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女主角们全都罢工了第八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8:12:58 作者:葡萄藤下的猫 来源:晋江文学城
女主角们全都罢工了
女主角们全都罢工了
作者:葡萄藤下的猫来源:晋江文学城
【已开接档文】影帝成为我的战斗粉之后欢迎收藏本文为科技兴国参赛作品,参赛理由:高端智能机器人帮助主角改变人生命运。【文案简介】虐妻一时爽,一直虐一直爽?抱歉,被虐的女主角们全都罢工了!孟琪被沙雕系统选中,系统让她去当坑文里的女主角,续写完坑文故事。好吧,看在女主角“肤白貌美大长腿,丰胸纤腰吃不胖”的份上,她就勉为其难的当当女主角吧。不对……等等!!!怎么全是虐妻文?!什么抽筋取髓、什么风流无度、什么冷酷无情……男主角一个二个都是渣!说好的“甜甜甜宠宠宠”呢?对不起,姐要手动换个男主角。【阅读指南

第八章,淬练

白狼的数量并没有增加,人的数量却在缓慢的增加着,但是狼的数量本来就占着多数,易苍鸿他们一出现,还在后面的狼便调头杀向这边。

唐启带着十个人的出现引走了一批狼,易苍鸿的出现又引走一批,被围攻的少年们的压力顿时大减。

当他们看到唐启的长矛所向披靡,更是精神一振,虽然说很快就被狼群围住,但是看他游刃有余的样子,他们都莫名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差劲。

当易苍鸿出现的时候,两手空空的让他们觉得易苍鸿是不是在找死,可是很快他们就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么的无知,只见易苍鸿随手打出一拳,就能够把目标轰出七八丈远,那可是好几百斤的狼,轰出去的同时还撞倒了一片,狼群根本就没有办法近身。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狼入羊群,这群狼才是羊。

“人型凶兽,这才叫做变态!”这是大多人心里所想。

至于江冥等人也比很多人强上一节,战斗因为后来者的加入,就加快了结束的速度,狼嚎声响起,那些狼得到的撤退的命令都纷纷退走。

“真想不到你竟然强悍到这个程度,仅凭一双拳头就能够把白狼打死。”唐启跟易苍鸿有过节,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有死仇。

“只要你想,你也能够做到。”易苍鸿很淡定,没有哪怕一丝的骄傲。因为易苍鸿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他根本不知道他之所以这么变态,那是体质问题。

离开的时候,易苍鸿这边每个人扛起了一头狼,而且还从已经死去的人身上拿走了十几块吃饭用的铁牌,其他人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敢出声。

任务完成,他们还有五天的时间,朱荣就带着易苍鸿等人向一个地方狂奔,因为朱荣见到的那棵短刀都砍不动的树离这里很远,而且离他们下次开餐的地点很近。

他们每个人扛着四五百斤的狼尸依然神速,因为这点重量对于他们来说根本就没任何的压力,就是扛在肩膀上感觉很不自然,都有种想扔掉的冲动。

“如果我们手上的珠子里面的空间再大点就好了,不用扛着这东西到处跑。”李艳清一路跟着狂奔还忍不住抱怨道。

她说的珠子就是指他们手上带着的空间法器,由于不知道叫什么,所以这里的人都管它叫做珠子。

“我见到他们的珠子空间很大,我们吃的东西都是从一个人的手上拿出来的。”朱荣道。

“要是我们有一个就好了。”江冥一脸的向往。

这里说的他们,指的是开餐的时候那些烤肉的大汉,因为他们都知道,在这里,少年们都是一样的,很公平。

“我倒是想把这些狼烤了,可惜我不会烤。”易苍鸿想的就是不一样。

“对啊!烤狼肉不知道好不好吃?”江冥开始流口水了。

奔波了两天,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那里是宫殿的后山,这里风景如画,碎石铺成的羊肠小道,古树盘根错节,一条小溪有如一条白龙缠绕,一座小石桥跨过小溪直达前面的一间草屋,在这里,有些他们几乎都没有见到过的妖兽,白马,仙鹤,绿色斑点的鹿,还有一些他们都叫不出名字来。

“就在那里,你看,那个园子的中间。”朱荣指着许远处的一个小园子,道。

“这里有人住,我们过去会不会被杀了?”江冥一脸的害怕。

“应该没事吧!我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朱荣道。

“走!去看看!”倒是易苍鸿胆子不小,直接大揺大摆的走过去,这一路上惊走了许多妖兽。

“你所说的就是这棵树?”易苍鸿指着那棵就是十个成年人都抱不过来的巨树道。

“对,就是这棵,本来我还没有注意它的,就是那次我亲眼看到这棵树飘落了一片黄叶,把一块石头切开了,所以我就过来看了看,想弄根棍子什么的。”朱荣道。

“尼玛!用我们这一尺不到的短刀去砍大树,亏你想得出来。”聂空擦了擦汗水,道。

“其实不是拉,我是爬上去砍树枝。”朱荣指了指上面的树枝,道。

这棵树很特殊,如果不注意倒看不出跟普通的树有什么区别,但是只要注意去看,就会发现这棵树的树皮带着一丝丝的紫金色,树叶大概一指宽,四五寸这样,嫩的绿,成的青,老的黄,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

很快,他们就开始忙活起来,爬到树上,拿短刀砍,锯,易苍鸿甚至用拳头砸,可是很可惜,他们最多也只能弄破点树皮。

看着这棵参天大树,他们都一阵的无奈,就好像在他们眼前有一座金山,可是拿不走。

在许远处,两名中年男子像是在看戏一样,看着他们忙活,两个人都觉得很有趣。

“真是麻烦,他们一来就要撤了这防护阵,等他们走了又得重新布置。”其中一名中年男子道。

“这是上面的交待,我们照办就是了。”另一名中年男子道。

“肯定是那两个小子惹的,当初修剪两根枯枝就不应该让他们拿走。”

“呵呵!现在后悔有什么用啊!”可以看出唐启他们手中是长棍并不 是他们亲手弄下来的,因为他们没有这个本事。

易苍鸿等人忙活够了,也就走了,当然,他们什么都没有得到,哪怕一片树叶,他们都没有找到。这棵树就像魔树一般,哪怕你想摘片树叶,都会被反击。

不错,就是反击,易苍鸿试过,用力去扯那些树叶,不想那树叶反倒闪过一道道青芒,斩了过来,这不,如果不是易苍鸿闪得快,小命都要不保。

忙活了这么久,开餐时间快到了,他们也都扛着狼尸出发。

这次的目的地是他们刚来的时候所在的地方,那是一个大院子,这里很大,建在那豪华宫殿的下方,院子由青石建成,整体看上去就像一座城堡,很古仆大气,这里面有宿舍,有课堂,有澡堂,有训练场,有食堂,就说那食堂就是两三万人一起进来都不觉得拥挤,可见这里有多大。

易苍鸿带着十个人走来,没有遇到任何的阻击,别人看到他们都躲得远远的,生怕他们打劫一般。

可是有的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就在他们即将走出森林的时候,一场抢夺战正在进行,那是六个少年,攻杀三个少年,他们出手狠辣,三个被追杀的少年拼死的要冲出森林,因为只要冲出去,他们的命就算暂时保住了。

易苍鸿没怎么关注他们的杀戮,只知道有两个少年运气不是很好,在离森林出口不到两丈的地方被杀死,手上的铁牌被抢,还有一个被一拳打中,加上他自己主动的退后,刚好摔出了森林,此时他一身的鲜血,手抚着心口吐出两口鲜血后,惨笑道:“我出来了,你敢动手么?”

“既然你出来了,我们就不会动手,我们很守规矩的。”追杀而来的少年很平淡的回答。

“看来我的命算是保住了。”被追杀的少年没有生气,反而给人一种庆幸的感觉。

“就算你现在不死,等会淬练身体的时候你也活不了,要知道,伤势太重的不合适淬练的,所以我建议你把你的铁牌交给我。”

“呵呵!我想试试,我还不想死,铁牌我还剩下三块,就算给你,你也吃不了几顿饭。”

易苍鸿他们见怪不怪,因为他们都知道,不是他们没有杀意,而是他们太会隐藏自己的杀意了,在这里,素质修养是一门很重要的课程。

进到大院那比足球场还要大的院子,此时此刻已经有几十个人在等着了,很安静,他们把自己的狼尸放在旁边,然后打座修炼,没有人聊天,因为他们觉得把时间放在聊天上就是一种可耻的浪费,一种自杀行为。

易苍鸿跟他们一样,放下狼尸,盘坐下来——修炼。

大概一个半时辰过去,时间到了,陆续赶到的少年也就两百个人左右,这说明这次的白狼事件足足死了三分之一的人,就算没有死的,随着清洗的难度增加,死!是已经注定了的。

“所有人把狼尸,衣服,鞋子留在原地,然后到澡堂集合。”从里面走出了一名中年男子,朗声说道。声音不大,但是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少年们很自觉,把身上那散发着血腥味的衣服脱了下来,往地上一扔,然说一丝不挂的走向同一个方向。

这里不管是男是女,全部都是一样,没有谁会去关注对方的某个部位不同,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这个意识。而且还没有发育的他们也没什么好看的,脏不垃圾的,要么带着伤口,要么留着伤疤。

来到澡堂内的一个巨大的池子边上,他们自觉的排好队,又一名男子出现,手里拿着一个海碗大的葫芦往池子里的倒。

这个池子由长达数丈的青石筑成,每一块青石都雕刻着各种不同的生灵,虽然说是雕刻,但是看上去却栩栩如生,如果不是颜色上的不同,他们都以为真的有这么多的生灵围绕在这里。

“轰!”那个葫芦虽然看上去的小,可是倒出来的液体有如江河决堤,不一会的功夫,能容几千人的池子竟然给他倒满了。

那是一种冒着浓浓血腥味的红色液体,说白了,那就是某种生灵的血液,这些血液很不一般,看上去血红色当中竟然还浮现出一个又一个的神密符文,这些神密符文发着金光,像是漂浮在血液里面,密密麻麻沉浮不定,有如血色天空漂浮着的星辰,数之不尽。

少年们一见到这血池,都忍不住开始哆嗦,脸色全部猛的变得苍白,恐惧之中还带着决绝。

这个池子叫做淬练池,但是他们觉得应该叫做杀生池还差不多,因为每次淬练身体,等他们离开的时候都会留下几具尸体,这还是最近几次的事,他们刚来这里没多久的时候,他们每淬练一次都要死上好几百个人,可见其血液的霸道。

“好了,下去。”男子倒满池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少年们没有任何的疑迟,虽然说他们很恐惧,但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的跳了下去。

易苍鸿咬紧牙关跳了下去,只觉得自己根本不像泡在液体当中,而是泡在针体内。

不错,就是针体,那些液体就像是针尖一般,扎进了自己每一个毛孔,扎进去还不算,那些‘针’还会游走,从每一个毛孔开始,扎进皮肉,再扎进了全身的经脉,扎进了全身每一个细胞。

“啊!”有人忍不住惨叫出声,但是他们不敢停留,得往池子中间走,因为后面还有人要跳下来。

这个时候,两百多人此时完全成为了血人,跳下来的时候,那些血液飞溅到了他们的头上,脸上,甚至溅进嘴里。

没一会功夫,有几个带着重伤的少年两眼一翻,整个人一倒,就这么成为了漂浮在这里的一具尸体。

尽管如此,少年们也没有任何的恐慌,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

那些‘针’开始在每一个细胞中游走,其痛苦甚至超越了凌迟几十倍,因为‘漂浮’在血液里的符文此时正往他们的身体只钻。

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那些符文很霸道,钻进去还不算,还在融合他们的细胞,而且是每一个细胞。只要注意去看,就能够看出这里的符文正在慢慢的减少。

这种符文他们管它们叫做大道印迹,只有修为高深的强者,才能修炼出,或者吸收这么多的大道印迹,这些印迹本来杀意浓郁,修为差的人哪怕沾上一滴,也足以让他神型具来,好在这些杀意被强者炼化,要不然少年们恐怕早就化作了尘埃。

刚开始的时候,惨叫声四起,可是很快的他们就忍住了,不再惨叫,全部都咬紧牙关,在淬练期间,受不了的人相续死去,留下那些能够承受下来的人。

“把符文吸收进你们的体内,对你们提升实力有很大的帮助,因为这些符文是大道符文,只有修为强悍的生灵,才能拥有这么多的符文,虽然说这些符文你们无法完全吸收,但是经过它们的淬练,你们的身体会更加的强悍,不要刻意去抵触它们,你们要主动的引符文入体,让它们淬练你们身体上的每一寸肌体,”

提升实力,这是他们迫切需要的,因为在这里,没有实力就意味着死亡,不跳进去,死是肯定的,跳进去了,虽然说是生不如死,但是至少保住小命的机会大一点,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明知道跳进炼体池会生不如死,依然毫不犹豫的跳进来的原因。

淬练,可以说是改造,其目的就是为了打下坚实的基础,符文跟血液被吸收进去,他们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在被外来的血液折磨,然后那些符文却在帮每一个细胞恢复着,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也是一个蜕变的过程。

那些带着符文的血液由于被炼化过,其杀意被炼化的同时,霸道的灵力也被炼化到少年们可以承受的程度,所以说他们的实力并没有多大的增涨,只不过是夯实基础而已。

但是易苍鸿却是个例外,他跟其他人一样,忍受着有如凌迟的煎熬,主动引导那些血液跟符文入体,但是他得到的不是淬练,而是直接吸收,在原本每一个细胞的基础上,直接吸收,让每一个细胞变得越发的强悍。

他并不知道他跟在场所有人完全不一样,还以为他们也是这样的。

所以,如果此时此刻有人去注意,就会发现易苍鸿的周围符文最是密集,是其他人的十倍以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流年浅唱在线阅读第5章

    也许是因为他们过于激愤,所以放松了对旁边的警惕,就在这时,一头强壮的三角大野牛出现在了他们的不远处,等他们发现时,逃跑已经为时已晚。因为这个时候,就在两米开外的野牛分明是红着眼望着他们,鼻子里冒着热腾腾的白气,它的一只后蹄在地上轻轻的蹬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大野牛发动攻击的前奏。众人见状,立马转身

  • 超时空领域作者花千芳之清晨赶集

    顾然想起了前世的一个小说人物,古龙笔下的花满楼。眼前的云杰,没有花满楼那般完美,但却更真实。他的处境可以说比花满楼还要恶劣,毕竟花满楼出生富贵,衣食无忧。而他...听见顾浩的声音,云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青涩的脸上露出笑容。“顾兄,你来了。”说完,云杰便摸向了身边的一根竹杖。顾浩上前去将水桶放下井中打

  • [主黑篮兄战]恍如白日一梦第五章在线阅读

    打发干净了人,鱼鳞舞对着愁眉不展的爹娘安静地跪下了。“你这是做什么?今儿这事又不怪你,快起来!”大哥鱼渊急忙要拉妹妹起来,却被鱼鳞舞轻轻挣开了。“爹娘哥嫂,以后就别再为我操心了,我想好了,一辈子不嫁。”“胡说什么呀!你一个闺女家,不嫁人以后要依靠谁?老了靠谁养?你哥嫂将来都有自己的孩子要养活,还要侍

  • 赛尔号之寻音竹舞在线阅读第9节

    秦枫一直保持着清醒,直到天明,再也没有别的事情发生。“得想办法把那个人找出来,否则总提心吊胆的不是个事。”秦枫双手枕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暗自沉思。当时太过混乱,秦枫也没有来得及多想。但经过一晚上的思量,他发觉那人出手时似乎有所顾忌,并不像是真正进行生死搏杀,要不然自己也未必可以那么轻易将其打伤。

  • 顾命大臣自顾不暇在线阅读第9节

    和江城即将结束的梅雨季不同,坐落于北方的宁城已快立秋,中午虽然仍旧很热,但早上和夜晚已经凉快许多。易灵回宁城时心情还是不错的,奈何身体跟不上心情,刚下飞机第二天就不幸的因为感冒病毒倒下了。“生病了就好好休息,别想着到处去玩,我待会儿去曲老师家拜访,至于你的好意,我会帮忙带到的。”蒋菡训小孩子一样压下

  • 吾乃西凉锦马超在线阅读第二节

    王安石于治平四年秋被任为翰林学士,也不忙着上任,从南京出发一路走走停停,随便仿亲拜友,到达汴京已经是熙宁元年晚春了。他是在翰林院的槐厅接到传召的。槐厅是翰林院的第三厅,因厅前有一棵大槐树而得名。相传学士凡能进槐厅的,均能位至宰相,入内省副都知李宪传旨时,司马光、吕公著也在槐厅,司马光意味深长的看了王

  • 万界怪物学院第九章在线阅读

    新书求鲜花求收藏,,,,,~~~~~~~~~~~~~~~~~~~~~~~~~~~~~~~~~~~~~~~~~~~~~~~~~~~~~~~~~~~~~~~~~~~~~~~~~~~~~~~~~~~~~随着大壮的一声令下,众多孩子“嗖”的一声都出现在了十米之外,这正是龙钰之前抽到的《缩地成寸》。虽然众多孩

  • 穿越之青青子衿在线阅读第一章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希望我的死能够偿还这些年所带来的罪恶。”伴随着左侧嘴角半上扬的冷笑,这个三十二岁的中年男人与世长辞.......十年前.......呜呜~~~~火车的汽笛声响起,吴良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靠在火车吸烟处冰冷的铁板上,二十二岁的吴良辰口中吐出了一丝白烟,边看向窗外飞过的白雪边回想当兵

  • [福尔摩斯]玫瑰与刺在线阅读第六节

    周末的清晨校园格外的安静,就连平时来来往往的各交错的校园道路上也只有稀稀疏疏几个早起的同学。何毕载着牧启安一路穿过男生公寓楼后面的小路,再经过一片绿草如茵的教学楼区,而后如一道轻盈的风刮进了K大最负盛名的长达几百米的银杏大道。即便银杏叶还不是最美的金黄色,两人骑车而过的身影也如一道靓丽的风景,充满了

  • 开局十万新手礼包在线阅读第10节

    界外星辰银光照耀在闫府之中,稍显宁静,数里城主府此刻灯火通明,全族之人皆在碎念明日长老会议,因为,那关乎到族中传奇人物闫灵儿的结论。万年之后,居然有人打破族中万年成规,再次取名闫灵儿,那受族人千夫所指的后生晚辈,倔强少年,是否真的可以续写万年之前,先祖辉煌,还是玷污闫灵儿这传奇的名字,沦落为族中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