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正文

时光对我说在线阅读第六节

2021/10/14 6:24:34 作者:橘子跑了呀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时光对我说
时光对我说
作者:橘子跑了呀来源:飞卢小说网
(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

坐在主座的男人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说道:“看来二位关系很是亲密啊~哈哈,介绍一下吧,这座山叫青波山,在下名号清烛真人隐居在此山内,二位道友放心,这座山被我布下了法阵,一般人是无法闯入的,十分安全。”

厉绝将孟茵茵推到了身后,眼神中带着鹰一般的锐利问道:“不知清烛真人尊姓大名啊?”

清烛真人被厉绝的眼神看的有一丝不适,但还是面带微笑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道友不必如此提防着我,在下姓陈,名景河,字中柳,若是道友不嫌弃便叫我景河吧。我性子随和,不必对我如此拘谨。”

厉绝见清烛真人并无恶意,便稍稍放下了一点警惕,多了一丝谨慎。

陈景河见厉绝缓和一点了,便立即命洺水为二人斟茶,陈景河示意二人坐在自己对面的雅座上。陈景河的主座和厉绝坐的位置距离也就一丈左右。

厉绝坐在了陈景河的对面,孟茵茵见厉绝坐下了,便也跟了过去,乖巧的坐在厉绝的身边

厉绝坐下后对着陈景河说道:“救命之恩不言谢,在下身上目前并无能用以汇报清烛真人的东西,还请见谅。”

言中之意便是:谢谢你救了我们,但我身上没好东西,你也别打其他主意。

陈景河见厉绝这么说,尴尬的笑了笑道:“哈哈哈,无妨无妨,不知道友可否透露姓名?

洺水为三人倒了茶,退到了一旁看着窗外的景色。

厉绝微抬着眼皮道:“我姓霍,名寒筝。

陈景河微笑着道:”霍寒筝,好名字,呵呵呵,冒昧问一句,二位是因何故受了伤,昏在我青波山下?

厉绝不假思索的答道:“我二人本是一阶商贩,在去长安城的途中上了劫道的匪徒,侥幸逃到了这里。”

陈景河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淡笑对着孟茵茵说道:“不知姑娘可否让我和霍贤弟单独聊几句呢?”

孟茵茵似乎并没听懂话中之意,面带着疑惑看了看厉绝

厉绝抬眼看着陈景河道:“霍某向来有话直说。”

陈景河早就料到厉绝会这么说便紧接着道:“我想与贤弟聊聊功法,不知贤弟愿意否?”

孟茵茵听到陈景河要跟厉绝谈什么功法,就觉得有些不对,因为在长安城的时候,厉绝就是因为被人污蔑使用妖术才落的如此狼狈

便在坐下轻轻扯了扯厉绝的衣角。

厉绝眯着眼睛点了一下头,道:“略知一二。”

厉绝用眼神示意孟茵茵不要紧张,便让洺水带着孟茵茵去了花厅。

陈景河见旁人都走了,便收起了脸上的微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半晌后,开口:“我就不与霍道友拐弯抹角了。你我皆是修道之人,现在没有旁人,无需遮遮掩掩”

厉绝调动了一丝真气想试探一下陈景河的修为,但陈景河似乎身上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炁

陈景河看出了厉绝的小动作,便说道:“不必费心,你我差距太大,你是无法探查我的修为的。”

厉绝眯着眼睛道:“清烛真人法力高深,佩服,在下妄自猜测,真人乃是元婴中期了吧?”

陈景河突然笑了笑:“哈哈,不错,的确如此,霍道友好眼力。”

紧接着收起笑脸又说道:“那我有话直说了,乌徘山那乱葬岗的法阵是霍道友所破的吧?”

厉绝一听乱葬岗,便想起数天前夺舍时偶然在山上发现的乱葬岗,厉绝为了吸收乱葬岗的魂魄,将封锁着整座乱葬岗的法阵给破了,如今这怕是被阵法的主人找上门了

说巧不巧,一出城便碰到了阵法的主人。

陈景河见厉绝沉默,便继续说道:“数日前,道友可是途径了乌徘山的乱葬岗?那乱葬岗乃是极阴之地,在下特意在那布下了镇邪法阵,前两日我去检查法阵,发现阵法被破,乱葬岗的阴魂全都消失不见,在下当时感受到的气息与霍道友的极为相似。”

厉绝见陈景河已经挑明了,便也不再掩饰:“确是我所为,如何?”

陈景河不急不慢的继续说道:“我猜,道友练的是并不是正派的功法,而是....那鬼术吧?”

“而且,我感觉道友的元神十分不稳定,与身体在排斥,不知道友是发生了何事?”

厉绝听到这,语气突然变得森冷起来盯着陈景河说道:“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不好,这个道理,我想清烛真人心里也有数吧?”

陈景河非但没有退缩,反而还笑了笑,说道:“我并无冒犯之意,我只是好奇,霍道友的鬼术,是从何而来?”

厉绝眯起眼睛盯着微笑着的陈景河,语气依旧冰冷冷的说道:“好奇心害死猫啊,陈道长。”

陈景河见厉绝一点也不愿意透露关于鬼术的事情,便开始利诱:“霍道友的身体,想必不是自己的吧?若是霍道友能向我透露一点关于鬼术的事情....”

厉绝以为陈景河在威胁自己,语气中带了点怒意,回道:“就如何?你想威胁我不成?”

陈景河连忙摆手道:“道友误会了,我只是想说,我能帮你,帮你稳固你的元神。而你要付出的代价很小,只需要向我透露你鬼术的事情就行,要知道,这天大的好事,可遇不可求啊,霍道友,不如考虑一下?”

厉绝见陈景河说能帮自己,但厉绝已经十分警惕,因为谁都不知道,自己如果向他说了鬼术的事情,陈景河会不会突然反悔,直接杀了自己,从元神中,强夺了这鬼术的造化呢?

陈景河见厉绝一直犹豫不决,便又开口道:“若是霍道友在担心在下反悔的话,那大可不必,我将我这三魂七魄中的一魄押给霍道友,这样一来,若是我出尔反尔,活到也大可用着一魄来保命。”

在修真界,三魂七魄对于修道者来说,那可是重中之重,若是缺了点什么,轻则修炼时走火入魔,重则永远无法修炼。所以陈景河拿自己的一魄拿给厉绝作为护身符可不是什么可以乱开的玩笑,而反之若是厉绝用着一魄威胁陈景河的话陈景河肯定也是有底牌的,但这底牌确是和厉绝两败俱伤的法子。这样一来,便可以互相牵制,谁也不怕谁了。

厉绝将桌上的茶一饮而尽回道:“鬼术可以跟你说说,但你要怎么证明,你能帮我呢?你有什么本事,能帮我稳固元神?”

陈景河看着年龄也比霍寒筝的身体大不了几岁,但实际上年龄已经足有一百多岁了,这在凡尘活了几百年的人精让刚刚来到凡间的厉绝不得不提防起来。

陈景河已经料到厉绝要这么问自己,所以早有准备,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莹白的玉瓶,陈景河将那玉瓶刚拿出来厉绝就清晰的感觉到这瓶子里有一股很醇厚的力量在涌动

陈景河将玉瓶放在桌子上对厉绝解释道:“不知小友有没有听过威仙门,我曾是威仙门的大长老,后来因为宗门门主更替,我因意见与新掌门不合,被伤了元神,逃离了宗门,来到了青波山隐居,离开了宗门之后在这深山里闲来无事钻研起了魂魄,有一次在者山里发现了一种十分奇特的草药,当时我感受到者草药有一股很吸引人的力量在吸引我,于是我便采了几株回来,练成了丹药,连续服用了一年之后元神已经被修复的差不多了,我管这草药叫归神草,而且这种灵药对于元神完好的人来说是不会有任何吸引力的,我的小童洺水,如今是先天初期,也算是个修道者,他的元神完好无损,对于这种草药对于他来说和一般的补药没有什么太大差,这小瓶里的丹药,乃是我培育出的精品归神草和我的精血炼制而成的上品灵丹,这品效可不输于那天上的仙丹,如何?若是霍道友能将鬼术的事情向我透露一二,我便将这丹药赠予小友。”

厉绝一听威仙门,便想起了在青雨商会的时候听见林伏所说的话,霍寒筝运送的那批重要的东西,便是这鬼术饮魂决了。便决定避重就轻半真半假的给陈景河讲个大概。

厉绝对着陈景河点了点头,示意陈景河将自己的一魄先交予自己报管。

陈景河沉默片刻,起身退了几步取出一张符纸,贴在自己的眉心处,运起真气谨慎的拉扯着自己的那一魄,过了片刻,陈景河竟将自己的一魄完好的拉了出来,陈景河见厉绝好奇的目光,便略带虚弱的笑了笑道:“一点小把戏罢了。”

厉绝也没有多问了,于是陈景河稍作犹豫了一下,将那一魄交给了厉绝。示意它可以开始说了

厉绝沉默了片刻后张口道:“我这鬼术,叫炼魂功,可以将那些残破的魂魄吸收并炼化,而这韩国红发修炼极为危险,若是修炼中稍有差池,轻则废掉一身修为,重则元神重创,肉体被毁。我这身体确实不是我的,我曾是一个金丹中期散修,无意中在黑市中获得了这门功法,回家修炼了半年之后不慎走火入魔,肉身被毁,用了些歪门邪道夺了这商贩的身体重新修炼,外面那姑娘,便是我原来身体的妹妹。”

陈景河认真的点了点头道:“不知道友可否将那黑市的地址告知于我?”

厉绝心想,看来这陈景河是想去捡漏啊,但厉绝哪里知道什么黑市,那只不过是瞎编的而已,但厉绝不能让自己被陈景河看出破绽,所以随意编了个地名

“我记得是在交州的骆河城外不远处。”

厉绝将在长安时客栈的名字当成地址编了出来

陈景河认真的记下了这个不存在的地方,便将桌上的玉瓶推向了厉绝微微一笑道:“谢过小友了,这是你应得的,祝霍道友仙运昌隆。”

厉绝拿过了玉瓶将那一魄归还于陈景河,厉绝将玉瓶收到了怀中,说道:“那我就不打扰清烛真人了,告辞。”

说罢便转身走向了外面找孟茵茵了,厉绝知道如果不快点离开这里,若是被陈景河发现了自己说的是假话,那他们俩一个都走不了了。、

厉绝出了大厅,观察了一下四周,听见了不远处的花厅里传来了孟茵茵的呼喊声,厉绝觉得似乎不妙,便快步朝着声音的源头跑去。

厉绝到了一处峭壁,看到孟茵茵正在悬崖的边缘缩着,手上还拿着一朵红艳艳的花,洺水站在下面焦急的跑来跑去不知如何是好,一回头见到厉绝来了,便赶忙迎了上来说道:“霍道长快去救孟姐姐吧!”

厉绝看都没看洺水一眼运气真气灌入双足,踏风跃起,抱住孟茵茵乘风跃了下来,洺水看到厉绝行云流水的身法顿时两眼放光兴奋的喊道:“哇!!霍道长好厉害啊!!”

厉绝轻轻将孟茵茵放了下来,孟茵茵站在一旁像是犯了错的小孩一样站在厉绝身侧,轻咬着嘴唇

厉绝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意看着洺水道:“为什么不来找我?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就打算在这一直打转?”

洺水被厉绝的气场震住了,低着头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是,我只是看霍道长您和师傅在交谈,我..我不敢...不敢去打扰.."

孟茵茵见厉绝生气了,赶紧拉住厉绝的胳膊撒娇道:“对不起嘛..这都是我的错,你别凶小洺水了好不好,这花送你,二爷你消消气。”

孟茵茵将手中的红花递到厉绝面前,厉绝看到孟茵茵手指上被割破的伤口还在往外留着血,眼中少了几分凌厉,多了一丝温和一把握住孟茵茵的玉手责怪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姑娘家的为何把自己弄成这副狼狈样?”

厉绝一边说着一边将孟茵茵手中的花取下,用嘴含住了孟茵茵指尖的伤口,允吸着血液,用真气止住了伤口的血。

孟茵茵慌慌张张的将手抽了回去,红着脸低着头,本就精致的脸蛋多了一抹羞红,添了几分可爱。

而此时厉绝突然猛地意识到....

未完待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家有个秦始皇[古穿今]第七章在线阅读

    它越走越近,最终来停在了林玄的面前,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飘在了林玄的面前。影子显然就是林玄身上刺青的模样,她一副古装打扮,美的不食人间烟火,却只有巴掌大小,就这么浮在那里,浑身透明,随着夜风轻轻的摆动!好美!好小!这便是林玄看清了红衣女子后的最直观的想法。“主人的七鬼之法终于要大成了!”一个声音突然在

  • 帝王掌心娇在线阅读第5节

    湘乐是她写出来最喜欢的一个女主,善良而聪明,丝毫不傻白甜。她也算是湘乐正儿八经的亲妈,因此她坚信原主反被送入南院这件事是湘乐的娘亲二姨娘安排的,与湘乐无关。毕竟二姨娘可是狠原主入骨,恨不得原主立刻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在二姨娘带着她那年纪尚小的宝贝儿子湘轩入住镇国公府的第一天,原主就直接像疯狗一般向她儿

  • 家有夫君住隔壁在线阅读第二节

    元蒙翻开自己睡觉的枯草堆,用剑在墙角翻腾,半个多时辰后,墙角露出了一个黑黑的通道。元蒙背上竹筒钻进通道,又从里面堵上了洞口。这个洞穴之前可能属于一只白虎,后来它死了,这个洞穴就空了,元蒙在雪原上流浪了几天后把这里当成了家。元蒙四肢着地悄悄地往前爬。过了一段不长的时间,周围的空间宽敞了些。根据往常的经

  • 网王同人之心瞳光影在线阅读第一节

    浮萍家境并不好。她甚至连最基本的家庭教育——如何与家人相处、如何与朋友相处都没有从父母那里获得。就是这样一个在外人看来很糟糕的家庭,却没有妨碍浮萍长大,就像她依然从爸妈那里感受到了爱一样。她平安的长大了。浮萍其实有点懒。小的时候她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秋天在自己家的堂屋门那,靠着门框放个马扎,倚身靠着,很

  • 火影里的道士在线阅读成为她脚下路

    诺筱颖觉得自己躺着也中枪,真的很冤!她收拾东西,离开公司的时候,小组长杨阳好心过来给她践行。“筱颖,我听说,我们公司新上任的女老板的名字叫苏漫雪!你说,我们这个女老板会不会就是你的那个闺蜜呀?”临别前,小组长杨阳覆在她耳边,小声地八卦着。诺筱颖怔了怔,淡然地笑了笑:“是不是,都已经与我无关了。”“那

  • 拥抱星星第二章在线阅读

    况且,大公主这话说的十分巧妙,她只说向皇上提,皇上封不封还不一定呢。她根本没有为大公主试毒,可大公主先是说她是为了她试毒而死,又说以郡君之礼下葬,她醒了又说封郡君,怕这话只是为了让底下的人看看忠心为她做事的好处,好更忠心。如果沐昀月连这种文字游戏与拉拢人心的手段都看不出来的话,真是枉为沐氏集团的继承

  • 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第3章在线阅读

    诚带着他七拐八拐地来到了一家面包坊,停下了。“跟我学。”诚说。诚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包,一刻也不移开。剩饭学他。可又突然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顿时羞得他满脸通红。他偷瞄一下诚,那货依旧面不改色心不跳,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佩服!“哎!”当剩饭将要放弃的时候,听见了一声悦耳的叹息。女主人蒙着面纱,看不清

  • 甄嬛传同人之熙妃传在线阅读第三章

    鼓着腮帮小潭里的金鱼,憨奈可掬,水波粼粼的潭中印出竹子,清雅的君子竹节节上盘,投下零碎的残影。解荻戴着木槿对饰,配着青绿色的碧袖对襟长裙,不够美貌,胜在清雅婉人。侍女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礼仪竟然比不上自己的主子。“我不太习惯,有人伺候。”解荻转过身来,看着一张张小家碧玉的扉脸

  • 娱乐:全能影帝第9章在线阅读

    奇妙的造物体验来得快,去得也快!不知游荡了多久,前方的景色终有些不同。“这就是梦心岛?”陆之恒看着前方一座直插云霄的巨大青铜门,和心中所期待之物如出一辙。没有人可以说清楚梦心岛是什么,因为它只会呈现出你内心期待的模样!也就是说筑梦者经历都不一样,没有丝毫借鉴的价值!“进入青铜门内,想必便可以出去了!

  • 重生后孽徒也跟过来了!在线阅读第四节

    来到山门,两个守门的弟子将盖着眼睛的树叶微微掀起,瞥了一眼发现是白胡子老道,然后有气无力地打招呼道:“师叔好。”怂大高兴地回道:“好,你俩辛苦了。”然后那两名弟子弱弱地回答道:“为山门服务。”怂二见三人这么有礼,也赶紧向两个弟子突然行礼道:“山外青山楼外楼,两位师兄好!”登时把两名弟子吓得一激灵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