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装言情 > 正文

[天刀+陆小凤]唐门偃师在线阅读第二节

2021/10/14 7:37:15 作者:醉猫戒酒中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天刀+陆小凤]唐门偃师
[天刀+陆小凤]唐门偃师
作者:醉猫戒酒中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湖上有一条规矩,金盆洗手,恩怨自销;朝堂上也有一条规矩,解甲致仕,不可威逼。但,老了的恶人还是恶人,怎么能因为他老了就一笔勾销?道貌岸然的一派之主,在金盆洗手的前刻,众目睽睽下离奇死亡;凶名远扬的残暴将军,于解甲归乡的当夜,重兵保卫中惨遭虐杀…迷雾重重,暗流汹涌,不知乱局之中,棋手几人?棋子几枚?面对如此乱局,前·天刀唐门玩家·现·重大嫌疑人·唐门一哥唐青矜看着逢案必破从未失手的陆小凤微微一笑:“兄弟,来玩噻?”无CP,有娃娃要什么情缘作者上班党,正常更新隔日更,周末有几率加更。不定时捉虫。欢

“不…你冷静、冷静一下。”仗助看这势头就觉得不妙,他后退,凛照就跟着前进,少女露出了越发危险的笑容:“我想我这次绝对不会输,有了它助阵我绝不会输!”

可我完全不想和你打架啊。仗助被那笑容盯得汗毛都要竖起来,他早该料到凛照这种死要面子又记仇的性格了。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刺激她,千万不能,仗助试图温婉的拒绝:“我突然想起来我还要帮我老娘跑腿呢啊哈哈……”说完转身就准备逃,凛照身后的鲨鱼一下子拉住了仗助衣领:“你这是怕了?”

仗助简直无奈:“是是是,我怕了。”凛照倒是给点阳光就灿烂:“所以我果然比你强!”仗助更无奈的附议感叹:“好好好,你确实比我强。”凛照叉着腰哈哈哈的笑出声来,她伸手到仗助面前:“我比你强!所以我以仗势欺人的不良少女的身份命令你!交我保护费!”

仗助体会到了一种深刻的无奈,他按着额头狠狠叹了口气:“交交交,多少?”

“嗯……三千円吧?”凛照看着仗助还带着一点征求意见的口吻。

仗助默默掏出钱包把三张千元大钞拍她手上:“自己买糖吃去。还有事么,没事我可以走了吧?”凛照笑容满面的收下钱十分顺手的把钱塞进荷包,看见仗助如释重负的表情突然反应过来,迅速把钱又摔回仗助手中:“你在瞧不起我吗?!我又不是乞丐,给我钱做什么!”

仗助:“……”

这家伙到底想怎样。

凛照一脸视死如归的瞪着仗助。

仗助也十分苦恼的看着凛照,脸上还有一点“啊,快点结束吧这场闹剧”的十分明显的心理活动。

凛照继续瞪着自己的劲敌(自诩)。

如何激怒仗助让他和自己一决高下?有什么方法凛照应该是最清楚不过了的。但她怎么说也算是比较尊敬仗助?好歹人帮过自己,一次又一次戳人怒穴实在不太厚道。初一和仗助真正认识之后,凛照不是没听仗助说过他发型的来历,想到自己曾多次(间接)侮辱仗助尊敬的那个人,凛照还专门为此道过歉,并表示自己不会再拿他发型说事儿了。

那么除了发型以外,似乎再难有事情能戳中这个性格偏向软和的少年的斗志了。仗助不想打架没人能勉强得了他,想了半天没想出激怒他的方法,有些无力的凛照一下子收回了她身后的鲨鱼幽灵,从仗助手中抽走了一张纸币:“好吧,就一千,我自己买糖吃去。”只能自我安慰一般拿着钱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仗助的错觉,凛照少女的背影看起来似乎有些委屈。

谜之负罪感。

等等错的明明不是他啊?他还无辜的被拿走了一千円呢?!

总之被自己劲敌屡次三番拒绝战斗请求的凛照不太开心。但凛照不怎么经事儿的大脑很快把这事儿忘到了一边,买完糖果回到家时她又开心起来。趁着父母不在,凛照还有心情再次召唤出自己的幽灵鲨鱼。

似乎是只要有了战斗念头,它就会自主浮现出来。

这时凛照才好好的打量了一下它的模样:红色的身躯,带着一点芽黄色的肚皮。人形模样手脚俱全、全身武装着厚重铠甲的鲨鱼仍有着锋利的牙齿,它的鱼翅却长到了脑袋上,看起来像肥厚的耳朵。

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就会觉得,它还怪可爱的。

凛照试图与它搭讪:“你是什么?”

鲨鱼咔嚓咔嚓咬合两下牙齿,没有回答。

“那你有名字吗?”

鲨鱼摆了摆身后的尾巴,环顾四周。

“拿起这个杯子?”

这次鲨鱼迅速的听从了凛照的命令,伸手向凛照面前的玻璃杯。它有些迟钝的在杯子四周摸索了一会儿才终于拿到玻璃杯,拿起杯子的时间不到五秒,可怜的杯子在它手中出现裂纹,哗啦一下碎了满手。

可它速度倒快。玻璃碎片从鲨鱼手中掉落,一眨眼的功夫,甚至在所有碎片掉落地上之前,鲨鱼把残渣全部收集到手中,有些歉意的把玻璃杯尸体重新摆回了桌上。

不要问凛照是如何从一条面瘫的鲨鱼脸上看出“歉意”的,她看刚刚鲨鱼的动作简直像在看一场表演,事毕还不迭拍手叫好,全然忽视了惨死玻璃杯的委屈。

没了命令的鲨鱼又回复了东张西望无所事事的状态。

凛照对这只幽灵有了初步了解,接着伸出了爪子想对它进行更♂深一步的了解。她摸了摸鲨鱼的铠甲,原来自己是可以碰触到幽灵的啊,凛照这样想着,又摸摸鲨鱼满是肌肉的胳膊和连着蹼的手。她问道:“你真的没有名字?没有名字的话不太好称呼吧?我给你起一个名儿怎么样?”

“对了,我叫真明流凛照,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如果你能开口说话的话……”

“凛照。”鲨鱼用僵硬而生涩的声音开口唤出了她的名字。

“你果然能够说话!”凛照有些惊喜,她摸出刚买的棒棒糖递到鲨鱼面前:“那你能吃东西吗?”鲨鱼闭合牙齿不愿意张嘴,还扭了扭脑袋错开凛照递来的东西,凛照不屈不饶的拉着鲨鱼手臂:“来试一下嘛——”

恰逢钥匙声响起,凛照家家门突然打开,工作归来的凛照姐姐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自家笨蛋妹妹正拉着什么东西的样子,拿着一根棒棒糖伸到空气中还不停说着“吃一下试试嘛”……

凛照姐姐吓得连拎着的大把东西都掉在了地上,她指着同样目瞪口呆、完全没料到姐姐会突然回来的凛照颤抖道:“凛、凛照你……你一个人在玩什么独角戏?”

我不是一个人在玩啊?咦刚才仗助好像说过别人看不见幽灵什么的。她指了一下身后的鲨鱼:“它……你看不见它吗?”姐姐更加迷茫,一下子想到自己刚才的动作在看不见的人眼里肯定十分诡异,突然觉得很尴尬的凛照就从未这样慌张过:“等等姐姐!你听我解释!是有一个可以隐身的生物或者幽灵什么的……”

“不,你不用解释。”凛照姐姐苍白着脸摇头:“我懂,我都懂。”在凛照舒了口气以为聪明的姐姐肯定会理解自己,没想到姐姐脱口而出:“因为你小丫头寂寞太久难以忍受恋爱的冲动但是迟迟没有人喜欢加上你又正是中二的年龄所以幻想出了一个想象中的虚幻男友是吧?我懂、我都懂,比如你刚刚就是在和你的虚幻男友玩你喂我我喂你的游戏……”

槽多无口。凛照简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反驳好,虽然她刚刚的确是想玩喂食PLAY没错。最后她挑选了一个感觉上应该是最有说服力的方向,凛照解释道:“并不是虚幻的,我是说,它是真实存在的。”

为了增加说服力,凛照命令鲨鱼举起了又一个杯子:“你看,这杯子就是鲨鱼拿起来的……”然后可怜的玻璃杯二号同样经不住鲨鱼的大力掌控,哗啦一下又碎了。

怎、怎么样?这下应该会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在对空气说话了吧?

姐姐看起来很懵懂:“哦……哦。”在她眼里那杯子确实是自己漂浮起来、自己碎裂的没错。不过姐姐很快“想通”了原理,温柔对凛照笑道:“哎呀这是你新学的魔术吗?专门为了配合虚幻男友?不过魔术有点失败吧,你看杯子都碎了,还需要多练习一下啊凛照。”

“……”

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不过真的想体会谈恋爱的感觉的话果然还是和真人谈恋爱比较好吧,对了,姐姐有几个认识的人介绍给你怎么样?”姐姐还很好心。

……不,不需要的,真的。并不想体会什么谈恋爱。我只爱江山不爱美人,现在的目标是征服杜王町好吗。

“不过你先把你的不良少女扮演游戏终止一下可以吗?老是这样男孩子都会被吓跑的啦。”

我也没有在玩扮演游戏我是认真的……“姐姐!”凛照忍无可忍的打断喋喋不休的女人,女人简直无辜的看向妹妹:“什么?”凛照对上她那表情根本提不起脾气,干脆把所有解释吞到肚子里懒得纠正她了。

凛照大概也体会到了一点东方仗助对上她时的无奈感觉了。面对姐姐更是好奇的询问:“我说错什么了吗?”凛照随便编了个问题:“有什么种类的鲨鱼会同时张几排牙齿?”

“所有鲨鱼都有很多排牙齿呀。”已经研究生毕业的凛照姐姐知识渊博了许多:“你要说得具体点儿,虽然我也不太清楚每种鲨鱼的不同,但著名的几种还是分得清的。”

“那……有点……龅牙?牙龈突出?”凛照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鲨鱼生怕惹它生气,鲨鱼却表现的没什么感觉的样子,继续无聊的甩着尾巴。

“可以看见牙龈上的几排牙齿?牙齿都很大很锋利?……啊太抽象了吧,那,最强的鲨鱼种类是什么?”凛照倒是干脆。

姐姐已经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大白鲨啥的吧。”凛照摇头说太俗,顺口问了句:古代的呢?

“那应该是巨齿鲨(Megalodon)吧?”

凛照眼睛一亮:“好像很帅气的样子?”姐姐点头答道:“当然,曾经大海中的王者,不过现在已经灭绝了。”凛照听着这设定觉得简直帅到爆炸,有些兴奋的问:“如果要给一只巨齿鲨取名字的话应该叫什么?”

姐姐看了凛照一眼,心想中二少年果然奇奇怪怪的幻想多。但她懒得戳破妹妹的想象,还十分配合的认真的想了一想。有文化的姐姐如此回答道:那不如叫做……

“「深渊大牙」(Megalodon Abyss)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诡信解围

    “我还没有看到少校。”“你这身上怎么全湿的,赶紧给我去换件衣服。”大队长听到林浪的回答,不满意的把他打发走。“大队长,我看到少校出去了。”江雪看大队长找李哲扬真的有事的样子,把李哲扬的行踪告诉了大队长。就当是给大队长替我解围的回报好了。江雪在心里想着。从白天到晚上,江雪觉得只过了几秒,有了流量的她在

  • 真香先生遇上暴躁小姐第8章在线阅读

    虽然真的不太喜欢别人碰自己的头,不过看加百列脸色红红有些尴尬的模样,贝利尔也没打算再计较这件事。不过,这一个两个都这么喜欢摸他是怎么回事?纳闷地碰了碰自己的发尖,贝利尔随手幻化出一面金色的镜子,打算看看自己现在这副天使的壳子究竟长什么样。这一看,贝利尔就愣住了——那是一张糯米团子一样又圆又软又白的小

  • 兼职魔王在线阅读第9章

    某年月日,柳算桐发现自家御用丫鬟殷樱樱有点不对劲儿。兴奋的时候如同撒了欢的二哈,坐如猢狲行似风,能多吃两碗饭;失落的时候如同打了霜的茄子,软如鼻涕脓似酱,连饭都不吃了。柳算桐很是疑惑,经过她多天来对殷樱樱的观察,觉得这小丫头要么就是大姨妈来了,要么就是恋爱了。然而人哪能一来大姨妈就来个十天半个月呢?

  • 狱魂殇第三章

    鬣成春昼自怀才,船似湖船上北山。羞面谁扶归碧落,难关记忆五音寒。似得佳致风尘旧,一马双颊上寿烟。嵩月鹭亭山路险,白发枯木懿公轩。猛弓最爱便兴周,兰秀寒梅鼓万殊。萧散高悬虽剪灭,瀑喷寂寞倒双壶。清朝春酿长娇宠,不遇凄咽亦自足。不管报秋聊问讯,万劫春晓算只图。红颊觅句赠白驴,免教春足数俊贤。浑未七十庭宇

  • 洪荒:从百万妖魂中复活开始之猫科动物

    时间过得很快,三年时间如流水般悄然流逝。今天是沢田纲吉的五岁生日。沢田家光不知道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挖石油,奈奈妈妈带着沢田音子和沢田纲吉到游乐场玩耍,算是给沢田纲吉庆生。只是站在游乐场的门口,便能听见大人和小孩的欢笑声、尖叫声络绎不绝地从游乐场中传出。大概是周末的缘故,游乐场中的人特别多,不仅是游乐场

  • 交汇人生之神经病才会飞

    “这不是宋警官吗?”“这么巧,又见面了。”看向宋楚楚,陈少天喜笑颜开的走了上去,这才一会的功夫不见。宋楚楚竟然已经是换上了一身警服,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英姿飒爽韵味。宋楚楚脸色不太好看:“巧什么巧,还不是你留下的烂摊子,在公交车上你把人给打残了,拍拍屁股走人,我不得带他们来看医生啊。”“你不是应该带他们

  • [网王]秋雨空庭炮灰富家千金的逆袭1

    戚沐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周围白花花的一片。她深吸一口气,意识逐渐回笼,发现自己正在医院里打着点滴。她这应该是回来了吧?此时躺在病房中的这个人,不,应该说是这个身体中的灵魂,名字叫戚沐。她原本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毕业之际,为找工作的事四处奔波,但不幸的是她遭遇了车祸,被一辆失控的汽车撞飞,当场断

  • 誓不为人鱼之鸿钧与三清(求收藏!)

    那苍老的声音一响起,无论是范仁还是小昊天都吓了一大跳!“老头子(大老爷)回来了!”两人手忙脚乱的擦干净嘴巴收拾干净衣服,刚站起身,一个白发老叟就走了进来!“恭迎师父(大老爷)回府衙!”范仁和小昊天,直接冲着那老叟就是行了一礼!“嗯!还好,没有拆了吾的玉京山!起来吧!”鸿钧笑眯眯冲着范仁和小昊天就摆了

  • 念念不忘之螭吻(4)

    回到小屋已经是后半夜,躺在床上,云纵感受着体内的力量,咧着嘴无声的笑着。他竟然得到了那么大的机缘。在黑衣人传功之后,他从普通人一跃成为养气小成的炼气士,终于有了为父母报仇的可能了。不过,他并没有轻举妄动。从黑衣人那里,他不但得到了妖气,更得到了很多的记忆片段,那些片段包罗万象,着实让他这个没什么见识

  • 阴司守灵人之被绑架了,拼死也要逃出去

    昏昏沉沉间晗月被马车的摇晃弄醒。头痛欲裂,浑身上下就像要散了架似的痛,脑子里也一片混乱。隐隐的,她听见马车外传来陌生男子的说话声。“就靠着她那张狐媚的小脸,这次包能卖个好价钱。”“嘿嘿嘿……既能得了宜昌府世子妃的满意,又能讨个好价钱,看来兄弟你以后是要发达了……”晗月耳边不时地传来男子得意的笑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