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异能 > 正文

我有特殊的反撩技巧在线阅读第10章

2021/10/14 6:28:16 作者:麦泥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有特殊的反撩技巧
我有特殊的反撩技巧
作者:麦泥来源:晋江文学城
[遇到渣男是种什么样的体验?]朱颜露出谜之微笑,表示无所畏惧。在噼里啪啦的键盘声响过之后,一条崭新的回复出现在了页面。[用智力分析让渣男显出原型,武力镇压使渣渣不敢还手]齐守之很欣慰,家里小白菜不会随便被猪拱了。不过她看他的眼神怎么越来越奇怪了呢……齐守之:媳妇等等!我和那些人不一样,我一点都不渣,我是真的爱你啊。

“钟离,你说师父的咳嗽得那么厉害,为什么没把自己医好呢?”

“记得,除夕那天听李护法说的吗?师父是五年前一次出门回来之后就染上了这病。”

“对,我觉得师父应该是受伤了或者中了某种毒伤及肺才得这咳嗽的。”钟离已近把书翻到了最后一页,边看着边猜测道,此时在书架上找书的铁牛回应表示他也是这样的想法。“找什么呢?”钟离轻轻踢了脚铁牛的屁股。

“刚刚那边书上有个病例是用针灸才医治的,找本针灸的偏方,我记得在这个位置。”铁牛在找了找还是没找到,钟离把手中的书放在他面前。铁牛拿起就跑出去了,钟离在书架上翻了翻看到一本较为新的书,韩大夫的书基本上都是比较旧的书,好奇之下拿下来翻了翻,内页却还是旧的,而且还是几本旧书混在了一起装订的。翻到中间是炼药的记载,这炼药记载钟离韩大夫早就让他们背过一本完整的了,自然不会看着残缺的。

有翻几页既然是三页新页,估计是装订之人觉得这丹药方比较重要就摘录夹在这本书中。第一页是丹药方上有几种主药钟离没见过,第二页是炼制这药的详细方法,第三页是记载这药的功效。当看完这功效之后钟离大叫了起来:“铁牛,牛蛋。我发现了奇妙的东西,或者有救了。”

“什么奇妙?什么有救了,你要死了?”铁牛正在看到关键时刻听到钟离大呼小叫的,瞬间就被打断了脸无奈地道。只见钟离捧着一本书急冲到他面前让他看书,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然后沉思了会道:“我觉得这丹药虽然说有对治咳嗽有奇效,也有会有养肺润肺的妙用。当是我觉得师父应该试过,可能不管用。”

“我就不认同你的看法了,我觉得师父绝对没有看过这本书,你看这里没有发黑。”钟离合上书指着中央的位置,“按照师父的习惯,喜欢用手指沾口水在中间在翻页,你在看看这本虽然很旧了,但是还是明显能看出来是师父已经看过的。”

“那么师父有救了?我们给师父炼些丹药。走起。”

两人说做就做,把几味不认识的药一点一点从药典种找出来,然后把药房里的药和药园子里的药都一一搜了一遍。三人看着桌子上的一堆药,不有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的感觉,其中还是缺了三味主药,分别是金蟾退,凤凰浆,以及铜钟花。这铜铃花与凤凰浆还好找,只有这金蟾退不好找,这铜钟花开花时就像是个铜钟里面会长一个小圆果实,此花生长要求较为高,绝对会生长在阳光及其充足的地方,所以多半会生长在凸起的石头缝中,或者峭壁上;而这个凤凰浆就是新蜜蜂王出生时吃的一种特殊的浆;剩下的就是蟾蜍皇的蜕皮了,蟾蜍皇一般神出鬼没不好找,更别说找到它的蜕皮了。

经过两人的细心商量决定在丹霞山里找这三种药,师父曾经交代没有特殊情况尽量不要离开聚玄门,每天上午把所有必须做的事搞定,然后挤半天时间出来找三种药。

从此丹霞山中下午时分,聚玄门弟子常常看见两个背着箩筐,手拿小锄头的奇怪弟子在到处寻找东西,以为是在寻宝纷纷好奇询问,知道在寻药便再不理会。

“扑通”两个光猪跳进了水潭中,在水潭中狗爬了几下游到了对面。“啊。爽快。没想到这丹霞山还有这么隐秘的水潭,这里的泉水太冰爽了,过瘾。”铁牛坐在石头把脚放在泉水中,任由其冲洗。“若不是我二人为了寻药,自然不会发现这里,这里并不算偏僻,就是这密密麻麻的小竹子把这里遮挡起来了。”钟离说这就躺下去了“我们都花了半个月找这三种药,今天才搞到一点凤凰浆,量远远不够。单单凭我们两人找三种药实在艰难。”铁牛摸了摸被蜜蜂蛰的额头皱着眉道。

“等会,你刚刚说什么?”钟离突然坐起来问,好像想到了什么。

“我们找了半个月的药。”

“不对,下句。”

“凤凰浆不够。”

“只凭我们两……”铁牛还没说完**了句,“对,就这句,我们只缺人手。”

“聚玄门大把人了,你又没钱请人家帮你找药。”铁牛惋惜地说。二人突然想起什么齐声说:“药,我们有他们想要的药。哈哈哈……”

“左拍手啊,右拍手啊……”二人想到了好计策兴奋地玩起对掌来了,“哎呀”铁牛一高兴就忘了脚下一滑身子一斜,那一瞬间抓住了钟离的手,二人同时扑通一起落到水中。

傍晚时分,聚玄门的拂柳广场是一天中最为热闹的了,聚玄门的食堂是饭食基本上很便宜的,一般的弟子一两文钱就可以吃一顿了,而护法以上的是另外特别做的,而钟离和铁牛二人是托着师父的名号蹭吃蹭喝自然不知道其他弟子心中的苦。而拂柳广场就是为些手中有点钱弟子准备的各种美食和特色的小食之类的了,而这里漓水堂的女弟子也很多,自然少不了偷偷幽会的两人。

“咚咚……”铁牛狠狠地敲了两下借来的大铜锣学着江湖卖艺的呦呵着:“走过路过的别错过,走过路过的别错过,今日我们二人不唱戏也不卖艺,我们只找这三样东西哦。”“咚咚……”又敲了两下呦呵:“走过路过的的别错过。”只见地上摆着一幅大字:寻找一下三样东西,一蜜蜂窝,并需要带路。可获得养颜膏一份。二就是金蟾皇,需要帮忙带路。可获得秘制金创药半瓶,下面还画着一只带有两个角的蟾蜍。三是铜钟花,需要帮忙带路。可获得秘制金创药半瓶,下面还画着该花的样子。

所谓看热闹是一个人的好奇心了,就像农村里说的苍蝇围马屎越围越大堆也就是这噶道理了。不一会就一大堆人围了过来。“咚咚……大家看一看啊!是不是觉得我这养颜膏是假东西?你们看看我这兄弟,脸上一点麻子子都没就是用了我这东西。大家看看。”铁牛用手拍拍钟离脸亮给众人看,接着大喊:“男孩子得到了绝对是追女孩子的神器,女孩子得到了绝对是变成万人迷的神器。今天女孩子免费试”“咚咚……”铁牛呦呵完又敲两下大铜锣。

“来来有没有人想试试?”

众人窃窃私语,半天终于有个低头的羞涩紫衣女孩子走了出来,身材苗条,皮肤挺白,脸型也挺好,倒是这长了许多的小麻点,把脸给毁了。钟离把手中的药她和竹片递给了她,还没来得及说让他用竹片条一点涂在脸上,她倒不客气把半瓶的养颜膏倒一半在手上直往脸上抹。心疼得钟离连忙拿回来小瓶子道:“谁还想试试的,过来试试。只限师妹师姐。”不久倒有几人试了。

这养颜膏是聚金堂的某个副堂主求师父为他的什么孙女弄的,炼药自然少不了他两人,帮忙的时候韩大夫也没怎么保留地教了他们俩,只是赔这些药比较珍贵,二人没敢多配师父怪罪下来二人吃不了兜着走。而且这药十分难练二人辛辛苦苦练了三天才搞出五份而已。至于金创药是师傅赐给他们的。仅仅只有一瓶。

“好了,下面是介绍秘制的金创药了。”说着钟离就拿出一把小刀朝手指轻轻割了一刀顿时鲜血直流。拿出一个青色的小瓶子倒了点进去,手指的血流顿时停住了。“大伙看到了吗?多好的药日后行走江湖必备良药,若不信回去问你们的师父。”

喊了几遍,两人喉咙的哑巴了,还要回答师兄弟的问题。二人自然知道第一天效果不大,还要继连续几天。至于涂了满脸都是养颜膏的师姐,因为第二睡过了急急洗漱,整理一番就去面见师父了。“师父,弟子迟到请师父惩罚。”师姐一路狂奔总算到,担心得心里嘣蹦直跳。只见师父和师姐师妹们都一脸惊讶地看着她。这下子这位师姐更加紧张了,连忙又说了句:“师父……”女师父回过神来道:“你的脸……”养颜膏的事情就这样子漓水堂开始传开了。至于金创药的事情被一个长老无意听到了,自然猜到这是韩大夫亲手炼制的,所以就发动了手下所有弟子去找这两样东西。

第二天倒有四五个门外弟子知道有蜜蜂巢,一下子就弄够了两份凤凰浆。原来他们以前是山里猎户家孩子,寻找蜜蜂巢倒有一手。至于这位师姐带着师父和师姐妹们过来寻钟离和张铁牛时,二人已经去找蜜蜂巢去了。

第三天两人刚要出门就被这位陈长老堵在桥头上了,并告诉他帮他们找到了两种东西,还说会帮忙取药抓蟾蜍。而这位长老要求把用这两味药炼成的丹药,必须分他三成,经过了一番探讨之后决定只分两层。经过一番努力后终于在十几丈高的悬崖上取到了铜铃花,二人当场就交出了半瓶金创药。

这天晚上,天下着大雨,山谷间的小河流河水暴涨了不少,五个人围着大石头静静地披着斗笠埋伏了下来。此时五人身边已经出现不少蟾蜍大大小小,有些已经在开始交配产卵了。雨过天晴,天上露出大半边脸,把小河流旁边的大石头给照亮了。

五人周围的蟾蜍越来越多,跳得到处都是,唯独这个大石头上面没有。突然一只头长有双角、皮肤微微带有金色斑点的拳头大小蟾蜍跳上了大石头。圆圆鼓鼓着身体突然发起一声明亮的叫声“呱呱”,石头地上的蟾蜍全部转向大青石,纷纷发出呱呱叫声。此时目标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大石头上的那只蟾蜍了。“动手。”五个人齐拉,一张密密麻麻大渔网把大石头上的金蟾皇罩住了,没想到这金蟾不知道怎么样就穿过了密网。好在张长老眼快手疾一把抓住塞进了两层厚厚的麻袋中。

“感谢,陈长老的极力帮助,否则今日若被这厮跑到日后就不好找了。”钟离一脸诚恳地道,并从怀中掏出半瓶金创药与陈长老交换了金蟾,并答应一练好药就给他送去。“二位师兄、陈长老,这是我和钟离炼的止血止痛药,虽然没有师父的秘制金创药般神奇功效,但是止血止痛加快伤口恢复有一定的奇效。请务必收下。”铁牛从怀中掏出了三个瓶子递给了他们。

“这样的话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陈长老拿起一个瓶子就收进怀里了,有道:“想收就收,支支吾吾干嘛?这两位是师弟又不是外人。”二人师哥得到同意自然欢喜地收下了瓶子。

拿到金蟾皇后,两人好好地照顾了一番,前几天还好,为什么虫吃什么虫,突然有一天就不吃了。直到夜里脱出一层薄薄半透明的在水中,好在二人手中提着灯笼才看到。得到这金蟾退,当天晚上就拿到一线天放生了。只见这金蟾跳到一块石头上一动不动,二人觉得新奇走进观察了一会儿,只见金蟾皇身上的尽数斑点一点一点地长大,长到一定的程度就停了,一会儿,金色斑点既然消失了,头上的肉角也消失了。跳进水里消失不见了。难怪这金蟾这么难找,原来是伪装成了普通蟾蜍。

经过一番努力,总算把药练出来了。二人紧紧地盯着手中的药丸子,看颜色也对,闻香味也对。二人就是不敢送给陈长老,万一吃死人就不好玩了。至于后来那位抹一脸养颜膏的师姐长成什么样,只要问门内弟子都会知道。后来二人也听说了漓水堂出了位绝世美女,但是二人只是听说姓名,没机缘能见过本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末世之我有八条命退婚

    “可是——”云铁生怕云若今个儿这么说了,要是明个儿反悔了怎么办?老实说,他从来就不看好凤琰那个人,他认定那个人绝非他女儿的良人。因而他一直是反对云若跟凤琰这么婚事的,后来勉强应承了,那也是实在被云若逼得没法子了,云铁这才去央求了皇帝老儿的。而这会儿听到云若主动提出要退婚,云铁那自然是赞同的,可是他又

  • 我的英雄学院之控线在线阅读第10章

    “你敢伤她!”低吼一声,南慕风随即反应过来,飞快飘到木萝儿身边,紧紧盯着飞扑过来的白虎,双掌推出,一阵掌风朝那白虎袭去!因为距离太近,那白虎竟然被掌风推的身子凭空歪了歪,硬生生从空中跃到地上,却只在地上顿了顿,又飞跃而起,直直朝两个人扑去!这白虎原本就是南慕风豢养的宠物,原本以为刚才一击,这白虎定然

  • 浓青如墨之慕容离(4)

    慕容尘美丽的眸子突然变的有些寒意,但,稍纵即逝。为慕容离填了茶,慕容尘靠在座椅上,缓缓问道:“见到她了?”“嗯!”慕容离应着,脑海里突然想起万雀桥上,蓝冰儿那抹清冷的身影,不知为何,总觉得她好像有些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清冷,却多了几分狡黠。慕容尘看着慕容离的神情,有丝疑惑,“发生了什么?”“我说给她一

  • 龙珠:我就是死不了在线阅读第6章

    青古镇的夜寂静沉黑,三个人靠着马振宇手中电筒发出的光在空无一人的狭窄巷道上跌跌撞撞地跑着。不知道七弯八绕地跑了多久,前面出现了一座亮着暖黄灯光的木屋,马振宇扯着马浩宇一头就撞了进去。马振宇回身把门掩上,马浩宇抬眼看见马振宇身后的门上密密挤挤地贴满了黄底朱字的符咒,不由得“哇”了一声:“哥,这么大阵仗

  • 英雄联盟之战忍传奇之蜘蛛(求所有)(5)

    “感觉到什么?”吴起依然不明白,满脸疑问的表情。“胖子,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周围很诡异吗?”王富不禁眼了口口水,那种被监视的感觉更明显了,甚至在他的脑海里已经想象出车外有多少猩红的眼睛正在注视这他。“这是要看天赋的,并不是每个人都拥有这种天赋。”“天赋什么天赋?你们在说什么?”吴起依然满头雾水。“重

  • 网游之骑士2之鱼(8)

    “小胖,你等等我啊。”说话的是一泽。自从看到小胖自顾自地走出屋子,也不管天正下着雨,一泽出于不放心,便跟了上去。一泽就是这样一个人,比较照顾人,好替别人着想。前面好像失魂落魄的人,并不理睬。径自往前走着。和小胖,一泽并不是很熟。只是在群里经常会看到小胖和三水她们几个人闹着玩。一泽在群里是大哥哥形象,

  • 何以殊途归叹他风华!初见永难忘

    巧微冷静了一下,收拾收拾东西,抱着孩子,结了帐离开了这家店。身体的不适,提醒着她昨晚不是一个梦,但巧微知道如果想活着她就没有别的选择。追兵走了一波,还会有另一波,巧微带着个孩子往那里走都会很显眼的。孩子背上的东西不能见人,突然她看见一家卖胭脂水粉的小店,想到了一个点子。她进了店里买了几样水粉和甘油,

  • 不该遗忘的角落在线阅读第一章

    ‘娘亲,爹爹什么时候回来啊?’院子门外石头上,一个五六岁的孩童晃荡着一双赤脚,转头向院内的娘亲问到。只见孩童虽然衣服上布满补丁,但却格外的干净整洁,圆圆的脸上小嘴噘得老高,一双乌黑的眼睛时不时的望向村口的方向。“小衍乖,你爹爹去城里卖货了,要傍晚才能回家,外面风大,去屋里等爹爹吧!”正在院里择洗青菜

  • 西游:我是猪八戒在线阅读第5节

    “凯,你先离开这里。”迈特戴转身对着迈特凯说道,现如今的凯还没有资格,参与进两人之间的对决之中。“爸爸,我知道了。”凯答应一声后,就跑到远处的树下站在,一脸期待的目光看着陈牧和迈特戴。陈牧的天赋他一直都是知道的,短短半年的时间,就超越了他数年的修炼。现在更是厚积薄发,直接能够将八门遁甲,开到休门的地

  • 彼岸有蔓草在线阅读第十节

    下午的课,果然是机甲,樊东一心二用的,一边听着专业老师的讲述,还翻看着之前刚点开的相应文件夹里的内容,快速过了一遍之后,终于听懂了老师的‘鸟语’。她发现,身边的邹阳根本没听老师说话,而是一直在光脑记事本上写写画画。“东东,你偷看我!”邹阳似有所觉,将光脑设置成了防窥视状态。樊东:你想多了,我个半文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