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浪漫言情 > 正文

[HP同人]德赫D/Hr 珍宝第10章在线阅读

2021/10/14 6:17:57 作者:桑葚酱 来源:晋江文学城
[HP同人]德赫D/Hr 珍宝
[HP同人]德赫D/Hr 珍宝
作者:桑葚酱来源:晋江文学城
赫敏离开魔法部后,巧遇已被假释,并且因意外无法使用魔法的德拉科。他们本以为二人已毫无牵连,但随后很快被卷进一场颠覆魔法部的阴谋。赫敏失去了三天的记忆,再醒来时,不知道为什么已与德拉科订婚。麻烦随之不断发生。*原作:HP哈利波特*CP:D/Hr德赫*清水向。*作者笔力有限,少量OOC可能。*写得慢,不定时更,坑品保证。*祝观看愉快~时间线:2012.7.13开始贴,2013.9.1完结全文修正:最新更新日期变动是因为修正。修正仅包括场景和语言,情节无改动。2013.12.14修正一到六节

璇玑殿中宴会已近半。

大殿中央,几个伶人挥舞着水袖,咿咿呀呀地唱得热闹。两侧摆着一张张案几,贵女们一人一桌,一个个吃得安静秀气。

钟宜几个得罪朝朝被逐出宫的消息已经传遍,剩下的人捉摸不透上面的意思,行事不免又谨慎了几分。

赵韧走到门口,忽然听到一声惊喜含羞的呼声:“陛下。”

赵韧循声看去,见到一个面目陌生的贵女正向他行礼。

那贵女十七八岁模样,细眉细眼,生得单薄,偏偏打扮得极为华贵,穿一件百蝶穿花大红缂丝褙子,银鼠皮坎肩,配着藕荷色满绣遍地金八幅裙,头上一支风衔珠镶百宝金步摇金光闪闪,凤凰口中的明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赵韧看向谈德升。

谈德升道:“这位是寿安长公主的爱女永乐县主。”

永乐县主红着脸道:“陛下去年进京受封时,我们曾有过一面之缘。那时,臣女还叫过陛下一声表兄。”

赵韧没有印象,目光扫过永乐县主,眸中无情无绪,古井无波。

永乐县主毫无所觉,娇羞地垂下了头。

赵韧目光冷淡,声音却听着和煦:“既然碰到了,跟朕一起进去吧。”

永乐县主喜出望外,心头不由怦怦乱跳:陛下在选后的宴会上让自己和她一起进去,莫不是要抬举她?这个皇后之位,她是不是能指望一二?

赵韧一路走进,四周莺声燕语拜倒一片。永乐县主跟在后面亦步亦趋,感受到落在她身上或惊疑,或艳羡,或打量的目光,只觉当初与花朝争太子妃失败的耻辱终于洗刷干净。不枉她特意守在殿门这么久。

徐太后看到赵韧,笑容满面:“陛下怎么才过来?”这几年,她帮赵韧张罗着娶亲,都被拒绝了。这回好不容易松口同意她举办选后的宴会,却迟迟不来。她还以为,他又会和从前一样,不肯配合。

赵韧一丝不苟地给太后请了安,一板一眼地答道:“批阅奏折晚了些。”

徐太后关心道:“国事重要,陛下也要注意身子。”

赵韧应了,在徐太后身旁坐下,对下面说了“平身”。他的目光很快掠过一圈,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

宫女们鱼贯送上美酒与菜肴。赵韧应景地沾了沾唇。陪太后看完一支舞,他站了起来:“朕还有事,先走了。”

徐太后愕然:“陛下不多坐会儿?”既然来了,不就是默许了她的目的吗,下面这么多花枝般的女儿,不趁便仔细看一看?

她忍不住看了永乐县主一眼,还是说他已经有人选了?回头打听下,这是谁家的姑娘。

赵韧道:“母后见谅,朕实在是有要事。”

徐太后无奈:“也罢。你啊,就是个劳碌命。”

赵韧很快走出璇玑殿,张了张口,想问什么,又很快闭上。

谈德升察颜观色,张口道:“花小娘子在您到之前刚刚离开,去了安德殿。”

赵韧神色微沉:“谁问她去哪了?”

谈德升不敢作声了。

*

朝朝这会儿已经到了安德殿门口。

安德殿僻处后宫一角,三面环水,一面是坡地,种了一片梅林,一条曲折水上回廊通到正门口。

朝朝望着前方紧紧闭上的朱漆铜扣的大门,以及三步一哨,五步一岗的回廊,直到这一刻,心中才有了些微的真实感:太上皇一家困在此处,名虽养病,实则软禁。待她以后嫁进来了,只怕也只能一辈子困守在此。

那该是何等绝望的日子。

守宫的殿前卫验过太后的手令,打开宫门,把其他人拦在外面,只放她一人进去,关照她最多只能留两刻钟。

小内侍领着朝朝去了侧殿。

侧殿似乎没人用,没有生炭盆,多宝格上空荡荡的不见摆设,桌椅也都是光秃秃的,不见椅袱和软垫,坐上去又硬又冷。

朝朝抱紧了怀中的手炉,等了好一会儿。

脚步声响,有人颤声唤道:“朝朝。”

她抬起头来,看到青年戴着半旧青色头巾,穿一件洗得发白的灰色夹袄,怀抱一个小小的黑漆螺钿匣子,快步向她来。

来人十八九岁模样,生得腰细腿长,面如傅粉,眸似点漆。

斑驳的光影透过槅扇打在他身上,将他照得分明。短短几日,他消瘦了许多,眼睛发红,脸色憔悴,眉宇间原本天然带着三分笑意,俱化作了苦涩,再没有从前的意气风发。

正是她的未婚夫,废太子赵旦。

赵旦今年刚满十八,比朝朝只大一个月,是承平帝的第二个太子。

两个人自幼相识,算是打小的交情。四年前,先太子因病故去。承平帝痛失嫡子,身为皇二子的赵旦意外得了太子之位。

受封为太子的第二天,他鼓起勇气跑到朝朝面前,红着脸问她愿不愿意做他的太子妃,他会一直对她好。

当时朝朝失去了父亲,又遭到了自幼最信任之人的背叛,婚事受挫,正当人生中的低谷,消沉无比。她哪里肯信“一直对她好”这种鬼话,压根儿不愿理会赵旦。

赵旦却出乎意料地坚持。

那时她病得迷迷糊糊,赵旦送医送药,日日探望,嘘寒问暖,慢慢感动了她。朝朝在与他一番长谈后,终是点头允了婚事。

原本等朝朝为父亲守完孝,两人便要成亲。结果他们定亲的第二年,先太子的生母郭皇后因丧子悲痛过度,不幸薨逝。赵旦也要守孝,两人的婚事因此耽搁下来。

如今孝期已过,若没有赵韧篡位这事,他们还有一个月便该成亲了。

朝朝站了起来,轻声唤道:“殿下。”

赵旦声音嘶哑:“叫我二郎吧,我已经是庶人了。”

朝朝望着他朴实无华,与庶人无异的打扮,眼眶蓦地发热。

赵旦抬眼,注视着朝朝,眼神缠绵而愧疚:“朝朝……”

屋外,一片乌云飘过,遮挡了阳光,四周阴寒起来。赵韧面无表情,安静地站在了大殿的窗边,寒玉般的双眸透过窗户的缝隙,瞬也不瞬地盯在朝朝面上。

那一张令他午夜梦回,锥心泣血,魂牵梦萦的面容就这样活生生出现在他面前,一颦一笑,悲喜哀乐是那样鲜活。

可她的鲜活,却是对着另一个男人,一个叫他恨之入骨的男人。

赵旦立在朝朝面前,将手中的黑漆螺钿匣子推给了朝朝。

朝朝疑惑:“这是什么?”

赵旦望着她,泪花隐现 :“过些日子便是你的生辰了。我记得你喜欢篆刻,特意准备了一套上好的银裹金田黄。原本,想在那天送你的。”

朝朝的生辰恰好是二月十二花朝节,百花盛开的日子。元宵宫宴时,赵旦曾允诺她,今年会和她一起,微服去花神庙参加花朝节的活动,带着她好好玩一天。

可如今,这个承诺已经不可能兑现了。

朝朝心头蒙上一层悲凉,接过匣子,低低地说了声“谢谢”。她亲耳听到,赵韧不许他带上任何东宫之物,他能将这件礼物带入安德殿,该费了多大的心思。

“朝朝,”赵旦唤她,声音突然哽咽,“我们退亲吧。”

气氛仿佛突然凝滞,一片死寂,窗外,风吹枝桠的沙沙声刺耳而分明。

朝朝没料到会听到这么一句,不由愕然,如水烟眸中满是惊诧。

赵旦黯然道:“我如今只会连累你。”

朝朝问:“然后呢?”

赵旦道:“我们退亲,你的日子总要好过些。”

四周安静,仿佛连空气都已凝滞。

良久,“啪”一声轻响,朝朝放下了手中的匣子,垂下头轻轻道:“阿旦,天下人都知道我是你未过门的妻子。”

赵旦露出羞愧之色:“是我对不起你。”其实他心里明白,花家早就与他绑在了一条船上,这个时候,朝朝便是退亲,也不可能与他撇清了。

他只是,怕朝朝会怨他,恨他拖累了她。与其如此,还不如自己先退一步。

朝朝勉强冲他笑了笑,问道:“你还记不记得当初你求娶时,答应过我什么?”

赵旦喃喃:“我说过,一辈子不离不弃,至死不渝。”

朝朝看着他:“当初我是因为这句话,才答应了嫁你。”

他知道,他一直知道,他在诸多皇子中,一直是不起眼的那个;她却是大安最耀眼的明珠,从来没将他放在眼里过。若不是他不择手段,苦心谋划,根本不可能摘下这颗明珠。

也因此,他一直恐惧着,有人会用同样的手段再夺走她。

他忍不住道:“朝朝,你就不怕……”

怎么可能不怕?皇权的碾压下,任你曾是何等呼风唤雨之人,依旧会粉身碎骨。她怕极了,可有些事,纵是害怕,也不得不做。

朝朝轻声道:“我那时是怎么对你说的?”

赵旦道:“你说,‘君不负我,我不负君’。”

朝朝问:“那你不想我做你的妻子了?”

赵旦沉默许久,蓦地哽咽:“不是的。”他怎么会不想?如果不想,当初他也不会处心积虑,使尽手段,把曾经觊觎她的人全部清理。

朝朝软语道:“阿旦,我一直记得你的恩情。我既答应了你,君不负我,我定不负君。来年,殿下再陪我去花神庙可好?”

话音方落,窗外忽然传来“喀嚓”一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毒后横行:腹黑皇上请滚开在线阅读第3节

    空调散着冰凉的风,房间宁静温馨,白炽的灯泡照亮室内,宋媛正拿着本课外书细细阅读,若细心看,你会发现,床上的少女手里的书本一直维持原状,纸张未翻。他很会察言观色,不知他是否意识到了。她觉得他意识到了,所以他什么也没提。顾仲漾留过一级,他小学时留级了。目前应该读高一,却不知道他在那个学校读。照宋媛推测,

  • 爹地放开我妈咪坚守地球

    “这是怎么回事?”凌尘问。按理说他不是应该被夺舍吗?怎么会这样,身体里感觉多了很多力量,身体也有不小的变化。“尘儿?”宋秦瑜试着问到,她不敢保证眼前的人会不会回应她。凌尘看向自己的母亲,正要开口。突然感到一阵头疼,便晕了过去。……“多谢!”‘凌尘’看着绝动音,若非她的阻拦,慕容青云与凌尘的融合定然会

  • [*******脸在线阅读第七节

    不过现在已经是半夜,接任务需要等到明天早上警察厅上班才行。长夜漫漫,乾阳准备看小说度过。乾阳打开阅读抽奖器,开始阅读遮仙这部小说的下半部分。一直阅读到凌晨五点,乾阳总算是把整本书全部读完。【宿主阅读了一遍遮仙,奖励一次抽奖机会。】听见阅读器的声音,乾尘神情激动,赶紧打开了抽奖轮盘。他用意识点击轮盘中

  • 细念因缘尽是魔第10章在线阅读

    叮叮,手机响起,唤醒了回忆中得冷寒,他又变回了温文尔雅的样子,“喂,怎么了”“总裁,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你要来的”“我今天不想去公司”“可是总裁,很重要的”“不去”黎宇琛在那边急得直跺脚,真是的怎么说不来就不来啊。这几天没见到冷寒,孙慕曦的日子过的十分舒适,“黎特助,你怎么了”孙慕曦问,“啊,慕曦啊

  • 网游之机战时代第五章在线阅读

    在身边这些人的干扰下,梁安琦没能停下来和迎面走过来的这个女生说上话,连好好打量她一番的时间都没有。她前脚刚踏出穆中联的房子,身后的门就被关上了。什么嘛!梁安琦转过身来对着那道大门运气,“穆中联,干脆叫目中无人好了!”不过光站在这里生气也没用,挫败感蔓延全身,但还是要逼着自己打起精神来。硬的不行来软的

  • 大秦:我创造了地府在线阅读第1章

    一、宇智波清月端着吃食走向族长的院子,路上遇到的宇智波们都笑着和她打招呼,她也笑着颔首回应。族长在和他的弟弟,也就是族里的二把手谈事情。清月敲了敲门,里面瞬间没了交谈的声音,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进来。”清月拉开纱门,恭敬的说:“斑大人、泉奈大人,该吃晚饭了。”是了,现在是战国时代,宇智波一族的

  • 重生之称霸三国在线阅读第6节

    时间一晃便是一年过去了,没有什么例如跳个崖不仅不死还能获得天材异宝火速提升实力,也没有戒指里的老爷爷指点修炼,传承财宝,更没有龙套的送人头送装备。不温不火,莫凡平淡如咸鱼般的修炼生活终究是遇到了瓶颈,卡在了明劲巅峰半年之久。不过好在金钟罩已经练到了大石碎胸口的境界——第四关,对于钝器的防御力大大提升

  • 嗜血狂徒第五章在线阅读

    我一直思考着那句话以至于我没发现向瑞平从十分钟前就开始盯我。“你还说你不是在跟踪我?”他怒气冲冲地质问我,旁边的人都好奇地看过来。“我说巧合,你信吗?”我勾起一边嘴角说。“你觉得呢?”他压低眉毛看我,本来他就帽子口罩包的严实,这下眼睛一眯,我能看见的范围不超10平方厘米。要不是他大步朝我走来,我怎么

  • 玄幻:全民领主时代第五章

    活动当天,何欢带着组员在现场做准备工作。“组长,遨越那边打电话说让我们直接开始,他们一会过来。”琳达道。何欢点点头:“那跟保安说一下可以入场了。让两个coser上台吧。”“好嘞。”何欢接了杯水润了润嗓子。活动按照流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她抽身到后台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不回去吃饭的事情。刚挂了电

  • 奔跑吧哈士奇第三章在线阅读

    宋漓佑是一个能人,或者说是一个出乎意料之外的一个人。宋漓佑出身世家,祖上出现过许多大官,出过三任宰相,多任尚书,还有许多与之有姻亲的官员,可以说这个家族是一个真正的百年世家,枝繁叶茂。但是物极必反,猛虎之旁岂容他人酣睡。低调一直是宋氏家族源远流长的根本。宋父名为宋荻,是如今的吏部尚书,掌管全部官吏的