给一脚踹开,护着雨季和山月往外走。

木北到的时候,正巧赶上她们快出来,山月看到木北的时候,整个人眼神都在发光,没注意到后面有人拿着酒瓶,准备砸向她,雨季立马推开山月,自己被砸了,木北大声喊了一声:雨季!然后跑上前接着昏倒的雨季,一脸担忧的把雨季抱着,去了医院,从头到尾没有理会过山月,山月就这样怔怔地看着木北和雨季,强忍泪意着说:原来你喜欢的人是雨季啊……然后默默的走出了酒吧

陈亦也是顿时就懵了,木北不是山月的男朋友吗?怎么会……随即轻笑起来,心里想:越来越有意思了……

雨季被送到医院,伤口做了处理,正在昏迷中,木北坐在旁边守着她。山月走了进来,看着木北,对他说:你没有什么要给我说的吗?木北站起来,对山月说:我们出去说吧,不要打扰雨季休息。

医院走廊尽头,木北对着山月说:如你所见,我喜欢的人是雨季。但是雨季她不知道我喜欢她,所以这一切都是我一厢情愿,不关她的事,我和你分手,也是我的错,对不起。山月突然觉得有点可笑的说:一个是我的好朋友,一个是我喜欢了九年的男人,这么狗血的事都能发生在我的头上,呵呵。木北害怕山月会误会雨季,便解释说:我是在和你分手以后,才对雨季表明心意的,但是她拒绝了我,在我和你之间她选了你……木北还想继续说,却被山月的一个耳光给打断了,随即山月说:够了,我不想听。然后决绝的转身就走,再没回来过……

木北回病房以后,雨季已经醒了。木北急忙过去温柔地问:你醒了,头还疼吗?“山月没事吧?”雨季没有理会木北的问题,而是直接询问山月的情况。木北也不恼,还是温柔地说:山月没事,看了你已经走了。

“那陈亦呢?我昏倒之前看到他了,他没事吧?”雨季继续问道。不过这次木北语气变得很生硬,说了声也没事就敷衍过去了。接着就是一片沉默。

过了一会儿,雨季打破僵局,对木北说到:既然没什么事,那你就回去吧。木北听完这话,顿时就像一个受气的小媳妇一样,气鼓鼓地说:雨季,你有没有良心?我把你救出来,你就是这样报答你的救命恩人的?

雨季看着像受气小媳妇的木北,觉得好笑,嘴硬地说:我又没叫你来救我。木北泄气地说:雨季,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你心很冷,消耗别人对你的热情,每次我想要靠近你,又被你给推开……

“够了,我想休息了”说完就躺下病床,转过身去,背对着木北。木北叹气一声,也不再说话,病房再次变得安静。

深夜,雨季感觉有人走进了病房,瞬间雨季的身体就紧绷了起来,,那个人离她越来越近,雨季紧紧抓住被子。一股熟悉的味道突然袭来,雨季才放松下来——是木北!

难道他没走吗?雨季心里正疑惑着,突然感受到木北躺在了她旁边,伸手抱着她,将手臂放在了她的肩下,从后面抱着她睡了。

雨季内心挣扎了许久,终究还是唤了木北一声,然后起身,转过去看着木北,很无奈的说:木北,从认识你的那天起,你在我眼里就是山月的男人,就算中间有过动摇,但我从来没有改变过自己的想法,你懂吗?木北淡淡地说:山月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所以你打算怎么办?

雨季倒是没有想象中的激动,因为就冲木北今天晚上的行为雨季也觉得是瞒不住山月的。

“我明天要和陈亦一起去法国参加比赛了,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我们就利用这段时间理清楚对对方的感情,如果到时候你还是喜欢我,山月也可以原谅我,我会考虑……的”雨季说完认真的看着木北,木北欣喜的回答:“好,我等你。”

最后雨季害羞窘迫的说:“那你下去呀。”木北这才发现两个人因为病床太小靠的格外近,脸红着就顺溜着下了床,对雨季说:那你早点休息,我就在旁边的沙发,有事你叫我。

然后两个人就各自躺着,想着各自的心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夜侯第一章在线阅读

    贞观十年。山南道,梁州都护府。这时,有名年纪大概十八左右的年轻男子,正坐在名贵床榻上,观察着四周这充满古代风格的屋子。男子长相俊朗,剑眉星目,浑身上下,充满着阳刚气质,贵气逼人。但他此时,眼神中却露出一股,有别于长相的震惊神色!很显然,这男子,有点摸不清眼前的状况。“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不

  • 横滨今日头条在线阅读第8节

    看着两人嘴炮不停,基诺也好在这里蓄势待发,就当作掠阵了。还有一点是基诺怎么也搞不明白的一件事,那就是为什么之前看人家写的小说里面都是上完这个上那个,打完那个虐那个。就不能稍微和平点吗?自己这样掠阵多好啊,又悠闲,有快乐。跟看VR电影一样。啊!糟糕!身体不由自主的开始动了,左手拿出盾牌,右手转换实体剑

  • 写心在线阅读第十章

    不仅仅是因为那句赞美,还是因为那块糖很甜。往后的日子,桑树一直都记得那块糖的味道,在她的潜意识里,就是喜欢吃甜甜的糖,无论是遇到什么困难,她都想去买一颗大白兔奶糖。然而这个梦还没有结束。桑树在里面可以感受到小桑树在那一瞬间凌乱的心跳。她,喜欢,慕阳。这一瞬间的发现让桑树在睡梦中清晰的感到了恐慌。有一

  • 异世红包群之我是群主天赋觉醒测试【3/4】

    今天清风学院没有课程,因为今天是清风学院的大日子,一年一度的天赋觉醒测试!除了超凡学院的少数天之骄子,平民学院的众多学生对此充满了期待和向往。刘洵早早的就来到清风学院,而此刻,已经有不少平民学院的学生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朝学校赶。校门口汇聚了大量的人流,包括很多来送孩子上学的家长,一双双眼睛,充满了期

  • 大佬每天在撒糖之交换秘密

    夜静如水,明月高挂,屋外一片祥和寂静。但在周樱如的梦里却已是翻江倒海,她梦到正扬不同意她去季家接受补习,还说以后都不会跟她做朋友了,看向她的眼里满是厌恶。她哭着求他不要这样说,可申正扬却不再看她一眼。可怜的周樱如就那样一直一直哭喊...她闭着眼睛说:“不要不要,不要!”猛地坐了起来,告诉自己是梦啊,

  • 势坤传之拜访

    等处理好小雨的事,几人才回了家,看着几人狼狈的模样,自然又是一番鸡飞狗跳的,家人都担心坏了,还报了警,好在现在人回来了!听说小雨死了,大家都是一脸庆幸和后怕,也有悲痛。“小书啊,你们这次是去哪里了?小雨怎么会死了呢?那么好的孩子怎么会………”冷书奶奶担忧道。冷书简略的将事情说了一遍,不过,他下意识的

  • 美女总裁竟成我助理在线阅读必入

    可能亲们看不懂等级的大小,第一次入坑的亲们必看哦。玄武大陆,以武为尊,一共有五个职业武师,玄师,修罗(也就是杀手),魔法师简称术士,最后一位召唤师。武师在丹田处产生的是斗气,低阶的斗气是橙色,中阶的是赤红色,高阶是青色,王阶是紫色,圣阶是蓝色,皇阶是黑色,神阶是白色,神阶之上又分小圆满,中圆满,大圆

  • 傲娇将军碗里来在线阅读第四章

    这是个教训黎朵儿的好机会:“郡主,这黎朵儿也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竟当郡主你不存在”苏荷娇对着黎朵儿说道。这是要挑事的节奏啊,不过没关系这样的小说我看多了。黎朵儿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很有自信的。这自信的表情落入夙毅轩和陌易眼中。“轩,看来这女子对自己很有信心啊”。夙毅轩没说话,只是邪魅地笑了笑。“小萝卜是

  • 我收到了9999个万界快递之姐姐‘萱’(5)

    凤凰别苑张扬看着这老旧的小区的名字,嘴角是一阵抽抽。你说你要是一个别墅区,或者高档小区,张扬都没有别的意见,你丫的整个小区都没有高于六层的建筑,你弄这么一个高大上的名字,闹啥嘞!看着在门口遮阳伞下哼哼唧唧的保安老大爷,张扬嘴角再次的抽抽起来!“大爷,能不能把杆升起来,我进去一下!”张扬满脸的讨好表情

  • 修本心之缘分的初识(9)

    子规啼,不如归,道是春归人未归,几日添憔悴,虚飘飘柳絮飞。一春鱼雁无消息,则见双燕斗衔泥。春天总是让人觉得生机无限,但是她却愁绪万千。她叫新雨去了一趟药店买了几味药和几只小白鼠,然后就自己在房间捣鼓了起来。终于一声接一声的笑声在房间洋溢开来,她的药终于是成功了。“君无忧,你在这坐着别动,不要穿这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